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氣復蘇,我的異能有億點點多
靈氣復蘇,我的異能有億點點多 連載中

靈氣復蘇,我的異能有億點點多

來源:google 作者:逐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逐烽 都市小說 陳尋

【高武靈氣復蘇無女主殺伐果斷長槍不無腦】陳尋自古代穿越而來,發現這裡是異獸橫行、靈氣復蘇的現代每個人在十八歲都能感應到一件覺醒物,而陳尋的覺醒物,是根長槍!當覺醒物出現,人類便能覺醒各系天賦超人系、獸系、元素系、特殊系…陳尋獲得至強法則系統,能夠不斷覺醒新的SSS天賦當你以為他是火系時,他使用了木系,當你以為他是木系,他又用了水系……時間、命運、空間……若干年後,一道手持長槍的身影從天而降,在他身後是無數神獸,與人族大軍妖神:「你到底是什麼系的SSS級天賦?」陳尋:「不好意思,我每樣都會億點點」展開

《靈氣復蘇,我的異能有億點點多》章節試讀:

「噗噗噗」

陳尋一邊運轉呼吸法,一邊吸納浴缸中的氣血藥劑藥力。

在他瘋狂吸納下,原本淡紅色的水,飛快的變得透明,水面冒出一連串的泡泡。

只是。

令陳尋無語的是,口服的藥劑吃完了,泡澡的藥劑也吸收乾淨了,但還是沒有突破的意思。

他能感應到,身體里有一層薄膜存在,就是這層薄膜,阻礙了他的衝刺!

整整兩支藥劑,兩萬塊!

關鍵是還沒突破!

對於嫂嫂而言,兩支氣血藥劑可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趙老哥的工資一月只有一萬出頭。

而秦韻覺醒的是水系天賦,在風城開了家觀賞魚店,收入也僅是馬馬虎虎。

所以說這兩支藥劑的錢,秦韻一定攢了不少時間!

嗯,以後要少「嫖」幾次,最不濟也不能再被抓進治安局!

突然,陳尋靈光一閃:「該不會這藥劑是假的吧?」

【叮!普通氣血藥劑難以對宿主產生作用,請儘快汲取殺戮值】

陳尋眉頭微皺。

記得上次張順提過,他媽給他買過一支,他直接提升了1星!

我這都用了兩支了……

【叮!請宿主不要瞎基霸亂想,你是豬腳,跟別人不一樣】

這麼說就情有可原了……呃,系統你禮貌嗎?

「查看紫焰蛇矛火尖槍屬性!」

【紫焰蛇矛火尖槍·神器:對敵傷害+100%,火系極其衍生屬性攻擊額外+50%傷害。

附帶技能:致命一擊,噴出一條火龍,對路徑上的敵人造成貫穿傷害(最高傷害不超過自身原有傷害400%)

描述:持有者火屬性抗性不足,有灼傷風險。】

裝備等級劃分為,初級、中級、高級、稀有、神器、傳說、史詩、神話。

分別呈現,白色、綠色、藍色、紫色、粉色、橙色、金色、彩色。

看着火尖槍的介紹,陳尋技癢難耐,翻身出浴缸。

「取出火尖槍!」

嘭!

