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福運嬌娘喜存糧
福運嬌娘喜存糧 連載中

福運嬌娘喜存糧

來源:google 作者:細葉疏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舒 古代言情 霍澄淵

誰說穿越農家就是家徒四壁?末世木系異能者凌舒就很幸運,穿到大山裡黑臉大夫家,住青磚大瓦房,每月還有十兩銀子的零花錢然而末世餓死的凌舒,雖居安卻思危,拚命的賺錢存糧養娃娃黑臉相公一朝毒解,把她按在龍塌上,滿眼寵溺,「舒兒乖,你那九個空間存的糧食,夠我和你爹的兩個國家的百姓吃上千年了,我們來做點有意義的事兒,可好?」凌舒反客為主,「別騙我生娃娃,我只想存糧」展開

《福運嬌娘喜存糧》章節試讀:

凌舒把自己空間的那點家產挪進玉石墜子空間放着。

好在她的意識能在九個空間里來回穿梭,取存東西也極其方便。

她在屋裡扒拉一圈,沒有找到水稻和小麥,倒是找到了一袋子花生。

她提着花生進了空間,把那棵蘭草拔了,花又不能當飯吃,她要種糧食,種多多的糧食。

隱在白霧中的透明影子,焦急的直跳腳,「喂!這裡是我百花仙子的小世界哎,只准種漂亮的花啦!」

然而凌舒卻聽不到她的說話聲,她按照原主記憶中百姓種植的法子,把花生按進黑土地里,哪知按進去後,花生米自動飛了出來。

「咦?難道不能種花生嗎?」

凌舒又將蘭花種了下去,蘭花神奇的活了,她不甘心,又拔了蘭花,再種入花生米,又自動跑了出來。

那個不到一米高的虛影躺在白霧中盪着鞦韆,得意的笑道:「我的世界,我做主,除了花兒,什麼也不能種在裏面。」

「還真是邪氣玩意!」

凌舒泄氣的把蘭花又種了回去,提着花生米袋子,出了空間。

閑下來的她,才體驗到原主的痛苦。

一個人真的好無聊啊!

