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連環美人
連環美人 連載中

連環美人

來源:google 作者:花想容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季紅 小毛

深夜十一點,薛元輕輕推開卧室的門一個優美的倩影側身躺在床上,看樣子是熟睡了薛元……剛想躺下,那個倩影卻突然轉過身來那個優美的倩影卻有着一張恐怖猙獰的臉——五官完全變了形,找不到眉毛,找不到眼皮,陰森森的黑洞里射出冷嗖嗖的光鼻樑已經沒有了,只剩下兩個黑漆漆的洞嘴唇翻卷着,沒有皮,露出紅紅的肉和雪白的牙齒展開

《連環美人》章節試讀:

  1

  我最後一眼看到活的聶明是在辦公室的玻璃窗前。那個時候聶明正在窗外做自由落體運動。聶明起落的地方只高我一層,所以經過我窗前時速度還不算太快,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最後的樣子。他的臉在瞬間魔鬼般駭人,如果拿DV拍下來,誰都不會相信那就是年輕而英俊的堂堂W集團的高級主管。

  一分鐘後,辦公樓已經成為一口沸騰的大鍋。人們用驚恐或者更為複雜的表情爭相傳送着聶明跳樓事件。我和同辦公室的另外幾個人擠不上人滿為患的電梯,於是從步梯狂奔下樓。當我們喘着氣跑下十六層樓時,聶明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當時我可能是最冷靜的人,儘管所有的人都認為我應該是最不冷靜的。我是除了聶明的屍體之外最引人關注的人。他們看我的表情都是看死者遺孀的表情。那一刻,我敢說所有在此之前憎恨我的人,這一刻胸中的憎恨都煙消雲散,這一點從他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

  金果兒應該是惟一來不及將對我的憎恨化為零的人。事實上,她才是全場最不冷靜的人。她漂亮的粉紅色高跟鞋已經跑丟了一隻,因此她只能一高一矮地奔到聶明的屍體面前。我們都聽到了她撕心裂肺的哭聲,任何一個局外者見此情景都會認為金果兒才應該是聶明的遺孀。

  金果兒趴在聶明屍體上哭的時候,有人推了推站在遠處一動不動的我。「甘藍,你沒事吧?」我沒有看是誰在這個時候對我表示關切,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認為我才是那一刻最傷心的人。因為我是全場惟一呆成雕塑的人。

  110、120的車相繼而來。金果兒被人從聶明身上拉開,兩名穿白大褂的人蹲下去察看聶明的傷勢。片刻,他們抬起頭,繼而又搖頭。每個人的心都沉了一沉。事實上在此之前誰都知道聶明已經沒了救。17樓呀!離聶明最遠的我都看到了滿地白花花的腦漿。奇怪的是,沒有血。為什麼沒有血?我化身雕塑的時候一直在想的是這個問題。也許,是因為聶明沒有血?最後,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意外的是,有目擊者向110的人說聶明剛摔到地上的時候還沒有死。那是辦公樓的保安,聶明掉下來的時候他剛好買了午餐準備回保安室,聶明就掉在離他兩米的地方。幸虧保安下意識躲閃了一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保安說他當時反應過來的時候,看到聶明的身體還掙扎了幾下。他跑過去,聽到聶明在說話。其實那個時候他已經死了,腦袋都碎了,所以他說話很可能是一種未知的生理反射。保安驚恐地低下頭,聽到聶明的那句話是:「窗外有鬱金香」。

2

  一個月前,我從遙遠的南方小鎮到這座北方城市謀生。我憑着才貌雙全很快在W公司謀到了產品策劃這個職位。我之所以能有這樣好的運氣,是因為我的前任,一個叫唐糖的女孩剛剛死去,據說是因為他跟上司談戀愛,失戀後跳樓自殺的。她就是從我辦公桌旁的玻璃窗跳下去的。十六層的高度,據說渾身的骨頭摔碎了一半。

