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連載中

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來源:google 作者:和大芒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和大芒果 林雲

一覺醒來,林雲成了躺在床上半癱的農家惡婆婆,花季少女直接無痛當媽,附贈兒孫滿堂,六個娃,三個兒媳,十個孫子孫女原本想和善待人一家和睦,可兒子兒媳就吃這套,一天不挨打還渾身皮癢,罷了,沒一個省油的燈,這個惡婆婆她是當定了展開

《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章節試讀:

不過這下她算是學聰明了,心裏有想法也不說,家裡當家作主的是婆婆,自己只要聽話就有肉吃。

趙氏自覺地接過大嫂遞過來的鋤頭,孩子在炕上睡覺,只需要時不時去瞧上一眼就行了。

「喲?還沒死呢?」

一陣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外頭太陽有些大,還隔着一條小路,林雲眯着眼睛也沒看清背光那人的樣子。

「娘,是王嬸子。」趙氏好心提醒道。

「什麼王嬸子,就是個老虔婆!」李氏挺着肚子出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沒好氣地說道。

林雲愣了一瞬才算是把人給對上號了,她說怎麼李氏怨氣這麼大呢,合著這就是害了自己的罪魁禍首。

那天雖然是下雨過後地面濕滑,但林寡婦抱着冬瓜也是站穩了腳的,誰知道對面的王婆子忽然一鬆手,力氣陡然一松林寡婦沒有防備,這才跌下了山坡。

「王婆子,你這是吃飽了撐的跑我家門前放屁來了?」

「你不是要死了嗎,我看你有沒有咽氣,相識一場,也好過來上柱香。」

喲呵?

有點意思。

現在是看自己動不了還上門找茬了?

話說那個冬瓜還真是她家的,林寡婦對自家有啥東西那都是恨不得精確到每一粒米。

因為兩家地也挨着,王婆子不知啥時候動了心思把瓜藤直接遷到了自家地里,瓜藤也很懂事,直接就在王婆子家地里兒孫滿堂了睥睨其他所有瓜藤,二人就為這事兒爭了起來。

一個說瓜藤是自家的,一個說因為自家風水好瓜才結的好,誰也不讓誰。

第一次二人掐架林寡婦贏了,王婆子氣不過就毀了瓜藤要偷瓜,恰巧兩人又狹路相逢,不過吃虧的人成了林寡婦。

現在王婆子長本事了,看她躺着動不了也敢上門來挑釁了。

等走近了林雲才看清王婆子的模樣,真不是她要以貌取人,就這尖嘴猴腮顴骨突出沒進化完的原始人似的,她真找不出什麼好的形容詞,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辣眼睛。

林雲躺在椅子上樂不可支地笑了起來,這不就活生生的一隻會說話的猴子嗎,哈哈哈哈哈,她是真沒忍住啊。

王婆子見林雲看着她發笑知道也沒什麼好事,氣炸了,「老虔婆,你這是瘋了!」

林雲笑過之後把目光轉開看向院子里的花啊草啊菜啊,不行了不行了,她要洗洗眼睛,看久了怎麼覺着有些噁心呢。

王婆子被林雲嫌棄的表情刺激到了,她一向因為外貌敏感多疑,原本是只想站在外頭嘲諷兩句不進來的。

現在一看院子里就只有個挺着大肚子的李氏還有從來不敢吭聲的趙氏,忽然膽子也大了,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擼起袖子就要往院子里沖直奔着林雲過來。

趙氏急了,扛着鋤頭就從菜地里跑出來擋在婆婆前面,王婆子也不慫,伸手就向趙氏的臉上撓了過去。

趙氏扔了鋤頭迎上去伸手抓住王婆子的胳膊,林雲看得抓耳撓腮,鋤頭扔了幹啥,多趁手的工具啊!

兩人在院子里滾作一團,林雲沒看清趙氏怎麼動的手只聽見王婆子嗷嗷直叫喚。

李氏在一旁看得興奮摩拳擦掌的想上去幫忙,林雲一個眼神甩過去,你可別添亂了,肚子里還揣着一個呢。

「嘶…」

看見趙氏把王婆子的頭髮薅下來一撮,林雲只覺得頭皮一緊,合著這一家子個個都是狠人。

幹得漂亮!

