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她驚艷了
離婚後她驚艷了 連載中

離婚後她驚艷了

來源:google 作者:蘇嫿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嫿 霸道總裁 顧北弦

走出去幾步,忽聽顧北弦問:「阿堯是誰?」心尖微微顫了顫,蘇嫿抬起的腳緩緩落下塵封的往事,排山倒海般砸下來...展開

《離婚後她驚艷了》章節試讀:

忙碌一天。
到下班時,蘇嫿接到司機的電話:「少夫人,我的車被一個酒駕的人撞了,要等交警處理,你打個車回去好嗎?」
「好的。」
蘇嫿背着包,走出古玩街。
一拐彎,有兩個男人追上來,攔住她的去路。
其中一個瘦高個開口說:「蘇嫿是嗎?
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蘇嫿警惕地打量兩人,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大晚上的戴着墨鏡,形跡可疑,身上還隱約散發出一種土腥氣。
她心裏一慌,問:「去哪?」
瘦高個說:「有幅古畫需要你幫忙修復一下。
你放心,我們沒有惡意,價格也會按照市價給。」
蘇嫿稍稍鬆口氣,「把畫送到我上班的店裡吧。」
另外一個光頭的男人眉毛一橫說:「跟她廢什麼話,直接帶走就是。」
蘇嫿一聽,拔腿就跑。
沒跑出去幾步,就被光頭抓着胳膊,拽進路邊停着的一輛黑色轎車裡。
車子發動。
瘦高個從她包里翻出手機,說:「給你家人打個電話,就說你跟朋友出去玩幾天,讓他們不要擔心。」
蘇嫿本能地想打給顧北弦,轉念一想,他得去醫院陪楚鎖鎖,哪有空管她?
還是打給媽媽吧。
讓瘦高個找出她媽媽的號碼。
接通後,蘇嫿說:「媽,我跟朋友出去玩幾天。
你糖尿病,記得按時吃降糖葯……」話未說完,手機就被瘦高個拿走,關了機。
他拿出一塊黑布,把蘇嫿的眼睛蒙上。
車子彷彿開了很久很久,終於停下。
蘇嫿被帶到一幢舊舊的小樓里。
爬樓梯,來到三樓。
打開門,中間擺着一張大紅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個保險箱。
瘦高個上前把保險箱打開,取出畫。
畫長約一米半,很舊了,畫面破損厲害,許多地方畫意缺失,需要接筆。
蘇嫿盯着畫仔細看起來,畫風沉鬱深秀,渾厚華滋。
畫面上危峰聳立,雄奇秀拔,山巒起伏,山勢逶迤,山間林木茂密,山坳深處隱約可見茅屋數間,屋內有一隱士抱膝倚床而坐。
她認出這是「元四家」王蒙的一幅隱居圖。
王蒙最貴的一幅畫曾被拍出四億的天價。
這幅畫若修復好,最少也得幾千萬起拍,難怪這兩人鋌而走險,把她弄過來。
不送進店裡修,卻讓她上門修,說明這幅畫來路不正,要麼是偷來的,要麼就是從古墓里挖出來的。
瘦高個問:「蘇小姐,這畫修好要多久?」
「畫幅較大,破損厲害,畫意缺失嚴重,最少也得半個月。」
「好,需要什麼工具和材料,你寫一下,我們去準備。」
蘇嫿拿起筆,在紙上寫好材料,交給他們。
瘦高個接過,說:「我們去準備了,你好好休息。」
蘇嫿點點頭。
兩人出門,「咔嚓」一聲把門從外面鎖上了。
蘇嫿四下打量了一眼。
這間屋子有衛生間,有床有桌有椅,有食物,顯然是早就準備好的。
窗外不遠處是連綿不斷的山,景色荒涼且陌生,隱約可見零星燈火,應該偏離市區很遠。
肚子餓得咕咕叫,蘇嫿拿起一包即食麵,拆開吃了幾口,喝了點水,洗漱過後去床上躺着。
四周寂靜得出奇,她卻睡不着。
她失蹤了,不知顧北弦會不會擔心?
應該不會吧。
他眼裡只有楚鎖鎖,說不定現在還在醫院裏陪着她。
想到楚鎖鎖自殺,他心急如焚往醫院趕的樣子,蘇嫿心裏像塞滿了石頭,硌得生疼。
翻來覆去,直到後半夜都沒有睡意。
她起身去衛生間,忽然聽到外面隱約有動靜。
把耳朵貼到門縫上,聽到瘦高個喊:「光頭,你在幹什麼?」
光頭壓低聲音說:「睡不着,過來看看那丫頭老實不。
你說她就一小丫頭片子,能修好咱這畫嗎?
幾千萬上億的貨可別給修廢了,老大會怪罪的。」
「老大派人打聽過,她外公是『修復聖手』蘇文邁,手把手把她從小教到大。
有傳言說,他後期修的畫,多半出自這丫頭之手。」
「那我就放心了。」
光頭嘿嘿一笑說:「小丫頭長得這麼水靈,哥你就沒點啥心思?」
瘦高個呵斥道:「收起你的花花腸子,修畫要緊。
等畫一賣,分到錢,你想要多少女人找不到?」
「花錢找的女人千人枕萬人嘗的,能跟她比嗎?
等那妞修完畫,我再動手行嗎?
長得太他媽好看了,又白又嫩,大眼睛水汪汪的,勾得老子渾身都痒痒。」
瘦高個沉默片刻說:「行。
但是畫修好前,你千萬不要動她。」
「知道了。」
蘇嫿被噁心壞了。
果然是一群烏合之眾!
聽着兩人走遠了,她用力拉了拉門把手,門鎖着打不開,也沒有趁手的工具可以撬鎖。
她又走到窗前往下看,這裡是三樓,下面是水泥地,跳窗逃走不現實。
何況院子里還養了只大狼狗,她一跑,狗就會叫。
只能寄希望於外援。
來的路上,瘦高個讓她給媽媽打電話時,她叮囑媽媽按時吃降糖葯,是提醒她,自己遇到危險了,因為媽媽並沒有糖尿病。
不知她能不能聽出來?
第二天,蘇嫿開始洗畫,洗完揭畫。
就這樣忙碌了三天,眼瞅着離畫修好的日子越來越近,她開始提心弔膽起來。
晚上睡覺都不踏實,幾次聽到光頭深夜在她門外徘徊的腳步聲。
這天後半夜剛有點睡意,忽聽外面傳來狗叫聲,還有急促的腳步聲。
蘇嫿一骨碌爬起來,開始套衣服。
門吱嘎一聲被推開,瘦高個衝進來,拉起她的手腕就往外走,光頭去收畫。
剛走到門口,樓梯里呼啦啦衝上來一群人。
為首的男人一身黑衣,高大英俊,眉眼深邃,是顧北弦,身後跟着一群裝備精良的**。
蘇嫿心裏的驚喜像海嘯一樣洶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盯着男人顫聲問:「真的是你嗎?
北弦。」
「是我。」
顧北弦抬腳大步上前,瘦高個拉着她就往窗口跑去。
蘇嫿還沒反應過來,脖子上突然多了把刀。
瘦高個拿刀頂着她的脖子,沖警方喊道:「都把槍放下!
往後退!
否則我捅死她!」
刀刃入肉,蘇嫿疼得耳鳴眼花。

《離婚後她驚艷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