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南頌喻晉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頌喻晉文 都市言情

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也沒能讓喻晉文愛上她,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算了算了,離就離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迹,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然後華麗轉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南頌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麼用,姐要獨自美麗。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黑客大佬是她;超級大廚是她;國際名醫是她;玉雕大師是她;地下車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展開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章節試讀:

一上午的時間,南頌已經將集團總部各部門都巡視了一番。
南氏集團是從珠寶業開始發家的,主打高奢品牌,南頌的父親南寧松是創始人,且把生意涉足到了酒店、馬場、古董、餐飲、影視還有房地產等各個領域,鋪面很廣,在南城曾經一家獨大,南氏珠寶還是全球最大的鑽石貿易公司DT指定的特約配售商,更是國際礦業RG旗下的特選鑽石商,一度封神。
同時獲此殊榮的,除了南城的南氏集團,便是北城的喻氏集團,兩大集團隔江對望,從來井水不犯河水。
員工們坐在工位上假裝戰戰兢兢地工作着,時不時偷瞄過去,視線不由自主地就定格在新總裁身上,「哇,我們南總身材好好啊~」
不同於昨天的一身白色套裝,今日南頌穿的是一件墨藍色的西裝式連體褲,凸顯出窈窕的身材,玲瓏有致又不失幹練帥氣,氣質絕佳。
有員工按捺不住記錄美的小手,偷偷在南頌身後「咔嚓」偷拍了一張,發佈到網上,「看到我們新boss的背影,都想要跪倒對她俯首稱臣!」
她是個小網紅,粉絲數20多萬,平時就比較愛炫,這條一發,立刻引來無數點贊、評論外加轉發。
評論區排山倒海的誇讚,「哇塞,這確定是現實生活中真實的女總裁嗎!這身材和氣場完敗女明星啊!」
「小姐姐居然能夠見到活的美女總裁,慕了慕了~」
「彎了彎了~」
「就衝著美女總裁的背景,老子明天就去南氏集團應聘去!」
南頌一進辦公室,就脫掉了高跟鞋,換上了拖鞋,副總蔣凡跟在她後面把門帶上,見狀忍不住笑,「走了一上午,腳疼了吧。」
「太久沒穿高跟鞋了,有些不習慣。」
南頌輕輕嘆口氣,「我才走了三年,集團就亂成這樣了,各部門都懈怠成什麼樣了,底下的員工看着兢兢業業的,真正在幹活的有幾個?」
蔣凡從醫藥箱里拿出藥膏,半跪在地毯上給南頌磨破皮的腳上藥,動作很是輕柔。
「這就叫上樑不正下樑歪,南寧柏搞了個部門業績競爭模式,不算員工各自的KPI,既然是吃大鍋飯,多干少乾的沒區別,誰又肯出力呢?」
南頌忍不住嗤笑,「我二叔是從國企出來的,直接把以前那一套搬到集團來了,這就是當年我爸為什麼不帶他玩的原因,愚蠢的土撥鼠。」
不是不想帶,而是帶不動,太難了。
蔣凡對着她的腳心吹了吹,南頌蜷了蜷腳趾,忍不住擰眉,收回腳,「癢,讓它自己干吧。」
她的腳又薄又小,腳趾倒是肉肉的,透着十分可愛,蔣凡臉上儘是溫潤的笑,抬眸看着她,「你回來了,真好。」
南頌盤腿坐在沙發上,哀怨道:「回來收拾爛攤子,對我來說並不好。」
「你可以的。」
蔣凡目光無比堅定,像一個即將奔赴戰場的戰士找到了能夠帶領他浴血奮戰的將軍,有了主心骨,就可以大展拳腳地幹了!
南頌收起小孩子般的神情,一秒變正色,「兩件事,你記一下。」
「您說。」
「第一,南寧柏和南寧竹盤下的北郊那塊地皮,不建高爾夫球場了,我另有它用。」
「是。」
「第二,新珠寶系列活動可以推出了,以『玫瑰花』為主題。你讓運營部在網上發起話題討論,徵收愛情故事,熱度前十名可免費獲得南氏珠寶鑽戒一枚,公司內部員工也可參與。另外也讓設計部以網友們的愛情故事為產品概念,設計稿同樣發佈到網上參與評選,前十名當月業績獎金翻兩番。」
「是。」蔣凡應下,忍不住道:「您這是要大出血啊。」
南頌淡淡一笑,「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不捨得放餌,魚又怎麼會上鉤呢?去辦吧,大鍋飯的時代,就此結束了。」
蔣凡前腳剛走,電話響了起來,是趙管家打來的,說南雅在玫瑰園鬧個不停。
「不用慣她毛病,直接關禁閉,讓她閉門思過,嫌吵你們就堵上她的嘴……跳窗?她真要有那本事和膽子,就讓她跳,倒省了我的力氣了。」
趙管家以前就是母親的得力助手,南頌一『死』,南寧柏和南雅就尋了個借口把趙管家趕走了,白七收留了她,如今又被南頌給請回來了。
有她在家中坐鎮,南頌很放心,南雅再能蹦躂,也蹦躂不出什麼花樣。
剛扣上電話,手機又響了起來,南頌一看是白七打來的,並不是很想接,因為知道肯定沒什麼好事,「什麼事?」
「瞧你那不耐煩的樣兒,沒什麼大事,但能氣死你。你去網上看看吧,你那前夫大概是被狐狸精洗了腦了,胡言亂語,居然說你是第三者!」
南頌皺了皺眉,劃開手機,熱搜上有一條#喻晉文和卓萱大婚#的話題,她頓了頓,點開,就是一篇小作文。
小作文是用喻氏集團官微發的,洋洋洒洒不下千字,首先公布了一下婚訊,其次細數了一對新人的感情史,而後暗戳戳地說明卓萱女士才是喻晉文先生自始至終放在心裏的那個人,對於曾經與喻先生結合的那位過客,一位普通的農家女孩,因沒見過什麼世面才會作為第三者插足。
並表示,卓萱女士對喻先生的過去無限包容並諒解,也真心祝福路小姐,希望她將來也能找到真正愛自己、且門當戶對的那個人。
「呵。」南頌直接氣笑了,這都是些什麼鬼?
「怎麼樣,是不是被氣到翻滾了?」
白七在電話那頭聽起來比南頌還要生氣,「喻晉文那小子居然敢說,誰給他臉上糊的牆皮,太厚了吧!你等着,我罵死他去!」
「不必。」
南頌淡聲道:「喻晉文干不出這種事,這種無腦的小學生作文,一看就出自卓萱之手。」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幫着那個狗男人說話!」
「我沒有幫他,只是陳述事實。」
南頌掃了一眼喻氏集團官微的圖標以及發佈時間,清冷一笑,「熱搜不用撤,任性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頭疼的,另有其人。」
掛斷電話,她又掃了一眼那篇小作文,像是在看一則笑話。
她當初嫁給喻晉文,自始至終圖的是他那個人,何曾稀罕過喻太太那虛無的名分?
路南頌已經死了,從她簽下離婚協議書的那一刻,她就決定不再要那個男人,人她都不要了,名分對她來說更是狗屎,誰愛要誰要去。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