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失寵世子妃
穿成失寵世子妃 連載中

穿成失寵世子妃

來源:google 作者:紅色榴槤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楚嵐 牧山川 穿越重生

她可是堂堂律師界的全能俏女郎,如今意外穿越成不受寵的世子妃,還要面對咄咄逼人的世展開

《穿成失寵世子妃》章節試讀:

奈何穿雨費勁力氣掙脫開,眼神飄忽不定,當即跪了下來,言語間頗有咄咄逼人之勢,「世子妃蠻橫惡毒,將我們家夫人推下水,世子一定要為我們家夫人做主啊!」
少女的額頭一下下砸在地面,就連楚嵐都忍不住在心底贊一句好一出忠僕戲碼。
「你究竟要做什麼?」
許是方才的幾處痕迹的原因,牧山川的不耐淡化幾分,眼底浮出幾分疑雲。
楚嵐居高臨下地看着穿雨,眉眼間儘是冷色,「那你倒說說,當時是怎麼個情況?」
「當時奴婢正在為夫人探路,是世子妃從後衝出來,將夫人拉入水中!」
「你撒謊!」
楚嵐厲喝道,指着地面上凌亂的鞋印,說道,「此處的鞋印分明顯示的就是我在前面!」
穿雨身子一顫,伏得更低,「是......是奴婢情急記錯了,是從前面衝來的。」
楚嵐嗤笑一聲,「那你明知你的主子有危險,身在前方而不攔,難道是有意想讓主子去死?」
「不是!
奴婢沒有啊,世子明鑒!」
穿雨面色大變,身子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楚嵐慵懶地掏了掏耳朵,「你當然沒有,因為你根本什麼都沒看到,當時你正在園子外巡邏,許多人都瞧見了,還需要我給你叫人證嗎?」
「你!」
穿雨杏眸瞪大,她竟然被這個蠢貨套話了!
楚嵐淡淡地看向神情複雜的牧山川,皮笑肉不笑道,「世子爺看明白了吧?」
空口白牙都能編出一通胡話,這不就是擺明了是要誣陷她?
牧山川輕輕皺眉,冷漠地聲音宣告着殘忍的結果,「穿雨護主不力,拉下去亂棍打死。」
呵,自欺欺人。
楚嵐輕輕撥弄鬢髮,打了個哈欠,「若是無事,二位自便吧。」
「慢!」
牧河渠緊握拳頭,衝上前去攔住她的去路,沉着臉,「一個蠢笨的丫頭護主不力,可到底還是嫂子處處針對我家夫人,還是請嫂子屈尊,以下人的身份伺候到她身子痊癒!」
「本夫人伺候她?
!」
楚嵐心底生了不悅,這男人要不要點臉皮,竟是如此無恥!
正要開口辯駁一通,誰料那道低沉的嗓音一錘定音,「弟妹身子弱,你照顧她時仔細些。」
她恨不得一口咬斷牧山川的脖子,惡狠狠地剜他一眼,陰陽怪氣道,「好,本夫人自是會好好照顧!」
說罷,便大步往溫月如的院子走去。
她倒要好好會一會,究竟是什麼樣的狐狸精!
...... 「夫人!」
穿雲驚喜地迎上床榻,「您總算醒了,可叫奴婢擔心得很。」
溫月如撐着身子坐起來,蒼白的臉色卻是難掩的喜意,「楚嵐是不是被休了?
呵,總算讓這女人滾出侯府了,只是可惜沒看到她那狼狽的模樣。」
穿雲面色一僵,眼神有些躲閃。
溫月如咧嘴一笑,「快同我仔細說說,她是如何被趕出去的?」
「原來弟妹這麼希望本夫人被休啊?」
楚嵐悠然踱步而入,眼神戲謔,調笑道。
她環視一圈,忍不住咂嘴,真是人比人氣死人,眼前的房間被各式各樣的名貴器具所裝飾,只怕整個侯府值錢的東西都在這裡。
一想到她那快趕上陋室銘的小院子便心覺不平衡。
溫月如眼中的欣喜頓時結了冰,指尖攥得發白,冷哼一聲,「世子妃說得哪裡話,弟妹只是看你在這侯府里過得並不暢快,倒不如出府去,不過是名聲壞了點,想必世子妃早已習以為常了。」
陰陽怪氣的譏諷聽得實在刺耳,蘭心氣得發抖。
楚嵐不怒反笑,微揚下顎,「你說的是,但是在外的名聲再爛,我依然還是世子妃,你那些齷齪的小心思,還是藏着的好。」
「你!」
溫月如蹭的一下從床上站起來,瞪圓了眼睛。
這死女人何時變得如此牙尖嘴利?
「夫人,世子和二公子來了。」
門外的穿雲話音一落,溫月如立馬躺回了榻上,在二人進入的那一剎那,故作委屈道,「我還是個病人,又不是故意的,世子妃如此咄咄逼人,當真是恨極了我?」
楚嵐眉梢微挑,心覺不對勁。
果不其然見到牧河渠撲了上來,護着溫月如,厲聲指責道,「沒想到嫂子應下了照顧之責,背地裡竟是懷着這樣的小心思!」
難道這不是強逼着她而做的?
楚嵐搖頭輕笑,一個無恥一個虛偽,還真是天作之合。
「門外的小廝自然是長耳朵的,小叔子當真想知道事情真相去問一問不就知道了?」
她輕扯嘴角,轉身離去。
聞言,溫月如縮在牧河渠的懷裡的臉色微變。
「世子爺......」她抬起頭,楚楚可憐的望着他。
牧山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廣袖下的拳頭緊握而起,「好生休養,本世子自會同她說清楚。」
那張嬌顏在看到遠去的背影頓時冷了下來,判若兩人。
...... 楚嵐的房門被生生推開,蘭心被嚇了一跳,一見是牧山川,看向楚嵐的眼神帶着幾分擔憂。
「世子爺又來替弟妹主持公道了?」
楚嵐翹着二郎腿,一條腿隨意亂晃,看着慵懶隨性,出口卻滿是譏諷。
「月如身子骨不好,懷上子嗣本就不易,又剛落了水,難免情緒波動比較大,你作為長輩自然是要多謙讓,多關心照顧些,今後收一收你那刁蠻的性子,免得又讓她的身子雪上加霜。」
牧山川自顧自的坐下,抬手為自己倒了杯水。
楚嵐傻眼,「世子爺說這話還真是有趣,我這個明媒正娶的世子妃倒是得處處讓着她,就連住所都比不上她院子的十分之一,所有人都捧着,不知道的還以為弟妹是玉做的。」
她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合著整個侯府就只有溫月如是女的?
就只有她能生孩子?
能生怎麼也沒跟兔子似的一窩一窩下崽兒呢?
牧山川眉頭輕皺,看着她的眼神中透着濃濃不悅,重重地放下杯子。
「楚嵐,你在府中橫行霸道的刁蠻行徑本世子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就是欺負月如性子軟弱善良,話就放在此處,若是月如的身子出了問題,你便想想該如何面對牧家祖宗。」
牧山川心下無奈,鐵青着臉站起身。

《穿成失寵世子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