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江湖之一飲盡江河
江湖之一飲盡江河 連載中

江湖之一飲盡江河

來源:google 作者:帶刀上殿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段離光 江流之

開天六十四年,仙氣浩蕩,為修真之年,人皇派遣廣陵侯西征,廣陵侯歸來時人皇卻遭毒手,有人嫁禍於廣陵侯,天子憤怒,將其全家誅滅,廣陵侯心有不甘,將其子伍豪放入江心的漁船中被當地漁民帶到沉舟湖收養,這個孩子被叫作江流之,江流之長大後對外面的世界和自己的身世充滿了好奇,在俠旅中遇到的人和奇遇慢慢告訴他久遠的故事....展開

《江湖之一飲盡江河》章節試讀:

自從伍墨去征戰之後,賈睇夜夜暗自落淚,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她有幾分思念,有幾分惆悵。她索性住在靈山,每日修道,為伍侯祈禱。可憐的小伍豪,在家裡四處晃蕩,每天捉捉小蟲,采採花。照顧他的是一個叫伍四的人,這個人長的端正老實,一對有神的眼睛和一雙濃眉,鼻樑高挺有西人的風範,真是文氣,每次帶小伍豪上街人家都會注意到阿四而不是小伍豪。

「阿四哥哥,」一日小伍豪在家裡練習寫字,他有些厭倦便叫阿四來陪他玩耍,可是阿四卻讓他好好練字將來一定要有出息,繼承侯爺的衣缽。

說起來,阿四年紀二十,小伍豪已經快五歲了,兩人整天像朋友一樣。到處吃喝玩樂,在家認真學習沉澱。阿四照顧的都是一絲不苟。

「阿四哥哥,你說娘親什麼時候回來?」

「等侯爺回來,夫人就回來了啊。」

「那…那爹爹什麼時候回來?」

「侯爺他…」阿四正要開口說

「伍墨死矣!」這時有幾十個帶甲武士飛身進院:「叛國賊伍墨,與西軍勾結,將布防圖交給西軍,西天門一戰損失慘重,人皇下令,滿門抄斬!」說完武士四散而去,追着家丁一頓亂砍,鮮血噴濺,染紅了牆壁,從閣樓上流下,形成了一個血簾。

「小伍快跑!」賈睇這時回來大聲叫道:「跑!別回頭,阿四帶着他跑!」

「娘!」伍豪哭喊着

多麼可悲的一幕,剛見面又要分離,也許這一別就是一輩子…

「走了!」伍四背起伍豪飛身出去,武士剛想追趕,被賈睇劍氣擊落。武士在地上痛的打滾,緩了好一會。

「除非我死了…」賈睇怒瞪着眼睛:「要不是有高人相助,我怕是要死在靈山,誰人要滅我家族!」

「人皇的命令…」

「放屁!」賈睇怒火攻心:「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落得滿門抄斬?」

這些武士當然不知道,只會把紙上的話念一遍罷了,賈睇不相信伍墨會叛國,沒有這個可能,他被人陷害了!

「斬!」武士衝上前去,一刀斬在賈睇肩膀上,將左手切開,只連着皮肉。

「啊!」賈睇倒在地上大叫痛苦地哭泣。畢竟是女人,誰不怕疼呢?在靈山保護,非要回去,可憐天下父母…兩個武士在賈睇倒地後瞬間踏空飛出,其餘武士圍上去把賈睇圍在中間胡亂劈砍…

「只是練過幾日罷了…」此時又一人破空而來,強大的氣場嚇得眾人不敢呼吸,等眾人看清後嚇了一跳,那個是伍侯嗎?伍侯回來了!

