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第一逍遙王
大明第一逍遙王 連載中

大明第一逍遙王

來源:google 作者:海聽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梓

朱梓原本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在一覺醒來後就穿越到了大明,成為了朱元璋的兒子朱梓展開

《大明第一逍遙王》章節試讀:

回到府邸朱梓還是心中不安。
前身做出的事情不要說皇帝了,任何一個父親都不能容忍,一旦朱元璋調查到,他就死定了。
「難怪歷史上,潭王朱梓會是朱元璋兒子中唯一一個,朱元璋在位時,非意外死亡的皇子,還是自焚那麼慘的死法。」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找個靠山,保住小命!」
朱梓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不停頭腦風暴救命稻草。
朱標!
這是朱梓想到的第一根救命稻草。
朱標是個好太子,更是好大哥,對於這些弟弟非常關愛,不管是誰犯錯了,他都會幫忙向老朱求情。
朱梓因為身材和朱標類似,和朱標關係最好,他以前闖的禍都是朱標幫忙圓過去的,也是因此,前身才膽大包天地睡到朱元璋的妃子床上!
他有百分百把握朱標會為他求情,但是效果怎麼樣就不好說了。
或許他能保住小命,但不死也要脫層皮。
「嗯,朱標是朱元璋的心頭寶,如果我能治好朱標的背癰,是不是可以在老朱面前加分啊!」
「背癰~背癰~」說道背癰,朱梓感覺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
就在這時,他外室的燭火亮了起來,一個窈窕的身影舉着燈,輕巧而快速地小跑進來。
「殿下,您也犯背癰了嗎?
要不要奴婢現在去叫太醫?」
「不用,我沒事。」
對於侍女小梅的關心,朱梓心煩地擺擺手,表示自己沒事。
「殿下,背癰可不能掉以輕心啊,奴婢聽說魏國公大人因為背癰似乎大限將至。」
侍女小梅還是不放心,一邊點燃朱梓房間內的燭台,一邊顫抖着說道。
「嗯~魏國公?
魏國公徐達?」
聽到魏國公,朱梓立即想到了自己想要找的靠山了。
沒錯就是徐達!
腦海中回憶關於徐達的生平,以及徐達的死因。
徐達是誰?
朱元璋倚之為「萬里長城」,後世公認他為明朝開國第一功臣,位列開國「六王」之首。
元朝末年,徐達參加了朱元璋領導的起義軍,為淮西二十四將之一。
元至正二十三年,在鄱陽湖之戰中大敗陳友諒,次年,被任命為左相國。
元至正二十五年,麾師攻取淮東,並於兩年後攻克平江,滅張士誠,旋即出任征虜大將軍,與副將常遇春一同揮師北伐。
洪武元年攻入大都,推翻元朝的統治。
此後連年出兵,打擊元廷殘餘勢力,長期留守北平,訓練士卒,推行屯田,修浚城防,鞏固邊防。
累官至太傅、中書右丞相、參軍國事兼太子少傅,封魏國公。
據說朱元璋擔心徐達功高蓋主,在他背癰發作的時候,賜了他會發的食物:燒鵝;而徐達知道朱元璋容不下他,本來能治好的病也不治了,慷慨地吃下了燒鵝,果然就死了。
似乎徐達死地很冤,朱元璋很小人。
但是整理腦海中不完整的前身記憶,朱梓可以確定,老朱絕對不會殺徐達。
老朱也不是嫉賢妒能的皇帝,反而是極其重感情的人!
「小梅!
拿紙筆來!」
「是~」此時他所處的是時間是洪武十八年,也就是1385年,時間是二月初七。
而歷史上徐達是二月二十七逝世,還有二十天。
如果他能救回徐達,將會在老朱面前大大加分,保住小命肯定不是問題,到時候順勢再把朱標的背癰治好,那就是雙重保障了!
……魏國公府前的康寧街前車水馬龍,比皇宮前的朱雀大街還熱鬧,身穿朱紅常服的朱梓,甚至幾次被行人擠到路邊。
哪怕只是早上八九點鐘,就有很多人來拜訪徐達。
來到國公府門前,卻是大門緊閉,那些想要拜訪的人全部被家丁勸返。
不過,送禮和拜訪的人還是會留下拜帖和禮單,才卑微地告辭。
「求生欲滿滿啊。」
見到這一幕,朱梓可以確定,朱元璋給徐達燒鵝的故事,就是有人故意抹黑朱元璋編造的。
先不說徐達對朱元璋的忠心,就是他這求生欲,老朱對他必定也是非常放心的。
「這位公子請回,我家老爺重病在身,不見客。」
見到朱梓擠到魏國公府前,立即有門房下來趕人。
門房說得客氣,但是眼睛看都沒看朱梓,而是看向他身後,見朱梓身後沒有馬車和轎子跟隨,眼中毫不掩飾的就是一陣鄙夷。
「大明八皇子、潭王朱梓,奉陛下之命,前來看望魏國公,徐達徐將軍!
還請通報。」
「嘶~」聽到朱梓大聲說出自己的身份,還挑明了是奉皇帝朱元璋的命令,朱梓身後擠着的一群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下意識地退了兩步!
徐達重病,被從漠北招回來,是朱元璋下的命令。
但是朝野都在傳說朱元璋是擔心徐達功高震主,準備殺了徐達。
擺出來的證據就是病死青田的劉伯溫,和被滿門抄斬的胡惟庸!
因此,到現在朱元璋都還沒有親自來看過徐達,只是派了太醫、御醫常駐徐達家。
現在朱梓說奉了朱元璋的命令,這裏面是不是要出大事?
很多原本想要靠着徐家再進一步的人,都悄悄撤後了。
這一幕,朱梓看在眼中,也是默默為朱元璋和徐達不值和不忿。
形成現在這一幕,後面必定有文官集團在搞鬼。
他們有意的敗壞着老朱的民心,和形象。
他突然有點理解,老朱為什麼會將胡惟庸案擴大化了,有些人是真的找死,也是該殺!
或許徐達本來還有救的,就是在這樣的眾口鑠金之下,被自己嚇死的!
「潭王稍等,小的這就進去稟報。」
門房不敢怠慢,趕緊躬身施禮,然後飛奔進入魏國公內彙報。
他之前拒絕過太子的探視,還拒絕了徐達的女婿、大明四皇子燕王朱棣的探病,但是朱梓提到了「陛下」,他可不敢拒絕了。
很快,魏國公府中門半開,一個雄壯英武的青年龍行虎步地從中門走出。
「臣,左軍都督府千戶徐輝祖,恭迎潭王殿下。」
沒等朱梓說話,來人拱手行禮,而且還用軍職自我介紹,避嫌的態度擺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朱梓嘴角差點沒抽起來,這徐家,求生欲也是太滿了吧?
不過,他趕緊上前一步攙起徐輝祖,笑着說道:「哈哈~徐大哥客氣了,小弟這次是來看望徐叔父的,咱們只論家禮,不論官職。
不然小弟無官無職的,豈不是還要參見千戶大人了。」
「殿下~言重了,我可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殿下請~」徐輝祖眼睛一眯,也笑着順勢起身,拉着朱梓就往魏國公府內走去。
 

《大明第一逍遙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