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白星雅霍景霖
白星雅霍景霖 連載中

白星雅霍景霖

來源:google 作者:白星雅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白星雅 霍景霖 霸道總裁

她總被人嫌棄,父母離婚後各自成家,她成了無家可歸的累贅他是一國之將,人中之龍,萬人敬仰她自卑懦弱,卻暗戀着他他勇敢剛強,卻藏着一件埋藏心底多年的秘密他是她後爸的兒子她是他後媽的女兒兩人本是水火不容的立場,卻因為他一張白紙簽下了終身婚後,她才發現,這個男人秘密里的女主角是她展開

《白星雅霍景霖》章節試讀:

喬玄碩沉默不語。
啟動車子,踩上油門,開着車離開喬家。
一路上,白若熙感覺快要窒息了,明明車窗是開着的,兩人相隔有點距離,但她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得太快太猛,緊張得手心出汗。
這是她長大後第一次跟喬玄碩待在這麼小的空間里半小時,連呼吸都不敢用力,深怕泄露了自己的心思。
車子在一棟軍區樓門前停下來,白若熙蹙眉,連忙拉開安全帶,推門下車。
面前這棟樓正是關住她母親的牢區。
因為事件重大,沒有開庭之前,除了律師,其他人都不允許見面。
方法用盡,她也沒有見到過她媽媽。
白若熙驚愕地看向另一頭下車的喬玄碩,只見他走到邊上,拿出手機打電話。
兩分鐘後,一名全副武裝的士兵開門出來,對着喬玄碩肅立行禮。
白若熙看呆了。
在她認為威嚴不可侵犯的權力前面,喬玄碩手裡卻那麼的輕而易舉,只是一個電話的小事。
這一刻,那顆仰慕的心再次沸騰。
她唯唯諾諾地跟着喬玄碩,一路通暢無阻的經過了幾道鐵門,來到會見廳。
當白若熙走進房間的那一刻,便看到她的母親早已在房間等着他們了。
滄桑的容顏依然遮蓋不住優雅的氣質,她眼神無光,笑容卻那麼的慈愛。
「媽……」白若熙忍着淚,衝過去一把抱住安曉。
安曉眼眶濕潤了,哽咽着語氣呢喃:「若熙,你是怎麼進來的?」
白若熙眨眨眼,把淚往肚子里吞,連忙推開她母親,她來不是敘舊的,「媽媽,是三哥帶我進來的。」
安曉低頭偷偷抹掉眼角的淚,擠着微笑抬頭看向門口。
喬玄碩緩緩走進來,目光溫和,語氣也一改以往的高冷,變得溫柔:「媽,還好吧?」
安曉淺笑:「挺好的,這裡的人都很照顧我,我在這裡過得像個太后了,吃飽睡,什麼都不用干。」
白若熙一怔,很是驚愕。
她回頭看看喬玄碩,只見男人的態度跟對待她是截然不同。
「坐下來談談吧。」喬玄碩做出請的動作,很是尊敬。
白若熙心裏暖暖的,雖然這個男人討厭她,但至少還是尊重她媽媽的,也不枉她媽媽這二十幾年來把所有的母愛都給了他們三兄弟。
安曉坐到她們對面,白若熙跟喬玄碩並肩而坐。
雖然很傷懷,但安曉的臉上都盡量保持開朗的微笑,緩緩道:「玄碩啊,你不要給媽媽什麼特權了,這樣影響不好。」
白若熙一臉迷茫。
喬玄碩苦澀淺笑:「這不算什麼特權。」
「連那些警衛見到我都點頭哈腰的,我哪是來坐牢的?分明來享福,害得其他犯人都把我當成閻王似的,怕得很。」
喬玄碩抿唇,垂了垂眸沒有作聲。
白若熙連忙握住安曉的手,「媽,先別說這些,你把案發經過告訴三哥吧,還有你……」
「他上次來看我不是已經……」安曉蒙了。
「咳咳!」
喬玄碩被嗆得握拳輕輕咳嗽兩聲,打斷了安曉的話。
白若熙疑惑地看向喬玄碩。
她千辛萬苦哀求他,原來他只是把她當猴耍?不是說不會管嗎?為什麼要給她下套?
「媽,你把案發經過說說吧!」喬玄碩淡淡的語氣顯得沒有底氣。
