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獵狐計劃
獵狐計劃 連載中

獵狐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林和平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麗 林天陽

《獵狐計劃》是一部長篇諜戰小說,描繪了一場跨越十四年的間諜懸戰,突然風聲逆轉,潛伏多年的間諜「狐狸」冒然涉險,繼而又引來一場敵我雙方間諜網絡的傾力對抗《獵狐計劃》具有緊張驚險的故事,嚴謹精妙的布局,層出不窮的懸念和出人意料的結局展開

《獵狐計劃》章節試讀:

深夜,西都市國安局會議室內,大家聚精會神盯着投影屏幕上一名軍人的影像資料。陳軍站在一旁介紹:「鄭曉天,1988年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光學系,後在國防科技大學物理系攻讀碩士、博士,是激光實驗室的課題負責人。98年與妻子張惠育有一子,名叫鄭彤彤。2003兩人離異,孩子歸鄭曉天。前妻張惠現在上海深海公司工作,深海公司為A國著名科技公司,年營業額超過50億美元。06年,鄭曉天與前妻所生孩子查出患有嚴重心臟病。據同事反映,這也是鄭曉天至今未再婚的原因。從離異至今,鄭曉天與孩子一起生活。據調查,激光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家裡不允許接入國際互聯網,而鄭曉天卻私自接入,主要是他兒子在用。平常,鄭曉天在實驗室時,由保姆在照顧孩子。」

「我們追蹤發郵件的IP地址是他家的電腦嗎?」有人在下面問。

「不是,郵件是從一家網吧發的,郵件用戶名也是5月13日晚上11點剛剛註冊,也就是昨晚。我們已經查明,網吧管理員沒有登記其身份證。我們已通知轄區派出所對該網吧作出處罰。」陳軍確認說。

「那為什麼重點關注這個人呢?激光實驗室還有其他10個人也是可以接觸機密的。」

「通常情況,實驗室人員只能周末回家。據我們對這11個人及其家屬的外圍調查,鄭曉天於13日上午返回市區,帶兒子去了醫院,今天清晨才返回實驗室。這個時間段正是泄密郵件發送的時間,而其他人都留在實驗室的宿舍。因此,鄭曉天具有作案時間。第二,鄭曉天的兒子由於患有嚴重心臟病,花費很高,鄭曉天每月近萬元的工資大都用於孩子的治療上,這使得他有可能為了錢鋌而走險,不惜出賣機密,因此,他具有作案動機。同時,做為課題負責人,是可以接觸全套科技資料的,而其餘10人,只了解課題的一部分。」

「今天帶回來的電腦有沒有什麼問題?」鄧中民的臉上陰雲密布,長長地吐口煙問道。

「還在由技偵的同志分析,並和泄密郵件做對比。這台電腦是專門存放重要資料的電腦,所有的實驗數據記錄、實驗方案、設備圖紙等絕密資料都存放在這台電腦里,整個實驗室,只能由鄭曉天使用,其助手也無權使用。」陳軍回答起來顯得很乾練。

「那就得儘快分析,」鄧中民臉上有些猶豫,隨即又嚴肅地說:「不能超過明天上午10點,這台電腦必須給人家還回去。」

崔仁傑不解地問:「鄧局,您看是不是太急了,這台電腦對破案至關重要。」

鄧中民搖搖頭,似乎陷入到沉思中。他皺了皺眉,喉嚨里輕輕地咳了一下:「我也知道至關重要,可就因為這台電腦太重要,所以,在我們這裡的時間要越短越好。萬一這電腦壞了什麼的,那誰說得清?不全成我們的責任了。」

崔仁傑點點頭,心裏不由地感嘆:畢竟是當領導的,看得遠,這是對的。想到這,便扭頭說:「陳軍,你今晚就陪技術室的同志一起加個班。」

「行!」陳軍答應得很爽快。

一開完碰頭會,陳軍快步走到技術室。屋裡到處是閃爍的各種電子設備,只有賈全和黃倩兩個人在。賈全是鄧局去年專門從市公安局技偵處把他要過來的,可以說是國安局的電腦專家。昨晚的泄密郵件就是他解的密,這才發現出了這麼大的案件。

「賈工,怎麼樣了,崔處要我過來陪你加班。」

「哦,那辛苦你了。我已經調出了資料,和郵件的內容在做對比。暫時還沒發現特別的地方。」

「有你們兩位大偵探在,我就回家了,你們慢慢弄吧。」黃倩高興地收拾好提包。

「恩,你走吧。路上小心,很晚了。」陳軍關心地看着黃倩出了門,才收回目光。

「你是怎麼做對比呢?」

「你看,我這套分析軟件是網絡上用的,它可以分析郵件內容和這台電腦裏面的內容的相似性,如果僅僅是兩篇文章,幾秒鐘就可以搞定。不過,這裏面有圖表,有設計圖,還有很多專業數據,它對比起來就會比較慢,出錯率也會比較高。「

