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年代:時尚女魔頭就要愛糙漢
八零年代:時尚女魔頭就要愛糙漢 連載中

八零年代:時尚女魔頭就要愛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很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田妮妮 石鐵柱

【穿越+甜寵+年代+八零+糙漢發家致富】田妮妮,一個正在為自己畢業設計禿頭的大學生竟然穿越到80年代的農村,一來竟然就被逼着嫁人,嫁的竟然還是自己的哥哥!「我不嫁人!我要上大學!」為了不讓田妮妮「發瘋」,家裡人還把她關了起來田妮妮趁着天黑跑了出去,找到石鐵柱,用自己的演技哄騙着他收留了自己,還帶自己去考了大學田妮妮原本只是想利用石鐵柱離開這個山溝溝,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對石鐵柱的感情也發生着變化田妮妮眼含深情地握着他的手,「柱子哥,你供我上學的恩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柱子垂下眼眸,「妮兒,你不用記着,真的」展開

《八零年代:時尚女魔頭就要愛糙漢》章節試讀:

就這樣,田妮妮得償所願,終於能去考大學了。

這天,石鐵柱把自家的牛車也找來了,「妮兒,走,俺送你去考試。」

田妮妮上下打量了一遍牛車,說實話,有點嫌棄,這牛車能有多快?但她也不好表現出來,只好甜甜地笑了笑,「柱子哥,那走吧。」

田妮妮和石鐵柱並排在牛車上坐着,趁着天色還沒亮,就出了村子。

上了路,田妮妮就對石鐵柱不像在村子裏那麼熱氣了,對於石鐵柱的噓寒問暖,田妮妮顯得愛答不理的,但石鐵柱也沒多想,只當她是緊張,自己也識趣地閉上了嘴,不去打擾她。

到了城裡,考場外,柱子從布包里拿出準備好的筆,「妮兒,你好好考,俺就在外頭等你。」

田妮妮接過筆,轉頭就走進了考場。

這題對於田妮妮來說簡直就是隨手拈來。答完之後,她是第一個交卷出考場的人。

柱子一見田妮妮,急忙問:「你咋第一個就出來了,不會寫啊?」

田妮妮翻了他一個白眼,「什麼話。是題太簡單了,我答得快。」

石鐵柱雖然嘴上不說,但此時他也認為田妮妮一定是中邪了,說自己認字也就算了,還說高考題簡單,除非她是文曲星投胎。

等到了村口,天已經黑透了,但田妮妮還是怕到發抖。

石鐵柱安慰道:「你不用怕,天都已經黑了,人們都回家了。」

「可是,他們要是還在外面怎麼辦?」

「你放心,黑燈瞎火的,他們不會在外面的。不然,你躺在牛車上,俺用草垛子把你蓋上。」

田妮妮一想,雖然這也不是很保險,但起碼不會讓自己這麼明顯,於是乖乖躺下。

石鐵柱在用草把她蓋住的時候,還特意把臉露着,生怕她呼吸困難。

但田妮妮說:「柱子哥,你還是把我的臉也蓋上吧。」

「那你多憋得慌。」

「就這麼一會兒,不會有事的。」

石鐵柱覺得田妮妮過於謹慎了,但還是把她的臉也蓋嚴實了。

在黑暗中,田妮妮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柱子,你這一大天,拉着牛車,不會就是去拉草去了吧?」

田妮妮渾身緊繃,沒錯,這是田壯壯的聲音。

石鐵柱也沒想到田壯壯竟然大晚上還在村裡溜達,也緊張起來,「大壯,你咋還不回家?」

「俺媳婦丟了,俺可不是得沒白天沒黑夜的找?」

「大壯,你說的這是啥話,這妮兒不是你妹子嘛,啥時候成你媳婦了。」

「俺家撿的她,俺想讓她當妹子就當妹子,想讓她當媳婦就當媳婦,你管得着嗎?」

說完,田壯壯就向牛車走來,「俺倒是要看看,你這拉的是一車什麼草!」

他不顧石鐵柱的阻撓,上手就把車上的草掀翻了。

石鐵柱的汗都要流下來了,結果一看,瞬間呆住了,車上,竟然已經沒有了田妮妮的身影。

田壯壯也不相信這石鐵柱車上就只有草,上手把車上的草翻了個亂七八糟。

「大壯!」這時,村長來了。

田壯壯一見村長,氣焰消失了不少,「村長,俺是想找俺妹子。」

「你找你妹子你就找去啊,你在這翻俺家的草做啥?你可不許走,你得給俺收拾好了再走!」

田壯壯一聽,腳底抹油,溜得比誰都快。

等田壯壯走了,田妮妮才從車底下探出一個頭來,「走了嗎?」

石鐵柱立刻把她扶了出來,「走了走了,妮兒,你啥時候鑽的車底下去的?」

「就你倆說話的時候,我趁着黑進去的。」

村長一看倆人在這說起話來了,皺了皺眉頭,「你倆有啥話回去說成不?在這不定一會兒誰又來了!」

「哦哦哦。」柱子點了點頭,慌忙地把田妮妮又攙回了牛車上,給她蓋好,村長也坐到了牛車上,跟着他們往大隊走去。

路上,田妮妮小聲地說:「村長,謝謝你。」

「就別說啥謝了,這才哪到哪,等你真上了大學再說謝也不遲。」

其實,村長也是有自己的考慮,要是田妮妮不去考大學,又不能和田壯壯結婚,那田妮妮這在村裡誰還敢要她,誰要她,老田家肯定會鬧得那家雞犬不寧。他作為村長,肯定是想把田妮妮這麼麻煩事送走,以免把她留在身邊,以後都是麻煩。

田妮妮這一陣子就一直藏在大隊的一個小屋子裡,成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也不敢出門,這樣寄人籬下的日子,其實她還是挺過意不去的。

田妮妮這天找到石鐵柱,「柱子哥,你看我在大隊住了這麼些日子,什麼也都幫不上你們,我這白吃白住也不好啊,這樣,你把你家裡穿不了的舊衣服都拿過來,我都你們翻翻新。」

石鐵柱知道田妮妮這幾天沒啥事做,也怪無聊的,他也沒指望她能把衣服改得多好,就當把不穿的舊衣服拿給她解解悶也也好,「行,等俺明天給你拿來。」

「對了,柱子哥,有縫紉機嗎?」

「咱村可沒這高級玩意兒。」

田妮妮一想,也對,縫紉機在現在這年代也算得上是奢侈品了,她笑了笑,「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的針線活怎麼樣。」

第二天,石鐵柱就把舊衣服拿來了幾件,還有針、線和剪子。

田妮妮看了看,「柱子哥,沒有米尺啊?」

石鐵柱撓了撓頭,「你看俺,把這茬給忘了。俺再回去你給拿。」

田妮妮把他攔住,「沒事,不用了。」她找了一根繩子,「柱子哥,我給你量量尺寸,你站直啊。」

石鐵柱一聽,就把身子站得筆直,一動不動。

田妮妮拿着繩子靠近,他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田妮妮看了他一眼,一下子就笑了出來,「柱子哥,你別緊張啊。」

「沒沒有。沒緊張。」

等田妮妮給他量完了尺寸,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田妮妮把尺寸記錄好,「柱子哥,你別害怕,我肯定給你做的好好的。」

這下田妮妮是有事幹了,由於紙張緊張,她就拿着小樹杈在地上畫圖,用磚頭在布上做標記。

只要是跟設計服裝有關,田妮妮總是充滿了幹勁。

《八零年代:時尚女魔頭就要愛糙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