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絕世無雙易鳴李悅悅
絕世無雙易鳴李悅悅 連載中

絕世無雙易鳴李悅悅

來源:外網 作者:易鳴李悅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易鳴李悅悅 都市言情

作者:大大的最新原創作品,都市生活類小說《絕代無雙》,故事情節圍繞着易鳴、李悅悅開始展開,講述了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全文無彈窗,精彩內容,快來閱讀吧!劇情介紹:十八年前,易鳴年僅一歲,尚在襁褓之中,母親被害,父親失蹤,他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地獄。十八年後,他是修羅殿殿主,是一代閻君,他手握重權,叱吒風雲,無所不能。功成名就時,易鳴攜萬千權勢回歸都市,得知幼時仇恨,他當然是選擇報仇,待他查清真相,一切魑魅魍魎,通通粉碎!...展開

《絕世無雙易鳴李悅悅》章節試讀:

第七章一張羊皮紙

「看我們是什麼意思?」李悅悅沒明白。

聞巧雲笑了。

她將李老爺子的意思揣摩的清清楚楚。

駐顏丹古方要拿,親不能定。

「想要讓那小子斷了念想。」

「只有四個字:知難而退!」

「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李老爺子非常滿意的看了眼這個兒媳婦。

背着手,悠悠然的走了。

李家大廳內,李雲天無奈的看了眼易鳴。

「易鳴,你就多餘說還有好幾張古方那句話。」

「叔,你不信我?」

「我當然信你!大哥大嫂當初何等英武?他們的孩子不會差到哪去!」

易鳴摸了摸鼻子。

這位李叔相信的,其實是他老爹和老娘。

不是信他這個在域外有着赫赫威名的一代閻君。

「叔,我老爹和老娘,是怎樣的人?」

「他們啊!」李雲天的眼睛亮了起來。

「風華絕代!」

易鳴默默的將手伸進口袋裡,手指在九龍玉佩上搓了搓。

這塊九龍玉佩已經和他相伴了十八年。

「叔。我這次回來」

「首要的一件事,是想看看我娘,再打探我老爹的消息。」

「你知不知道,我娘在哪?」

易鳴回龍域,老頭子沒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還限制了他調用修羅殿的所有資源。

想要復仇,只能從零開始。

李雲天晶亮的眼神逐漸黯淡了下去。

易鳴的父親易勇失蹤,母親劉綵衣遇害。

這是一樁沉冤了十八年的舊案。

李雲天曾經為了查明這樁舊案,差一點將命都搭了進去。

但依舊沒有太多的線索。

他只清楚的知道了一個現實。

這樁舊案牽扯的勢力,太強太強。

不是一般的強,而是那種讓人絕望的強!

這成了扎在他心中最深的一根刺!

「你娘她,在千里之外的平天城效區。」

李雲天仰頭長嘆。

「我曾經去過平天城,想將你娘的屍骨迎回來。」

「但是,你娘」

李雲天的神情里飽含着痛苦,眼神里充滿了自責。

「沉冤不得雪!」

「屍骨不還鄉!」

「這是你娘的墓碑上的碑文!」

「是你娘留給所有活着人的話。」

「十八年過去了,你娘依舊孤零零的呆在平天城,呆在他鄉。」

「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李雲天的情緒有些激動。

他沒有發現,此時此刻的易鳴,渾身所有鬆散的氣息都收斂了起來。

就像是一柄藏在刀鞘之中的絕世寶刀。

一旦出鞘,必然石破天驚,掀起蹈天巨浪。

「叔,我要離開一段時間。」

「去平天城,看看我娘。」

易鳴的聲音迴旋在李家的大廳內。

李雲天抬頭想要吩咐一句兩句,卻沒看到易鳴的人影。

他雖然感覺着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太過在意。

以為是剛才激動失神,沒注意到易鳴的離開。

易鳴走後,李雲天在龍域影響力比較大的《龍華日報》上登了一則聲明。

正式宣布解除易鳴與沐家的婚約,並且希望沐家能歸還定親信物九龍囚牛佩。

這事私底下說說沒問題。

登報發聲明,那就是將沐家的臉面按到了地上摩擦,還扇一巴掌。

堂堂沐家,不單悔婚;

還將人家的定親信物黑了。

所有聽到這個消息的人,都是一臉震驚。

那可不是一般的家族,而是葯業巨無霸的沐家啊!

這件事情在網上也炸開了鍋。

沐天豪臉色鐵青的將報紙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

他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寬大辦公桌的桌面上。

平了平情緒,沐天豪拿起辦公桌上的座機,打給了李雲天。

「李雲天,你什麼意思?」沐天豪陰沉着臉問。

「就是你看到和想到的意思。」

「為了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小子,你跟我翻臉!」

「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嗎?」

「我只是幫大哥大嫂的孩子要個公道。」

「大哥雖然失蹤,大嫂雖然被害了。」

「但我還沒死!」

沐天豪聽着李雲天的聲音,握着話機的手背上青筋暴突。

他的眼睛裏閃爍着陰狠的光芒。

「李雲天,你成功挑起了李記和我沐氏的戰爭!」

「我會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他「啪」的一聲將電話掛斷了。

李記和沐氏,都做葯的生意。

沐氏葯業集團比李記葯業,整體規模大出四倍。

李雲天將座機放回機架里。

他獨自坐在辦公桌前,看着前面桌相框里的一張老照片。

這是一張十個年青人的合影。

十張充滿了朝氣的臉,笑的很開心。

有易勇、有他、還有沐天豪

無聲看了一會兒之後,李雲天將身體倒向椅背,緩緩閉上眼睛。

「你要戰,那就戰!儘管放馬過來!」

與此同時,易鳴已經到了千里之外的平天城西郊。

在一蓬蓬半人高的雜草荊棘間,找到了劉綵衣的那座孤墳。

入眼看到的,全是破敗和荒涼!