一根長超過五米,足有嬰兒手臂粗的長槍,陡然出現。

火紅色的槍身上,被一層粉色光暈覆蓋,一看就相當不凡。

然而陳尋卻顧不上欣賞火尖槍,因為……

「陳尋!你到底在洗手間幹什麼!」

窗戶另一邊,正好對着廚房。

此時秦韻正氣呼呼的盯着拿着根長槍的陳尋。

而剛才那一聲脆響,就是火尖槍捅破了衛生間與廚房的那面磨砂玻璃…

「呃……嫂嫂,我說我在練槍,你信嗎?」陳尋眨眨眼,道。

秦韻不小心看了陳尋的身子,被他的槍嚇了一跳,一時竟是不知他練得是哪根槍。

她慌忙移開視線:「趕緊穿上衣服!在家裡不要擺弄長槍!」

「哦。」

……

「系統,火尖槍辣么長,為什麼你沒說!」

【你沒問】

「你不說我哪知道!」

【你沒問我哪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你是系統,你還會不知道我知道不知道?」

【你怎麼就知道,系統就一定會知道你知道不知道呢?】

「我……尼瑪!」

【反彈】

……

「嫂嫂,我剛才用了你給我的兩支藥劑,實力變強很多,貌似天賦都提升了,一時技癢難耐,練了會槍。」

「哪有在衛生間練槍的……」

「很多人都在衛生間練過槍吧?不信你問問…」

「別人我不管,你不行,咱家沒那個條件,衛生間太小。」

「那我明天去個C級秘境練練槍,馬上就快高考了,正好增強增強實力。」

「秘境有危險,你還是去嫖吧,最多罰個五千塊錢。」

「……我陳尋是正經人!我受的教育不允……」

「你受什麼教育了?你上學總共半年,除掉嫖娼拘留的時間,你掰着手指頭數一下,你接受了幾天教育!」

「……嫂嫂,你的嘴真厲害。」

……

秦韻收拾好玻璃碎片,兩人看着一眼能望到底的衛生間,陷入了沉默。

這下好了,以後在洗手間就是現場直播了……

「明天我去劃塊玻璃。」

秦韻說完,兩人一起忙碌晚飯。

窗外夜色漸濃。

一輛軍車比亞笛如約而至。

從上面下來一個身着筆挺綠色軍裝的男人,三十齣頭二十郎當歲,短髮,鬍渣。

趙宏一身行伍雄風,英姿勃發,笑聲狂放爽朗。

誰人見了,都不禁感嘆:男人不從軍,枉活一世!

「小韻兒,想起老子了!」

看到早就等候在門口的佳人,趙宏攬住她的腰,激動的轉了好幾圈。

在秦韻嬌羞的驚呼下,趙宏將她放了下來,但大手在她翹臀上噸的拍了一下,露出一個神秘的笑。

她臉頰泛紅低頭不語,往下拉了拉裙角,遮住不小心暴露的春光,很體貼的接過了自己男人手裡的公文包。

「老哥!」

陳尋知道輪到自己上場了,熱情上前打招呼。

對這個男人,陳尋是打心眼裡敬重,一年前,他逃出天空城,瀕死,若非趙宏所救……休矣!

趙宏上下打量陳尋,隨後一拳打在後者胸口,朗聲打趣道:

「行啊你小子,聽說就這短短一月時間,你被抓了好幾次嫖娼。」

「……」

陳尋捂着胸口,這一拳饒是以陳尋的氣血都是有些吃不消,沒好氣道:「你們軍營就沒正經事嗎?」

「哈哈哈,男人嘛,嫖娼很正常,有哪個男人不嫖的。」

趙宏大笑,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身旁的貌美嬌妻,意味深長的對陳尋道:「我年輕那會,也嫖。」

「啪!」

秦韻幽怨地一巴掌拍在趙宏虯結的臂膀上。

在趙宏大笑中,三人進屋。

酒菜早就已經準備妥當,直接開整。

趙宏難得回一趟家,加強本身酒量就大,一般都是啤酒隨便灌,白酒兩斤半。

陳尋前世勇冠三軍,酒量自不必多說,再加上今日實力暴漲,倒也能跟趙宏一醉方休。

自趙宏出現便是嘴角帶笑的秦韻,一頓飯下來只顧着給兩人倒酒,自己反而沒怎麼動筷。

於她而言,好似這就是世間美好。

歡聲笑語、趣聞軼事中穿插着男女情愛**葷話。

酒過三巡。

陳尋自覺的上樓回房,把時間空間留給了這對狗……恩愛夫妻。

畢竟人家一個月就見一面,有些不可描述的事,都懂。

房中。

陳尋催動火系異能,將體內酒精蒸發。

他決不允許自己意識陷入昏沉。

莫要以為這個世界一派祥和,在這一派祥和的表象之下,是城外異獸肆虐,城內妖奴潛藏。

若是沒有城牆上日夜值守的守備軍,這個世界就是個沉淪地獄!

而真正可怕的不僅僅是妖獸,還有人心!

一念至此,陳尋渾身燥熱,他走出房間。

篤篤篤

敲門聲。

「老哥,三個小時了,該歇歇了!」

「你小子想幹嘛!」

房中,傳來趙宏呼吸急促的暴怒聲。

「不是我想幹嘛,你難得回來一趟我也理解,你能不能讓嫂嫂小點聲音,我還要睡覺啊!」

「滾!」

「……滾就滾!」

《靈氣復蘇,我的異能有億點點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