  我的頂頭上司是聶明,也就是唐糖事件的誹聞男主角。我開始對他相當謹慎,慢慢我發現聶明並沒有因為唐糖事件而降低在公司里的聲譽。每個人仍然很尊敬他,男人以他為標準提高自己,女人以他為標準擇夫。大家都認為聶明做高級主管只是暫時的,他的發展空間會很驚人。他還很年輕,剛剛三十歲,擁有雙碩士學位。更重要的是,他英俊,影視劇里都很難找到像他這樣完美的身材和相貌。

  半個月後,我的工作逐漸上了路,贏得了領導和同事的一致稱讚。其實我知道,很多女同事開始嫉妒我,不是嫉妒我能幹或者漂亮,而是嫉妒聶明對我的關照。

  那個時候,我辦公桌上的鬱金香已經開放一周了。開始大家並不知道送花者是何人,後來不知從哪裡傳出謠言,說送花者是聶明。我知道謠言的製造者一定是金果兒。她是聶明的秘書,高我們一層辦公。金果兒暗戀聶明是我進公司不久就知道的事。而且據說還不止是暗戀,關於金果兒與聶明之間的誹聞版本眾多。

  我們辦公樓對面有一家花店。我每天從玻璃窗里都可以看到它。因為樓層太高,看不清楚賣花的小妹。只知道中午生意清淡的時候,那個小妹就會坐在店門口曬太陽。她總是穿顏色鮮艷的衣裙,比店裡的花朵更鮮艷。

  我桌子上的鬱金香就是來自這家花店。每天早上穿鮮艷衣裙的賣花小妹都會敲我辦公室的門,遞上一束掛着水珠的鬱金香,每天的顏色都不同。直到一周後,我對聶明說,我最喜歡的是紫色,於是,賣花小妹每天都會送紫色的來。

  氣氛暖昧的酒巴里,我穿着紫色的花苞裙,聶明看我的眼神很着迷,他說我這個樣子像極了他送給我的花。事實上,聶明的這種眼神本身更具有魔力,我相信很多女子就是因為這樣的神眼而無法自拔。我們從氣氛暖昧的酒巴直接去了聶明的單身公寓。那裡沒有炫彩的燈光沒有柔醉的音樂氣氛卻更加暖昧。聶明得到了我這個紫色鬱金香的花心。我情願讓他成為採花人。

嗯,所以金果兒製造出的謠言是真的。很快,公司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我這個新來的南方妹成了聶明的新歡。在形形**的說法中,有一個版本是這樣的:「她就是下一個唐糖」。

  賣花小妹第一次踏進我的辦公室時,花香撲鼻。賣花小妹的笑容怯怯的:「請問哪位是甘藍小姐?」

  我在電腦後站起來:「我是。」

  「甘小姐,這是您的花,請您收好。」這個時候,我聽到辦公室里有人說「好漂亮」,還有人說「好香」。

  我接過花束,是粉色的鬱金香。那個時候,我真的被打動了。我從南方小鎮來到北方,無親無故,是誰知道鬱金香是我的最愛呢?這種花骨子裡美得放肆表面上卻不張揚,將一腔柔情全都收在花瓣里。

  我雖然喜歡鬱金香,卻沒有想到這束花會有這麼香。我將鼻子湊在花瓣上,香味更重了,甚至有輕微的眩暈。我好久都沒有聞到這樣的味道了。我笑了笑,對賣花小妹說:「謝謝你。」

  花里沒有卡片。直到我上樓去聶明的辦公室里送策劃書的時候,聶明看着我,意味深長地問:「藍藍,你喜歡鬱金香嗎?」

  在一陣頭暈目眩的慌亂之中,我點頭:「很喜歡。」

  聶明滿意地笑了。我回到辦公室,拉開裝滿花茶的第二層抽屜。多年來我一直喜歡用花泡水喝,微酸的甜,敗火又養顏。在眾多類花中,有一種花叫做紅乃莓」,紫紅色,幹了之後的形狀有點兒像楊梅,泡在水中會浮在水面上,像極了睡蓮。不是很好喝,有點酸澀,所以我不常喝。但我現在需要它。

  

