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傅小官穿越
傅小官穿越 連載中

傅小官穿越

來源:外網 作者:傅小官董書蘭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傅小官董書蘭 恐怖靈異

有幸穿越了,還是生在地主家,此生不缺吃穿卻也不想混吃等死,所以傅小官隨意的做了些事情,沒料到產生的影響如此巨大。皇帝要讓他官居一品,公主要招他為駙馬,尚書府的千金非他不嫁,荒人要他的頭,夷國要他的命,樊國要他的錢……可是,傅小官就想當個大地主啊!展開

《傅小官穿越》章節試讀:

蟬鳴漸歇,暑意漸褪。
傅大官於酉時醒來,腳下有些虛浮,腦子倒是清晰。
他下得樓來,遠遠向董書蘭抱拳作揖,「傅某貪杯,請小姐原諒。」
董書蘭一笑,回道:「傅家主可是折煞小女子了,小女子留於此間,倒是多有打擾。」
三人圍坐,傅小官自作主張將晚飯放在了涼亭里,他覺得這裡有夜風,可聽溪水,相比於飯廳,這裡更為隨意一些。
對此董書蘭倒是不以為意,她並不覺得傅小官不懂禮數,反而認為這樣的環境更適合談談皇商的事情。
酒自然沒有再喝,傅大官沒什麼胃口,董書蘭的飯量本就不大,傅小官當然沒有客氣,這個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再加上他真的需要補充營養,所以一桌子飯菜差不多一半是被他消滅的。
收去碗盞,傅小官煮茶,傅大官出去了一趟,沒多久又回來。
「如我所料不錯,三大糧商的家主,這是給了傅家主某種信息……請恕小女子開門見山了,傅家主,皇商之利你理應知曉,那麼,說說你的想法。」
此刻的董書蘭與下午時分截然不同。
她未曾帶上面紗,臉上雖然帶着微笑,但言語間已經有了一些重量。
「小姐聰慧。」傅大官也沒有打迷糊眼,喝了一口茶,又道:「他們的本意是選出一位代表,就是楊記,由楊記與小姐簽訂合約,三家共謀此生意,如何?」
「我這邊自然沒有問題,只是價格……」
傅大官長吁了一口氣,苦笑道:「價格……他們倒是乾脆,委託我來處理。」
「那傅家主給我個什麼價?」
「這事兒把我給繞進去了,我來出價,那麼我給他們的價也肯定得降低,這生意,真的不划算啊。」
董書蘭抿嘴一笑,傅大官這是吃力不討好,所以她說道:「我是理解傅家主的……下午與傅公子有些交流,你看這樣如何?如若我們生意能夠談妥,待我回京稟報長公主殿下,為你傅家另開一路……比如這西山瓊漿,如果傅公子後續的產品真有新意,我也能幫個手,納入皇室採購。」
事實上皇商就是個名號,比如糧商,皇室每年會徵召巨量的糧食,這些糧食或存入國庫以度荒年,或供給前線的軍武。
這些糧食的採購價格是很低的,至少比市面低一成。
但皇商有個特權,如果有拿的出手的好東西,皇室是願意平價甚至高價收購的,而且有皇室採購的背書,對於商家而言,這便是一面金字招牌,也是家族之榮耀。
所以傅大官一聽董書蘭的這番話,心裏就打起了小算盤。
「你看……我家就臨江一地主,家裡除了糧食也沒別的,至於我兒所釀之西山瓊漿,不瞞小姐,這玩意兒出酒率極低,成功率也極低。所以就算供給皇室,量也起不來,不過此酒能進皇家,我傅家也與有榮焉……小姐你就直說,臨江之皇糧,意欲幾何?」
董書蘭伸出了三個手指頭,「低於市價三成!」
傅大官正要說話,董書蘭卻又道:「且慢,你聽我講來。」
「江北之地之糧價比之江南高出了一成,比之中原腹地高出了兩成,江南乃富庶之地,糧價反而比江北便宜,中原之糧,稻米與江南江北不可比這我了解,故皇室於中原之地主征小麥。」
「而江北之地自齊州而上至密州,這臨江之糧價又貴了一成,所以……傅家主,我說降三成,並不為過。」
傅小官並不了解此中行情,但他卻不得不承認這小妞挺厲害的。
如此看來,她此行臨江倒是做足了功夫,且看老爹如何應對。
傅大官頻頻點頭,「你說的確實沒錯,但是,董小姐恐怕有兩點不太了解。」
「其一,臨江糧食產量比之其餘州縣略低。」
「其二,臨江的地價卻比其餘州縣略高。」
