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
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 連載中

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魚媽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南平公主 陳少華

陳少華莫名其妙穿越到貞觀七年,與世家展開恩怨情仇,矛盾重重因李建成女兒被迫捲入武林紛爭,開啟了手槍對劍招,平定武林邪魔外道在外海找到一塊樂土,帶着老婆出海做一個快樂的國王,跟她們說起科學的世界展開

《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章節試讀:

賣鹽不行,還有什麼是他們沒有,可以賣高價的?

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一個發家致富的主意。

玻璃杯!

剛好儲物戒指里有一套十二個高腳杯。

待無月醒來後,收好吊索床,帶着她回到雲來客棧,讓她在這裡等着。

才剛出門,便遇見了長孫沖的到來。

長孫沖拉着陳少華走開十幾步,說道:「陳兄,你有什麼打算?」

「暫時還沒有,見步走步吧。」

「太子賞識你,要不跟我去見一見?」

「不了,我不適合他。」

「太子禮賢下士,你有功夫,不愁沒有出頭之日,總好過做販賣私鹽這等犯法的事,朝不保夕。」

陳少華看了他一眼,心道:太子看中我的功夫,那即是要做太子的走狗了。

遂即擺擺手說道:「不用勸我了,我喜歡自由。」

長孫沖定定地注視他良久,嘆息一聲:「那就可惜了,陳兄,你帶着無月坐牢也不是辦法,你初來長安,暫時無能力照顧她。

不如就讓她跟着我回去吧,讓她見見爺爺奶奶,而且府里又有無數丫鬟可以照顧她。」

陳少華思慮再三,覺得這辦法可行。

長孫沖見他沒接話,又說道:「我們定個兩年之約,待你闖出名堂來,到時若是她願意,你就接她回來住,我絕不攔着,如何?」

陳少華眼前一亮,這辦法似乎不錯,問道:「我可以相信你嗎?」

「可以。」長孫沖點點頭。

「好,你帶她走吧。」

「陳兄,還得要你來跟她說道說道,她才肯放心跟我走。」

陳少華嘆息一聲,帶着他上了客棧的房間,說道:「無月,你跟他回去,我以後再來接你好不好?

無月倔強的臉上,眼淚奪眶而出:「爸爸,你不要我了嗎?」

陳少華心中難受,也差點流下眼淚:「不會,你這麼乖,爸爸怎會不要你呢。」

「爸爸,我不想離開你。」

「無月乖,我答應你,一定會來接你的。」陳少華幫她抹掉眼淚。

無月低頭看着手指沒說話,過了好一會才說道:「好吧,我會乖的,但你記得一定要來接我啊。」

「好!」

目送着無月一步三回頭的前去,直至消失在眼前,陳少華忍不住滾下幾滴眼淚,難受得心裏像塞了一塊大石頭。

神念一動,取了兩隻高腳杯放進背包里,又在戒指里拿出一張3D面膜戴上,一個全新的陳少華出現在這世上。

在哪裡跌倒在哪裡爬起身,還是回到東市比較好,賣高腳杯不犯法吧?

東市,9點。

陳少華拿着兩隻高腳杯挨個商鋪去問,終於遇到一個出得起價錢的,一問,才知道他是吐蕃商人。

大鬍子商人看着那又細又高的杯腳,還有那圓潤如大屁股的杯身,兩眼放光。

「你這個杯子很漂亮,八百貫不是問題,如果你有五隻,我可以給你一千貫一隻,如何?」

他一眼就看中了這兩隻杯子,簡直稀世奇珍。

「在極西邊有個叫拜占庭帝國,這兩隻杯子就在那裡偷來的,當時有六隻,我不小心打爛了四隻,就只剩下這兩個寶貝了。」

為了待價而沽,陳少華決心說一個大話。

大鬍子頓時臉色神色變換了幾次,說道:「你是說,這兩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存在?」