「啊…殺千刀的林寡婦欺負人啊…救命啊…殺人啦!」

王婆子是真的怕了,大聲嚎着叫人,誰知道沈家這麼個三棒子都打不出一個悶屁的三兒媳婦打架還這麼厲害,現在她只覺得渾身哪兒哪兒都疼啊。

「你給老娘鬆開,快鬆開。」

趙氏坐在王婆子身上反手鉗制住她的雙手,除了髮髻鬆散了些衣服亂了些倒是沒見着什麼傷,看樣子是打累了要中途歇息。

看熱鬧的人來了但也沒人上前勸架,聽見王婆子挨打都興奮了,還以為是林寡婦的腿好了呢,誰知道動手的居然是趙氏。

「別以為老娘受了傷就能到俺家來撒野,王婆子你推我的賬咱們還沒算呢,得空了我請你到官老爺那兒去坐一坐,把你弄進去關上個一年半載,你家兒子孫子還得給我端屎端尿當祖宗供着!」

「呸,你以為縣太爺是你家親戚啊你說去就去,不要臉的老虔婆!」

王婆子明顯是心虛底氣不足,蹬蹬腿兒想掙脫又沒掙脫開。

林雲也不是個能忍氣吞聲的主,見王婆子的嘴還硬氣得很,那就給她松一松。

「去,給她兩巴掌。」

李氏興奮了,終於輪到她上場了!

「啪。」

「啪。」

王婆子氣得尖叫,又被趙氏壓着不能動彈,心裏憋屈又哭又嚎什麼粗話都往外蹦。

「閉嘴!」

林雲的眼神很有震懾力,手裡不知道啥時候多出了一把菜刀比划著。

王婆子縮了縮脖子老實了。

「把她丟出去,以後再來俺家門口晃悠我見一次打一次。」

林雲別過臉掏了掏耳朵,不忍直視。

看熱鬧的散了,她們可不敢在這時候觸眉頭,沒看邊上還有個趙氏在那虎視眈眈嘛,瞧着乾乾巴巴的沒想到打人這麼厲害。

趙氏功成身退乖乖地站在婆婆身邊,李氏過了手癮也滿足了。

林雲伸手摸摸三兒媳的腦袋,「乾的不錯。」

趙氏臉頰緋紅,心裏高興得飛起,娘居然摸她的頭髮了,還誇她了!

「都是娘教導得好。」

這話她還真沒恭維,今天打人的這些招數還都是跟林寡婦學的,第一次實踐的效果不錯,趙氏有些得意自己腦袋瓜聰明。

吳氏聽着動靜飛快地往家裡趕,二弟妹懷着身孕沒有戰鬥力,三弟妹就是個受氣包直接被她忽略了,越想越怕,自己不在家婆婆要是受欺負了可怎麼辦?

「娘!您沒事兒吧!」

看見躺椅上沒有林雲的身影吳氏心裏那根弦終究是綳不住了,眼淚唰唰唰的就往外冒。

「娘啊,終究還是我來晚了,兒媳婦不孝啊。」

屋裡的林雲一字不落地聽了個完全,臉瞬間黑了,這是多盼着自己活不成了。

「哭什麼喪呢!老娘還活得好好的!」

吳氏的哭喊聲戛然而止,衝進屋子裡從頭到尾把林雲檢查了一遍,嗯,還有氣兒沒受傷。

林雲沒好氣地拍開在自己身上作妖的手,吳氏一僵,趕忙說道:「娘,您瞧着氣色紅潤多了,您指定能長命百歲。」

吳氏是真的怕啊,要是婆婆被王婆子再打出個好歹一命嗚呼了,沒了主心骨這一大家子可怎麼活。

吳氏再蠢也知道只要有婆婆在這個家就不會散,下頭還有兩個沒成親的小姑子和小叔子,要是婆婆沒了,身為大房這個重擔肯定得壓在自己跟丈夫身上,她想分家也是在有吃有喝的基礎上。