她把每間屋子裡里外外打掃一遍,又去了竹園,依舊進不去。

正當她想返回家時,遇到了她小妹凌瀾。

「喂,娘包了餃子,讓你回家吃。」

凌瀾身形纖細高挑,膚色蠟黃,穿着粗布短打,腳上一雙草鞋倒是挺精緻的,只是沒穿襪子的腳凍得烏紫。

和花顏月貌,光鮮亮麗的凌舒比,那就像山雞見了鳳凰,一個地下一個天上。

好在她眉清目秀,單看也是一個美少女。

只是此刻看着凌舒,眸光中帶着愧疚和怨念還有感激。

凌舒嘴角上揚,露出淡淡鄙夷的冷笑,「你先回吧!」

記憶里原主就是這樣對待家人的,她不能改的太快,不然穿幫就麻煩了。

凌瀾飛來一個刀子眼,內心很想說謝謝她給她們買的肉和雞蛋,出嘴的話卻是,「哼,我就知道二哥是騙人的,你愛來不來。」

凌舒沒有和她計較,很傲嬌的轉過身進了院子。

原主記憶里,她有兩個哥哥,兩個妹妹,大妹比她小一歲,嫁給了同樣逃荒來的書生,住在大山腹地。

凌瀾不知道她是去還是不去,站在院外,看着自己草鞋底的泥巴,又看看院中乾淨的石板地,只是勾着頭,往裡瞧,卻沒有進去。

凌舒進了卧房,取出兩百文錢,原主四年沒有回娘家了,她這回去,總不好空着手,何況還有侄子侄女,總要帶包果子糖。

「你怎麼還沒走?」凌舒出了門,蹙着眉問。

原主這個小妹凌瀾,平時嘴巴利索,常常懟的原主說不出話。

原主不喜歡她,在村子裏遇到她,從來沒有好臉色。

凌瀾癟癟嘴,翻個白眼,「你以為我願意等你嗎?還不是怕你多年不回家,忘了路怎麼走?」

「那就快點回去吧,我還不稀罕去了。」凌舒很享受和她鬥嘴的感覺,前世她有個弟弟,兩人也喜歡這樣鬥嘴。

奈何末世殘忍,她們在逃難中失散了,到死也沒有見過他。

「你,」凌瀾聽她說不去,有些急了,「我錯了行嗎?爹娘和大哥大嫂,活都沒做,都在家等着你呢!」

「去村口買兩盒綠豆酥,兩包糖疙瘩十斤白面來。」凌舒把錢往凌瀾懷裡一拋又回了屋。

凌瀾很想發火,因為不知道大姐會不會回家,餃子餡都還沒有剁呢!

然而大姐的話,她不能不聽,拿着錢就往村口跑。

凌舒從屋裡拿出昨天原主在鎮上買的,準備喝葯後吃的芙蓉糕,鎖了門,坐在路口竹寮外的石頭凳子上等着凌瀾。

看着手中的芙蓉糕,再想到凌瀾那枯黃的臉,她今年十六了,到了說親的年紀,若是白白嫩嫩的,定然能挑個好人家。

她從空間取出一把能量丸融在芙蓉糕里。

凌家一家子人常年累月的干農活,身體都不太好,給他們用能量丸補一補,也算自己佔了他們女兒身體後的補償了。

凌瀾很快的跑來了,看到竹寮外坐着的凌舒,便猜到大姐讓她買的東西是要給她們的,咧着嘴嘿嘿笑了。

她把剩下的錢送到凌舒跟前,眼裡藏着冰釋前嫌的親近之情,「大姐,這是剩下的錢,給你。」

凌舒起身往凌家方向走去,傲嬌的說:「賞你了!」

「我才不要你的錢。」凌瀾一把拿過凌舒手裡的芙蓉糕,把錢放在她手中,提着東西快跑了幾步。

凌舒看着她逃跑的背影,笑着把錢收進玉石空間,算了,還是用其他方式代替原主盡孝吧!

凌家住在霍澄淵竹園後面的山上,兩人沿着村路,繞着竹園走了一里多村路,到了一個岔道口,岔道一直往山上延伸着。

凌舒仰着頭,看着石頭鋪就的岔道,記憶里這條道是個土路,原主成親後一次也沒有走過。

「大姐,這石板路是大哥二哥從山裡撿來的石頭鋪的呢!」凌瀾笑着說,「你快走吧,不會把鞋子弄髒的。」

「嗯!」凌舒腳上綉着鴛鴦的錦緞布鞋,沒有猶豫的踩了上去。

原主婚後,凌家人來接她回家,她輕蔑的抬起腳上的繡花鞋,說凌家的路已經配不上她的鞋子了。

凌家人窘迫的離開,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喊她回家,只是讓凌峰天天送柴來,給她打掃衛生。

兩人走了半里坡路,才到了凌家。

看到她來了,她爹凌正山和娘孟氏,眼淚悄悄的就落了。

當初明蒼要他們把她嫁給霍澄淵時,他們想用二女兒代替的,可明蒼不同意。

他們沒辦法,才做了那虧心的事。

也是唯一一件,對不起大女兒的事。

凌舒看着衣衫破舊,瘦骨嶙峋的一家人,還有他們身後的四間石頭和泥巴壘成的茅草屋,眼睛酸澀。

凌家作為外來戶,一直被這裡的人排擠,除了開荒種地沒什麼經濟收入,哪怕把女兒嫁給霍澄淵,也還是不受這裡人待見,她二哥二十一了,還沒有娶到媳婦,這日子越過越艱難!

她慢慢走到家人跟前,近距離的觀察着他們。

《福運嬌娘喜存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