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進擊的巨人之開局出生地下街
進擊的巨人之開局出生地下街 連載中

進擊的巨人之開局出生地下街

來源:google 作者:碼速一千的利利舔狗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利威爾 愛利婭 穿越重生

在無限的記憶輪迴中,一次次地在時間的閉環中進擊,追尋自由卻最終淪為自由的奴隸,被命運的巨輪裹挾着踏入絕望的地獄起初,她也曾以為自己是堅定的韓吉派但是她從旁觀者淪為局中人她眼睜睜地看着身邊的同伴一個個離去,滿地的殘肢斷臂,變成了無數個午夜輪迴時的惡夢她的同伴們,想知道他們獻出的心臟去了哪裡?自己的犧牲真的有意義嗎?她沒有阿克曼的超強戰力,也沒有被譽為大地上不死不滅的惡魔的巨人之力最終她選擇了以核平守護牆內人類的安寧,守護調查兵團,守護利威爾至於牆外的人類?不好意思,她只為牆內的人獻出心臟!展開

《進擊的巨人之開局出生地下街》章節試讀:

待愛利婭趕到時,己方這邊就只剩利威爾和法蘭還站着,其他人要麼已經躺在地上無力**,要麼就是早已暈死過去。

利威爾和法蘭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臉上布滿了一層細密的薄汗,微微發白的嘴唇,汗水將他倆身上的衣服打濕,黏膩地貼在皮膚上。

愛利婭看到法蘭握着匕首的手微微顫抖,明顯已經開始脫力。

而利威爾雖然情況比法蘭好一些,但也是神色之中已經帶上了疲態。

而對方卻還有十幾個人,均拿着利器。有磚頭、有啤酒瓶、有鋼管、有水果刀。

「吶,利威爾,看在你身手還不錯的份上,你把你收養的那個東洋女人獻給我,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讓你做我手下怎麼樣?想來你也應該知道我背後有人吧,跟着我不會虧待你的。」刀疤男伸出舌頭舔了舔他刀上的鮮血,一臉獰笑着說道。

利威爾見狀眼裡泛着更盛的冷光,周身的寒意愈發攝人。

「就你這樣的垃圾,吃屎去吧!」

「上!給老子弄死他們!」

刀疤男惱羞成怒,帶着手下一擁而上。

混戰一觸即發。

愛利婭悄咪咪躲在巷子後面觀察情況,像這樣的混戰,她不可能貿然衝進去的,她的實力自保逃跑有餘,真要真刀真槍地上去干,怕是第一個躺下。只能先靜觀其變,找找有沒有下手的機會,當個老六背後偷襲。

