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連載中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西瓜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妗妗 古代言情 顧柏

〖女尊種田人狠話不多女強發家致富〗末世女王冷妗妗跟喪屍王同歸後,人狠話不多的冷妗妗;魂穿到了女尊世界這裡的女人負責賺錢養家,男人貌美如花之餘,還要洗衣做飯;what?所以她一穿過來就有了夫君?看着自己住的這個破茅草屋,小問題,她力氣大,會做飯,會賺錢,還自帶了末世空間;有極品找上門?沒事小場面打的她叫娘;賺錢養夫君跟崽崽?沒事她會的可多了……她終於不用打打殺殺了,只想種種田,賺賺錢,練練功,平平淡淡的過日子誰都不能打破她的平靜!來一個殺一個!……多年後在外一本正經,淡漠的冷妗妗,在家化成寵夫奴夫君:妻主~你偏心,說好了昨天陪我放風箏的,結果~哼冷妗妗:把他擁入懷中,輕聲哄着展開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試讀:

冷妗妗看到鮮血,久違的熟悉感,還帶着幾分興奮感。

在末世剛開始殺人,殺喪屍的時候,她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天天做噩夢。

過了一個星期後,也就習慣了,甚至,她開始迷戀這種情緒跟感覺。

已經很久沒有殺過人了,她看着劉紅娟的眼神,就像盯住了自己的獵物一般,隨時要撲上去撕咬一般。

劉紅娟這次是真的怕了,她哆哆嗦嗦的從上衣內側里拿出一個做工粗糙普通的荷包,準備從裏面拿銀子。

她還沒拿出來,荷包就被冷妗妗一把搶過來,這個女人雖然只找原主借過五兩銀子。

可是之前原主買的衣服,吃食,首飾可沒少被這個女人給哄騙了去。

這些難道都是大風刮來的嗎?

冷妗妗把荷包打開,瞥了一眼,碎銀加銅錢加一塊兒還不到二兩銀子。

冷妗妗按在她的大腿傷口處,看到鮮血還在噴湧出來,冷妗妗冷冷一笑:「你覺得是現在把錢全部給我好一些,還是等到你左大腿血流干,我再把你的右大腿,手腕,脖子跟腳踝全都割破,直到流不出血來,變成一具腐臭的屍體被我拋到荒山野嶺讓野獸飽餐一頓比較好呢?」三瓜兩棗的浪費她時間。

當然這錢冷妗妗還是收下了,放進袖子里,這是利息,本金還是要還的。

欠了這麼久不收利息那怎麼行?

劉紅娟疼的臉色慘白,失聲哭了起來:「我不是都給你了嗎?」

冷妗妗看着她:「銀子不夠。」

劉紅娟此時失血過多,整個人蔫蔫的,狼狽不堪,想質問想哀求,可惜有氣無力。

冷妗妗直接一記手刀,把她敲暈。扛起來放在肩上。

對三兄弟說了句:「我去她家收賬,一會兒回來。」說完就直接扛着人走了,血滴了一路。

因為現在是晚上,天色已經暗了,而且冷妗妗住的又很偏僻,她抄的小路來到劉紅娟的家。

劉紅娟的家雖然也不算大,但是比起冷妗妗家的破舊茅草屋,那可不是好了一星半點兒。

劉紅娟的三個郎君,一看到自己妻主受這麼重的傷,又是被冷妗妗這個無所事事,名聲極差的女人背回來,臉色都有些發沉。

就是這個女人,總是纏着他們妻主,害得妻主的名聲在村裡也算不上多好。

其中一個有些姿色,年紀在二十上下的男子掛着幾滴眼淚質問冷妗妗:「誰幹的?哪個憋犢子乾的啊?說話啊?你啞巴了?」這貨是嚇傻了?