  3

  從那晚我把自己當做紫色的鬱金香送給聶明之後,每天下班時,都要從那束花裏面抽出最美好的一朵帶走。每天夜裡,當聶明將我採摘的時候,我都會將那朵花送給他。我說這就是我自己,他亦很認同。我將那朵花擱在我們同床共枕的床頭。聶明每回都會說,真香。

  「是我還是它?」我故意挑逗。

  「你。」

  每回聶明說完這個「你」字,都會情難自禁。火焰平息之後,他問:「你這個小花妖,為什麼不在南方好好待着,偏偏來北方勾引我?」

  我只笑,不回答。鬱金香真的很香,我們聞着聞着就睡著了。

  有一天我走進聶明的辦公室,我想我當時一定是以公謀私。文件夾里空無一字,我的腦袋裡卻密密麻麻書寫着「思念」。

  我去的時候,金果兒正在裏面。我敲了好幾聲門,聶明才說「請進」。我推開門,看到金果兒正往外走,雙頰緋紅。偷眼看聶明,卻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

  金果兒剛走出辦公室,我就故意將門「咣」的一聲關緊,然後撲進聶明的懷裡吻他。聶明剛才的泰然自若蕩然無存,他喘息着跟我舌吻,一轉身將我壓在椅子的靠背上。

  據說女人接吻的時候是不睜眼睛的,男人則相反,這一點在我和聶明身上都被驗證。那一刻聶明正面對着玻璃窗。他忽然推開我,聲音有些嘶啞地說:「藍藍,你看,窗外有鬱金香。」

  「有什麼?」我被他說得一頭霧水,回頭朝玻璃窗看。

  「鬱金香,你看,窗外面居然會有鬱金香,紫色的,跟我送你的一模一樣。」聶明不知是驚訝還是興奮,渾身顫抖。

  我也呆住,半天才驚嘆:「真的啊,真的有鬱金香!在窗外面!」

  我們都撲到窗前。

  「不會是海市蜃樓吧?」我問。

  「傻瓜」,他緊緊擁着我說,「現在是晴天,沒有霧,也沒有雲,怎麼會有海市蜃樓?」

  我說:「聶明,看來我們是感動了神靈。我聽過一個傳說,相愛的人可以共同看到在別人眼裡不存在的事物。現在這個奇蹟發生了!」

  畢竟我們都受過高等教育,不會輕易相信這樣的荒誕之事。可是估計我們都被愛情沖昏了頭腦,像兩個白痴一樣認為這是真的。並且,說好這是我們共同的秘密,不對外泄露。

  

  4

  那天午飯時聶明在加班趕工作,我和他一起吃了工作餐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辦公室另外幾名同事都回家吃飯了,我一個人坐在玻璃窗後,讓自己籠罩在陽光之中。我原以為我會獨自享受清靜安逸的午後時光,沒想到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是金果兒。

  還好,我的反應足夠快,關掉了電腦顯示器。她沒有看到網頁上那些各式各樣的草藥圖片,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新聞。

  我微笑着跟金果兒打招呼,彼此言不由衷地誇讚着對方的髮型或者身材。金果兒的視線慢慢地轉移到辦公桌上的鬱金香上,神色古怪。

  我知道她心裏面想的是什麼。聶明的一切事情都是由金果兒打理的,當然也包括給他的小情人,也就是我,訂花。所以可以理解金果兒心中的忿恨。可我裝着不在意的樣子,將視線投向窗外。

  我忽然驚叫起來:「果兒,你看,窗外面也有一大束鬱金香!」

  金果兒的臉色突變,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後笑了:「藍藍,你真可愛。這窗戶是玻璃的,你看到的應該是桌上這束鬱金香的影子。」

