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花源落裔
花源落裔 連載中

花源落裔

來源:google 作者:雪花停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君語 都市小說 雪花停留

桃花源!聚集千萬般幻想一源,若漁人誤入;終其覆滅?亦是里人,識得自明意!皆出於源?劉姓者!不得尋,於此後者亦留心;找現「遺孽」以示眾人之目!花源!終是否,落裔?今又是何居?亦可他人,緣由遇現;留下一姻!展開

《花源落裔》章節試讀:

夫人!立即往着門外走去,也是來到了門口的位置,他那所謂也是隨即跑到。

所以,兩個也是對視上!

「娘親,父親到底如何?蒽!孩兒回來晚了。」

「回來就好!快快,去會見父親一面。」

立即就擺脫了母親握住他的雙手,長話短說。

向著廂房裡邊大步前進,見到那般情形,也是先來個「跪地不起」。

跪着前行,來到床頭前抓住了父親的左手,潸然落淚!

「父親!孩兒,還是回來晚了,怪我。」

「得以!得以,吾將駕鶴西去,終見西天那佛。爾等,會見一面足矣!」

在旁邊,也是一邊哭泣着說到:「父親健在,何須如此自嘲諷己?父親終會,可生,可健,可長。」

在病床的人回:「呵呵!凜兒!莫須這般說話,為父已知如此,但終有餘願未得所償。

機遇幸聞桃花源之餘音,終尋不得而成此生願等,不思!」

隨即,他一邊流淚,一邊握緊父親手言。

「父親!為何此說,帶我尋來妙手神醫,定得以父起身。自然,何須告知孩兒,之願!」

隨即,父親把右手艱難的很舉起來,撫摸着他的臉龐!

下一刻!手似無力以持,遂以落下。

「父親!」

「相公!」

……

對此,這一這位床上咳嗽老者,與世長眠矣!

終有一雷,閃光天際,光亮照浮現人臉!

外加雨聲嘈雜,霹靂天茫,終有天公怒吼!

亦是掩蓋,屋中哭泣落寞聲音,終是讓人面色蒼茫。

眾人!跪下,悲聲痛苦,久久不起。

他!孩兒,也是向著他的母親詢問。

「娘親!父親所說『桃花源』,終是何物,孩兒聞所未聞!」

她,直連搖頭的說。

「凜兒!只是一先生,書中所寫,未人得尋。

奈何,父卻是有意尋跡問道,終亦是疾不離身去!娘親,終不勸動父之所行,無奈以此!娘親之所錯也,所錯也。」

看娘親?也是正在將責任推到自己的身上,也是心遂生意。

「娘親!為人孩兒,必將得以實現父之所願,終尋得桃花源之迷地。以為此,告誡父在天之靈。」

隨即,起身!衝去屋去,冒雨前行。至於庭中,身陷雨陣,獨擋雨勢狂暴。大喊道!

「劉家眾子弟,何在?」

嗖嗖!從府內各處,匯聚於庭院之中!

「劉家,子弟在此,皆聽從公子調遣!為公子一命是從!」

「我,以劉家獨子之名。以告天下有心人士,為有『桃花源』之餘音者,必將有賞。

眾子弟,以此為此生重任,誓死找尋桃花源。後生之代,人生代代無窮已,終是尋桃花源!」

「是,為公子命之是從!」

嘭嚨,雷聲響起,可能劈到近處的樹木。

不知何時,此處在一條看似繁華的街道景象當中,或者在這眾多的人,亦是出門遊玩,遊覽市道人盛,繁景。

「賣包子嘞,新鮮出爐的包子,一錢一個。」

在眾多人群的當中,有一對類似於中年夫婦吧!這應該是中年得子的樣子。

「夫人,莫要貪步,這亦是感覺如何?」

「腹中胎兒,正是頑皮,踢妾身肚皮也。相公莫急!胎兒遂至安康。」

他,也是望回著前方吧!一手扶着妻子,一手撐握着妻子的右手。

能看出她的這個舉步艱難樣子,應該是直接臨盆的那種狀態吧!

他們兩個?一直向前走的時候,也是有着眾多的嘈雜聲音,但是從中,也可以細聽一下。

「算卦不算命,不準不要錢。要錢也不用多少錢。」

在他一旁,卻是放置着?似乎有着一樣的旗幟,掛着。

「無卦不準」!