又是幾分鐘過去,利威爾在以一敵多的情況下,不僅絲毫不落下風,還瞅准空隙,又放倒了對方兩人。

刀疤男見己方有人數優勢和體力優勢都拿不下利威爾和法蘭,面上也開始掛不住,起了殺心,下手愈發狠戾,招招逼人要害。

利威爾又是一個肘擊狠狠地擊中了拿着鋼管的紋身男的面部,一瞬間紋身男眼冒金星,鼻血噴涌而出。

巨大的疼痛紋身男當即便捂着鮮血直流的鼻子直挺挺倒了過去。

刀疤男看着又一個兄弟倒下,目呲欲裂,暴怒而起,揮起碩大的拳頭砸向法蘭。

原本就被圍攻體力透支的法蘭躲避不及,無力接下刀疤男這一擊。

法蘭瞬間被刀疤男打飛出去,無力再爬起來的他,只能用雙手捂住頭部的要害部位,抱緊膝蓋,蜷縮在角落裡,任憑刀疤男拳打腳踢。

「放開他!」

見此一幕,愛利婭再也忍不住從巷子里衝出來。

刀疤男原本解決了法蘭就要朝着利威爾那邊過去,突然衝出來的愛利婭擋住了他的腳步。

趁着刀疤男愣神之際,愛利婭使出渾身力量握着匕首朝着刀疤男刺去。

刀疤男終究實戰經驗比愛利婭這樣的打架小白多的多,下意識得就用鋼管擋在了身前。

他揮動手裡的鋼管匆忙將愛利婭的匕首擋下。

巨大的力量衝擊震的愛利婭虎口一麻,手裡的匕首哐當一下便掉落地上。

不等他反應過來。

愛利婭抬腿又是一腳。

刀疤男最為柔軟脆弱的腹部被愛利婭狠狠的一踢,劇烈的疼痛,不禁讓他捂着腹部後退了兩步。

「就你這小貓一樣的力氣,也就比小孩大點,」刀疤男擦去額頭上的冷汗,邪笑着逞強道。

刀疤男故意用噁心至極的上下打量愛利婭。

愛利婭纖細的嬌軀和他壯碩的身材形成鮮明的對比。

愛利婭被他噁心的目光看的胃裡一陣翻湧,迅速撿起地上的匕首攻了過去。

刀疤男也不甘示弱揮舞着鋼管向她襲來。

金屬碰撞摩擦的聲響,讓人身上不禁冒出一層雞皮疙瘩。

愛利婭不禁被這力道逼得後退了好幾步。

她意識到兩人之間的力量差距,愛利婭只能改變策略,轉攻為守。

只要能拖住刀疤男一會,拖到利威爾將圍攻他的其他人解決就可以了。

然而在力量和速度的雙重碾壓下,愛利婭逐漸有些力不從心,她的身形躲避的速度一次比一次慢。

刀疤男見狀笑的愈發猖狂,各種污言穢語不斷的衝擊愛利婭的神經。

「可惡!」利威爾此時也注意到了愛利婭和法蘭這邊的情況。

「這個小鬼。」利威爾怒意湧現。

戰況不能再拖了,只能速戰速決。不然小鬼那邊也要堅持不住了。

想到這裡,利威爾虛晃一招,手上驟然爆發的力度一下將圍攻他的三個人打飛了一個出去。

除了刀疤男,現在對方就剩下兩個人還能戰鬥。

只是。

在刀疤男密不透風的攻勢下,愛利婭被一步一步逼近角落,能夠閃避退讓的空間越來越狹小。

終於,在愛利婭後背已經貼上牆壁時,刀疤男閃着金屬光澤的鋼管已經迎面而來。

避無可避的愛利婭只能連忙用雙臂硬生生接住這一鋼管。

「咔擦!」清脆的骨裂聲傳來,一股鑽心的劇痛使得愛利婭幾乎要暈厥過去,一顆一顆豆大的冷汗冒出,愛利婭只能死死咬住舌尖不讓自己暈厥過去,劇烈的疼痛讓她連慘叫呼救的聲音都發不出。

刀疤男見愛利婭失去反抗的力氣,狠狠地蹲下揪住愛利婭烏黑的秀髮,一把往牆上撞去。

不過瞬間,愛利婭的額頭便滲出鮮血,順着臉頰往下流淌。

愛利婭被撞的頭暈目眩,只覺得一片混沌的漆黑。她強撐着想睜開沉重的眼皮,卻只能見一片刺目的猩紅。

愛利婭無力的癱倒在地上,疼痛如潮水般一陣陣侵蝕的神經和意識。

眼前一片黑暗,恍惚間。

她模模糊糊聽到了刀疤男的聲音。

「利威爾,看看你的好兄弟和這個東洋表子吧。」

刀疤男一腳踩在法蘭的背上,搶過法蘭手裡的匕首抵在他的大動脈處,鋒利的匕首在法蘭脖子上划出一道淡淡的血痕。

利威爾雙眼死死盯着刀疤男,眸子里的冷光似乎要吃人。

他的雙拳緊緊的握着,不斷起伏的胸膛證明他此刻忍着強烈的怒意以及,殺意。

原本圍攻他的那幾個人,只剩最後一個人還能動。

但那最後一個人此刻正被利威爾踩在腳下。

「利威爾,你的確很厲害,這麼多人都打不過你,哪怕加上我,不過你的幾個小夥伴可就沒有你那麼厲害了,把手裡的匕首扔了吧,雙手舉過頭頂,這不用我教你吧,你也不想我一不小心在你小夥伴的脖子上開個口子吧。」刀疤男不懷好意的笑道。

「…」

利威爾面無表情鬆開了腳下踩着的那個人,將匕首扔到了五六米的地方,雙手慢慢舉過頭頂。

原本被利威爾踩在腳下那個人見狀,趕緊爬起來,仗着有刀疤男押着法蘭做人質,伸手朝着利威爾就是一拳。

刀疤男哈哈大笑,直說打得好,之前被利威爾壓着打的那口惡氣終於出了大半,猖狂的喊道:「給我打死他!」

小弟得到刀疤男的命令,又欲行動。

這時。

原本躺在地上的愛利婭突然暴起,用一隻還算完好的手緊緊地握住匕首,使出全身僅剩的力氣,一刀扎進了刀疤男的後脖子。

刀疤男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驟然凸起,用雙手緊緊地捂住脖子處,似乎還想掙扎一下,但不過一會,刀疤男就不甘心的睜着雙眼咽氣了。

大量的鮮血瞬間噴涌而出,濺到了愛利婭的臉上,衣服上,染紅了她的雙手。

那個小弟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嚇得呆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巨大的恐懼使得他大腦一片空白,雙腿如同灌了水泥一般定在原地。

