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此生唯她
此生唯她 連載中

此生唯她

來源:google 作者:百木叢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如辰 南提 現代言情

【校園都市1v1HE】【戲精軟萌女主×霸道腹黑男主】【校園到婚姻初戀成真】作為年輕企業家代表,傅如辰在接受採訪時被問及,為什麼選擇現在這位妻子「我沒有別的選擇」各方記者瞬間嗅到八卦氣息這是不願意?還是被脅迫了?就見傅如辰對着鏡頭,眉眼是可見的溫柔「此生唯她」—我曾以為愛情矛盾又敏感,那個時候的我們都在做困難的選擇題—可我也曾聽你說,只要是你,就都不是難題*全文戀愛,高甜高寵*雙向救贖破鏡重圓互懟互撩相愛相殺展開

《此生唯她》章節試讀:

新生開學一個星期後,學校逐漸恢復正常秩序,隨着周一正式上課,大一的學生們也開始融入校園生活。

夏天夜晚來得遲,日薄西山,還未收盡最後一絲餘暉。

杜小妍要去操場跑步,她愛健身,便想拉上南提一道。

南提打心底抗拒:「外面好熱的。」

杜小妍不贊同,這個點是鍛煉最佳時期:「太陽下山了,沒太陽。你不能老是宅在宿舍里,出去運動運動。」

再宅,人必定發霉。

南提好看的眉毛皺成一團:「我不想跑步。」

短跑還行,長跑一直是南提短板,跑完一圈就氣喘吁吁,嗓子又干又痛,說不出話。在知道過段時間會有體側的時候,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杜小妍一定要拽她去,想方設法,軟磨硬泡。

「去吧去吧,跑一兩圈就回來。」

「我不想去。」

「沒準能見到帥哥。」

「我不......」

「你就當陪我去,」杜小妍無奈,使出殺手鐧,「我跑,你散步。」

這個可以,南提接受:

「行吧。」

進入體育場地的大門,兩邊是羽毛球場和排球場,此刻,零零散散聚集不少人。跑道中間的足球場綠草如茵,是晚上情侶最喜歡來的地方。

南提聽汪雲在宿舍說過,京大情侶約會有三大聖地。

圖書館的情侶卡座。

夜晚開了彩色燈光的**花園。

最後一個便是操場。

但她感覺操場平平無奇。

汪雲用一種「你不懂的眼神」娓娓道來:「**花園最好理解,天一黑,燈光『唰』地一下全部打開,淺色系柔和的燈光——」

汪雲展開雙臂又合上雙手,托在下巴下,一臉神往,聲情並茂地形容:「多麼夢幻!多麼浪漫!」

「這裡,誕生了數對情侶,求婚絕佳場所。」

「其實我覺得情侶卡座是真沒什麼,我感覺這是小情侶們投票選出來的,就差大聲宣告自己不是單身狗了。」

明明京大的特色景點有很多。

汪雲刻意停頓幾秒,賣了個關子:「但你們知道,被票選第一的操場為什麼打敗了另外兩個嗎?」

杜小妍斜眼看她:「你別帶壞她們倆。」

汪雲擠眉弄眼:「我說什麼了?我什麼都沒說,看來這位同學很懂哦~」

「你這麼說,我就能猜到。」杜小妍無語。

汪雲一隻手握拳,往前伸:「話筒給你,請開始你的解說。」

杜小妍很嫌棄:「我不講。」

「那我講,」汪雲秒變說書人,「操場大燈關得早,黑燈瞎火的,想做的事,氛圍立即給到位。」

南提和周安諾也懂了。

這會兒,傍晚時分,還很亮堂。情侶也有,大部分是跟朋友一起出來鍛煉的。

南提心不在焉地在操場溜達。

「砰——」

沉悶的碰撞聲。

突如其來的變故,南提腦袋「嗡嗡」作響,久久回不過神。

一男生從足球場跑過來,南提順勢盯着地上滾去老遠的球看了會兒,直到那個男生撿完球,走向她,她的目光還停留在足球上。

球面布滿污漬,染了泥土的顏色。

南提神情略微獃滯,那個男生見狀,臉上堆滿歉意,手撫在後脖子上,局促慌張。

僵持之下——

「愣着幹嘛?道歉啊!」

南提驀地朝那道有點強勢又熟悉的聲音來源望去。

少年眉眼俊朗,臉上、脖子上,是密集的汗水,藍白色的球衣下擺被他微微拉開,散熱。此時此刻,少了幾分平日里的漫不經心。

撿球的男生反應過來,更加不好意思:「同學,對不起,沒事吧?」

南提摸了摸被砸到的地方,不怎麼疼,意識也清醒,應該是沒事的,想着對方也是不小心,搖搖頭:「沒事。」

杜小妍還在跑步,沒有結束的意思,南提卻不敢繼續再瞎晃。

她去看台等杜小妍。

身後,那個男生把球傳給傅如辰,傅如辰接住後猶豫兩秒,把球扔回去。

「不踢了。」

丟下這句話,傅如辰往南提的方向走。

看台人不多,南提就近隨意找了一個位置。

剛坐下,傅如辰也來到她面前。

南提心下詫異,她沒想過傅如辰會跟上來。

傅如辰認真打量了會兒她的樣子,看着沒什麼大礙。

心中有了數,他問:「現在感覺還暈嗎?」

南提對剛剛的事不計較,沒覺得有什麼,見對方是關心她,由衷感謝:「不暈了,沒事的。」

他應該是為了朋友才來的吧?

