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月夜風寒,一輪詭異鮮紅的圓月懸浮天空,而灑下來的月光也是帶着一絲腥紅。

村村門戶緊閉,道路上空無一人,唯有幾隻牲畜在左右遊盪,正是村民供給血狐的活物, 以保血狐不殺害自己。

蕭雪菡獨自一人出現在了街巷的拐口,隨後慢慢的走了出來。

她的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垂在身前,少女的腳步時快時慢,冷風拂過她的秀髮,兩個小巧的髮髻有些凌亂。

在她走過的每一個地方,地面都顯現出一抹亮麗的鮮紅,如形隨形。

蕭雪菡咬咬唇瓣:「血臣,你出來吧,別跟着我了。」

地面上那道鮮紅的血影凝結成了一個赤發男子模樣,渾身環繞的是血紅的妖霧,他的血眼微眯,厲聲道:「你的傷口這麼快癒合了?果然是妖……」

「血臣。」蕭雪菡冷聲道:「你看看你的腳底。」

血臣低下頭,不知何時地面出現了兩道深藍色的光影,如同兩條觸手一般將他的腳底死死纏住,與此同時地面一道金色的符陣顯形,正是和早上一模一樣的茅山劍陣。

「同一個花招,可不興第二次啊。」血臣嘴角上揚,血霧如匕首般剎那間將光影斬斷,而那道劍陣,被他手指一觸,就化為了齏粉。

蕭雪菡的臉色大變,指着血臣的身子:「你怎麼……」

「蕭雪菡,你還是太嫩了,找了個捉妖師給你撐腰,你以為捉妖師是萬能的嗎?老子這麼講,連茅山掌門見我都得叫聲爺。」血臣狂妄的移形換位,瞬間到達了蕭雪菡的身邊,鋒利的手掌硬生生捏住了她的脖子,輕而易舉的將她提了起來。

蕭雪菡皺緊眉頭,手緊緊地護住了胸前玉佩。

「血臣,我給你玉佩,你會放我走嗎?」蕭雪菡睜大了雙眼,莫名的楚楚可憐讓血臣也是面色一呆,見慣了妖王的蔑視,如今她向自己服軟,真的有些適應不了。

血臣伸出了手:「你給我,我便放你走。」

血臣的心裏打好了算盤,如今蕭雪菡早就廢了,全身上下除了這塊玉佩也只有妖靈珠值個東西了。

只是,蕭雪菡的反常讓血臣有些不解,她是在搞什麼花樣?這麼重要的信物,她就這麼雲淡風輕的交給了自己了嗎?

蕭雪菡將玉佩遞了上去。

血臣檢測了一下,確認無誤之後便是呵呵一笑。

「不錯,小丫頭識時務,等我抽掉你的妖靈珠,自然會放你走。」

「你剛才說的可作數?!」蕭雪菡怒斥道。

「小丫頭,放你走我不放心啊,作數?我說的話什麼時候作數過?」血臣布滿妖紋的手掌在蕭雪菡的胸膛處用力一吸,蕭雪菡頓時痛苦的悶哼一聲,可又恢復如初。

「好了,我玩夠了。」蕭雪菡話音剛落,血臣手頭的那道血佩忽然發生了爆炸,從碎玉上流出的毒霧將血臣團團包裹。

血臣被迫鬆開了蕭雪菡的身子,開始全力抵擋毒霧。

沒有血臣的束縛,蕭雪菡快步跑出十米開外,天空凜冽的劍氣將血臣團團包圍。

一道白色身影迅速飛落,手持一道黃色符條默念咒語。

符條與地面融為一體,血臣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陽八卦。

「陰噬魂,陽碎靈,浮屠撼妖陣起!」

血臣痛苦的慘嚎一聲,渾身的血霧四散,源源不斷的妖力流入了八卦陣法裡頭,卻又被血月源源不斷的補充。

「你受傷了?」墨凌見蕭雪菡粉白的玉脖上沁出了鮮血。

「嘶~」本來蕭雪菡還沒有感覺到,聽到墨凌這麼一說真的鑽心痛。

血臣的爪子有妖力,蕭雪菡不僅會嘗受傷口痛處,還要忍 受妖力侵蝕。

蕭雪菡只覺得脖間一暖。

一雙溫暖的手掌附在了她的脖子上,淡藍的光芒溫柔地癒合了她的傷痕。

「墨大俠,都怪我笨手笨腳,又害你浪費靈力救我了。」蕭雪菡微微張着嘴,頗為無奈。

她低下頭,卻是有些晃神,這種別人替自己療傷的場面,自己不知多少萬年沒有經歷過了呢。

除了自己的父親,再也沒有一個人對自己這麼好。

「照顧好自己。」墨凌手握長劍,人已疾馳而出,心念劍動,數百道劍光錯亂無章的射入捉妖陣,頓時陣內血霧紛飛,慘嚎四起。

天邊的一輪紅月,光芒愈發鮮艷。

然而,浮屠陣法竟然無限逼近於崩潰!

