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攤牌了,我是李世民
大唐:攤牌了,我是李世民 連載中

大唐:攤牌了,我是李世民

來源:google 作者:騙人的鬼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侯鵬 軍事歷史 李世民

一覺醒來,侯鵬發現自己穿越到了大唐,經營着家裡傳下來的酒樓,生活貧苦,一日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從此開啟了不一樣的生活「老李,又來了?真照顧兄弟生意,還帶了這麼多人來,仗義!」跟在李世民身後的一眾大臣,看着跟大唐皇帝陛下勾肩搭背的侯鵬,默默的擦了擦頭上的汗,紛紛豎起了大拇哥,果然還是你侯大少猛啊!希望你以後不會被嚇尿褲子!!展開

《大唐:攤牌了,我是李世民》章節試讀:

作為長安城裡最大的兩大坊市,東西二市可以說是各司其職。

東西二市同樣有着不少酒樓,不過西市酒樓更多的偏向於青樓,以酒為主,東市的酒樓就比較正常。

而且東西二市販賣的商品也有不同。

東市主要以糧油百貨,生活日用為主,而西市多以奇珍異寶,胭脂首飾,各地特產為主。

侯鵬就這麼帶着王大牛在東市轉啊轉啊,功夫不負有心人,總算讓侯鵬在一家偏僻的小店裡找到煤炭。

原本侯鵬還以為收有煤炭的,會是一家大商戶,不過從這店的陳設裝潢以及所賣的物品來看,說它快倒閉了都不為過。

許是難得有人來,掌柜的見到穿着如此好的侯鵬,立刻上前:

「這位客官,您想要點什麼?」

侯鵬指着擺在角落裡的煤炭,說道:

「那玩意兒,你這還有嗎?」

順着侯鵬所指的方向望去,掌柜的眉頭先是一皺,隨即說道:

「這位客官,這東西叫石涅,是那些連柴火都燒不起的窮苦人家用來取暖用的,說來也怪我蠢,當初不知道這玩意燒起來有毒,從一開始進下貨來到現在,我手裡倒是還有不少。」

侯鵬聽完,點了點頭,這掌柜的還算不錯,自己假裝不認識這煤炭,就是想看看掌柜的會不會以此來坑騙自己。

見掌柜的如此實誠,侯鵬心裏便打起了主意:

「誒,掌柜的怎麼稱呼啊?」

見到侯鵬這麼說,掌柜的心想這單生意怕是又要黃了。

不過買賣不成仁義在,人家問話,自己回答便是:

「小人姓黃,叫黃百萬。」

一聽這名,侯鵬心裏忍不住吐槽,就您這店,還百萬?現在怕是一萬錢都夠嗆。

心裏這麼想,嘴裏可不能這麼說:

「掌柜的,您這店都成這樣了,剛才怎麼不以次充好,將那石涅賣給我呢?畢竟我也不知道不是!」

黃百萬連連擺手:

「這怎麼能行呢,做人做事以信為本,這坑人的事兒,我不幹!」

侯鵬止不住的點頭,越發的對這黃百萬滿意,再次開口說道:

「掌柜的,您這店都這樣了,不如盤給我怎麼樣?價錢什麼的,好商量。」

黃百萬想了想,搖了搖頭:

「這位公子,您的好意黃某心領了,小店雖然破舊了些,每日能夠賺取的也不多,不過好歹是個營生,可若是盤給了您,這營生就斷了,您就算給黃某再多的錢,也是坐吃山空,涸澤而漁。」

黃百萬的這番話,讓侯鵬不怒反喜。

這黃百萬不簡單啊!

殺雞取卵的故事為世人所恥笑,可是又有多少人這麼做而不自知呢?

黃百萬不過區區一個商賈,能有此眼光,當真不易。

再加上他為人誠信,這樣的人一兩次的失敗說明不了什麼,只要他能堅持下來,日後必能富甲一方。

老黃啊老黃,你說你表現的這麼完美幹嘛?這我要是把你放跑了,那顯得我多無能?

侯鵬繼續說道:

「那這樣吧,你將這店盤給我,然後我再請你來給我當掌柜的,除了賣店的錢,一月再給你一貫的例錢,以後生意大了,還有的往上漲,如何?」

這樣的條件,那可以說是十分的豐厚了,黃百萬自然心動了,可是他也有他的顧慮。

「公子,您也瞧見了,黃某似乎並沒有做生意的本事,您又何必如此抬愛呢?」

「不不不,恰恰相反,我覺得你的本事很大,只是缺少一個契機而已,而且我看中的,也是你這個人!」

侯鵬的話,讓黃百萬十分感動,平日里,哪怕他的媳婦兒都說他是個沒本事的,現在突然有人說看中他的本事,這種知遇的感覺,是很能打動人心的。

黃百萬當即拜倒:

「多謝公子知遇之恩,黃某無以為報,黃某願意成為公子門下奴僕,這間店鋪權當感謝公子,便贈予公子你了!」

侯鵬連忙扶起黃百萬:

「黃掌柜的這說的哪裡的話,這樣吧,這店鋪權當黃掌柜的入股,每月除了例錢外,再給你半成分紅,至於奴僕什麼的,咱權當合作關係,如何?」

對於分紅,黃百萬自然是感恩戴德,不過他一定堅持將自己轉為奴籍。

畢竟現如今,所有大戶人家名下的產業,都是交給下人去打理的。

沒辦法,侯鵬拗不過,只能吩咐王大牛將煤炭拉回家,自己跟着黃百萬去長安縣衙里簽了奴契,順便將這家店鋪過戶。

一切辦完後,侯鵬又拿出一貫錢交給黃百萬,說是這個月的例錢,讓他回去安排事宜,這鋪子自己還得做些改動,等一切落定,自己會去找他的。。

這可又將他感動的一塌糊塗,畢竟自己還沒做事呢,就有例錢拿,主家這完全是救濟自己呢。

回到家中,便看見王家二兄弟正和將男子相談甚歡。

一見主家回來,四人立刻迎上前。

不等侯鵬問話,王二牛便說道:

「公子,這二位是郭家兄弟,跟我們哥倆是從小玩到大的,家裡祖上是御廚,現如今雖然沒落了,不過也會些廚藝,您覺得怎麼樣?」

對此侯鵬倒是無甚要求,只要會廚藝就行,於是便點頭將他們留下。

逛了一下午,也有些餓了,正好找的廚子也來了,直接帶着二人一頭扎進廚房。

一邊顛勺,一邊給他們倆講解,這二人真不愧是祖傳廚子,學起來也是挺快的。

到後來,侯鵬在一旁指導用料,兄弟倆已經可以自己上手了,雖然炒出來不如侯鵬親自炒的,不過也只是時間問題。

到了晚飯時候,一主五仆坐在一張桌子上,算是慶祝幾人成功入職,這回可沒人來打擾。

一開始幾人還有些拘謹,不過侯鵬很貼心的拿出幾壺酒,幾杯下肚,便也放開了起來。

一頓飯的功夫,幾人發現,自己的主家與其他人完全不一樣,平易近人,而且他們能從侯鵬這裡感受到尊重。

這種感覺讓他們打心底里感激侯鵬,甚至有些崇拜。

慶祝晚會順利結束,微醺的幾人睡的格外的安穩,嘴臉帶着微笑,似乎從夢裡看見了他們美好的未來。

《大唐:攤牌了,我是李世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