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 連載中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

來源:google 作者:公車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公車廟 懸疑驚悚 江小魚

(腦洞搞笑靈異老六)江小魚穿越到恐怖復蘇的世界,獲得情緒管理系統,搞別人的心態就能抽獎升級,提升實力從此以後,斬妖除魔的路上,出現了許多奇奇怪怪的事件某筆仙:我剛現身他就逼我寫暑假作業,尼瑪,我當年學習好的話也不用去死了!某敲門鬼:嗚嗚,他嘎我腰子,挑我鬼線,還碎我蛋蛋!某鬼王:我當時正和其他鬼決鬥,這個老六蹦了出來他說他是吃瓜群眾,我相信了,口袋裡掉出塊磚頭,他說他是蓋房的,我也沒在意我們打到關鍵時候,結果他一板磚砸了過來……江小魚: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小青年,阿鬼們,要不再給點82年的信任?展開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章節試讀:

聽到呼喊聲,蔡根花猛然抬起頭,厲聲喝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壞老娘好事。」

【怨氣值+199】

她身旁的,是一個紋着過肩龍的肌肉威猛男。

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蔡小姐,你別生氣。」

「這個人說的是放開這女孩,不是放開這漢子。」

「明顯是針對我,讓我來會他一會。」

【怨氣值+99】

「就憑你!」

蔡根花咯咯一笑,伸出纖細的手指,在威猛男大腿根部輕輕一掐。

鮮血狂飆!

「啊啊啊!你幹什麼!」

威猛男滿臉驚恐,雙手捂着襠部,叫的死去活來。

蔡根花無動於衷,抬起頭,媚笑道:「這位大哥,如你所願,他已經放開我了,要不您來續上。」

那飄柔的長髮,修長併攏的玉腿,再加上半遮半露的酥胸,無一不在述說著她的風情。

眼前發生的一切大出蕭冰所料。

原來公交車和蔡根花不是一夥的。

那她大可潛藏起來,看看情況再說。

至於威猛男,色膽包天,比肩許仙寧采臣,現在只是受傷,還沒有性命之憂,

蕭冰也懶得管他。

只是這個從死亡公交車上下來的,嗓音蒼老雄渾的人是誰?

他會不會接受女鬼的邀請?

真的到了那地步,自己是看呢?看呢?

還是捂住眼睛,透過指縫偷看?

讓人十分糾結。(別瞎想,主要是為了工作。)

從公交車跳下來的當然是江小魚。

他用一張換聲符改變了自己的嗓音。

又在身上披了一件灰色風衣。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更像一個人。

一個蔡根花命中的剋星!

此刻,看着蔡根花的媚態,連江小魚都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液。

難怪前輩們都說年少不知少婦好,錯把少女當成寶。

穩定了一下情緒,

江小魚沉聲說道:「蔡根花,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蔡根花一臉懵逼。

我特么的管你是誰!

別說我見過的男人,就是我閱讀過的男人,寫下來也是一本辭海。

老娘我哪能記得住。

【怨氣值+99】

「那好,我給你一點小小的提示。」

江小魚語氣幽幽:「那一杯手磨的咖啡。」

「那一鍋加料的牛肉湯。」

「那一本寫你名字的房產證。」

「你…你是蘇老師!」

女鬼一聲驚呼。

【怨氣值+99】

「哼,浪蹄子你終於想起來了!」

江小魚裝作很生氣的樣子。

「前幾日我在幽冥界,勾欄聽曲玩的正歡,我遠方的鬼王朋友忽然找上門。」

「又是送我綠色內褲,又是請我吃綠色蔬菜,又是邀請我到呼倫貝爾大草原遊玩。」

「我一想,絕碧是哪裡出問題了,到你這一看,果然的非常!」

「浪蹄子,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

蔡根花腦子漿糊一樣,慌的一批。

心說:兩個人風流快活的時候,說過辣么多情話,啊妹我真不知道你要考哪一句!

【怨氣值+99】

忽然想到一句,立刻說道:「蘇老師,您說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其實,蘇大強說過什麼話,江小魚怎麼可能知道。

他完全是裝嗨了,胡口亂謅的,

見蔡根花答上來,鬆了一口氣,

立刻仰天長嘆,順勢說道:「現在我只想說一句,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蔡根花當時就愣住了。

別的話她記不住,可這句話好像是港版西遊記里豬八戒說的。

蘇老師以前最討厭這些嘻嘻哈哈不正經的東西,現在怎麼張口就來?

【怨氣值+111】

躲在暗處的蕭冰,剛開始聽江小魚說到自己的鬼王朋友。

心裏也嚇了一跳。

鬼王,那可是能滅國的變態存在。

蘇大強說他朋友實力是鬼王,那他再怎麼的,也是一個鬼將。

自己在他面前,連個屁都不算。

還是找機會悄悄溜走。

可聽到後來,越聽越是不對。

蕭冰是正經人家的姑娘,背過唐詩宋詞。

知道多情自古空餘恨,後一句是好夢由來最易醒。

他怎麼說是此恨綿綿無絕?

蘇大強生前當了一輩子的人民教師,和我用的不是同一本教材?

【怨氣值+33】

另一邊,蔡根花也心生懷疑,偷偷試探起江小魚的真實身份。

嗲聲嗲氣的說道:

「蘇老師,你看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就像那月餅,又扁又寬,中秋節快到了,我都忘記你是喜歡吃甜的,還是鹹的月餅?」

江小魚:「高血壓加糖尿病,我現已拒絕黃,拒絕賭,拒絕大月餅。」

蔡根花差點被噎着。

不吃個毛啊!

你以前可是最愛啃我和我做的月餅了!

【怨氣值+66】

「我說的是以前,還記得以前你是怎麼回答我的?」

蔡根花耐着性子,循循善誘。

江小魚:「記憶是痛苦的根源,我已經不記得了。」

蔡根花心裏的火騰騰往上冒。

能不能說人話!

還忘了!

手磨咖啡和戶口本你咋記得一清二楚!

【怨氣值+99】

「蘇老師~」

蔡根花開始祭出自己的絕學,

撒嬌。

「恁就痛痛快快,老老實實,簡簡單單,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恁喜歡甜口的,還是辣口的。」

「刑不刑~了啦~!」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