  我忙搖頭:「不,不是的。」我把桌上的花瓶小心地拿起來,放在地板上,然後指着窗外說:「你看,現在仍然有!」

  金果兒這回也驚叫起來,驚叫的聲音有些誇張。我想,如果她做演員倒是不錯,喜怒哀樂表現得都那樣出色。

  金果兒驚叫着說:「藍藍,我看到了!窗外真的有一大束鬱金香。怎麼回事?難道是海市蜃樓?」

  我學着聶明的口氣說:「傻瓜,現在是晴天,沒有霧,也沒有雲,怎麼會有海市蜃樓?」

  金果兒嚇壞了:「這是怎麼回事?見鬼了嗎?」

  我幽幽地說:「可惜離得遠了點兒。如果再近點兒,我就把窗戶打開,將那束花拿進來。那一束好象比我這束還漂亮。」

  金果兒這回認同我的觀點。她點點頭說:「嗯,真的比這束漂亮呢。」

  金果兒走後,我的目光還沒有從玻璃窗外收回來。

  現在是晴天,窗外沒有霧,也沒有雲。

  當然,也沒有什麼紫色的鬱金香。

  

  5

  我正望着空空如也的窗外,電話忽然響了。

  是聶明。他的語氣有些激動:「藍藍,我又看到窗外的鬱金香了。這一次花朵好大,比我送給你所有的花都漂亮。」

  我抱着電話撒嬌:「親愛的,那你送給我。」

  聶明說:「傻瓜,這麼遠,我怎麼能拿到?」

  我反問:「很遠嗎?真的很遠嗎?不是就在窗外嗎?」

  聶明猶豫了一下,然後聲音有着反常的興奮:「對,寶貝,不是很遠。你等着,我給你摘過來,然後給你送過去。」

  電話放下,我的目光仍然沒有從玻璃窗外收回來。

  幾秒鐘之後,我看到了聶明。聶明在窗外做自由落體運動。聶明起落的地方只高我一層,所以經過我窗前時速度還不算很快,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最後的樣子。他的臉在瞬間魔鬼般駭人,如果拿DV拍下來,誰都不會相信那就是年輕又英俊的堂堂W集團的高級主管。

  

  6

  聶明墜樓事件轟動了整個公司。大家震驚和惋惜的同時都很奇怪聶明是怎麼墜樓的。經過警方調查,當時聶明的辦公室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可能是別人把他推下去的。但聶明又沒有理由自殺,他的事業和愛情都正春風得意,墜樓那天的表現也很正常。

  法醫經過細緻的檢驗,發現聶明的體內有一種毒素。毒素是從一種不知名的花朵里提取出來的,比較罕見。毒素進入人體後,會麻痹神經,有致幻的作用。人會看到一些想像中的景象,並固執地認為是真的。

  警方很快就查出毒素的來源是我桌上的紫色鬱金香。那些鬱金香已經枯萎了,自從聶明死後賣花小妹再也沒有送花給我,可是我不能扔掉這些花。

  警方把我當成了犯罪嫌疑人。可是很快,他們排除了我的嫌疑,因為他們從賣花小妹的花店裡找出了毒素。毒素其實已經被扔掉,但那些粉末狀物質仍有少量殘存。

  賣花小妹在**面前痛苦流涕。她說,她沒有想到那些東西能夠殺人。是一個叫金果兒的女人要她在花里摻入這些東西的。金果兒對她說,這些東西不能碰,不能聞,否則後果很嚴重。賣花小妹問她是什麼後果,金果兒說那是**,她一個小女孩千萬不能碰這東西。賣花小妹嚇壞了,堅決不幹。於是,金果兒拿出了讓賣花小妹眼睛發直的錢。

  金果兒被警方帶走那天,沒有人知道,我在第一次聞到鬱金香的氣味時,就已經識破了那種毒素。我來自南方小鎮的一個少數民族部落,我爺爺一生中專門創造各種奇特的藥粉。但是有一次,珍稀藥粉大量失竊,不知都流落到了何處。關於這個事情,網上有各種版本的八卦新聞。

  但是,只有我知道,這種爺爺獨創的毒素的解藥是一種叫紅乃莓的花。

  世界很小不是嗎?一個多月前我得知最要好的網友唐糖自殺的消息後,從南方小鎮來到這座城市時,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巧合。完美的巧合。

  惟一不完美的是,聶明墜樓那天,當我從十六樓步梯奔下樓,看到聶明的屍體時,我才意識到,我其實早已愛上了聶明,愛得無可救藥。

《連環美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