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姜晚周北深
姜晚周北深 連載中

姜晚周北深

來源:外網 作者:姜晚周北深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姜晚周北深

姜晚穿着一身病號服,喘着粗氣,頂着大雨趕到傅家墓園奔跑,臉上儘是懊惱。這四年來,自己這失憶症越來越嚴重了。竟然連傅爺爺的忌日都差點忘了,傅小叔知道了一定會不高興的吧?喃喃間,一輛黑色連號車牌的邁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司機拉開了車門,走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展開

《姜晚周北深》章節試讀:

周北深不懂姜晚嘴角的譏諷是何意,但還是一臉鄭重的說道:「我和她確實不合適,離婚是最好的選擇。」

不合適?

姜晚心裏冷笑,結婚兩年面都沒見過你就知道不合適?怕是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和她這個前妻好好相處吧。

想想也是,在周北深心裏,她這個前妻從鄉下來,哪裡配得上他這位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呢。

目光掃了眼兩人,輕嗤一聲,「真為周總的前妻感到可悲。」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病房,一刻也不想和這兩人待下去。

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呢。

她剛出病房,身後就有人追了出來,高大的身影擋在姜晚面前,「你生氣了?因為結過婚?」

「周總想多了。」她無語,說道:「你有沒有結過婚和我有什麼關係?比起我,病房裡那位恐怕更加在意吧。」

「扯悅悅做什麼?和她有什麼關係?」周北深一頭霧水,不明白姜晚話里的意思。

可在姜晚看來,周北深是惱怒她牽扯鄭悅悅,撇撇嘴,說:「是是是,鄭小姐無關,不該牽扯她。」

還真是夠護着小情人的,隨便說一句都不行。

「別扯開話題,為什麼生氣?」男人追問,目光盯着姜晚,試圖將她看透。

可惜,姜晚一向將自己的情緒隱藏的很好。

「我沒有生氣。」她說,又道:「只是單純的替周總的前妻感到不值,已經離婚了還要被人在背後嚼舌根,多少有些令人唏噓。」

其實就是她自己心裏不爽,換作是誰被人在背後這麼說,恐怕心裏也高興不起來。

「我當初結婚也是被逼無奈,悅悅她只是替我抱不平,沒有其他意思。」周北深解釋道。

沒等姜晚開口,他又繼續說:「雖然我沒見過她,當我想她應該還不錯,是個好人,只是我和她不合適。」

畢竟這兩年沒給他添過任何麻煩,要是換作那些頗有心機的女人,恐怕這兩年他就沒這麼安穩了。

可惜,姜晚並沒有因為周北深的解釋而臉色變好,甚至臉色更加難看。

好人?

所以這就是她兩年婚姻得到的評價?

真搞笑,我是不是好人用你周北深評價?

她黑着臉,語氣冰冷:「周總用不着和我說這些,我對你那些私事不感興趣。」

她想走,周北深卻不肯讓開。

「麻煩周總讓讓,我很忙。」她抬頭看着他,語氣極差。

周北深的火氣也被勾了出來,他難得開口解釋那麼多,可結果呢?

這女人一副看仇人的模樣看着他,好像自己多大罪一樣。

「Dr.姜,欲擒故縱也要適可而止,否則只會讓人反感。」他冷漠開口,話里的意思很明顯,我已經給了你機會,就不要不識抬舉。

欲情故縱?

她?

姜晚一時間都找不到話反駁,是自己的不喜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還是周北深這丫腦子有問題?

很快,她心裏確定,就是周北深腦子有問題!

「周總,有空去看看腦子。」她看着他,又說:「不然我讓人現在給你做做檢查也行,腦子問題可不能大意。」

「Dr.姜!」周北深咬牙切齒,「你敢說自己沒有欲情故縱?」

「我沒有。」她說,毫不猶豫。

「我對周總你不感興趣,就像我剛剛在病房裡說的,我不喜歡姓周的。」

說完,姜晚繞過周北深走了,不帶一絲猶豫。

周北深現在原地,多重情緒湧上心頭,憤怒,難堪,更多的是疑惑。

他可以確定姜晚是真的對他沒興趣,那對方的所作所為都只能說明一點,她是真的討厭他。

可理由呢?

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姜晚幾乎是毫不掩藏自己的討厭,他確實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對方,難道是自己得罪過她,然後忘了?

想到這裡,他拿出手機撥通吳宵的號碼,「給我查最近幾年Dr.姜的行程,着重調查和我重合的行程,我要知道我和她是不是曾經見過。」

掛了電話,周北深轉身走進病房。

「深哥,Dr.姜她……」注意到周北深臉色不太好,鄭悅悅心裏有些忐忑。

「為什麼故意提起我離婚的事?」他看着病床上的女孩,懷疑自己最近兩年對她是不是太過縱容,才會讓她失了分寸。

鄭悅悅微愣,咬着唇,委屈道:「我就是怕Dr.姜因為這個對你有什麼誤會。」

「是嗎?難道不是故意想讓她知道我結過婚?」

男人語氣不太好,彷彿已經將鄭悅悅那點小心思看透。

「深哥,我……」她想解釋說沒有,但抬頭對上周北深目光時,卻又忽然明白,她那點小心思,瞞不過眼前的男人。

「我不希望再有下次,明白嗎?」他說,冷冽的話語讓人不敢反駁。

鄭悅悅點頭,看他要走,咬咬牙,硬着頭皮問:「深哥,你對Dr.姜好像過於在意了,為什麼?」

《姜晚周北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