「原因頗多,臨江地勢多丘陵,山地多而良田少,不易耕種。但偏偏臨江所居人口卻多……據去歲臨江州府統計,臨江州共有人口六十七萬四千八百五十二,臨江城所居者三十三萬六千七百一十一。我們再看看密州,密州佔有廣闊的沃野,但密州人口卻只有五十八萬餘。再算各州所有田地,臨江有田十三萬畝,每一畝田要養活至少六人。而密州有田二十萬畝,每畝田僅需養活不過三人。」
「所以臨江糧食會略貴,其實小姐不知道,我臨江所產之糧並不足以供給本州,尚且要去其餘各州買糧。」
「如果臨江出現糧食皇商,那麼臨江的糧食缺口會更大,就必須從各地買更多的糧,而臨江的糧價便還要上漲……臨江,是不是少一些配額?」
董書蘭眉頭微蹙,這些東西她是真沒去了解,如果傅大官所言屬實,自己這要求的三成,好像確實有些高了。
她尚未說話,傅大官乘熱打鐵,笑道:「當然,為皇室出力這是臨江的榮幸,只是,能不能按照江南的標準,低於市價一成!」
董書蘭忽然笑了,明眸皓齒,口吐蘭香,「我相信傅家主所言屬實,但是,傅家主卻忽略了另一個問題。」
「臨江為雙江匯流之地,自古人傑地靈,這便是臨江所居人口較多的原因。而臨江之商貿,在長江一線僅僅江城可比。商貿發達帶來貨幣的流通,也帶來臨江的富裕,故臨江之糧價更高,但臨江的購買力也極強。所以,傅家主,綜合你我原因,兩成半。」
「一成半!」
「兩成!」
「成交!」
傅小官有些錯愕,傅大官捶胸頓足的說道:「小姐天縱奇才,我這一定價……怕是會被三大糧商的唾沫給淹死,另外,我家的酒入皇室的事情,就拜託小姐了。」
董書蘭輕笑着看着傅大官的表演,心裏暗道,這老狐狸,我若不鬆口,他也是會答應的。
「傅家主放心,此酒天下無雙,皇室必然採納。」
「如此,大事已了,我等再喝上一杯。」傅大官轉頭,「春秀,叫廚房弄幾樣精緻小菜,拿酒來!」
新月高懸,有蛙聲陣陣。
傅大官再醉,董書蘭依然無恙,傅小官僅僅喝了一杯——他還是覺得這酒不好喝,辣喉,太沖。
傅小官再次扶着傅大官回了寢舍,春秀帶着董書蘭和小旗去了西廂房,院中人散,一地燈火微黃。
……
翌日晨。
董書蘭一行與傅大官父子二人告別,重返臨江,順便帶走了兩首詞和兩壇酒。
望着馬車離去,傅大官忽然感嘆,「兒啊,娶妻當如董書蘭。」
傅小官笑了起來,沒有接這話題,而是問道:「為什麼我們不直接做皇商?」
「因為我們是地主,並沒有船運陸運的商隊,對我們而言,做皇商單單賣糧是極為不划算的。」
「那為何三大糧商要爭?」
「因為他們有辦法從江南調糧,董書蘭說的沒有錯,江南糧價比江北便宜至少一成,如果渠道正確,他們拿到的價格就會低上一成半甚至兩成。作為糧商,他們有自己的船運,也有自己的商隊,這在運輸上便能節省少許。總的算來,以低於兩成作價,最多也就損失一成利潤,但皇商量大,薄利多銷,還不影響他們在臨江的利潤,當然要爭了。」
傅小官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己家是地主,生產產品,但三大糧商是平台,他們銷售產品,有更多的進貨渠道,還有自己的物流,所以他們的生意更靈活。
「你說的那些數據都是真的?」
「當然,那姑娘可不好忽悠。你看她的反應多快,她肯定是不知道那些數據的,但她偏偏想到了我刻意迴避的那一條,臨江雙江匯流之地,富裕啊!正是因為富裕才能聚集那麼多的人,物價也才會比別處高出少許……所以原因不是在田少。沒把她繞進去,反而一語中的!」
傅大官拍了拍傅小官的肩膀,「兒啊,娶妻當如董書蘭!人才,人才!」
「哦,張管家和我說了你要買下附近那些地的事情,我同意了,另外我也告訴了他,以後你有什麼吩咐,照着辦就行,不用再經過我……不過,你究竟想幹啥?」
「搗鼓一些小東西,弄幾處作坊,能賺錢。」
傅大官臉色有些糾結,他停下腳步,想了想,說道:「我們家不缺錢。」
「我知道,但總得做點啥。」
「讀書可好?中個舉人,入朝為官?」
「爹,這事我真幹不了。」
傅大官沉默片刻點了點頭,「那好吧,去做你高興做的事情。」
對於此事,傅大官終究有些遺憾。
本以為兒子開了竅,還作出了兩首評價頗高的詞,如果靜心讀書,似乎考個舉人也有可能。
那些世家門閥,可都是幾代讀書人沉澱下來的,這便是文氣,而不是商賈之家的銅臭。
世人愛這銅臭,卻偏偏敬仰文氣。
有了文氣這銅臭彷彿就得到了凈化,就連他們的銀錢似乎也變得更高貴了起來。

《傅小官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