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隱傳武
靈隱傳武 連載中

靈隱傳武

來源:google 作者:抱抱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龍戰 飛龍曉月。

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國門,戰死城下的姜龍戰奇蹟般的重生回過去,卻發現戰國四方暗流涌動,上一世之死似有蹊蹺疑雲重重,重活一世的姜龍戰決定衝破所有陰謀,扭轉戰國的命運展開

《靈隱傳武》章節試讀:

那少女聽的明顯愣了一下,過了好一會這才說道「不用,這只不過是一件小事情而已,別老想這麼多。不是什麼人都是這麼的險惡。」

「啊這……」

「別發愣了,該走了,時間差不多了。」說著少女離開了這裡。

雖然姜龍戰很想按照書中方法修鍊,變得百毒不侵,可是現在情況容不得姜龍戰這樣來。

姜龍戰只好回到自己的屋中,等待着第二天的到來。

姜龍戰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原因是忘記了問少女的名字。

我真的好傻啊,又忘記問人家名字了。說不定人家以後能幫到我。

先不想這個,我該怎麼把解藥給送出去,這是一個大問題。

那名少女看樣子是在這裡待上很久了,說不定她能知道出去的方法。明天就問問她。

第二天一早,左長老就進到姜龍戰的屋子坐了下來。

「徒兒啊,跟為師過來。」

「師傅我們這是要去哪裡?這麼一大早就有事找我。」

「沒什麼就是帶你認識幾個人而已,她們以後會是你的同伴。」

姜龍戰聽的是一頭霧水,不過為了繼續待下去並沒有多說什麼,還是跟着左長老出去。

左長老帶着姜龍戰來到了一處平台當中,不,應該說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只不過頂部被人切成了光滑的平面。

看樣子是五毒教的演武台。

岩石上站着兩位女子,看身形能看的出來兩位女子的年齡都比姜龍戰年長上個一兩歲。

一人長得皓齒明眸,冰肌玉骨,雖身形沒有長成,但也不難看出此女日後定是一位絕色女子。

另一人則粉雕玉琢,靈氣十足。自有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洒脫勁,整一個混世小魔頭。

「你們幾個人之間互相認識一下吧,日後就是你們幾個人相處了。」

說著左長老拄着拐杖離開了岩石,留下空間給這些孩子。

左長老離開後氣氛瞬間就尷尬了起來,還是那個混世小魔頭率先打破這尷尬的局面。

「我叫白月,你呢?」

有人開了頭,自然就不會尷尬下去了。

「飛龍曉月。」

這熟悉的聲音,姜龍戰一聽就知道眼前這名絕美的少女是這兩日里遇到的那女子。

飛龍曉月?聽這個姓氏像是眾聖堂的姓氏,她是眾聖堂的人?前一世沒聽說過這號人的?

「就差你了。」

「我叫姜龍戰,戰是繁體字的戰。寫的時候不要寫錯了。」

一開口飛龍曉月就知曉了眼前這個少年就是山洞裏遇到那個人。

姜龍戰?這個名字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算了一時間想不起來了,算了。

氣氛又尷尬到了極點,幾人都不知道說些什麼緩解氣氛的尷尬。

「沒什麼我就先走了,我還要練功的。」

「等等我有東西要給你,你跟我來。」

姜龍戰明白飛龍曉月要給自己的是什麼,便跟着飛龍曉月離開了。

留下白月一個人懵逼的看着兩人離去的背影「這兩個人認識嗎?怎麼像是認識了好久的人一樣。管他呢玩去咯。」

飛龍曉月帶着姜龍戰來到了自己的屋中,這裡跟姜龍戰的屋子沒什麼大的區別,要說就只能說這件屋內多了一些女子用的物件。

姜龍戰很自來熟的做到了椅子上。

「你確定我們的談話不會被別人聽到?」

「我確定,我在屋內貼了隔音符籙。別人是聽不到我們的談話的。」

「你住的也是竹屋,你也是什麼聖子聖女之類的嗎?」

「嗯,我已經來這裡兩年了。你是剛來的吧?我之前沒見過你。」

「嗯,我是前兩天才來的。」

「那你運氣可是夠好的,碰巧去的時候那五個人走了。我當初觀察了一年半的時間才摸清了他們的規律,才進去的。」

「那就行,你是眾聖堂的人吧?」

飛龍曉月手上拿了兩杯茶坐到椅子上,將其中一杯交給姜龍戰。

「嗯,不錯。你是怎麼知道的?」

「知道這麼多的醫藥知識加上你姓飛龍就能判斷出來了。」

「原來我無形中已經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嗎?對了我看你這個樣也不像中毒啊!你怎麼就說你中毒了。」

姜龍戰將手臂那青一塊的部分伸給飛龍曉月看並說道「你能看出什麼門道嗎?你說的那個萬毒譚水可以處理嗎?」

飛龍曉月只是看了一眼同時拿出一張圖紙交給姜龍戰「你這哪裡有中毒?你呼我呢?這個拿好裏面就是要用到的針法。」

「那我這個是怎麼回事?」姜龍戰將圖紙收入儲物器里道。

「誰知道呢,總之你這個不是毒就對了。」

有眾聖堂的人說不是毒姜龍戰也只好相信這手臂上的不是毒了。

「對了,難道一定要用這個針法嗎?別的方法不能排出嗎?比如解藥之類的?」

「嗯,只能用這個針法,別的方法可排不除萬毒譚水。第一這萬毒譚水可沒有解藥,這種毒恐怕只有先祖可以解吧。第二這種毒可不像別的毒,可能有着其他的方法從體內排盡,萬毒譚水只有這一個方法。」

「對了我還有一件事問你。」

「問吧。我能回答上的我定會回答。」

姜龍戰將五毒教武功書籍翻到最後一頁交給飛龍曉月看「就是這個能不能行?」

飛龍曉月只是看了一眼便說道「你說這個啊,能行肯定是能行的。只是你修鍊不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就修鍊不了。」

「你傻啊,你沒看完的嗎?你要是想按照這裡的來變得百毒不侵,那你就要按照這本功法里說的修鍊。你按照裏面的修鍊了嗎?你連炁都不能運行更別說修鍊了。」

我肯定是不可能修鍊這種功法的,能力不明,效果不明。太賭了,可容不得我這麼做,那怎麼辦?那個可是容不得我用這萬毒譚水來解毒的。

「不對,你能運炁用觀了?不然你怎麼看到我的炁還沒有運行的。」

觀,大體上就是將炁運至眼部強化觀察能力的術,這種術基本上是個人都會。

「不能,我連炁都沒有,更別說運炁了。我看你的面色看出來的。不過你這麼小的年紀就有炁,我是沒有聽說過。」

「哪裡,算不上。」

「算了這些閑聊就不多說了,除了這個方法外,我還有方法可以幫你變得百毒不侵。」

《靈隱傳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