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微弱的光如同燃燒的焰火,兀地出現在黑暗中,一束、兩束、三束……

又是相同的幻覺,洛綻曾無數次踏足這片漆黑的星空,有時他真的分不清這是夢境還是現實。

【要素已收集】

清冷的女聲在頭頂回蕩。

洛綻抬頭,星星點點的亮光遍布原本晦澀黯淡的天空,簡直是神明精心妝點的幕布,大幕拉開,洛綻見到了漫天星辰。

等等,星星?

滿天星光,好似富麗堂皇的宮殿上方綴滿的水晶大燈,又好像黑夜中高舉的火炬,舉火的人們凝望着他,手中的焰火愈加耀眼。

洛綻終於看清,那哪是什麼星辰,哪是什麼火炬?

那分明是,一把把鋒芒畢露的兇器,是鱗次櫛比,寒光閃閃的刀劍叢林!

高懸於天穹,鋒刃林立,尖端朝下,彷彿隨時會墜落。

緊接着,整片刀劍星空化為道道流光,一塊透明的面板在洛綻眼底浮現。

【姓名:洛綻】

【年齡:17】

【性別:男】

【種族:人類】

【力量:11】

【敏捷:10】

【智力:7】

【魅力:8】

【幸運:7】

(普通成年人類各項標準屬性均為5)

【能力】

【基礎劍技(lv3):熟練掌握包括抽、帶、提、格、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十三式基本劍式。】

【刀劍雙絕(lv1):你可以快速掌握任何具有刀或劍概念的武器。】

【戰鬥本能(lv1):天生的戰士,戰鬥時能夠迅速適應節奏,並掌握主動權。】

【刀劍:0】

【要素:1】

【評價:用「人類」這樣的稱謂來形容你未免有些牽強,但是距離真正的地表最強生物,你還差了2.5個范馬星人。】

這是什麼?系統嗎?

洛綻熟讀各類網文經典,腦袋裡立刻蹦出一個想法。

他意念一動,嘗試點開面板中刀劍的一欄,沒什麼反應。

於是他又點擊了一遍要素欄。

【要素1:橫道(該要素出自目標,李肆番)】

沒看懂,這系統什麼謎語人?

小精靈呢?老爺爺呢?系統商店呢?別以為躲起來爺就不知道,剛剛明明有個女聲來着!

洛綻各種呼喚,可系統就好像那個不管你如何追求都愛答不理的高冷女神。

她高高在上,用鼻孔俯視你。

我恨你像塊木頭!

換作別人可能會假裝無事發生繼續當舔狗,但洛大爺可不慣着。

什麼辣雞玩意兒,能不能幹,不能幹就給爺爬!

「怎麼了?」霍長豐注意到洛綻的神色變化。

他一直在關注少年的一舉一動,徘徊者超凡的視野將一切盡收眼底,不會錯漏任何細節。

誤入同化區?不,現在用誤入這個詞或許還有待商榷。

「沒事。」洛綻若無其事地將檢測器交還給李肆番。

「沒事就好。」霍長豐點頭,「這裡太危險了,接下來,肆番會保護你優先離開同化區,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不要着急,等我們處理完……明天,明天我會親自去找你,有些事確實需要確認清楚。」

「離開?」洛綻挑眉。

他本來想開口拒絕,但仔細想想,還是點頭。

「好,麻煩你們了。」

乖巧禮貌得讓霍長豐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人了。

從見到少年的第一眼起,霍長豐就深刻的意識到,對方和年輕時的自己何其相像。

對未知的渴求,對於神秘的嚮往,對平凡的厭惡……

少年站在那兒,背脊消瘦卻挺拔,眼底鋒芒盡斂,顯得人畜無害。

宛如一柄藏在鞘中,蓄勢待發的絕世神劍。

李肆番觸摸耳機,「依依,幫我規劃一份出同化區的路線。」

洛綻擺擺手,「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我對這一帶還挺熟悉的。」

「你最好讓肆番跟着,」真言提醒道:「同化區內,周圍的地理方位有時候會發生巨大變化,而且接下來你很有可能碰上其他怪談。」

「走直線不就好了?」洛綻笑着說:「我又不傻,真遇到怪物我會躲開的,你們趕快去拯救世界吧,我就不拖後腿了。」

「哼哼!非常狂妄嘛,少年。」真言抱着貧瘠的胸懷,那句「拯救世界」聽得她心花怒放,頓時對洛綻的感官好了不少。

她繼續諄諄教導,「年輕人不要太年輕,同化區沒你想得那麼簡單,等到侵蝕度提升,高級的怪談可是非常可怕的……」

年輕人不年輕還叫年輕人嗎?洛綻很想吐槽。

霍長豐沉默良久,緩緩開口,「行,這裡距離同化區的邊界不遠,小心點兒,害怕的話就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們會儘快解決。」

