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越四合院為所欲為
穿越四合院為所欲為 連載中

穿越四合院為所欲為

來源:google 作者:牧歌裂開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牧 秦淮茹 都市小說

李牧本身是一個擁有系統的幸運兒,開豪車住別墅,正當他擁抱新生活的時候,被狗系統給送到了四合院成了秦淮茹的鄰居讓他改變傻柱的結局,於是李牧為了傻柱的將來,努力奮鬥,替傻柱抵擋所有傷害!也抵擋了他的愛情!這樣該沒人坑你了吧!展開

《穿越四合院為所欲為》章節試讀:

等到都處理乾淨了,棒梗問道:「是不是缺點醬油啊,我去搞!」

李牧剛想說我帶着呢,棒梗已經一溜煙的跑了。這個劇情看來是改變不了了。

棒梗去哪了?自然是去找傻柱了,傻柱是軋鋼廠的食堂廚子,什麼調料沒有啊。

棒梗偷偷從後門溜進廚房,看着傻柱正在切菜,在架子上順了一點醬酒,剛想再拿點別的,結果被傻柱發現了,撒腿就跑!

等回到河邊發現李牧已經沒影了,就問槐花「牧哥兒呢?」

槐花指着已經燒好的雞說道「他拿了一個雞腿就走了。」

棒梗生氣的說道「一共就兩個雞腿,這麼大人了還搶孩子的東西,要不要臉!」

槐花伸出手遞給棒梗一塊錢,「他說這是買雞腿的錢!」

棒梗一把接過,喜笑顏開,牧哥兒果然是大款!

李牧嘴裏叼着雞腿心裏也是一陣犯難:本以為秦淮茹應該是最好攻克的,可這娘們忒精兒了,白面吃了,沒有實際行動啊,如果真的按着劇情發展下去,她和傻柱互生情愫了,那我這幾天不是白忙活了嘛。不行,得研究研究,不行下點葯,呸,下流!

60年代的京城到處都透漏着古建築的風格,但因為戰爭也到處都是殘垣斷壁,後來人們修修整整的也沒整明白,古式的磚牆你非得糊一塊水泥你說彆扭不彆扭。

李牧吐了雞骨頭,看着傻柱拎着一個網兜,裏面裝着一個飯盒,搖頭晃腦的走過來。

李牧賤兮兮的問道「柱子,你拿的什麼啊?」

傻柱白了李牧一眼:「你管得着么你!」

李牧伸手一把搶過網兜,打開飯盒一看還真是半隻雞。

傻柱一看急了:

「嘿,你個臭小子,我告兒你,想喝雞湯不?」

李牧點點頭:「想!」

「想就把嘴閉嚴實嘍,晚上過來喝湯!」搶過飯盒,拎着網兜就走了。

李牧心想,你燉半隻雞,你吃肉,讓我喝湯。喝個屁,本來還想拯救一下你,多餘!

回到四合院站在門口看着正中間的大門,李牧就覺得彆扭。

李牧以前是見過正兒八經的四合院的,正常的四合院大門都是在邊角的,順着大門往裡走進門就是垂花門。其實就是帶着裝飾的一堵牆,是擋煞氣的。

垂花門傍邊是一排靠着外牆的房子,然後就有小院,這就是一進院。

再越過一道門,迎面的是正房,左右兩側是東西廂房。這是正兒八經的主人家住的屋子。院子也是最大的,方方正正。

等到三進院就是一聯排的小房子,比一進院的房子要周正些,但院落也是小的可憐。

但這個四合院就不是,大門在正**,進門就是左右兩側廂房,住着三大爺一家和一戶姓劉的人家。

同樣是方方正正的院落,二進院住着賈家和一大爺家,還有傻柱和李牧。

在後邊就是許大茂,二大爺家和聾老太太。

除了後邊的院落小一點點,前邊都是方正的,這就是李牧不理解的地方,而且隔壁院子也是這樣。

李牧走進院內,看着正在洗衣服的秦淮茹招呼道:

「姐姐,買肉沒?」

秦淮如微笑着說「嗯,買啦啦,一會給你包餃子。」

「那感情好,我多放肉昂!」

「知道啦,小饞貓!」

兩人聊的正熱乎,棒梗領着兩個妹妹跑了進來,一看見李牧喊到:「牧兒哥,你做的……」

李牧一聽,趕緊站起來喊到:「閉嘴,叫小叔,這不差輩了嘛!」

棒梗愣了一下,接著說道:「小叔,你做的……」

「你這孩子,你媽在晾衣服,沒看見啊,還不趕緊幫忙!晚上還想不想吃餃子了。」

一聽到有餃子吃,三個孩子頓時來勁了,爭先恐後的幫着秦淮如晾衣服。

李牧砸吧砸吧嘴,這年頭是真窮啊,啥都沒有,沒有可樂,也沒有辣條。摸了摸兜,掏出一個大團結。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掏出一盒火柴點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李牧看着手上的火柴無比的嚮往有打火機的日子,這玩意裝在兜里太容易壞了,兩天就壓癟了。

秦淮茹和婆婆忙活了半天,終於把餃子下鍋了,站在門口對着李牧喊到:「小牧,吃飯啦!」

李牧點點頭,看着許大茂推着單車回來了,心裏暗笑道:好戲開場了!

按理說,李牧一個大小夥子,天天往人家寡婦家裡跑,好像挺不是個事的,但是李牧卻發現,好像沒人有說三道四,反而對他極為客氣,打搬進來那天起就是如此。當然,傻柱那個二愣子除外,他不是看不上李牧,他就是那個德行,你要想在嘴上占他點便宜,他准能在背後給你還回來。

飯桌上,秦淮茹問棒梗,是不是偷吃雞來,棒梗搖頭否認。

秦淮茹還想追問,讓李牧給插科打諢的糊弄過去。

餃子吃到一半,就聽見許大茂滿院子亂喊,秦淮茹想出去看看,被李牧給按坐下了,:「先吃飯,吃完再說!」

秦淮茹聽着李牧不容抗拒的語氣,乖乖的又坐下開始吃飯。

三大三小坐吃的滿嘴流油,李牧喝了一碗餃子湯,舒服的大喊了一聲「得勁!」

起身點了一根煙,往外走去,坐在門檻上,等待着大戲的上演。

此時許大茂和他老婆婁曉娥已經進了傻柱的屋子,正好看見傻柱在燉雞肉,本就看不順眼的兩人立馬就吵了起來,甚至差點動手。

許大茂個慫貨看到傻柱舉起了菜刀,趕緊讓婁曉娥出去找人。

李牧溜達着走了過去,進屋後看到劍拔弩張的兩人,笑着對許大茂說道:

「你的火勾這麼長,你怕什麼,抽他呀!」

傻柱一聽不幹了:

「嘿,有你什麼事啊,你邊拉獃著去。」

許大茂看着李牧說道:「小牧,你給評評理,他偷我雞!」

李牧盯着許大茂的褲襠,說道:「給你的燉了?」

這時二大爺和婁曉娥也進來了,屋裡又熱鬧起來,李牧站在門口,看着匆忙趕來的秦淮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給拽了出去。

「你進去湊什麼熱鬧!」

秦淮茹有點為難的說道:

「那雞……」

「沒事,傻柱能解決,他就是個混不吝,許大茂鬥不過他。鬧這麼大,晚上估計估計又得開會。看着就行了!」

秦淮茹兩步一回頭的被李牧給拉走了。

《穿越四合院為所欲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