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花長寧秦臨淵
花長寧秦臨淵 連載中

花長寧秦臨淵

來源:外網 作者:花長寧秦臨淵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花長寧秦臨淵

秦國是他的。秦慕白微微勾唇,聽到她的話,這才舒展了下眉頭。「說的好!花將軍有如此愛國之心,朕大感欣慰,來人,上酒!」隨行太監將酒倒上,秦慕白舉起一杯說道:「朕這次前來,一是看望將軍傷勢,二是給將軍慶功。待回朝那日,朕另有重賞。」...展開

《花長寧秦臨淵》章節試讀:

主人公叫花長寧秦臨淵的小說是《花長寧秦臨淵》,它的作者是花長寧,書中講述了:「在想什麼?」正想着出神的時候,頭頂傳來沙啞的聲音,而他也在解着她的戎裝……不。不可以!這怎麼可以!「聖上。」花夢黎聲音顫抖的看着他。她不能就這麼繼續下去,若是被發現,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君臣有別?好一句,君臣有別。」秦慕白冷笑一聲,然後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現在還有別嗎?」 花夢黎斷然沒想到,他竟然會在此刻再次親吻她。 秦慕白的舉動讓花夢黎當頭一懵,若不是因為自己身上戎裝未卸,她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身份暴露了。 只是現在,她根本無法無視秦慕白那布滿深意的眼神了。 「聖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將這就令人去尋幾個女子來。」花夢黎說道。 秦慕白眼中的不滿愈發濃郁了。 誘惑他的是她,現在想將他推開的還是她。 她當他堂堂帝王是什麼! 秦慕白大手摩拂過她垂在耳邊的秀髮,低頭在她耳邊說道:「朕,只要你。」 溫暖之氣吹着她的脖頸,花夢黎只覺得渾身一陣酥麻。 她硬着頭皮對視上那雙布滿慾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說道:「聖上,末將是個男人。」 男人。 男人! 他怎麼會不知道,他這將君是個男人! 若她是女人,那便是欺君之罪。料她也沒這膽子! 他低頭在她脖頸處細細一吻,花夢黎猝不及防輕喚一聲,又嚇得趕緊制住。 那輕語聲卻撥亂了他整個心弦,霎時,連他都抑制不住了。 「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秦慕白在她耳邊輕語着。 然而這一句話,卻讓花夢黎炸裂了。 她一直以為房中事只能男女,現在竟然告訴她,男人同男人也行? 這如何使得! 因為,她並不是男人啊! 若是再繼續下去,她女兒身份必定會曝光。 欺君之罪,滿門抄斬,株連九族。 花夢黎嚇得渾身冷汗直冒。 「在想什麼?」正想着出神的時候,頭頂傳來沙啞的聲音,而他也在解着她的戎裝…… 不。 不可以! 這怎麼可以! 「聖上。」花夢黎聲音顫抖的看着他。 她不能就這麼繼續下去,若是被發現,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她的哥哥,她的娘親,她的爹爹,花家上下都會被問斬。 花夢黎急的眼眶都紅了,征戰沙場這麼多年,他從未聽說過她怕過。 可獨獨面對自己,面對自己接下來的舉動,她怕了。 秦慕白抿了抿唇,目光發深。 「末將有負聖上恩澤,末將……」花夢黎臉色煞白。 她此刻腸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她替哥哥出征,如果她知道藏拙不那麼風頭盡顯,可能患上就不會注意到她。 而她也不會時常擔心身份敗露,連累家人了。 想到這,花夢黎眼眶濕潤了。 秦慕白陰沉着臉,堂堂大將,面對凶蠻強敵都不怕。挨了幾刀,也沒見她哭過。 現在卻因為他的強求哭了。 一時間,他心思也無了。 「來人,備駕,回宮!」秦慕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離開了。 幾日後。 花將軍凱旋而歸,全城百姓夾道相迎。 花夢黎去了殿前,秦慕白陰沉着臉,簡單恭賀了兩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將軍和花夢黎同坐一輛馬車,花老將軍詢問道:「聽聞幾日前聖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將軍臉上更是布滿了擔憂。 那日之事,其實花夢黎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為了不讓老父親擔心,她還是笑着搖了搖頭說道:「聖上惜才,得知女兒又打了勝戰前來給女兒祝賀。」 「既是如此,為何剛剛在殿上聖上又陰沉着臉?」老將軍詢問道。 應該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這般惱怒吧。 不過,那日之事,她也很難說出口,只能低着頭說道:「女兒也不明白。」

《花長寧秦臨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