說完,他又不禁覺得好笑,看洛綻眼裡的興奮勁兒,怎麼也不像是會害怕的樣子。

望着少年逐漸遠去的背影,真言秀眉緊蹙。

「隊長,我們就這麼放他一個人走了?」

真言感到不可置信。

以隊長的性格,應該直接把洛綻打暈,然後讓肆番扛走才對,隊長今天吃錯藥了?

「放心,不會有事的。」霍長豐捏着下巴沉吟道:「他應該……比絕大多數怪談都能打。」

「啊?」

李肆番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隊長,那孩子……」

「是你想得那樣。」

「怪不得。」李肆番恍然大悟。

怪不得他的侵蝕度這麼低。

「喂喂!」真言鼓着臉頰氣呼呼地說:「你們在說什麼啊,能不能不要只說一半,很討厭噠!」

「總之現在不是談話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儘快找到同化區的核心進行鎮壓,避免侵蝕度過高所引發的連鎖反應。」

「啊!你們倒是聽我說話啊!」

真言氣得直跺腳。

……

另一邊,洛綻沒有按照霍長豐的指示離開同化區,而是換了一條路回家。

他家所在的小區,剛好位於這4700米內。

洛綻正在仔細研究三無系統,還是老樣子,沒有加點,沒有商店,沒有引導,真就單純只是一個面板而已。

連特么星空都沒了!

怎麼?占內存是吧?cpu過載是吧?淦!

洛綻罵罵咧咧。

另外,關於自己的屬性數值也讓洛綻有些意外。

力量和敏捷很好理解,結合了攻擊、移速、神經反射速度、體質等各種屬性,玩過遊戲的都知道。

智力對應精神,影響施法和招式的運轉,同時在抵抗一些非物理系的技能時會有加成。

魅力和幸運洛綻不太在意,可有可無。

按照面板的評估,他的力量和速度超越常人兩倍左右,但實際上,他的戰鬥力可遠不是兩個普通成年人可以匹敵的。

不要懷疑,洛綻不是外星人。

因為害怕校園暴力,所以鍛煉身體為的是不受欺負,這很河狸吧?

「看來這個數值大概不是平均相加這麼簡單,而是呈倍數疊加,或是有別的計算方式。」洛綻猜測。

「不管了,先回家取件趁手的兵器再說。」

他加快腳步。

霍長豐沒看錯人,洛綻確實沒有乖乖聽話就此離去。

作為一個足夠膽大且不安於現狀的人,他已經厭倦了如今這樣被束縛的生活。

就像無數個平靜無風的午後,牛頓坐在蘋果樹下,日復一日地重複着機械的思考。

直到某天,命運女神垂青似的拂過一縷邂逅的微風,投下那顆恰如金子般的果實砸中腦袋。

於是靈光乍現。

沒錯,正是如此!

好不容易見識到世界的真實,你怎能不欣喜若狂,又怎能抑制住那探究寶貴真相的好奇,選擇草草放棄?

無論它是不是萬有引力。

至少洛綻做不到。

不遠處的路燈一閃一滅,燈光下,細小的飛蟲如灰塵飛舞。

一道白色的倩影站在路燈下。

她的出現十分詭異,整個形體猶如霧氣稠白的霧氣構成誕生,在昏黃的路燈中浮現。

那是個風姿綽約的女人,豐臀細腰,一身潔白的包臀長裙將身材凸顯得婀娜多姿,漆黑秀麗的披肩長發上頂着一頂碎花洋帽,優雅迷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女人臉上戴着一副口罩,只露出狹長柔媚的丹鳳眼。

可以想像,口罩下的面孔該是何等驚艷的美貌。

只見燈光閃爍一次,女人的身影消失,等到路燈下一次亮起,她又再度出現。

每次出現,都離洛綻更近一點。

「看來有活了。」

洛綻咧開嘴。

終於,女人來到洛綻身前,一陣陰風從洛綻耳側吹過。

「我美嗎?」

女人說。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