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盜筆:朱雀紋身的少女
盜筆:朱雀紋身的少女 連載中

盜筆:朱雀紋身的少女

來源:google 作者:鶴骨龍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鶴陌 鶴骨龍筋

「團寵➕女強➕盜墓➕多感情線➕神器➕半爽文➕四靈血脈➕收集力量」「鶴…陌,…你是朱雀的………你要……保護………隕玉…長生秘密……在青銅門…」鶴陌是來自現代的一位僱傭兵,意外穿越到盜墓筆記的世界穩妥的跟着原著走,但也處處留意着角色們還拿到青銅神樹的樹枝來物化各種東西自己的血竟然和小哥一樣有特殊屬性悄悄揭穿那些騙局,讓鐵三角少走些歪路,也方便自己行事跟着小哥回家,沒想到小哥和黑瞎瞎同居?!隔三差五小花還來串門!?沒事兒還得接點雜活兒,但是為什麼都跟過來?!四靈的力量好用是好用,就是太費血了…展開

《盜筆:朱雀紋身的少女》章節試讀:

「不是他們」小哥先發話了

吳邪他們想到是 阿寧!

這時劇烈震動,水土湧入,水沖了進來

「奶奶個腿的,這娘們兒真能裝」讓胖子唾棄,這回胖子真的生氣了

「看得出來也是個**湖了」鶴陌趁着還能喘口氣感嘆道

一根粗大的柱子撐不住水的壓力,咔嚓

海水奔流而入,很快眾人飄了起來,胖子期間還想順個夜明珠

這一趟可不能白來啊~

鶴陌準備往上游的時候,兜里的珠子突然被水壓沖了出來,衝到鶴陌的臉前,鶴陌根本來不及去用手撈,只能抓住機會鶴陌把珠子暫時放進嘴裏。

一陣眩暈過後,鶴陌被海水卷的胃生疼,而且慢慢失去我意識下,吞下了珠子。

…………

眾人都換好衣服在甲板上處理傷口。

阿寧身體虛弱,安置在客間休息,期間鶴陌跟阿寧要了件備用衣服。

鶴陌原來那件衣服被海猴子弄的破破爛爛的,不能再穿了。

脫衣服的時候兜里突然有東西掉出來,奇怪,之前怎麼沒發現有這個東西…

哼着小曲兒去甲板上,把剛才的一切拋之腦後,但是接下來的事又不得不應對。

她走到吳邪身邊「我想我應該跟你們談談,一直對我這麼警惕,讓我挺難受。」

「…」三人看着鶴陌,這一看就怕你鶴陌很心寒,明明對他們那麼熟悉那麼…

「我是誰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清楚你們」鶴陌也真的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吳邪,你是吳老狗的孫子,你爸爸是吳一窮,你二叔吳二白……」鶴陌快把他家族譜掀了。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鶴陌的話使吳邪更加警惕了。

「我說我是你媽你信嗎?」鶴陌看這招沒辦法,揉着太陽穴,這吳邪怎麼不好忽悠呢…「逗你的逗你的…」

轉頭指着小哥「你!」鶴陌拉了個長音。

「張起靈…」當鶴陌還沒說完,小哥就危險的看着她,鶴陌突然意識到,自己如果再多說些什麼,可能會更被當成壞人。

鶴陌扶額,算了算了我不說行了吧…

「哎…確實不容易被信任,我連自己都不知道是誰…」鶴陌這回是發自肺腑的,因為她現在即使和主角團在一起,自己也沒有擁有他們的信任……

她悲寂的看着海面,失了神。

張起靈看到她落魄的樣子,像是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不由得有種同情。

鶴陌突然想起來有個東西或許能增加信任度,跑去船艙。

「這個!」鶴陌出來後一把把手裡的東西塞到了吳邪手裡。

「蛇眉銅魚?!」吳邪一臉震驚的看着眼前這個不太聰明的孩子「你怎麼會有這個?」

「我也不知道,我剛才換衣服的時候從我衣服里掉出來的」鶴陌如實回答,但願這個小東西能讓吳邪信任自己。

「……」吳邪沉默了,他感覺到這個女孩是真的沒有惡意,她貌似只是個失憶的可憐人。

「不信就不信吧,你肯定還在懷疑這東西的真假吧,我其實也不知道。既然得不到你們的信任,我也沒必要繼續糾纏你們了。」鶴陌轉頭就走,她的背影有種和小哥一樣的孤獨。

小哥感覺着她與自己有些相似,而且目前來看她沒有什麼惡意,就暫時卸下了警惕。

「抱歉,既然你都把蛇眉銅魚給我了,我也沒有理由再去懷疑你的身份」吳邪自己有些過了。

「那哥幾個一會吃點啥,墓里這麼一趟下來快累死了」鶴陌立刻轉頭搓手,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吳邪覺得這孩子真的有些不太聰明。指了指旁邊的漁網「壓縮餅乾或者速食都吃完了,只能下網了」

