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連載中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來源:外網 作者:齊等閑玉小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齊等閑玉小龍

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展開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試讀:

別說是綠彩,就算是當初的齊等閑,恐怕都想不到楊關關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會有這樣的成就。 他當初之所以要教楊關關功夫,理所當然是要改變她那比較慫的性格,人家的胸大不大,他不是很在乎的,再說了,他也根本不是那種饞別人身子的老色批嘛! 綠彩是死不瞑目的,眼睛圓睜,口鼻當中噙滿了污血,胸骨凹陷下去一大塊。 她本是盛氣凌人地來到香山要逼雷家低頭的,但最後,卻死在了楊關關這樣一個後起之秀的手裡。 她心中,自然有不甘。 但正如楊關關所說,她那種高高在上的好日子或許過得太多了,所以惜命,在最後關頭不敢放手一搏。 否則的話,現在躺在地上的人,未必就一定是她。 楊關關雙腿一軟,已經跌坐在地,她耷拉着兩條長腿,對着神山結衣微微笑了,道:「還要跟趙家合作嗎?」 神山結衣瞠目結舌,搞不懂為什麼剛剛一直佔據着上風的綠彩,會突然落敗! 楊關關也覺得這一戰是自己最酣暢淋漓的一戰,甚至比在魔都打殘了楊靖都還要過癮三分。 她將從齊等閑那裡學來的所有絕招,還有自己對武學的所有領悟都統統施展了出來,這樣的一戰,哪怕最後落敗,她也會死而無憾。 ps://vpka 她的骨子裡,已經有了那種老派武人的氣質! 柳宗岩碎道:「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你能夠在那樣的打擊之下不受影響的?剛剛那一記燕形槍,雖然很巧妙,但綠彩小姐的拳勁,絕對打傷了你的筋骨才對。」 楊關關哈哈一笑,說道:「是那股當年把你們傑澎的侵略者趕出這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的力量!」 柳宗岩碎聽後不由肅然起敬,抬起手來,對着楊關關略微抱拳一禮。 神山結衣卻是忍不住轉過頭去看着柳宗岩碎,冷冷道:「現在綠彩死了,而且是死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的!那麼,如你所願,我們與趙家無法再繼續合作了,那,我們應該跟誰合作呢?」 柳宗岩碎平靜道:「這個最合適的人選,不正在你的眼前嗎?」 神山結衣皺眉道:「他們與趙家相比,遠遠不如!」 柳宗岩碎只是一笑,道:「不要流於表面,之前便是因為流於表面,你才吃了這麼大的虧不是嗎?」 神山結衣沉默不語。 「呼!」 楊關關在這個時候噴吐出一口濁氣來,她感覺到自己的肺腑彷彿有一把鋼刀在來回剮蹭着,幾乎要把她的內臟撕裂。 調整了許久之後,她才有力氣從地上站起來,然後問柳宗岩碎要了一把刀。 柳宗岩碎也不問她要刀是準備幹什麼,接過刀的楊關關直接手起刀落,一下斬掉了綠彩的腦袋,然後脫了外套包裹起來,轉身就走。 神山結衣在一旁看得不由遍體生寒,甚至有些恐懼了。 柳宗岩碎很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道:「你現在知道我當初為什麼不願意與齊師傅起衝突了吧?他的徒弟尚且如此,何況是他呢?」 神山結衣聽後,不由笑了笑,然後陷入沉思當中,船上的一眾懸洋會成員,也都是不由沉吟。 楊關關將滴着血的外套纏在自己的腰上,步履蹣跚地下了船,走到了車邊。 「喂!」 剛到車邊,她就被氣炸了,因為,她看到一個老頭兒正躺在自己的車上喝酒。 這可是她新買的愛車,被人這麼糟蹋,哪裡忍得住火氣? 老頭兒睜開眼來看了她一下,笑了笑,從車上跳了下來,屁顛顛就走了。 楊關關這才注意到,老頭兒穿的是一件道袍,長發也挽成了道髻捆在腦後。 「什麼人吶這是,還是出家人,跑我車上躺着喝酒睡覺來了,以為自己是流浪貓啊?」楊關關不由暗暗吐槽了一句。 「一看就知道他沒聽過阿杜的歌,居然跑到車頂來了。」 吐槽完之後,她不由哈哈一笑,發現自己居然開始學習齊等閑的某些神吐槽了。 她開車到了半道上,然後把包在外套里的腦袋直接一下扔進了一個垃圾桶里。 不多會兒,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在垃圾桶邊停了下來,然後從裏面收走了這顆腦袋。 楊關關一路開得不慌不忙,車速平穩地抵達了家門口,剛一下車,腳步就忍不住趔趄了起來。 「看來你這次很玩命。」齊等閑出現在了她的眼前,微笑着看向她。 「不玩命不行啊,那個女人真的厲害!當初你是怎麼一個人面對五個高手,還把嚴動的命給摘走的?」楊關關不由吐出一口濃濃的氣息來,裏面滿滿都是血腥味。 綠彩在那五個人當中,功夫還是最弱的。 也只有在那樣的情況之下,她才有跟齊等閑動手的資本,不然的話,分分鐘就被一拳爆頭打死。 齊等閑手裡摸出了聖水來,讓楊關關喝下。 這是他手裡的最後一管聖水了,不過,對於楊關關,他向來都是不吝嗇什麼的,說是傾其所有都不為過了。 「咕嘟、咕嘟、咕嘟――」 楊關關吞下聖水之後,效果還沒那麼明顯,但片刻之後,感覺到疲倦的精神變得興奮了起來,然後,疼痛的肢體也逐漸開始被一股暖流所包裹,受損的臟腑同樣也不再那麼痛得讓人撕心裂肺了。 「呼……這就是聖教的聖水嗎?你這個大主教,應該能從教皇那裡要到不少吧?」楊關關問道。 「這是最後一管庫存了,教皇可是個吝嗇的傢伙。」齊等閑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別浪費啊,一滴都要給我喝乾凈!」 楊關關只覺得最後一句話有點不對勁。 齊等閑倒不知道她的內心戲,不然的話,肯定會哭笑不得,哥們沒這麼愛飆車吧? 楊關關狠狠倒了倒試管,把裏面最後一滴聖水都給倒了出來喝掉,這個時候,她就感覺有精神和力氣許多了。 齊等閑伸手摸了摸楊關關濕漉漉的短髮,說道:「你去洗個熱水澡,出來了之後,我幫你用暗勁化去瘀血。喝了聖水,明天你多半就能好起來了!」 楊關關說道:「好好好,等會兒我也準備跟你好好聊聊來着。這一戰,太兇險了,但也太暢快了!」 說完這話之後,她轉身進屋裡去洗澡了。 貪狼冒出個腦袋來,道:「二當家,楊小姐這是被誰打傷了啊?要不要哥們去滅了他!」 齊等閑轉頭看了貪狼一眼,淡淡道:「你當她還是以前那個慫貨啊?再過些年,當心她吊打你!」 貪狼不由一個激靈,幽都監獄可別再來個三當家就是了……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