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林簾湛廉時
林簾湛廉時 連載中

林簾湛廉時

來源:外網 作者:酒卿悠?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酒卿悠?

林簾嫁給了富可敵國的湛廉時,以貧民的身份,所有人都說她上輩子燒了高香才會嫁給這麼優秀的男人,她也這麼認為。然後,一年婚姻,他疼她,寵她,惜她。她愛上了他。可重擊是來的這樣快,離婚,流產,她從人人羨慕的湛太太成為人人嘲笑的土鱉。她終於清醒,一切都是夢。夢碎了,便結束了。可為什麼,有一天他會出現,捏緊她的手,狠厲霸道的說:「我准你和別的男人結婚了?」展開

《林簾湛廉時》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林簾被看了起來,不管她做什麼,都有人跟着。
她知道,婆婆怕她帶着孩子走。
因為她一直否認這個孩子的存在。
她陷入了恐慌。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無法擁有這個孩子。
不論她說什麼,她都沒有話語權。
可不管她多害怕,湛廉時還是回來了。
第二天一早,湛廉時來到了病房。
他穿着西裝,手腕搭着大衣,英俊帥氣,氣場卓然。
他就這麼出現在她面前。
林簾看着他,覺得恍如隔世。
看守她的人離開,病房門關上,湛廉時拿過凳子坐在床前。
雙腿交疊,大老闆沉斂的氣場展露無遺。
林簾下意識坐起來,伸手想把他手上的大衣拿來掛好。
這是她一年來早已深入骨髓的習慣。
可她的手僵在了空中,因為湛廉時把大衣放在了床尾。
男人看向她肚子,「懷孕了?」
清清淡淡的,像平時再平常不過的談話。
指尖蜷縮了下,林簾收回手,低頭,「沒有,檢查錯了。」
到這個時候她也一口咬定沒有。
湛廉時視線落在她臉上,看了她一分鐘,說:「打掉。」
打掉……
林簾眼睛睜大,難以置信的看着湛廉時。
這是他的孩子,他怎麼能這麼輕鬆的說打掉就打掉?
不,她沒有懷孕。
林簾搖頭,「我……我沒有懷孕……」
她抓緊被子,指甲翻飛,骨節用力到發白。
可即便這樣,她依然呼吸沉重,身體發抖。
她深呼吸,壓住自己狂亂躁動的情緒,穩住狂跳的心,一字一頓,無比堅定,「阿時,我沒有懷孕。」
「你相信我。」
湛廉時看着她,好久,起身,「醫生我會安排好,你好好休息。」
男人離開,挺拔的脊背那般有安全感,那般讓人信賴,可他卻說出這般殘忍無情的話。
林簾眼眶眨眼變紅,指甲斷裂。
「我想要這個孩子,他以後姓林,不姓湛,他跟湛家沒有任何關係,阿時,可以嗎?」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對於湛廉時來說有多無理,有多不懂事。
可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讓這個孩子流掉。
這是她們的孩子。
有着他的血脈的孩子啊……
湛廉時頭微抬,背對着她的背影一瞬間變得冷冽。
「林簾,你不懂事了。」
病房裡的氣息安靜了。
林簾看着他,眼睛變紅。
她說,像用盡全身的力氣在說:「阿時,我就這一次不懂事,就這唯一的一次,好不好?」
「不好。」
林簾跌在床上,眼淚滑落。
這一年裡,他對她好到令人髮指,外面的人都說她上輩子不知道燒了多少高香才得到這個男人的愛,她亦覺得自己幸運。
可誰能想到,曾經對她無比寵愛的人這一刻會對她這麼無情。
夢果真是夢。
當不得真。
你當真,你就輸了。

《林簾湛廉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