「對。」

古人就是好騙,想不到他居然信了。

「好,好啊。」

大鬍子拿着兩隻杯子,摸着那滑滑的觸感,喜歡得不得了,「這兩隻杯子我要了,以後如果有什麼稀罕之物,都可以直接來找我,如何?」

「好,給錢吧,一半給金子,另一半給我送到曹渠邊的大樹底下。」

大鬍子很愉快地照做了。

看着面前80片黃燦燦的金葉子,還有兩籮筐共800貫開元通寶,陳少華覺得大事可成了。

將它收好後,下一步便是租房子。

這個時代最重要的是戶籍,有錢可使鬼推磨,花了一百貫找黃牛黨辦理了戶籍,才去找房子。

這時候的長安人口不多,只花了一個上午,便在長興坊找到了一個四畝多的宅院,租金是一個月二貫320文。

下午又去買了二十個年輕的僕人回來,花掉70片金葉子。又買了五輛馬車,花費10片金葉子。

特意挑了七個會認字的工匠,劉福、劉勇、陳貴、陳兵、陳東、李大成、李慶等。

覺得劉福的面相比較仁厚,思維清晰說話又利索,將一百貫錢交給劉福,讓他置辦些生活用品,尤其是要買大量的柴回來。

柴其實很便宜,兩文錢一百斤。

晚上陳少華就開始畫蒸餾酒設備,次日交給劉福拿去分給三個鐵匠鋪打造。

因為是用CAD軟件繪製,用打印機打印出來的圖紙,所以又花了半個小時跟他講解數字、直徑符號。

第三天後,那些設備才拿回來,中午安裝完成,開始將前一日買回來的一千壇酒開始試蒸餾。

將五十壇酒倒在大鍋中,蓋上蓋子,蒸氣通過蓋子上的管往上延伸,過了兩道彎管,再往下經過凝結室,凝結成水流出去。

後面加酒就不用揭蓋,可定時直接通過另一條管加進去便行了。

幾個下人也看不懂這些設備是做什麼的,只是負責燒火。

「老爺,82文錢一壇的醉八仙,就這樣煮掉,會不會太浪費了?」李慶說道。

「燒你的火,等着看結果就行。」陳少華瞪了他一眼。

不多一會,管子下面灌裝酒罈,開始有蒸留酒出來了。

室內已經聞到了濃郁的酒香。

陳少華舀了一勺試飲,一道火焰燒過喉嚨直達胃部,不由得伸舌頭喘氣。

至少有六十多度吧,縮短距離,加快凝結,再改進設備。

次日中午,重新安裝改進的設備後,再繼續試,這次口感好多了,判斷在五十至五十五度左右,不過味道還是不夠純正,有些許異味,不過在這個時代已是最好的酒了。

李慶也試喝了,一道火焰直燒喉嚨,不禁乍舌:「老爺,這是酒嗎?好霸道啊。」

陳少華微笑不語。

劉福也喝了一口,只覺一條火線燒過一樣:「老爺,這酒夠勁,全大唐獨一無二啊。」

「怎麼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陳少華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老爺,這酒有名字嗎?」