十八年的時光,這座孤墳風吹日晒。

當初隆起的土堆,都快被抹平了。

如果不是那塊豎著的墓碑,很難相信這兒會有一座墳塋。

易鳴繃著臉看了會,轉頭去商店買了一把鐮刀和一些挖土的工具。

他一聲不吭的將劉綵衣墓前所有的雜草和荊棘一一砍倒。

墳墓四周,頓時空出了很大的一片。

易鳴停了下來,看着墓碑後面快成平地的墳身。

他覺得眼睛有點澀,用手背揉了揉。

四處翻了翻土,易鳴找到一塊真正的黃土地。

他動作很快的挖土運土,將劉綵衣的墳身重新堆了起來。

再用鍬背將鬆散的黃土拍結實了。

做完這一切後,易鳴拍了拍身上的灰土。

他走到劉綵衣墓碑的正前方,恭恭敬敬的跪下來磕了三個響頭。

抬起眼,他的目光落在墓碑上分成兩列的碑文上。

「沉冤不得雪,屍骨不還鄉」!

沒有照片,沒有香火。

劉綵衣孤零零的在這兒已經等了足足十八年。

易鳴站起身,走到墓碑前。

他很慢的摸着那兩列碑文。

「娘。」

「我回來了。」

「讓你等了這麼久,是我的錯!」

「娘。」

「您稍微再等等。」

「我會將當初對您出手的所有人,一個一個揪出來。」

「我要他、們、每、一、個!!」

「都死無葬!身!之!地!」

易鳴的身上,陡然衝出一股驚人的氣勢,直劈天空。

剛剛還艷陽高照的天空,突然陰了下來!

大片的烏雲翻滾,以極快的速度將天空鋪滿!

層層疊疊向整個平天城壓了下來!

轟――!

一聲驚雷炸響,猶如天怒!

很久之後,易鳴身上的氣勢緩緩平復。

天空烏雲散盡,烈日如火。

彷彿剛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幻覺。

「娘,我要走了。」易鳴輕聲道。

他退後三步,正對着墓碑,跪下,再次磕了三個響頭。

突然,易鳴的耳垂動了動。

一陣遙遠的腳步聲,傳入到他的耳中。

易鳴站起身,轉臉看向遠處正朝這邊走過來的一幫人。

這幫人有十五六個,全是青壯年節。

他們胸前的衣服敞開,露出黑乎乎的黑龍紋身。

易鳴的眼睛微微一眯。

這幫人走到近前,其中有一個壯漢眼尖,看到了劉綵衣墓碑上的字。

他不由的大喜。

「哎喲,我槽。」

「找着了!找着了!」

「找着劉綵衣的墳了!」

「咦,小子,你是誰?」

一幫人加快速度,將易鳴和劉綵衣的孤墳圍了起來。

有幾個人再次確認了一下,大聲念出了碑文。

「沉冤不得雪,屍骨不還鄉。」

「沒錯了。老大說過,有這兩句,就對了。」

「哈哈,可算找着了。」

「累死老子了。」

「一會把這墳平了,就可以回去分錢了。」

易鳴冷冷的打量着這幫人。

「小子,聾了嗎?」

「老子問你是什麼人。」

「你怎麼會在這兒?」

「你和劉綵衣是什麼關係?」

剛才問易鳴的壯漢,走到近前,手指戳着易鳴的胸口。

易鳴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壯漢。

「你們又是誰?」

「你們的任務,是平了我娘的墳?」

「你娘?」壯漢怔了一下,隨即狂喜。

「哈哈哈這次的單子接的血賺!」

「找着了死人,順帶着還能逮一個活人。」

「小子,不怕告訴你。」

「我們是一區青龍幫的人。」

壯漢得意的斜眼看着易鳴:「一區青龍幫聽過嗎?」

「小子!你是自覺跟我們走,還是我們將你打殘了,抬着走?」

易鳴微微點頭。

「青龍幫。」

「好。我記住了。」

「至於你們」

「在接這個單子的時候,就已經是死人了。」

「正好我娘在下面需要一些下人。」

「你們合適。」

「哈哈哈哈哈哈死人?」壯漢狂笑。

「兄弟們,這小子說我們是死人!」

「咋整?」

「砍死他!」

一幫人掀起衣服,全部將藏在腰間的傢伙亮了出來。

壯漢故意退後了幾步,抱着胳膊看戲。

「別真砍死了啊。砍斷手腳就行!」壯漢笑道。

有五個握着匕首的人,目露凶光,將易鳴圍了起來。

易鳴全當圍着他的這五個人是空氣。

他目光柔和的看向劉綵衣的墓碑。

「娘,我送些人下去侍候您。」

《絕世無雙易鳴李悅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