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溫伊暮景琛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溫伊暮景琛

溫伊愛了暮景琛十年,可從始至終暮景琛沒有給過她一個好臉色,心死如灰後便提出了離婚,並且警告暮景琛:別想着吃回頭草。  暮景琛:誰吃回頭草誰是狗!  整個京都的女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話,覺得這個沒文憑沒背景沒能力的鄉野女人離了暮景琛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離婚後的溫伊卻一次次的打了他們的臉。  聞名中西醫界的神醫鬼魅?  某奢侈品牌的創始人?  高端機械智能領域設計師?  七神秘大佬的親妹妹?  某牛掰小姥的親姐姐?  名門才俊、當紅影帝、鑽石王老五紛紛前來表白,便宜前夫急忙把一朵朵的桃花掐掉,深情表白:溫伊自始至終都是我的女人。  七個大舅子加一個小舅子瞬間拍桌:滾,我妹(姐)說了,誰吃回頭草誰是狗!  暮景琛:汪汪汪......眾人:臭不要臉的......展開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章節試讀:

看着疾馳而來的車子,溫伊驚恐的瞪大了眼眸,暮景琛這個瘋子!
蕭實初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到了,手腳有些不聽使喚。
溫伊猛打了一把方向盤,車子扭頭撞進了綠化帶。
暮景琛的車子則剮蹭着法拉利的車身離開,刺耳的聲音響起,法拉利的車子上瞬間出現了一道扎眼的線條。
蕭實初看着揚長而去的車影,又看了看慘不忍睹的法拉利,頓時怒道:「媽噠,颳了老子的車就逃逸,老子要告他個傾家蕩產!」
溫伊見他拿出手機就要報J,低聲道:「是暮景琛。」
蕭實初惡狠狠道:「是這狗男人更應該告了,你好歹跟他過了三年,離婚的時候竟然一毛不拔!」
他頓了頓又道:「放心吧,伊寶,我幫你狠狠的敲這個狗男人一筆,到時候咱們五五分!」
溫伊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你如果覺得自己還能活着回國儘管告。」
「……」
蕭實初頓時打了個冷顫,聽說當年暮景琛快死的時候,暮家想要奪-權的人不在少數,但換腎成功的暮景琛第二天就舉着吊瓶出現在了暮家。
誰也不知道當年暮家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暮景琛以雷霆之勢順利接管了暮氏,甚至將暮氏集團大換血,可以說暮氏如今的蒸蒸日上,全拜他的鐵血手腕所賜。
整個京都的人一提起暮景琛哪個不抖三抖。
他還是不要招惹這個活閻羅了,保命要緊。
「咳咳,我就是為你抱打不平,暮景琛現在怎麼說也是身價千億的人,你凈身出戶虧大發了。」
「是我提出的。」
蕭實初憋了半天才道:「伊寶,你果然是愛他愛到了骨子裡,甚至都捨不得從他身上拔根毫毛。」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跟這個男人再有任何的關係。」
蕭實初半開玩笑道:「但男人的直覺告訴我,那個狗男人也不是對你沒有一丁點的感情。」
他剛才明顯的感覺到了暮景琛身上的殺意,如果不是溫伊打了一把方向盤,他恐怕早就去地下報道了。
這種殺意顯然來自男人與男人之間的較量。
溫伊淡淡的扯了扯唇角:「你想多了,他只是在警告我。」
「警告你什麼?難不成他誤會你給他戴了綠帽子,而我就是那個姦夫?」
溫伊丟個他一個瞭然的表情:「暮景琛從來不會在乎我的感受與生死安危,他在意的只有暮的顏面。」
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通,一向在外人面前將情緒克制的極好的暮景琛,怎麼會突然發飆。