安曉覺得喬玄碩很奇怪,但還是不厭其煩地再一次講述兩周前發生的事情。
「那天……」
「那天你二嬸約我去美容院,我想你以後跟尹蕊結婚了,她就是我小兒媳,想多相處相處,所以我也把她叫上,我們三個人去美容院,我們在外面吃午飯,購物,下午三點左右,尹蕊說想學做蛋糕,剛好你二嬸是烘焙高手,我們就一起到北苑做蛋糕了。」
「那天你二叔和她的兒女都不在家,家裡兩個傭人也在天台清洗泳池,我們做好蛋糕,還坐在一起吃下午茶,靠近傍晚的時候,尹蕊先行離開的,緊接着我也回南苑了……可沒有想到一個小時不到,我就聽到救護車和警車的鳴響,第二天**就來逮捕我。」
白若熙一臉愁眉,「監控呢?廚房有監控的……」
「**說剛好那天喬家的監控系統全部崩了,而且我外套和手機忘記拿回家。」
「插在二嬸心臟的水果刀為什麼有媽媽的指紋?」
安曉搖頭,嘆息道:「哎,這真的很冤枉,我當天負責切水果,刀子上面當然有我的指紋。」
白若熙捂臉,焦慮不安地撐在桌面上,她現在很恨自己不夠聰明,心越急就思緒就越亂。
喬玄碩緩緩地噴出一句:「更重要的是二嬸的指甲縫裡夾着你的頭髮,DNA結果已確認。」
安曉點頭,很是平靜:「這是存心陷害,我被冤枉沒有關係,可憐你二嬸那麼年輕就這樣沒了,這喪心病狂的殺人兇手一定會遭報應的。」
「尹蕊可以幫媽媽作證嗎?」白若熙諾諾的看向喬玄碩,眼神是徵求的光芒。
「為什麼要問我?」喬玄碩眉頭輕輕皺起,臉色沉了。
白若熙被男人冰冷的氣場壓得不敢出聲,心裏嘀咕:因為尹蕊是你的未婚妻。
安曉打破了這結冰的氛圍,「沒用的,尹蕊比我先離開,我可以證明她不在場,但她沒有辦法證明我沒有殺人。」
白若熙深呼吸一口氣,緩緩閉上眼睛,腦袋過一遍她媽媽剛剛說的話,突然一驚,開心得雙手拍上桌子:「媽媽,我找到突破口了……」
安曉倒是被她拍桌子的興奮勁嚇一跳,捂着心臟,錯愕地看着她。
喬玄碩黑眸閃過一抹期待的光芒看着她。
「傭人,當天兩個傭人在天台洗泳池對吧?」
「嗯嗯。」安曉點頭。
白若熙激動不已,目光閃爍着希望的曙光:「其實兩個傭人洗泳池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我在喬家住了十幾年,我印象中的二嬸是最討厭傭人圍堆了,她說邊聊天邊幹活的會影響效率和質量,泳池本來就不難洗,二嬸不可能讓兩個一起去的。」
安曉並不知道她妯娌有這種性子。
喬玄碩深邃下閃過欣賞的光芒,嘴角輕輕上揚,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白若熙認真地繼續分析:「我們可以查一下兩個傭人那天為什麼這麼反常要一起幹活,而且二嬸還在家,難道她們不怕被罵?」
安曉和喬玄碩都沉默着。
白若熙顯得有些心慌,深怕自己說了些廢話,不確定地看看母親,再看看喬玄碩。
頓了片刻,喬玄碩站起來:「媽,我們先回去,下次過來就接你回家。」
安曉心裏甜甜的,很是安心地點點頭:「好。」
白若熙還沒有反應過來,男人突然握住她的手掌,「走吧。」
暖暖的溫度,粗糙而結實的觸感,像電流一樣從她的手心震撼到四肢百骸,心瞬間溶了。
腦袋一片空白,連再見都忘記跟母親說,被拖着快步離開房間。
深怕走慢了,這隻大手會鬆開她,她小跑地加快速度跟上他,感覺心臟跳得要爆炸。
走到第二道鐵門,他便放開了她的手,一陣失落瞬間充斥在白若熙的心頭,看來只是做戲給她母親看而已。

《白星雅霍景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