其中一個男人哭嚎着想抓住冷妗妗的手不讓她走,妻主受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是誰傷的。

既然是她送回來的,她就不許走,至少把診費付了再走。

反正她跟妻主親如姐妹,幫忙付藥費她肯定不會介意的,這樣自己就可以省一筆錢了。

另一個男人含着淚想跑出去找大夫,再去請里正過來主持公道,調查下是哪個王八犢子乾的,這麼殘忍。

他們都沒有懷疑冷妗妗,畢竟他們哪會知道面前的人已經換了個靈魂,早不是之前他們所熟悉的那個原主。

冷妗妗怎麼可能會讓他去。

直接一記手刀往脖子上砍去,三個男人先後倒地暈倒,冷妗妗的力道掌握的很好,會讓人暈倒至少幾個時辰,而沒有性命之憂,她剛來這個世界,還想在這裡好好生活,養老。

沒打算一過來就大開殺戒。

但如果有人上趕着找死,她也不介意了了她的心愿還附加毀屍滅跡。

冷妗妗在末世里收藏了不少藥粉,其中最厲害的兩種中,有一種可以讓人忘記六個時辰裏面發生的人跟事。

這種藥粉她有半箱,只要一點兒就有見效,她直接掰開四人嘴巴,強行把葯倒入他們口中,直到看到他們喉嚨滾動咽下後,冷妗妗才開始在劉紅娟的房子里走動起來。

冷妗妗快速的把每個房間都搜了一遍,就連廚房跟雜物間也沒有放過,最後找到了十五兩銀子跟幾百個銅錢,冷妗妗全部收進空間。

冷妗妗心想,這下算你還完了欠原主的債。

但是你今天跑到我家來陰陽怪氣的找茬,還想挑撥離間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冷妗妗向來不是吃虧的人,她在末世也只有搶別人的份,可從來沒有人敢欺負到她的頭上。

畢竟不管在哪個時候,都是強者為王,她不挑食,除了屎吃什麼都行,就是不能吃虧。

冷妗妗眼光挑剔的走了一圈,發現他們家的東西她根本看不上,最後在廚房裡看到了二十斤碎米,五斤陳面,二十斤玉米糠,十來個雞蛋,兩把油菜,一塊半斤左右的五花肉。

冷妗妗滿意的全部用籃子裝着,糧食則是扛在肩上,準備帶回去讓她家那幾個男人做給她吃,她在末世經常是飢一頓飽一頓加混一頓,只要能填飽肚子,她不挑食什麼都吃,但是要是做的好吃,她就多吃些。

走到院子里,看到他們家種的菜里有絲瓜跟小蔥,直接全部把熟了的收進空間,她在幫她們,這麼多她們肯定吃不完,不要浪費了。

看到他們家竟然有兩隻雞,冷妗妗仁慈的沒有都抓走,而是把母雞留下來了,給他們留着讓雞下蛋。

方便下次再來就有雞蛋了,直接拿回去也不能養。

這不是把柄給人抓嗎?

她把公雞直接扭斷了脖子,雞生就此結束。

拿來燉湯肯定香。

冷妗妗看着手裡的「戰果」,滿意的走了,走之前還善良的給劉紅娟的腿用了止血藥,死不了。

她還等着以後家裡沒菜了來她家「借」呢。

冷妗妗快到家的時候,看到顧柏人在門口,左右張望,臉上有幾分擔心,是在擔心她嗎?

冷妗妗玩味一笑,她知道三兄弟中,老二想毒死她,老三也恨她,要不然也不至於石頭往腦袋上砸,只有老大,現在沒有看出任何的殺機,她現在還看不出來是藏的太深還是傻白甜。

冷妗妗把籃子里的菜肩上扛的糧食跟那隻被她扭斷脖子的雞遞給顧柏,「去做,我餓了。」

然後自己把糧食放到廚房,心裏暗想男人就是弱雞。

顧樺跟顧林兩個人看着冷妗妗扛着的糧食都有些不知所措,這是哪來的?

顧柏倒是淡定下來了,把籃子里的菜跟雞都拿到了廚房。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