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總裁請放手,崽不是你的!
穿書:總裁請放手,崽不是你的! 連載中

穿書:總裁請放手,崽不是你的!

來源:google 作者:胖菲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悠悠 現代言情 霍西洲

【甜寵穿書系統狗糧日常】孟悠悠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書了,還是書中最先領盒飯的惡毒女配!為了活命,她抱緊女主大腿,與男主保持絕對距離,就這樣她還是跟男主睡在了一張床上為了逼禍,孟悠悠遠走異國他鄉,卻被系統拎回來繼續做惡毒女配任務某天,她發現這系統任務越來越不對勁,霍西洲不但不討厭她,還找各種借口黏着她某節目玩真心話大冒險,霍西洲問她,「乖悠悠,那晚發生的事你可還記得?」孟悠悠把頭搖得撥浪鼓一般,「總裁你搞錯了,什麼都沒有發生」霍西洲捏住她的下巴,邪魅一笑,「是嗎,那平安喜樂常歡愉是怎麼來的呢?」孟悠悠驚呼,糟了!展開

《穿書:總裁請放手,崽不是你的!》章節試讀:

那人弔兒郎當地將右手放在額邊,做了個隨意的致禮,「美女,有順風車,要一起干票大的么?」

「我可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尚青。」孟悠悠說完便徑直往前走,那個叫尚青的給了點油門跟在她身後。

「嵐,這麼多年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嗎?」尚青認識孟悠悠五年來早就把她的秉性摸透了,這傢伙最會裝瘋賣傻了。

「嵐」的孟悠悠的代號,是不能被人知道的身份。她深呼吸一口瞥了尚青一眼,徑直走到車邊,不耐煩地敲了兩下車門,「噠啦」一聲響後她打開車門跳上副駕駛。

尚青,京都十大家族之一尚家的小少爺,小說中顧南風的眾多追求者之一,世人都說他是紈絝子弟敗家子,只有孟悠悠知道看着不着邊際的浪蕩子,卻是國外著名影視公司彩虹娛樂背後的大股東。

原著中,顧家得罪霍家之時,就是尚青暗地裡向顧南風伸出援手幫助顧家渡過難關的。

孟悠悠和尚青的相識純屬偶然,那時孟悠悠剛失憶,她誤以為自己是個窮光蛋,便想着去知名賭城環球賭城賺點生活費,當時賭城裡超級熱鬧,身邊的侍者告訴她,「有個敗家子在賭城闖關,這會兒已經到了第六關。」

要知道環球**可是世界上最大的**之一,這裡的關卡用難以上青天來形容也不為過,尋常賭技再厲害的人闖到第三關都已經是極限,這傢伙輕輕鬆鬆到了第六關。

尚青見孟悠悠上了車也沒有着急啟動,依舊是弔兒郎當道,「霍西洲今天那樣對你,你不去送點見面禮小爺我跟你姓。」

「你可別胡說,我現在比誰都窮你是知道的,哪有錢送什麼見面禮?」孟悠悠翻個白眼,把頭轉向窗外。

窗外霓虹閃爍,好像節慶喜事放的煙花一般絢爛。

尚青見她還在裝傻便笑了,不假思索開口道,

「去年,馬島上那個胖胖的詹姆斯誤以為你是個陪酒女,出言不遜冒犯你,緊接着他家的**三天內被『洗劫』一空;前年,加州海王丹尼斯在頒獎晚會上硬拉着你跳舞,還妄想揩你油,一個月後,他入股的**也唱起了空城計;大前年,拉斯島那個八十歲的老頭,就色眯眯要摸你的那個……」

孟悠悠聽着她的過往,用食指塞住耳朵耍賴般打斷尚青,「煩死了,別再說了。」

真是見鬼了,這些事她明明做得這麼小心,沒想到遠在國內的尚青居然如此清楚,還如數家珍一般攤在她面前。

她不要面子啊?

「據我了解,霍氏在京都也有一家**,規模之大,一點不輸環球賭城……」尚青沒再說下去,他輕拍方向盤,看了一眼孟悠悠,眼神滿是幽怨。

真是造孽啊,誰會想到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居然這麼厲害,後來還成了讓全世界的**都聞風喪膽的賭神「嵐」。要是知道,五年前他就不會在環球賭城裡跟她比賽闖關了,更不會輸了給人家做小弟。

孟悠悠放下雙手,既然被這傢伙知道了,「那還等什麼,走吧!」

「得嘞,大哥您可要坐穩咯,車子馬上就要起飛了!」尚青一腳油門踩到底,直奔郊區的光明**。

而另一邊,吳秘書大半夜出現在霍西洲的別墅中,別墅里的溫度常年在適宜的24℃,可吳秘書的額頭在水晶燈的照射下帶上了點點螢光,他的雙目直勾勾地盯着樓梯口,時不時瞄一眼手中的手錶和牆上的時鐘。

當看到霍西洲身着白日的高定西裝從旋轉樓梯上下來之時,吳秘書幾乎是衝到boss面前的。

「這麼晚,有事?」霍西洲有些驚訝地看着吳秘書,吳秘書跟着他也有十年了,自從他上台掃清障礙之後,吳秘書已經很多年未曾在這個點出現在別墅。

吳秘書點頭,努力剋制心中的土撥鼠叫,「Boss,光明**有客到,已經拿走了250個億!。」

「什麼?」霍西洲剛到嘴邊的杯子又被放下,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吳秘書右手微顫抹去額頭的薄汗,光明**開了快三十年,從來就沒有遇到被人大面積贏錢的事,「光明**被人贏走250個億!」

霍西洲臉色一黑將手中的瓷杯一摔,瓷杯跟地面碰撞發出刺耳的「刺啦」聲,250億對霍氏集團說只是個不痛不癢的數目,但250這個數字在光明**是禁忌,所有進入光明**的人無人不知。

對方一看就是來砸場子的!

「誰?」

吳秘書額頭和臉上不斷湧出豆大的汗珠,如下雨般往下頜匯聚,「據底下的人說,是嵐!」

嵐是近些年**上出現的後起之秀,當年靠着在環球**隻身闖通關一戰成名,不過這人向來神秘,無人知曉他是男是女,更無人知曉她的真實容貌,只知對方叫「嵐」。

「嵐?」霍西洲看向吳秘書,據他所知,嵐一般鮮少出沒**,但凡嵐出現都是奔着「劫富濟貧」去的,換句話說,就是這**有人惹怒了他,他才會出現。

而霍西洲不認為霍氏家族跟嵐有什麼過節,畢竟那人常年在國外,從未聽到對方有踏入過**。

「是的,Boss。嵐已通過**將250億全部捐給了各家慈善機構。我們的人正在拖住他,您看?」吳秘書將相關文字信息和嵐的照片遞給霍西洲,說來也奇怪,這個嵐每次贏了錢都是捐出去,一分一厘都不給自己留。

250億,這麼多錢都不為所動,真是條漢子。

霍西洲只接過那張照片,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他的心漏了一拍,這人的裝扮跟那晚的小妖精一模一樣,她戴的眼鏡和帽子都是那晚從他房間順走的!

這眼鏡和帽子都是私人訂製獨一份的,他絕對不會看錯。

霍西洲捏緊照片的手指泛白,心裏有一刻在狂喜,嵐居然是個女人,還是他霍西洲的女人;不過一秒他又變成了憤怒狂躁,這該死的女人消失了這麼久,一出現就給他來這麼一招,是為了五年前的事情討債來了么?

他咬牙道,「走,去會會她!」

《穿書:總裁請放手,崽不是你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