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冷彥辰黃絹絹
冷彥辰黃絹絹 連載中

冷彥辰黃絹絹

來源:google 作者:冷彥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冷彥辰 奇幻玄幻 黃絹絹

【fqxs】等冷彥辰一行人回到後花園時,黃藥王已經叫人就在花園開始布置午飯了,熱情的吩咐一丫環引冷彥辰等去沐浴更衣南國九月初的天氣,晝夜溫差已經很大了,早晨清涼穿棉衣都不覺得多,中午卻可以光膀子幹活冷彥...展開

《冷彥辰黃絹絹》章節試讀:


話說黃絹絹抱着冷彥辰衣服跑了,其實並未走遠,而是躲在不遠處一牆角側耳偷聽。一開始還可以聽到冷彥辰的呼聲,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聽到所期待的殺豬聲,不由得皺了皺眉,「這混蛋,皮這麼厚嗎,難道火沒燒起來……」

浴桶中的冷彥辰此時卻熱得不行了,渾身被蒸的通紅。剛開始還好,感覺體內舒暢不少,顯然這個方法對排毒挺管用,可秋高氣爽的季節,最不缺的就是秋風了,一會一陣的風從開着的廚房門灌進來,風助火勢灶肚子里火一下就旺起來了,這會的水溫估計都要快燒開了,皮膚傳來了灼熱痛感,冷彥辰知道再不想點法子,可能要受傷了。

想起前世所學陣法,似乎有可以化水成冰的陣法。忙念起口訣,打了幾個手勢,溝通自然之力布下一小陣,然而好景不長,因命魂受傷,又沒外物可借,憑他那點微末魂力,只維持了不到一刻鐘,就被破陣了。

冷彥辰嘀咕幾句「這小姑娘還真不能小看,夠靈,夠辣的」。稍加思考,「只有一個辦法了,出去,然後滅火,一會功夫,應該沒人看到的,再說我還穿着內褲的,有啥怕的。」

想到這,冷彥辰一秒都不想待了,從桶中一躍而起,這不尷尬一幕出現了。

黃絹絹良久未聽到什麼聲音,記起冷彥辰功力盡失的病人,擔心他薰暈在葯桶中,那就玩大了,急忙抱着衣服趕回來。

不曾想,嘩的一聲,一黑影從天而降,定眼一看,是冷彥辰裸着上身,下身只穿着圓角內褲,渾身披着水珠,泛着光,下面腿毛清晰可辨。

「啊!……媽呀!……」小姑娘哪見過這陣仗,嚇得兩手捂眼,尖叫不已。

反應過來的冷彥辰忙右手一把摟住黃絹絹肩膀,左手捂住其嘴巴,大聲嚇道:「黃姑娘,別叫了,想嚇死人嗎,還是想其他人進來看熱鬧。」

待黃絹絹稍冷靜,冷彥辰便不管她了,立馬撿起掉地上的衣服穿起來。

冷彥辰剛穿好,便聽到破空聲傳來,眨眼功夫,黃藥王就出現在廚房了。

「發生什麼事了」黃藥王問道。看看冷彥辰,又掃了掃還在捂着眼的黃絹絹。

不多時,冷木也趕到了,疑惑的望着冷彥辰。

冷彥辰再世為人,自不會因此小事去責備一位小姑娘,更不會記恨,這不是他的風格。便向黃葯聖解釋道:「是這樣的,剛剛一隻超大老鼠跑出來,把我們都給嚇一跳。」

「老鼠?是這樣嗎?」黃藥王看了看一地的凌亂,望向黃絹絹,表示疑惑。

「是的,爹!,我去看姨娘她們回來沒有。」黃絹絹此時芳心大亂,饒是生性豁達,也不免鬧了個滿臉通紅,丟下這句話,急急忙忙地跑了。

黃藥王搖了搖道:「這孩子,還是那麼毛毛躁躁。冷公子,走我們出去說話,等下叫人收拾一下。」

「奇怪,這都沒怒氣值入賬」

兩人一前一後,不停的交談,談到興緻處還不免發出笑聲,當聽到其實五子棋還有着必殺技時,心癢不已,恨不得馬上體驗一下,冷木則遠遠的在後面跟着。

不一會便到了會客廳,打眼望去,一位豐潤亮麗的素裝美婦端坐主桌右側首位,緊挨着的下首便是剛才跑了的黃姑娘。

見黃藥王和冷彥辰走來,便停下與黃絹絹嘮嗑,起身招呼:「老爺,妾身已備好茶了。」又朝黃絹絹喊到:「娟兒,還不快給冷公子,冷武王上茶。」

黃娟娟才不情願的起身,不是她生氣,而是面對冷彥辰,心裏莫名的有些慌亂,給冷彥辰端茶時,動作極為不自然。

黃夫人心想:「這孩子,今天是怎麼了。」待眾人落座,便又說道:「冷公子,你和冷武王今個兒在這用午飯吧,下人們這會差不都快忙完了,很快便好。」

正四處打量房子的冷彥辰聞言,忙婉拒道:「不了,謝謝夫人好意,晚輩住所還有兩位隨從,不甚方便。」

隨後幾天,冷彥辰都帶着冷木去找黃葯聖下棋,葯浴,然後幫馬忠帶葯。連五子棋在有禁手情況下,他所熟悉的十幾種必勝開局都教給了黃藥王幾種,兩人關係升溫不少,就差稱兄道弟了。只是始終都未再見到黃絹絹,本想刷點好感完成任務,心中不免有些悵然,對於這個長得極為像前世初戀情人的女孩,冷彥辰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態。

愛慕,談不上,自己雖然現在披着十八,九歲的身體,可畢竟有着近三十年的經歷,早已不是毛頭小伙了,喜歡倒是有那一點,喜愛也許更多一點吧。

「切,是個美女你都喜歡好不。」腦海傳來小情聲音。

「不能這麼玩吧!個人**保護呢!」

哪個男人不喜愛漂亮小姑娘呢?是欣賞還是想佔為已有,就看各位心裏是否住着惡魔了。

上一世的王絹絹,溫柔可人,又善解人意,從不曾與人爭吵過,狡猾又不失善良,是冷彥辰大學期間老鄉會上認識的一位師妹。曾幾何時,冷彥辰以為這是一輩最幸福的事就是與她的美麗相遇,只可惜天妒紅顏,被一車禍帶走了,冷彥辰也為此頹廢了好幾年。

人一生中,總會有那麼一個或是兩個女孩不經意的出現在你面前,當你第一眼看到就會被俘虜,不問原由,不只是緣分,也許上輩子便是夫妻。善待他人,也要善待自己。冷彥辰腦海想了一位師兄的告誡。

「順其自然吧,」冷彥辰暗自嘆息。

明天就是與趙觀主約定的時間了,也是該處理掉這該死的奪命咒了,想起趙觀主那高深莫測的身手,心中一片火熱,那個男孩心中沒有一個江湖夢呢,那怕是老男孩。


《冷彥辰黃絹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