「砸哪了?」傅如辰嗓音溫和,「我看看。」

南提眼珠子上瞟,她得仰視傅如辰:「你能看出什麼來?」

傅如辰挑眉,不接受南提的質疑:「我好歹是醫學生。」

「你學醫的啊?」

南提啞然,報到的時候,只知道自己走錯帳篷了,根本沒注意是哪個學院。

雖然人家還只是學生,但是給他看看應該更穩妥點,再加上,如果拒絕的話,會不會打擊他學醫的自信心?

南提便說:「那麻煩你幫我看看。」

「我手臟,」傅如辰將掌心微微攤開,隨意舉高,「你把頭髮撩一下,我看看有沒有破皮。」

南提撥開被球砸到的那處頭髮。

傅如辰掃看幾眼,和南提說:「沒破皮,也沒紅,衝擊力不大,要是後面有頭暈頭疼的情況,就去校醫室。」

南提記下:「好的。」

來的用意解決了,傅如辰往後退了兩步,靠到欄杆上,微風將他幾縷髮絲吹得亂跑,話語被夾雜其中:「一個人來操場?」

「和室友一起,她在跑步。」南提微微眯眼,享受傍晚的涼快。

傅如辰往下問:「你們要體測了?」

「對,」南提問,「大約什麼時候體測?」

「時間不一定,看學校安排,我這屆是九月初,上一屆是十月份。」

傅如辰是南提目前唯一認識的大二學生,比她有經驗。

南提虛心請教問題:「很嚴格嗎?」

「我回去找一下京大體測細則,再發給你。」

「好。」

過了一小會兒,傅如辰大抵覺得聊下去也是尬聊。

「我走了。」他從欄杆上下來,沒動。

和傅如辰的三面之緣,讓南提忍不住問:「還沒問你名字。」

她現在對傅如辰臉熟了,又有對方好友,問個名字應該不唐突。

夏季的晚風最能醉人心。

「傅如辰。」他輕聲說。

夕陽之下,橙黃色的光映照在他身後,如顏料潑灑在白布上,把世間最美光景收盡其中。

晚上,南提躺在床上刷短視頻,想起傅如辰告訴她名字讀音,沒具體說哪三個字。

她點開兩人聊天頁面。

唯一的聊天記錄就是未收款的轉賬。

南提敲打屏幕:【你名字怎麼寫?我備註下。】

聊天框最上端顯示,正在輸入中......

等上方提示消失,傅如辰消息發過來:【傅如辰。】

南提在心裏默念了一遍傅如辰的名字。

傅如辰,美好如星辰。

應該......是這個寓意?

她第一反應是如此。

沒多想,南提將那三個字複製,粘貼到備註上。

弄完後,她把自己名字告訴傅如辰:【南提。】

傅如辰:【我知道。】

南提:【啊?】

她不記得和傅如辰說過。

傅如辰:【你填信息的時候看到了。】

南提:【哦。】

他一早就知道她的名字,所以沒問過。

傅如辰:【我一般當發一個哦的,是不高興。】

南提立馬改口:【哦哦。】

隔了兩分鐘,傅如辰回了個表情:【強.jpg】

南提:「......」

又過了兩周,京得即將步入秋季,秋天秋老虎,中午高溫暴晒。

大二臨床醫學專業四班,一群人互相推搡着往教學樓外走。

出了教學樓,大家分散開。

傅如辰和同宿舍的兩個室友一起。

程傑提議:「出去吃?」

丁澤強直接一票否決:「不去,懶得走。」

程傑便跟着大部隊走,想到什麼,他問兩個室友:「蔣輝煌怎麼沒下課就走了?」

「接對象放學去了。」丁澤強不以為意。

程傑佩服:「大學談的第三個對象了吧?他這次和誰?」他碰了碰傅如辰的胳膊,傅如辰是院里學生會的外聯部部長,消息比他們這種毫無屬性的人靈通很多。

傅如辰耷拉眼皮,慢悠悠地開口:「不知道。」

「還有你不知道的事?」程傑不信,覺得傅如辰敷衍他。

見狀,傅如辰有模有樣地沉思了下:「護理的吧,有聽王侃講過。」

程傑更加佩服:「護理妹子多。」

丁澤強冷哼:「他也不敢再從我們專業找對象,前兩個都是我們專業,互相臉熟,分手尷尬。」圈子就這麼小,同院的,認識來認識去,多少都聽說過。

程傑咂舌:「真牛,一學期換一個。」

林蔭小道的水泥路被太陽暴晒得發燙。

連帶着踩在上面,鞋底也滾燙。

丁澤強去看一直默不作聲的那個人:「傅如辰,你怎麼不說話?」

他對傅如辰「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不滿,傅如辰從頭到尾不說話,顯得他和程傑像八婆。

傅如辰吐出一個字:「熱。」

他們的前面人頭攢動,女生打了五顏六色的傘,小情侶的話,男生也能在傘下。

丁澤強說:「羨慕有傘的。」

他的目光太明顯,程傑不屑道:「大男人打什麼傘?娘們唧唧。」

「那是你單身,你看有女朋友的,還能蹭個傘。」丁澤強翻了個白眼,心想活該你單身,情場高手如蔣輝煌,還沒下課就拿着傘接小女友去了。

聞言,傅如辰不自覺將視線移到前方的情侶們身上。

男生舉着傘,側臉對着女生有說有笑,女生時不時地回應幾句。

這場景,用蜜裡調油形容不為過。

他莫名就想到那日經管樓下,南提撐傘離去的背影,個子不太高,很瘦。

傅如辰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此生唯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