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漢承天予蕭破天
漢承天予蕭破天 連載中

漢承天予蕭破天

來源:外網 作者:小樓聽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小樓聽雨 都市言情

主之命,前來請您出山破敵!」大街上,一位身穿戎裝,鐵骨錚錚,風塵僕僕的大漢單膝跪在地上,十萬火急地請求。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卻穿着一身地攤貨,窮困潦倒,落魄如狗的男子。「我已掛印多年,早已不再過問朝中之事,讓龍主另請高明吧!」蕭破天神情漠然,不為所動。路過的人,都以為是兩個神經病在拍搞笑視頻,都嚇得紛紛遠離,不敢靠近。「虎帥,狼王親率三十萬精銳進犯,西境已岌岌可危,還請虎帥以國事為重!大龍國除了您之外……」樊剛還在繼續懇求。「不要再說了!」蕭破天大手一揮,打斷了樊剛的話:「區區三十萬敵寇展開

《漢承天予蕭破天》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第4章
半晌,人們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然後發了一陣哄堂大笑。
「這廢物是不是腦袋進水了?就憑他,也想辦一場婚禮?」
「轟動南廣城的婚禮,把牛吹得那麼響,也不怕閃了舌頭啊!」
「一個連結婚戒指都買不起的窮光蛋,居然敢說比我們的婚禮隆重百倍?」
「你們看啊,雨馨結婚這麼久了,手上連個結婚戒指都沒有。」
「大小姐要做一回新娘,除非跟這個廢物離婚另嫁他人,才有機會。不然,只能等下輩子了。」
「對了,宋家大少爺宋文傑喜歡雨馨很久了。如果真想做新娘的話,不如馬上跟這個廢物離婚,改嫁宋少爺。」
……
聽到眾人的恥笑,楚雨馨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恨不得撕爛蕭破天的嘴。
「你今天到底發什麼神經?你剛才叫人來演一齣戲就算了,竟然還誇下海口說要辦一場轟動南廣城的婚禮,你還嫌給我添的笑話不夠多麼?」
「我叫你有點骨氣,不是叫你亂吹牛!現在你這麼一吹,倒是逞了一下口舌之快,可到時候你讓我怎麼下台?非要讓我無地自容,你才開心么?」
楚雨馨快要氣炸了。
而蕭破天卻深情地望着她的眼睛說:「雨馨,相信我,我說出來的話,就一定能做到。從今天起,我不會再讓你委屈流淚了。」
楚雨馨頓時愣住,這是她第一次聽到蕭破天說話如此有底氣。
特別是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堅定,讓她彷彿着了魔似的,讓人不容置疑。
「好,那我暫且相信你這一次。」楚雨馨被蕭破天的眼神迷惑,鬼使神差般相信了他。
「這下好玩了,有好戲看了。要不,到26號那天,你也從這裡把我姐接走吧,看看誰的迎親陣容強大,這樣才好比較誰的婚禮更隆重。」楚菲菲建議道。
「沒問題,到時候我一定會把你姐從楚家風風光光地接走。」蕭破天說道。
「好,一言為定,千萬不要不來哦!」楚菲林想像着在自己大婚當天,楚雨馨和蕭破天灰溜溜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蕭破天,你要是辦不到呢?」楚老太太問道。
「你們不是一直都想讓我跟雨馨離婚么?要是我辦不到,我就跟雨馨離婚,滾出楚家。」蕭破天說道。
「好,很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在場那麼多人都聽到了,到時候你別反悔!」楚老太太早就想讓楚雨馨和蕭破天離婚,然後讓她改嫁宋家少爺了。
「我絕不反悔。」蕭破天問道。
「雨馨,你現在真的決定要跟這個廢物離開?」楚老太太又問道。
「是!」楚雨馨現在正在氣頭上,回答得很決絕。
「好,既然你做出這樣的決定,那從明天起你不用來我們家的公司上班了。等你跟這個廢物離了婚之後,再回來上班。」楚老太太冷冷地說道。
蕭老太太的話一出,頓時又是一地寂靜,沒有人能想到楚老太太竟然把楚雨馨開除了。
楚雨馨也是一愣,這些年來自己為楚家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因為今天不想受氣帶蕭破天離開,這就被開除出公司了?
「希望你日後別為現在這個決定後悔,楚家的人不要來求我和雨馨幫忙辦什麼事。」蕭破天冷冷地說道。
「我們楚家,會求你們?開什麼國際玩笑!」楚老太太不屑地說道。她剛才是擔心楚雨馨會調用公司的錢來給蕭破天辦婚禮,所以先把她開除,斷了她的財路。
「蕭破天,你能不能再搞笑一點?我看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吧?你別做夢了,狗才會去求你們!」楚飛揚說道。
「對,快醒醒吧!像你們這樣的人,有什麼值得去求的?連狗都不會去求!你該回去吃藥了!」楚菲菲說道。
見到楚雨馨被開除了,楚菲菲和楚飛揚姐弟倆是最開心的。既然現在楚雨馨被踢出了,就更加不用對她客氣了。
他們早就想把楚雨馨踢出公司,踢出楚家了,沒想到事情會進展得這麼順利。
「雨馨,我們走。」蕭破天不再理會這些人,拉着呆若木雞的楚雨馨,頭也不回地往外走。
「滾吧,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沒本事,還喜歡吹牛的人!」背後,還傳來了楚老太太的聲音。
出到了楚家大院外,楚雨馨才如夢初醒。
「蕭破天,你想跟我離婚就明說,何必搞這麼一出讓我難堪?」楚雨馨氣憤地說道。
蕭破天頓時一愣:「我什麼時候想跟你離婚了?」
「你若不是想跟我離婚,為什麼跟我奶奶打這個賭?」楚雨馨問道。
「因為我有十足的把握不會輸。」
「事到如今,你還給我裝?我還有一些存款,可以拿出來給你辦婚禮,因為我不想再丟臉了!」
「不必了,我自有辦法。」
「你……」楚雨馨見到蕭破天還要裝,更是氣得不行,對他已經不抱半點希望了,「好吧,反正這三年我已經丟盡了顏面,也不在乎再丟多一次臉了。」
然後,她凄然一笑,又說道:「丟完這次臉,能跟你離了婚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反正遲早都要離的。」
蕭破天大汗,不想解釋那麼多:「能不能先借你手機給我打一個電話?」
「你自己不是有手機嗎?」楚雨馨很不滿地說道。
「我……我手機沒話費了。」蕭破天尷尬地說道。
「……」楚雨馨無語之極,連話費都充不起的人,竟然敢誇下海口說要辦一場轟動南廣城的婚禮?
楚雨馨什麼都不想說了,氣呼呼地把手機給了蕭破天。
蕭破天拿着手機,走到一個角落,然後撥打了樊剛的電話。
樊剛跟隨蕭破天征戰多年,曾經是蕭破天的得力戰將,蕭破天當然記得他的電話號碼。
……
樊剛剛才在楚家被蕭破天喝退之後,以為蕭破天不想出山,此時正在絞盡腦汁想辦法,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樊剛見到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很不耐煩地接聽了起來:「喂,誰啊?」
「蕭破天。」電話那頭傳來了蕭破天的聲音。
樊剛頓時一個激靈,噌的一聲站了起來,立正:「虎帥!請指示!」

《漢承天予蕭破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