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黑蝦子和王嫵
黑蝦子和王嫵 連載中

黑蝦子和王嫵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佚名 都市言情

我奶奶是名震江湖的草鬼婆,極為擅長養蛇蠱,方圓百里無人敢惹。大一暑假,奶奶把我騙回老家,繼承她的衣缽,從此萬蠱庇佑,我所向披靡。可直到當我身邊的親人一個個離奇死亡,我才發現,我已經陷入了一個恐怖的圈套……展開

《黑蝦子和王嫵》章節試讀:

「這人怎麼不見了?剛才我還看見她了!」我趕緊的對着隱青淵說道。

剛才那個老太太盯着我看的眼神十分歹毒,讓我有些忍不住害怕。

沒見到人,隱青淵也沒多在意,依舊把他半個身子趴在我的肩上,他滿頭柔順的長髮,就從我的肩膀處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那老太婆,應該也是個蠱婆,說不定這男人的蠱就是她放的,現在我們動了她的蠱,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啊?那我們以後怎麼辦?」我被隱青淵這話給嚇着了:「她不會找我們報復吧?!」

隱青淵不屑對我一笑:「你放心,有我在,這方圓百里沒人敢動你!」

「真的假的?」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隱青淵,忽然覺得跟着他安全感爆棚。

見我懷疑他,隱青淵這才從我身上起身,踱步到我面前,然後再轉過身對我說:「不然你以為你奶奶害了這麼多人,她還能長命百歲?那都是有我在罩着她。」

說到我奶奶害人,我想起了我慘死的爺爺。

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問隱青淵:「那我爺爺,也是我奶奶害死的嗎?」

「當然。」隱青淵毫不避諱的告訴我。

「那我爺爺也是你殺的嗎?」

問到這的時候,我臉都白了。

因為我爸說過,我爺爺當初死的時候,就是肚子里鑽出了很多的黑蛇,而隱青淵也是黑蛇,極有可能就是他對我爺爺動的手。

不過隱青淵聽我問他這問題後,倒是不回答我了,而是向我走過來兩步,伸手端起我的下巴,垂憐的問我說:「你猜?」

當年的事情,就連我爸都不記得了,我怎麼能猜的到?!

可是看着隱青淵對我似笑非笑的表情,俗話說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可不想年紀輕輕的就翹了辮子!

於是我也不敢猜了,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現在天黑了,也沒進城的大巴,我就在下馬鎮里找了個三十塊錢一晚的旅館湊合了一晚,然後第二天才回的家。

我到家後,我爸媽沒吵架了,意外的對我很好。

又是安排我洗澡,又是給我做了一桌吃的。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問我媽說說:「媽,今天你們為啥忽然給我做這麼多好吃的?」

我媽和我爸,平常都是跟我坐在一起吃飯的,現在她們夫妻兩全都坐在了我的對面。

似乎都不敢靠近我。

我媽面露了點難色,不過還是決定跟我攤牌。

「小嫵啊,昨晚我跟你爸合計了一下,現在你中蠱了,要是發作起來,是六親不認的,我和你爸剛給你在城南租了間房子,要不你先搬過去住一段時間,以後啊你想吃啥,就打電話過來,我叫跑腿給你送過來!」

聽我媽的意思,這是在趕我走?

不爭氣的眼淚差點就從我的眼裡掉下來,當了蠱婆,連我親爹親媽都要趕我走。

不過我也知道我爸媽考慮的是對的,想想我奶奶,當蠱婆這麼多年,死的最慘的就是我爺爺,現在又開始害我。

要是我哪天給隱青淵找不到吃的,他要是對我爸媽下手,我連治他的辦法都沒有。

雖然不情願,可誰讓我攤上這種倒霉事情!

在家吃完最後一頓午飯後,下午我就哭哭唧唧的被我爸媽安置在城南的出租房了。

現在剛放暑假,離開學還有兩個月,想到這兩個月我都要自己做飯洗衣服,我欲哭無淚。

搬到新房後,我剛整理好床,隱青淵就從我肚子里出來,慵懶的向著床上躺了上去,一手拿着電視的遙控換台,一邊對我說:「這電視屏幕上還有些灰塵,你再擦擦。」

???

聽到隱青淵這話,我心裏一百個問號。

就是因為隱青淵,我才被我爸媽給趕出來的!

現在我在各種幹活,隱青淵倒好,什麼都不幹,大爺似的躺在床上對我指手畫腳。

本來我就因為被我爸媽趕出來了心裏不爽,因為隱青淵這話,讓我徹底不想幹了,直接將手裡的抹布往地上一丟,對着隱青淵凶。

「你嫌臟你自己擦啊?!幹嘛使喚我?」

隱青淵可能沒想到他這麼一句話,就能讓我生這麼大的氣,轉頭看着我的眼神有點發愣,蒼白的小臉滿是無辜,眼尾的那顆淚痣在此時愈發將他凸顯的嬌美柔弱。

正不過還沒等我反應到我是不是有點亂髮脾氣了,隱青淵的眼眶一窄,瞳孔驟縮,冷笑就從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隨即我看見一條粗壯的黑色蛇尾,已經從蓋住隱青淵雙腿的被子里伸了出來。

「你在命令我?!」

隨着隱青淵這一聲對我陰厲的冷喝,他那條蛇尾就在床上不懷好意的擺來擺去,擺的我心裏方寸大亂。

此時我真的想給我自己一個巴掌,我是不是已經忘記這隱青淵不是人了?

現在見隱青淵馬上要發脾氣了,為了避免我會是我爺爺的下場,我盡量的忍住了我自己的脾氣,撿起了地上的抹布訕笑着向著隱青淵靠過去。

「隱爺,您快把尾巴收收,剛才我就是離開家太難過了,所以才沒忍住脾氣,還請隱爺消消火,下次我一定用盡心力捉蠱孝敬您。」

當我嘴裏唯唯諾諾的對着隱青淵說出這話的時候,心裏簡直是有一百萬隻草泥馬在咆哮,為什麼我會攤上這種狗東西?為啥這臭蛇的脾氣比我還臭?!

見我主動示好,隱青淵驟縮的瞳孔這才慢慢恢復正常。

但是還沒等我心裏鬆一口氣,隱青淵忽然伸手猛地將我向著他的懷裡一拉,整個人翻身向著我身上欺壓了上來。

一隻冰涼的手探進了我的衣服里,與我溫熱的身軀緊密摸撫。

雖然我現在是個少女思春的年紀,但是想到壓在我身上的男人是條蛇,我心裏就有些不適,於是伸手推開隱青淵。

隱青淵感受到我的抗拒,他剛消下去的那股怒氣又上來了,我越推他便越是用力,到最後直接掐住我雙手向著我的頭頂壓了上去。

衣服碎裂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渾身瞬間被一股冰冷徹底侵佔。

「你王八蛋啊,唔……。」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立馬就被一陣瘋狂的熱吻給堵在了喉嚨里……。

當我再次有意識的時候,外面已經天黑了。

此時的床上只躺着我一個人。

莫名的孤獨與絕望,如同這屋裡的黑夜,瞬間將我包圍。

看着地上散亂的衣服,想到剛才被隱青淵隨意欺凌的場景,我心裏更是不甘!

我還這麼年輕,難道我這輩子只能被一條蛇糟蹋,一輩子就這麼完了嗎?

不,一定有辦法,一定有人,可以幫我擺脫隱青淵。

《黑蝦子和王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