蕭實初笑得弔兒郎當:「伊寶,我也不能平白無故的被人扣上姦夫的帽子,要不咱們……坐實?」
溫伊冷嗖嗖的看了他一眼:「要不要我把你這份心思告訴方瓊?」
他笑嘻嘻道:「OK,我明白了,你喜歡的是像暮景琛那樣冷心冷肺的渣男,像我這樣英俊帥氣的暖男入不了你的眼,也就我們家小瓊有眼光。」
「車子的修理費算我身上。」
「嘖,好一個夫債婦償,真是造孽啊。」
「放心,我會在暮景琛的身上敲回來。」
溫伊叮囑蕭實初修車的時候記得要回發-票,她也好拿着發-票去找債主。
這件事情到底是暮景琛發瘋導致的結果,她犯不着幫他背鍋,更何況既然決定離婚,那就把一切算清楚,免得狗男人真以為她會跟以前一樣,為了得到他的憐愛,心甘情願的幫他擦屁股。
蕭實初朝着她豎起大拇指:「伊寶,有債必追,睚眥必報才是你的本來面目嘛,也不知道姓暮的當年對你施了什麼咒語,竟然讓你扮了三年的賢良淑德。」
溫伊自嘲道:「大概是因為蠢吧。」
三年前她跟暮景琛結婚,暮家人不待見她,身為丈夫的暮景琛讓她守了三個月的空房。
她見到他時依舊是滿心歡喜,也滿含期待,可暮景琛的第一句話不是噓寒問暖,而是嘲笑。
「溫伊,你可真蠢!」
溫伊至今不能理解,就算是一個割腎救命的陌生人,他總該露出一絲感激吧,而不是憎惡與嘲弄。
……
暮景琛薄唇緊抿,一言不發的開着車,車內的氣壓格外低迷。
北炎戰戰兢兢道:「暮總,看得出其實您心裏有溫小姐的位置,要不要我下車把她請過來?」
暮景琛驟然發出一聲冷笑:「要不要我送你先去掛個眼科,順便拍個腦CT,順便批准休假?」
他哪隻眼看到他在乎她了?
北炎立刻欲哭無淚:「暮總,我剛剛做過體檢,身體完全沒有任何問題,可以勝任您交給我的任何工作!」
暮景琛冷冷道:「我希望這種誤會不要再聽到第二次!」
他怎麼可能喜歡溫伊那個蠢女人,就算養條狗,只要狗鏈子還在自己手裡,也不准許它去別家覓食不是?
車子開出去一段路後,暮景琛朝着後視鏡看了一眼,只見那抹扎眼的紅色依舊扎在綠化帶里,他的心情莫名的有些爽。
「你覺得溫伊為什麼會出現在蕭實初身邊?」
北炎的心剛剛落地,一聽到自己被點名,那顆心再次顫-栗起來。
這句話落在他的耳中便是: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北炎絞盡了腦汁,掏空了心思,才琢磨出大BOSS想聽什麼。為了自己的工作,為了工資,北炎硬着頭皮道:「當然是為了……為了讓暮總您吃醋了,溫小姐費盡心機的跟暮總坐同一航班,已經說明了一切。」
暮景琛果然滿意了,但語氣冷哼道:「痴心妄想!」
果然跟他猜測的差不多,無論是提出離婚,還是跟蕭實初同行,都是為了博取他的關注,似乎跟以前的套路一樣,只是換了點新把戲,竟然學會欲擒故縱跟激將法了。
只可惜這些手段對他而言根本毫無用處,畢竟他從未把這個女人放在心上。
北炎:「……」
……
溫伊回到酒店後,早早的就睡下了,畢竟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FT的總監鹿翱是個很難纏的主兒,而且想要跟FT合作的品牌如過江之鯽,愛慕如果想從品牌中脫穎而出,並非易事。
她睡得正香時,北炎的電話打了過來。
「溫小姐,不好意思啊,深夜打攪。」
溫伊忍着怒火,迷迷糊糊道:「北助理,有事?」
「確實有事,剛剛暮總的胃又疼了,您平時幫他準備的什麼牌子的胃藥?」
溫伊隨即將藥品名發給他。
她以為對方不再會打來了,沒想到每隔半個小時,北炎的電話便打過來。
「溫小姐,這個牌子的葯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溫小姐,這種胃藥需不需要配合消炎藥一起服用?」
「溫小姐……」
溫伊的睡意瞬間全無,羈押在胸口的火氣再也忍不住了:「把電話給暮景琛!」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