吳氏那點小心思全寫在臉上林雲怎麼會看不出來,心裏的那點感動沒了,她想攆人。

吳氏看婆婆板著臉有些害怕,縮着脖子想溜出去婆婆卻開口了。

「細面可是給劉嬸子送去了?」

一說起這個吳氏心裏的火氣噌的一下就起來了,「娘,劉嬸子家的大兒媳說俺是去打秋風的,還讓俺們之後不要上他家去了,收了細面也沒給個笑臉,恨不得拿笤帚給我攆出去,娘,要我說你就是熱臉貼冷屁股,幹嘛拿那麼好的東西出去…」

吳氏一激動嘴裏就沒個把門的,看見婆婆的眼神後終於清醒了,你個臭嘴啊,哪來的膽子說婆婆熱臉貼冷屁股,完了完了…

林雲知道劉氏接濟自家一直讓家裡不滿意,特別是大兒媳婦自從丈夫賺錢以後心氣兒都高了,再加上生了兒子,有時候連劉氏這個婆婆的面子都不給。

「行了,你出去吧。」

林雲不想讓這糟心的玩意兒一直杵在自己面前,她怕被氣死。

等到吳氏出去後林雲手裡拿出一件破衣裳摩挲着,這是趙氏跟兒子剛成婚時給她做的,布料也不是什麼好的,穿了幾年補丁打了好幾串,已經破得不成樣子了。

按照記憶,趙氏是居安和居昌在回家路上撿來的,遇到的時候已經昏迷不醒了,懷裡緊緊抱着個小包袱。

林雲本來不想多管閑事,但也不忍心就這麼把個昏迷的人丟出去,畢竟也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

後來的事兒就跟話本子似的,趙氏不知怎麼的跟居昌看對了眼,老三死活要留下她,林寡婦沒得辦法只能妥協,連聘禮都不知道給誰。

問起家人趙氏支支吾吾只說是逃荒路上跑散了,最開始林寡婦怕趙氏是個騙子,成婚以後也防備的多,後面生了孫女才慢慢放鬆警惕,兒子喜歡也就由着小兩口去了。

但是因為心裏始終有疙瘩,林寡婦自始至終對趙氏都很少露笑臉,日子也就這麼過着。

林雲通過整理記憶把這件壓箱底的衣裳翻了出來,不得不說趙氏的手藝是真的好,針腳細密不說,上面的刺繡也做得活靈活現,直接把布料都提升了兩個檔次,想着心裏也有了主意。

屋外,吳氏自從知道是自己平日里悶聲不吭的三弟妹把王婆子打走以後就一直在趙氏身邊團團轉,趙氏被盯得心裏直發毛。

「大嫂,你有什麼事嗎?」

趙氏忍無可忍,她肚子疼想去茅房,實在怕大嫂也跟着,這事兒吳氏能幹出來。

「呵呵,沒事,沒事。」

吳氏一臉做賊心虛地收回目光,自己看得有這麼明顯嗎?

趙氏:何止是明顯,就差把兩顆眼珠子安在我身上了。

屋裡傳來林雲的喊聲救了趙氏,她轉身捂着肚子就往茅房跑。

「跑得跟個兔子似的,我又不吃人。」

揉了揉臉,吳氏順手拿了個苞米裝模作樣推門進了正房,「娘,叫我有啥事兒?」

「我想睡會兒,下午得空了去地窖里刨幾根紅薯回來貼餅子。」

她怕吳氏有事沒事就嚷嚷攪了覺特意提個醒,喝了葯之後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直犯困,打了兩個哈欠都差點睡著了。

「哎,娘,俺知道了。」

吳氏聽明白了婆婆的警告,心裏默默吐槽婆婆真記仇,自己可得小心再小心別觸了霉頭。

林雲一覺睡醒天已經擦黑,幾個孫子孫女在院子里玩得高興,大孫子清山在教訓不聽話的弟弟,童言童語逗得林雲發笑。

家裡幾個孫子輩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林雲親自帶着的,娶了兒媳婦後家裡的活計都交了出去,林寡婦樂的帶孩子。

孫子孫女一視同仁都教養的不錯,林雲從孩子的衣裳上都能看出來,雖然打了補丁但都是乾乾淨淨的,這習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養成的。

《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