鶴陌打量着這大網子,看樣子不好搞。

小哥把漁網用繩子綁在船上,防止魚把網子扯掉,剛準備下網就感覺到身邊目光灼灼。

鶴陌用毫不掩飾的目光期待着小哥能讓自己試試。

猶豫了片刻。

還是把網子塞給了這個好奇寶寶。

哇塞塞,這東西是不是能撈到一堆魚(✪⥎✪)

小哥看她拿漁網的樣子,有些擔憂自己的晚飯。

於是手動幫她調整了姿勢。

網子撒出去的一刻,沒想到鶴陌用力過猛,把自己給甩出去了。

就在要掉進海里的時候,身後有人迅速的摟過她的腰。

沒想到這網子還挺沉。

………………………

防止到手的鴨子飛了,小哥趁鶴陌不在,趕緊收了網。

收穫頗為豐厚。

鶴陌聽到魚在甲板上撲騰的聲音,好奇的走過去。

沒有體驗過收網,讓鶴陌有點失落。

小哥避開她灼灼的視線,拿起魚就往廚房走。

鶴陌挑了一隻最大的黃花魚,也去廚房了。

黃昏下,眾人卸去一身疲憊,吃着海鮮大餐。

小哥替胖子去開船了,鶴陌趁大家閑聊,手裡拿着一盤黃花魚片,悄咪咪的溜到小哥身邊。

夾起一片偷摸溜的往小哥嘴邊靠近。

小哥張嘴準備接住。

鶴陌讓他體會到社會的險惡。

馬上進嘴的魚片往前瞬移了。

此時某人臉都黑了。

鶴陌不斷的來回移動着生魚片。

「哎~哎嘿~吃不着~」

小哥忍無可忍,閉上了嘴,任憑她折騰。

鶴陌也玩夠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見小哥還不張嘴,她直接把生魚片糊他嘴上。

你還別說,欺負悶油瓶還挺有趣兒。

這時手臂被突然握住,還沒來得及抽回,小哥就把黃花魚片吃了。

哇,你這個人。

…………………………

初生的太陽無私的灑下傾人的光明。

鶴陌醒來發現身上蓋着毛毯。

但是這個質感,怎麼越看越像地毯…

這麼有損智力的行為,大概率是張起靈干出來的(ᇂ_ᇂ|||)

10分鐘前…

張起靈看着船快到地方了,就到船艙準備收拾東西,看到鶴陌的毯子掉地上了,好心的給她又蓋上了。

鶴陌已經想像到這個傻孩子會認為她會很感激他…

可謂有福同享,這毛毯子接力到吳邪身上了。

別客氣(„ಡωಡ„)

鶴陌閑的也沒事,去甲板上望風,看到小哥一個人站在那裡,便走了過去。

在這麼溫暖的陽光下,悶油瓶顯得格格不入但也渴望着陽光。

「慶幸能和你享受這片刻的寧靜」鶴陌舒適的伸了個懶腰。

來之不易,卻感覺這寧靜也是虛無中的一角。

「接下來我能跟着你嗎」

小哥轉過頭不解的看着她。

「你懂的,我失憶了,我覺得跟着你比較安全,而且你給我一種熟悉感,使得讓我不得不跟着你」

「跟着我很危險」小哥像是在警告她

其實鶴陌也不想天天去墓里送死,只不過目前有太多謎團,跟着吳邪可能會被人盯上,不保險,胖子更不用說了

目前她已知的就是剛開始一直迴響在她耳邊的話

「鶴…陌,…你是朱雀的………你要……保護………隕玉…長生秘密……在青銅門…」

看來姑奶奶我的身份也不低,能牽扯到這裡,有點期待後續了。

「我的身份可能類似於你,我也要追尋那些記憶,或許你我能幫上忙」

小哥愣了一下,嘆出一口壓抑的氣,陽光撒在他身上,像是孤獨的神明落難於人間。

「其實我也很迷茫…」

船快靠岸了,小哥一言不發,轉身去掌舵了。

「就當你是默認了!」

…………………………

等胖子和吳邪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幾人合力把阿寧送到了醫院後,又在島上休整幾天,期間鶴陌簡單的點醒了吳邪那些墓里的謎團,但願能讓劇情順利發展快一點。

海口機場里,眾人各自道了個別,然後各奔東西。

鶴陌跟着張起靈一路奔往他家。

「你家竟然還有個小院子」鶴陌趴在圍牆上從縫隙里看到裏面的情景。

突然縫隙另一頭被塞進了草。

嚇鶴陌隨口順出一句國粹。

這邊小哥已經把門打開了,正在拿行李,鶴陌趕緊跟了上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嚇自己一跳。

剛一進門,身邊就多出一個黑影。

「嗨~」

鶴陌又毫無防備的被嚇一跳。

「我丟?黑瞎子?!」

可見那人嬉皮笑臉,在聽到鶴陌說話後便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她。

「認識我啊美女~?」

鶴陌拍了拍胸口,試圖平復一下被嚇兩次的心情。

「道上聽過,沒想到今天見到本人了」

黑瞎子又笑了笑,靠在門上的修長身影一偏「進來坐坐?」

《盜筆:朱雀紋身的少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