精彩小說盡在碧柔小說 - 免費繁體TXT小説線上看!

小說首頁

首頁 > 懸疑推理 >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 第 4 節 此去嘉年

第 4 節 此去嘉年

佚名

追梁嘉年的時候,我給他的女神剝芒果。
我芒果過敏,他說不剝就滾出去。
追梁霆的時候,在昏暗的卧室,他握着我的手喊其他女人的名字。
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傷害到我。
我從沒在乎過。
一切都是為了潛伏反擊。
1.梁嘉年說他想吃芒果,我頂着驟風急雨跑了好幾條街給他送。
門一打開後,我才知道,想吃芒果的不是梁嘉年。
是梁嘉年名義上的妹妹,他和梁霆捧在手心的女神——梁珍珍。
梁嘉年看到我渾身的雨水後,他有些嫌惡地挑了下眉,沒說一句讓我進來。
我乖巧地把芒果遞給他,他用兩根手指捏着塑料袋,彷彿碰我一下都嫌臟。
何必呢,他也沒少碰過我。
不過是在梁珍珍面前裝樣子罷了。
我看着屋內溫暖的燈光,梁珍珍穿着純白色的棉質睡衣,頭髮如海藻,溫柔地向我笑。」
讓這個姐姐進來吧,她淋雨了,進來喝點熱水,不然容易感冒。」
」她配嗎?」
梁嘉年俊美的面容流露出了一絲不耐。
他一向很反感我和梁珍珍見面。
他怕梁珍珍發現我和他的關係。
梁珍珍又勸了一句,梁嘉年給了我一個眼神讓我進來。
外面的雨和風都很大,大得我知道自己沒辦法騎小電驢回學校了。
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脫掉鞋進入房間。
梁嘉年看到我濕透的鞋子,和赤足踩在地上的水痕,眯着眼睛,有些不悅地說道:」這麼大人了都照顧不好自己,淋成這樣。」
他說完後又快速低聲補充道:」把我家地板都踩髒了,你擦乾淨再走。」
梁珍珍淺笑着打開袋子,撒嬌讓梁嘉年給她剝。
梁嘉年卻突然勾起一個惡意的笑容。」
我不想沾手了,讓她給你剝。」
我愣了下開口道:」我芒果過敏。」
」你又不吃進去,只是用手剝一下能怎麼?」
梁嘉年不耐煩道。」
如果我拒絕呢?」
我盯着梁嘉年的臉,一字一句地問他。」
那就滾出去。」
梁嘉年目光一沉。
他從來沒想過我會拒絕他。」
永遠不要來找我。」
梁嘉年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深色沉沉,帶着明顯的怒意。
這句話太清楚不過了,梁嘉年不會那麼容易被我哄好,我苦苦經營了這麼多年,我不能在這個時候放棄。
我沉默下來,沒再多說什麼,伸出手指把芒果一點點剝開。
從始至終,梁珍珍都含着笑容沒說一句話。
2.從梁嘉年家出來,我就去了醫院。
手上起了些紅疹,越撓越刺痛,去醫院開了些葯。
回家後收到了梁嘉年的微信消息問我:」沒過敏吧?
你哪裡那麼嬌氣。」
我拍了個手的照片便沒再回復了。
適當的乞憐不需要多說,過了一會兒梁嘉年的消息便轟炸過來,又打了很多電話。
我都沒有接,理由就是過敏昏睡了沒看到。
我躺在床上,想着剛才的事情。
我知道梁珍珍想給我個教訓,梁嘉年即使對我表現得很不耐煩,卻還是讓濕淋淋的我進屋了。
別的女人沒這種待遇過。
梁珍珍明白這點,所以她故意給我下絆子。
沒有人能奪走梁家兄弟對她的寵愛。
梁家的第三個孩子是個女兒,生下來就早夭了,梁父從未婚先孕的女大學生手裡抱養了梁珍珍來安撫梁母。
梁家兄弟,梁霆和梁嘉年自小就寵這個妹妹。
三人青梅竹馬,情深意重。
梁珍珍既是他們的妹妹,也是他們無法正大光明得到的愛人。
我對他們三個的虐戀沒有興趣,我只記住一件事情。
梁珍珍害死了我媽媽。
我是單親家庭,談起媽媽和我,就是沾賭的父親逃了,媽媽獨自一個人帶我長大的故事。
我們雖然貧窮,卻像是萬千家庭一樣溫暖。
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要早出晚歸地上班,她在飯店洗盤子端菜。
飯店老闆是好人,會給她剩菜,她總會帶回來先讓我吃。
我問她為什麼不吃。
媽媽托着腮幫子,溫柔地對我說:」媽媽不餓。」
怎麼會不餓呢,我吃了幾口就說飽了,媽媽就會把剩菜湯倒在米飯里,吃得很香。
在貧窮的生長環境里,媽媽牽着我稚嫩的小手一同度過溫暖的歲月。
即使每次交學費都是五塊二十塊湊的票子,即使一件衣服洗洗補補穿三年,即使為了省錢,我每天都帶冰涼的午餐去學校。
媽媽硬生生把我供到了重點高中。
過年的時候,媽媽自己都穿了三年的舊衣服,卻還想着給我買新衣服。
我們去批發市場,我挑了最便宜的棉服,我說我特別喜歡。
五十塊錢的棉服,顏色老氣,我卻捧着愛不釋手。
媽媽給我付了錢後,我看見她背着我偷偷地擦了下眼淚。
回家的路上,我不停地讚美着棉服。
我把棉服捧到眼前,用臉輕輕蹭着衣服說:」好喜歡。」
媽媽沒有說話,良久後,她低聲地說了一句:」你要是投生到有錢人家當小孩就好了。」
我從來沒想過當有錢人家的小孩,我從來不後悔當媽媽的孩子。
讀高中後,我上晚自習,我回家比媽媽晚。
但是我永遠都記得我家破舊小樓里明亮的燈光。
在明晃晃的燈下,是媽媽站在廚房給我熬綠豆湯。
她會把燙傷的手藏在背後,會永遠對我露出溫柔的笑容。」
幺兒,學習累了吧?」
最疼愛我的媽媽,我唯一的親人被梁珍珍撞死了。
3.梁珍珍小時候驕縱愛玩,她過生日的時候,和一群富二代去玩飆車。
她玩飆車的地點是天井公路。
那條公路一到晚上人就不多了。
那天下起了瓢潑大雨,雨水噼里啪啦的,我回家後發現媽媽不在家。
平時她都會回家比我早的。
我一想到媽媽騎着電瓶車,穿着雨衣在夜晚搖搖晃晃,我就忍不住擔心。
我也慌慌張張穿了雨衣去尋媽媽。
我聽到了震耳欲聾的引擎聲,隨後伴隨了急促的剎車聲。
我突然停下腳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視力很好,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我媽媽,我最愛的媽媽。
她像是一隻飛鳥被猛地拋上了天空,然後又墜落在地上。
我立刻捂住了嘴巴,我快步地向媽媽的方向衝去。
那輛撞了媽媽的紅色跑車停在了媽媽面前,車窗搖下來,我清楚地看到了肇事者的臉。
那張白皙的臉上有驚慌失措,有無助,最後都匯聚成了陰狠。
梁珍珍毫不猶豫地踩下油門,跑車伴隨着轟鳴的引擎聲壓過媽媽的身體揚長而去。<

章節 設置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 1 節 失去冬天 第 2 節 捉迷藏 第 3 節 穀雨遲遲 第 4 節 此去嘉年

設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