「有什麼辦法能準確點嗎?」

「我是這麼想的,先由軟件找出可疑的相似之處,再由激光技術方面的專家來做人工對比,這樣會準確些。」

「可這台電腦明天上午10點就得還回去。」陳軍知道,在西都市,只有激光實驗室的人才是這方面的專家,總不成讓他們來鑒定吧。

「今晚應該能分析完,明天你們抓緊找專家看。」

陳軍往沙發上一躺,打個哈欠說:「行,那你弄吧,我在沙發上休息一下。」

「那我分析出結果叫你。」

夜更深了。

幾台併網的電腦屏幕上,顯示分析進度的色條不斷閃爍。5%,10%,15%,進度時快時慢。賈全看這麼等着實在無聊,便打開文件櫃拿出一桶即食麵衝上,嘴上叼着塑料叉哼起歌來。

說實話,賈全對能不能分析出兩份資料的相似性,也沒有把握,這畢竟是專業性的技術資料,不是網絡文章,分析這類資料得有過硬的專業知識。不過,如果它們中間有相同的大段文字,那肯定逃不過軟件的過濾,只要能發現這個,也能從側面反映問題。

想到這,賈全不覺彷彿自嘲地一笑。他回頭看看陳軍,發現這傢伙已經進入夢鄉,不時還打幾聲鼾。

「先上個廁所,再回來吃即食麵。挑燈夜戰,命苦啊!」賈全自忖道。

當賈全上完廁所,回到技術室,陳軍還在酣睡。

「真幸福,睡得跟豬似的。」賈全小聲嘟囔一句,走到桌前掀開即食麵,香噴噴的熱氣頓時四溢開來。

當顯示分析進度到100%時,天已經蒙蒙亮了。賈全整理了一下得出的相似性結論,轉成文檔打印出來。

「誒,天亮了。」他遙醒陳軍,「這是分析出的相似的地方,我整理出來了。」

一聽這話,陳軍剛才還朦朧的睡眼頓時一亮。他用力地搓可搓臉,然後接過打印稿:「好,真有你的,怪不得現在國安局、公安局都搶着招懂電腦的人,工作效率高啊,要是靠人工來逐條分析對比,那肯定得下個月去了。」

「過獎了,過獎了。還是你們這些做偵察的厲害。」賈全禁不住誇獎,臉上有了點喜色。

「我這就給崔處長彙報去。」陳軍說完,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技術室。

此時的林天陽正站在辦公室的窗口,木然地看着對面的辦公室。從激光實驗室回來,劉麗一句話都沒說,他也沒敢說。他估計劉麗很想罵人,尤其是想罵他這個負責實驗室保密工作的,但劉麗卻什麼都沒說。一整夜,林天陽都待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一根煙接一根地抽,白天的情景一幕幕地回現着,鄭工憤怒的臉,劉麗無奈的面孔,還有鄧局長,崔處長,還有那個叫陳軍的,大家的面部表情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里。

「泄密!」有個聲音不斷地在他腦海里喊着這個詞。真的泄密了,自己難辭其咎,甚至劉麗也得承擔領導責任。

究竟是什麼環節出了問題?能接觸資料的有11個人,而能接觸全部資料只有鄭工一個人。可進出實驗室,尤其是核心實驗室,必須有兩人以上,樓里樓外到處都有監視器,而且門口有檢測通道,如果是光盤、優盤,甚至一切又可能攜帶資料的設備都不可能通過。實驗室又是與互聯網做了物理隔離的,不可能通過互聯網泄密,甚至和軍網都不相連,那麼通過網絡泄密的途徑也可以排除。整個實驗室還有通訊信號屏蔽,手機、無線網都沒用,無線通信泄密也不可能。

這究竟是怎麼泄的密?難道是有人帶出了資料?那這個人是誰?又是怎麼帶出了資料?

唯一能接觸全部資料的人是鄭工,前天他的孩子進醫院,給林天陽打電話說過,算是給情報站請過假。這些年,鄭工一個人帶着患有嚴重心臟病的孩子,挺不容易,這種病說倒下就可能再也起不來。所以不管是誰,只要是鄭工要帶孩子去醫院,沒人會說三道四。而且,情報站只是負責保密工作,相關人員的去向只需打個招呼就可以,程序上的批假權在總部。自從負責激光實驗室,林天陽和鄭曉天沒少打交道。林天陽一直認為鄭曉天是個很負責的父親,而且,是個很正直、也很隨和的科學家,這樣的人會故意把資料發給國外嗎?如果說無意之中泄密,林天陽還覺得有可能,但故意,也就是竊取絕密。當間諜這樣的事情會是一個這麼負責的父親能幹得出來的嗎?

就算真的是鄭曉天,那麼他是怎麼帶出資料的呢?除非……?

林天陽想到了一種可能,但這樣的想法過於瘋狂,連他自己心裏都連連否定。那就是鄭曉天用腦子記住了資料,等回家後再回憶出來,一點點地,最終把全部資料帶出了實驗室。

這可能嗎?可不是他,又能是誰呢?

看着窗外林天陽頭痛欲裂。

《獵狐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