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金丹仙醫
金丹仙醫 連載中

金丹仙醫

來源:外網 作者:周天陳天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周天陳天生

實習醫生周天被栽贓陷害,被開除前,救了一個將死的老乞丐,誰知乞丐是金丹修行者,將死之際,金丹易主,從此改變周天悲催的一生。  金丹加持,醫武雙絕,能文能武,上可觀星辨吉凶,下可入地探寶穴。右手金針救死扶傷,左手羅盤普度眾生。展開

《金丹仙醫》章節試讀:

「開槍,打死我!」

周天語氣冰冷,不帶一絲情感。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副官的手緊了緊,厲聲吆喝,意圖威懾。

「開槍啊,不開槍你是我孫子!」

周天視死如歸的大喊,完全不懼生死。

就在走廊里氣氛越來越僵持,眾人都緊張兮兮不知所措的時候。

忽然,周天突然動了。

側頭避開槍口的同時,雙手勢如疾風、快如閃電,一把奪下副官的槍,順勢一腳將副官踹飛,整個人飛出2米多遠,重重的摔在地上還滾了幾圈這才停下。

「你……噗!」

副官直接噴出一口血水,這一腳讓他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看見這一幕的人全都懵了,甚至周天自己也是一臉懵逼。

剛才的反應不是他的本意,或者說,是腦海中另一個記憶,對死亡威脅的應急反應。

「咳咳……身手不錯!」

副官接連咳血,踉蹌的撐着地面跪着。

「咣當」

手槍丟在地上,周天環視一圈,目光所過之處,無不退避三舍,彷彿都在躲避瘟疫一般,不敢與周天對視。

「還有人要攔我嗎?」

現在哪還有人敢阻攔,這小子不但醫術高明,還是個武道高手,就連軍中訓練有素的親衛,都在他手上吃了虧,誰還敢攔他,誰又能攔得住他?

見沒人說話,周天拂袖轉身,可剛路過副官的時候,卻被副官舔着臉,一把抱住大腿。

「別走。」

「你有完沒完?」周天不耐煩的問。

「聽我把話說完!」

副官接連咳血,斷斷續續的說道:

「是我狗眼看人低,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恩將仇報,但你不能見死不救。」

周天不耐煩的掃視身後眾人,陰陽怪氣的諷刺道:

「是我見死不救么,明明是我沒有資格,我救人是犯法的!」

這句諷刺讓眾人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咳咳……」

副官被氣的再次咳血,連連懇求道:

「小兄弟,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們一般見識,開國公他老人家一生戎馬,為國為民,他不能死在這,求你,我求求你了,行行好救救他吧!只要你肯救人,要什麼我都給,真的,我說到做到!」

副官一邊懇求一邊磕頭,腦袋撞在地面上砰砰作響。

周天深吸一口氣,他本就不是冷漠無情的人,再加上開國公古老爺子德高望重,國之重器,的確不應該死在這。

「起來吧,我這就去。」

周天思考再三,還是答應救人。

副官趕忙道謝,護着他一起走向搶救室。

走廊里的眾人,特別是醫藥監督局的領導,冷言冷語的諷刺道:

「瞧他小人得志的樣子,我呸。」

「鄭院長,你們醫院的人才,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不允諾好處不出手,真是醫者仁心呢!」

這些人的諷刺,完全是誤會周天,以為他是個為了利益才救人的主。

這些諷刺周天並不知道,副官拉着周天回到搶救室門口的時候,專家們早已焦頭爛額。

在專家教授的不懈努力下,古老爺子心臟一會跳一會驟停,什麼手段都用盡了,只要停葯就停跳,完全沒有好轉跡象。

「讓讓都讓開。」

副官推開擋路眾人,畢恭畢敬的把周天請了進去。

在搶救室的角落中,趙慶龍鼻青臉腫的跪在地上,這臉上的傷,就是剛才副官打的。

他看見周天被請進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盡量低着頭不想讓周天看見。

周天也懶得搭理他,快步來到病床前,先把脈查看,情況比剛才還差,托腮思考,回憶其他治療方案。

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喘,生怕打擾了他的思路。

周天突然開口道:

「你們誰帶針灸針了?」

如今西醫當道,就算老中醫也都半路改行做了西醫,針灸別說在醫院裏,估計也就只能在大保健見得到。

萬幸,有一位中醫老教授隨身帶着針灸針。

「我這有。」

他將自己的針盒遞給周天。

接過來端詳一二,雖然和記憶中的太乙九針有些出入,但有總比沒有強。

扎針施救,太乙九針配合鬼門十三針的法門,與子午流注相輔渡炁,終於再次讓開國公古老爺子度過危機。

這一番操作下來,可把周天累個半死。

虛脫的擦了把冷汗,虛弱的說道:

「2個小時內不要拔針,再給老爺子喝一碗神奇湯,古老爺子的生命,應該能延續1年左右。」

「好的好的,我這就記下來。」副官連連答謝。

周天正好往外走,卻被一幫專家教授給纏住,噓寒問暖,各種套話。

這些專家教授,平日里哪一個不是高高在上,沒想到今天都來巴結自己。

這讓周天有種想法,只要有一身本事,何必要屈尊在這家醫院。

「讓讓,我很累了,我要休息。」

周天推諉告辭離開,這才剛走不久,前後腳的功夫,副官就追出來到處找周天。

「人呢,神奇湯是什麼葯啊?」

老教授履着鬍鬚,故作高深的賣弄道:

「神奇湯是老藥方了,人參加枸杞,是將死之人吊命用的。」

「早知道你怎麼早不說!」有人出言諷刺。

副官也懶得聽這些專家教授胡扯,安排人去抓藥,將葯喂服喝了下去。

中藥入口,開國公古老的臉色明顯紅潤了不少。

就在眾人正準備拔針的時候。

帝都中科院,醫學院院士,風塵僕僕的趕到。

這些人可都是大國醫,每一個都是醫學界響噹噹的泰山北斗。

「古老怎麼樣了?」

隨口一問,幾個大國醫把脈檢查,各自互相默默點頭。

「不幸中的萬幸,幸虧及時,否則活神仙也難救。」

另一個人看向副官,小心翼翼的問道:

「活神仙人在哪,讓我們拜見一下?」

「活神仙?」

一幫人面面相視。

大國醫們都是一臉懵逼,有人差異道:

「古老來江城,不就是要找活神仙續命么,怎麼,活神仙找到了,不讓我們見一面么?」

這下眾人更懵逼了。

「救治開國公的並非什麼活神仙,而是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

大國醫們互相對視,都露出似懂非懂的笑容。

「活神仙收徒了,真是可喜可賀,咱們非文化遺產的中醫後繼有人了!」

「活神仙的高徒人在哪,讓我們見一見也行啊!」

這下全場集體低着頭,不敢與幾位大國醫對視。

「你們說什麼?」

聽聞周天搶救時發生的種種遭遇,幾個大國醫捶胸頓足,甚至還有個當場被氣暈過去。

「國家的希望,中醫的希望,就這麼被你們給毀了,天不亡我國醫,卻被你們幾個混蛋給亡了呀!」

《金丹仙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