利威爾趁機一個手刀砍在他的後脖子將他打暈了過去。

劫後餘生的愛利婭身上的力氣彷彿一下子被抽干,無力癱軟跪在地上,看着那一大片失去了生命的血紅與屍體,腦子裡一片空白,四肢也沒了力氣,就這麼看着。

她,殺人了。

愛利婭空洞的眼神里一片迷茫虛無。唯有瞳孔倒映着鮮血的顏色。

不多時,法蘭的手下也趕到現場,一部分人將貨物都搬運了回去,一部分人扶起受傷的兄弟帶回去。清除掉了暴露他們身份的蹤跡。

利威爾便帶着法蘭和愛利婭回家處理傷口。

「利威爾,我今天殺人了。」愛利婭突然出聲,蒼白的面容和惶恐的神色,暴露出了她隱藏在平靜話語下的不安。「我的手上都沾滿了鮮血,好臟啊…」

「還好你的手髒了,不然這次我和法蘭估計要吃不少苦頭了,謝謝你。」利威爾停下腳步轉身輕柔地摸了摸愛利婭的腦袋,低聲說道。

感受到利威爾掌心傳來令人安心的溫度,愛利婭終於綳不住了,哇的一下就哭出來。

「我好害怕,我看到你和法蘭被那麼多人圍着打,我才忍不住過去幫忙。嗚嗚嗚真的痛死了嗚嗚嗚…」

看着愛利婭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鼻涕眼淚都全糊到了一起,一張小臉髒兮兮地慘不忍睹。

利威爾終於沒忍住嘆了口氣,額頭青筋突起,強忍着潔癖掏出手帕給愛利婭。

「臟死了!快擦乾淨!」

愛利婭哭得更大聲了一把抓住利威爾拿着手帕的手,連同手帕一起往臉上抹。

好想把這小鬼一腳踹飛。

利威爾心裏不住要爆發。強忍着打人的衝動,使勁抽回手,又掏出一條手帕來來回回擦拭着自己的手,白皙的手部皮膚被帕子摩擦得通紅,然後利威爾把手帕毫無留戀的丟盡了路邊的垃圾桶,轉身就走。

此時的愛利婭身體上的疼痛也不如被嫌棄心裏的疼痛來的猛烈。

淚眼汪汪,委屈巴巴地趕緊跟在了利威爾的身後。

「嗚嗚嗚,利威爾…」

在利威爾等人撤離後,姍姍來遲的憲兵隊看着刀疤男的屍體,鄭重在本子上記下了「他們」的功績:今日巡查地下街抓住通緝令上的東區混混頭子刀疤男,由於此人違背王的意志,違反了法律,拒絕逮捕,與之激戰一番將其歹徒就地格殺。

寫完後,憲兵隊隊長合上小本本就帶着刀疤男的屍體回去邀功負命了,不出意外,不僅整個隊的隊員都能分到一筆不錯獎賞,就連他的職位都起碼能升一品級。

回到家後的利威爾和愛利婭三人檢查一番後,除了愛利婭的一隻手臂骨折要麻煩些,利威爾和法蘭身上的傷基本都是皮外傷,不過幾日便能痊癒。

在愛利婭休養了半個多月後,利威爾和法蘭整理好了貨物和接管了東區的地盤,隨着地盤的擴大,法蘭為了方便管理乾脆也將他的手下併入了利威爾這邊一起管理。

隨着兩人的接觸也越來越多,法蘭和利威爾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密,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好兄弟。

處理好貨物的販賣與分配和人員的管理,空下來的利威爾的法蘭也想起了上次從黑市那邊繳獲來的四架立體機動裝置。

利威爾按照記憶里見到的那些憲兵隊的穿着。

穿上皮帶組,研究了一下立體機動裝置的那幾個按鈕的功能和使用的原理後,就開始上手了。

「嘶嘶~」隨着瓦斯噴射而出產生的動力,利威爾騰空而起,鋼索搜的一下釘在牆壁上,快速收回的鋼索帶動着利威爾的身體飛速前進,。

不過一會,利威爾便完美掌握了立體機動裝置和如何利用皮帶平衡自身。

利威爾穿着立體機動裝置在街道中穿梭,像只自由翱翔的鳥兒。

「哇,好厲害啊!我也想試試。」愛利婭捧着臉躍躍欲試,冒着星星眼讚歎道。

利威爾看向還打着石膏繃帶的愛利婭,黑着臉沉聲說道:「不行,等你手好了再說。」

「是呀,等你手好了再說吧,我先去試試了。」法蘭幸災樂禍拍了拍愛利婭的肩膀,然後嗖的一下就學着利威爾的方式飛了出去。

很明顯,利威爾和法蘭在立體機動這方面的確有過人的天賦,試飛了幾次後就能熟練掌握。

愛利婭有些無語地癟着嘴,轉身走進屋裡鬱悶的對着鏡子發獃。

「哎?」愛利婭突然發現鏡子里的自己和之前有些不同。

原本臉上那兩條蜈蚣般的醜陋疤痕顏色好像減淡了一些,原本的顏色是那種深到帶着有點紫色的粉紅,如今那抹紫調好像沒有了。

「是光線的問題嗎?」

《進擊的巨人之開局出生地下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