「轟!」伍墨落地將地面砸出一個坑,強大的氣場威壓十足,有排山倒海之勢。他怒視着眾武士:「你們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誰都別想活着離開!」他環顧着眾人的眼睛,可沒有一個人敢和他對視,直到他看向了一處,他頓時失神:「夫人?」他顫抖着,一步一步挪上前去,最後坐在賈睇屍體旁邊發出痛苦的哀嚎。

「啊啊啊啊!」他一拳一拳捶打着地面,拍自己的大腿,扇自己的嘴巴。武士被他嚇的退了一步,有個膽大的武士在遠處向將軍拜道:「將軍,這是人皇的命令,希望將軍不要為難我們,請自誅吧!」伍侯沒有聽到一般自說自話起來:「你等我回家,每日都在靈山修行,過了快一年了,你為了我吃了一年的苦啊…我…我在外征戰沒能保護好你啊…我的…我的玄赫被人用暗箭射死,毒發身亡,他告訴我說,軍中出了叛徒,沒想到是布防圖被交了出去啊,對不起…」伍墨又抽了自己一巴掌:「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最終還是沒能請到兵,送出去的羽書沒有回信也沒來人,出去的調令兵都死了,第二天腦袋都被掛在營帳外,我的部將去了三個,一個都沒回來,我還要…」伍墨將頭猛地撞地:「兄弟們,我給你們磕頭了…我還要防守城池…我親眼看到一對女子在我面前被龍蜥吐火燒死…大撤退死了軍隊的一半,三天後汀舟城才接到信息,又收復了失地…都打到汀舟城了!沉舟湖漂的都是屍體…哪有什麼自在逍遙啊,山河正在破碎!胡奇仙人為何不救眾生?天道何在?」伍侯的心如同火焰一般,漸漸燃燒成了一團死灰,他雙目空洞失神將右手的機械義肢拆了下來,把眾人一驚。

「該死的賣國賊,那十一個鬼面,我一定要殺掉你們…我要活下去…」伍侯眼神空洞:「為何要這麼對我!」眾武士見狀不妙,都想上前把他斬殺只聽得「且住!」

眾人回頭看去,是傳令司,手持龍印:「人皇廢除了命令。」

「我要面見人皇!」伍墨大叫着

「且住!」傳令司肅聲喝道:「你這樣子怎麼能面見人皇?前日才結束儀式,將軍又凱旋歸來,人皇來宴請將軍的!」

「宴請我?呵呵,我倒要看他有什麼好說的!」

停雲殿——

眾大臣坐在殿下,有一個空位,這時一個人快步走了進來,直接落座,拜也不拜,直接拿起酒就喝,眾人都去看他,他也不管,直接吃起了羊腿。他就是伍墨。

「伍將軍勞頓,今日來宴疲憊,吃些也好,不需多禮。」陌生的聲音從殿上傳來,伍墨頓住了,抬頭猛然發現端坐在**的是太子。

「蘇雲潭?」伍墨暗自思忖道:「太子成了人皇,必然是強制退位,或者人皇暴斃,他一定害死了人皇,害怕遭到我家族反對,所以要害死我!那麼……那麼他一定是在我離開雲城後才動的手,接下來他又想除掉我!好啊,你這個蘇雲潭!」伍墨起了殺心手漸漸握緊,卻又慢慢鬆開。

這時傳令司正想上殿,被一個大臣攔住:「吳大人,王上在宴請賓客,盡君主之儀,不便聽政,倒不如等宴會結束交給我,我幫你代交給王上?」

「周蝸?周大學士!你可知道我是專為皇帝命令直達旨意的?」此時周蝸看了一眼蘇雲潭。

「就那麼辦吧。」蘇雲潭說到,「今天還是主要給將軍作慶功宴,我也不懂,就交給老師處理吧,學生也正好學習。」伍墨心想:「我算是看出來了,太子仔細想想也不是那種乾的出弒父然後抄斬的人,他這樣倒有些懦弱,看來有架空的可能性…倒不如說那些大臣,有可能是強迫兵變,然後再架空新皇帝,現在想來,這個宴會倒是有些示威的意思,抄斬的命令又是誰下的,停止的命令又是誰下的?如果是架空了皇帝,他們有多少同黨,他們有什麼氣候,誰想除掉我?為什麼要除掉我……」伍墨慢慢思考着這些問題,殿堂外,一輪鐮刀般的月亮好似要將夜晚攪得不安寧…

《江湖之一飲盡江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