墨凌拚命的操控,卻是無濟於事,不知何時陣法的陣眼已經出現了一道裂縫,隨後就面臨著血臣無休止的攻擊直到淪陷破碎。

捉妖陣破。

而片刻出現的血臣也是狼狽到了極點,雖然逃了出來,但是他的臉色充滿了震驚,開始再度懷疑這個茅山小子的來頭,這種陣法,真的是他這個年齡能夠駕馭的嗎?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浮屠撼妖陣?」血臣的臉色陰雲密布。

「茅山普通劍修,墨凌。」墨凌揮劍上前,逼得血臣連連格擋,巨大的壓迫力竟然讓血狐的同齡一時半會兒陷入了被動。

由於陣法被破,墨凌本身也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傷,打着打着他的嘴角就流出了鮮血,七八個回合下來便不敵對手,而血臣雖然受了傷,但是他一停不停的在吸收着血月的力量進行補充,自然是越打越強。

一道掌法正中墨凌的胸膛,墨凌的護盾大破,本人被擊飛五米被蕭雪菡救了下來。

「墨大俠,這傢伙渾身都是毒,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蕭雪菡緊緊地抱住了墨凌的身子, 全力替他化解強烈的衝擊,可就是這樣,墨凌的五臟依舊一震。

「墨大俠,墨大俠……」似乎超出了她的預料,墨凌被血臣擊傷,而血臣,卻是受了一些皮外傷。

「用老祖的陣法封印我?奈何你沒有他的那一份實力。浮屠撼妖陣,只是一個軀殼而已。」血臣冷笑的飛停在了墨凌二人身旁,一步又一步的慢慢靠近。

當年茅山掌門血戰五大妖王的時候,一手出神入化的浮屠撼妖陣惹得天地震動,甚至引來了史無前例的天雷雙劫,天道不惜一切要將這個老人泯滅掉。

雖然血臣不在當場,但也被餘威波及。

「咳咳。」墨凌強撐一口氣靠在了蕭雪菡的懷裡,慢悠悠道:「你還是看看你的身體吧。」

「茅山小子,有什麼遺言儘快說吧,否則……」血臣一邊大言不慚的嘲諷,一邊施用妖力,可是自己的嘴角無聲無息間卻是鮮血橫流。

墨凌笑了。

「你……你個王八蛋!」血臣一抹嘴角,手上凈是烏黑的鮮血,當真是快要氣吐了:「你又用毒,你毒人啊,有完沒完啊!」

血臣連忙催動妖力來抵抗毒素蔓延,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將體內的毒素煉化,也不能如數逼出,只好咬牙切齒的看着墨凌,喝道:「這又是什麼毒?!」

墨凌如實回答:「你的妖毒,還有茅山的散魂。」

茅山散魂,六陰,虎塗三毒聞名天下,一旦中毒,妖力散盡,無葯可醫。

而散魂,更是三毒之中發作效果最大,速度最快的。

「你媽的混蛋,茅山這麼喜歡用毒!」血臣第二次被悄無聲息的下了毒,心情鬱悶到了極點,可是他無論怎麼嘗試,自己也不能抑制毒素蔓延,不由臉色變了,因為妖力流失的速度遠遠大於血月補充的速度。

「下輩子,好好當個人。」墨凌揮了揮手,一副慢走不送。

險些把血臣肺給氣炸。

血臣仰天大吼一聲,妖力源源不斷的流失,空虛乏力感瀰漫血臣的身體,他的嘴角鮮血如同掉線的珠子一樣無法擋住,直到地面出現了一灘濃濃的血漬。

「墨凌!」血臣高大威武的身子頹然倒地,而他的眼神卻是能將墨凌殺死千萬次的陰冷。

掙扎許久,他露出了真身,正是一隻血狐,毛色亮麗,鮮艷泣血,卻已經死亡。

「大俠……」蕭雪菡輕聲道。

「妖患已除,明日我便可回京復命,只是那個魔物……」

墨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你的傷……」蕭雪菡手忙腳亂的幫他檢查傷口,卻是臉色大變:「你被血臣震傷了本元,你會死的你這麼拚命!」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