這對,夫婦也是看到了吧!她夫人也是急忙對着一旁的相公說到。

「相公,要不然給胎中孩兒算上一卦,起一個好聽祥瑞一點的名字。

或者似乎可以大概了解到他(她)什麼時候出生,讓我們做好個準備。」

「夫人!莫要,這術士多半是江湖騙子。不可信,不可信吶!夫人!」

再一次,轉移目光!那位夫人也是望了一眼術士的樣子,誰知道這位術士卻是一眼在看着她!

注視了自己?就對視上的那種。

當他們夫婦兩人,想以為是沒事發生,直接走過他的攤位。

卻是,也是被他叫住了吧!

「唉,夫人?請留步。」

這時候,那位夫人就第一時間意識到剛才?

那會是得罪人了!第一時間沒有回答他,對自己的相公說道。

「相公,你看!你剛說的話,把人家給冒犯了,你說現在?趕緊回去給他來個賠禮道歉啊!」

她相公,也是眼睛瞪大的那種,也是看了一眼自己夫人!

再看一眼,這一旁坐着的江湖術士。

也是,對着她的眼神直搖頭!

「罷了,罷了!己出口成禍,終是吾自身自食苦果。」

他!也是扶着夫人回到術士面前,剛欲開口道歉,但也是被那個江湖術士打斷說話的機會。

「誒誒!大人何須如此,無需低聲下氣,道歉於我。只是以夫人之狀況,加以遂以好言!相勸告也。」

「道長!何出此言?」

「只是我看到你夫人的狀況,所以想高興,為你們提點而已。」

隨即,夫人也是感到驚訝吧!可能是覺得,他這樣的話?就覺得定是「他人善言」以告誡自己。

遂到,他的攤前,就說到。

「道長,有何言勸告也,妾身是當極力聽從。」

「蒽!爾等腹中胎,俄有吉瑞之祥兆。所以也是可以安然無恙,出生必將是可塑之才,可雕琢之木也!」

而這等坐下,已是聽言道長,隨即他們夫婦吧,也是一臉驚訝的樣子!

這個?所以說呢!在遇見顧客之前,一定要說好話。

此刻,道士就把手輕輕的放在桌子上面,就喝了一口茶!

就看着那位夫人的臉,一會隨說到。

「夫人臉容紅潤光澤,之必是貴人之顏貌,胎兒必將安然出生。」

聽到他這句話,兩個也是滿心歡喜笑容的那種。

「道長,謬讚,謬讚了!」

「不知?道長有何稱呼!」

「靜心!此為吾等法號!」

「哦!靜心大師,吾等此為胎兒中生惱,所為其取何名也?終未有意,起之何配!但願道長,這般好名出口成。」

「夫人!這?這不敢當,雖如此,我也是意外一點意見吧!

道士看到其佩戴的玉佩,上有雕刻字樣,可謂應該是林氏!

「掐指一算!莫非眼前大人,所謂林氏家人?」

「靈道長果然神機,已知我等,林姓之人。」

「亦可如此,便為胎中之子稱之曰林君!若是,胎中之女?可稱呼其!林馨,這亦如何。」

「如此佳名!多謝靜心道長,吉言相說。」

「還有一點!胎中孩,將是今宵,以見世間萬物美景!」

對此,他們兩個也是那般歡喜,從的話中就可以聽出來!那個孩子可能是今晚出生。

為此,向道長表達這種喜悅之情,就緩緩離去。

當他們離去之時吧!就一直看着他們兩個離去的背影。

「此子不可平凡之也!有緣,終有劫!有因也必有果,所以非吾等之所能力及。」

月色繚繞,月色灑落!

道路上都是充滿着嘻嘻唰唰的蟲子叫聲,終不見一人前行。

卻是,得見官兵巡視市道,亦可有人行於巷道之內。

無人去問那人,何職?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隨到劉府,終聽聞一陣喘氣聲!亦是她臨盆之時。

而這位相公之人,門外等候!行走於房門之外吧!

卻望星辰,嘆道。

「天公,安撫我心,護我孩安然之初生也。」

「用力,夫人,用力!就出了。」

也是聽到了一聲娃娃出世的哭聲,從房間裏面,也是傳出來那種笑容的聲音。

隨即,就有一個丫鬟打開房門去說道。

「老爺!恭喜老爺,是位公子!」

《花源落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