「就叫燒刀子吧。」陳少華想了一想,決定要起一個霸氣的名字。

計算了一下燒刀子和醉八仙的比例,出品率34%左右。

重新修改好圖紙後,交給讓劉福按修改後的圖紙再多打造四套回來安裝。

這個大宅院有四幢宅院,最後面這幢房子,六個房間全改成了釀酒重地。

五套蒸餾設備,開足馬力,一天540壇。

等到了第六天,裝上20壇酒,一桶水,十幾隻杯子,又去東市重操舊業,擺地攤。

豎起一個木牌:免費試飲。

有免費的自然是吸引人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終於有兩個人願意嘗試喝。

「啊!——」

路人甲猛喝了一小口,不及提防,被那道火焰燒得大叫一聲,回味了一陣,接着將剩下的仰頭喝掉。

巴嘖着嘴:「好霸道的酒啊!」

「即是怎麼樣?」手上拿着一杯酒還在猶豫的路人乙問道。

「你不喝?那給我喝吧。」路人甲直接動手要搶。

路人乙見狀,連忙喝了一口,連呼了兩口氣,一聲不吭,接着將剩下的一口仰頭一倒,連呼三口氣:「爽啊,勁啊,妙啊。」

「公子,我還能再喝一杯嗎?」路人乙此時酒意上頭,忍不住還想再喝。

「說好一人喝一杯就要算數,如果其他人不喝,你們就可以多喝一杯。」陳少華搖搖頭。

那些人聽完,連忙搶着要喝。

不多一會,三十多名吃瓜群眾,也都喝了,這酒勁力足,直接上頭,有些酒量淺的已經醉得腳步虛浮了。

一波人走了,又來了兩波,離開之時個個都說好酒。

聽着那麼多人連說好酒,附近的商人終於忍不住,紛紛過來打探消息。

「公子,也給我試喝半杯。」

有個商人勇敢地伸手拿起放在矮桌上的酒杯,仰頭喝了一半,啊一聲,巴嘖幾下,又舔嘴唇,一番做作後,喝完剩下的一半。

全身一陣燥熱:「好酒!夠勁、夠霸氣。」

其他商人連喝都懶得喝了,直接問:「這酒能不能賣?」

「六貫一壇!」陳少華也沒跟他繞彎路,開門見山。

「這麼貴?」

那商人臉上儘是驚訝之色,吐出了舌頭,都忘了縮回去。

「醉八仙作為貢酒才82文一壇,你賣六貫,不如去搶。」人群中飄起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對啊,一壇酒才兩斤,你賣三貫錢一斤,搶錢都沒這麼快。」

陳少華只是看着他們微笑不語。

「公子,我全要了。」最右邊的一名商人說道,他擠到邊上一直進不來

「爽快,我就跟你做了,你是哪裡人氏?」

「公子,我叫蘇賢慶,是揚州人氏。」那人拱手行禮,很客氣地說道。

「公子,我也要買酒。」其他商人也跟着說要。

陳少華隨便一指:「你呢,是哪裡人氏?」

「公子,我叫田志興,是登州人。」那人也行了一禮。

「好,那就你們兩位了,請跟我來。」

陳少華將剩下的十一壇酒放在地上,收拾好摺疊桌,放上車,讓劉福獨自駕車回家。

「公子,來我店裡談吧。」蘇賢慶很乾脆地說道,然後在前面帶路。

蘇賢慶的店很大,是賣茶的,應該說是那種泡茶湯的茶。

三人客套了一番之後,開始商量如何合作。

「蘇掌柜負責南方市場,田掌柜負責北方市場,至於關中,暫時你們也可以賣,待我找到合作夥伴後,再由新夥伴負責。如何?」

蘇賢超、田志興連連點頭說沒問題,於是就讓蘇賢超的師爺起草了三份三方契約,三人簽下名字,按了手印,各自收好一份。

契約中列明了各種條款,乙方和丙方均是甲方代理商,燒刀子按五貫一壇的價格供貨,每次提貨三千壇,並預支下次一半貨款。

先讓蘇賢慶先去裝第一批,六天後田志興再來提供。

將剩下十壇酒給他們兩人分了,陳少華忙着回去吩咐劉福再去打造五套設備回來,將另一幢屋子改造成釀酒坊。

有了十套設備日夜開工,一天就能有1080壇。

醉八仙是長孫無忌家的,一壇82文,花雕是王家出品一壇86文,李家出品的陳釀76文,崔家的則是75文。

幾日之間,醉八仙、花雕銷量大增,被人一買就是兩千壇,成為整個長安城生意場上的佳話。

弄得長孫家、王家還提價一文錢,這事引得李世民、程咬金、尉遲敬德、秦瓊、李靖等酒鬼拍案大罵。

身處暴風眼中的陳少華自然不知道,此刻他正安裝好另外五套設備,並開始試製。

《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