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孟宜楠孟青雪
孟宜楠孟青雪 連載中

孟宜楠孟青雪

來源:google 作者:妖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青瑤 穿越重生 蕭炎

她是國光研究所高級醫師,爆炸死後居然重獲新生;成為古代的一位相府嫡女,還是個小傻子既來之,安不安不知道,但虧是不能吃的!收拾庶姐、氣暈渣爹,大鬧宴席「王爺,救命啊!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您可得幫我啊!」「那你要好好準備,本王等你過門!」「好的,王爺,等我過門哦!」一個嫡出的王爺,娶一個傻子!本以為並非良配,沒想到卻是天下絕配……展開

《孟宜楠孟青雪》章節試讀:

雲青瑤比賽,不就是讓瘸子賽跑,啞巴唱歌?

「有好戲看了。」安樂郡主對雲青雪道,「要是皇后娘娘比賽鳧水就好了,當眾看她變水鬼。」

雲青雪咯咯笑着,她今天沒空,但如果雲青瑤自己死了,她還是挺樂意的。

「贏得第一,什麼願望都可以嗎?」雲青瑤問皇后。

「是的,什麼都可以。」

雲青瑤眼睛一亮,那她可以要黃金、商鋪?等和離後她就是富有的單身女人,未來光想一想就覺得滋潤。

雲青雪噗嗤笑了,和安樂郡主道:「傻子志氣大呢。」

「腦子不好。」安樂郡主嗤笑。

皇后面上含笑,餘光卻看了一眼昭王,慈愛的眼神下是冷然。

當今皇帝先有一位皇后,前皇后生了瑞王和昭王。昭王生下來就不能碰陽光,在她看來是半個廢人,而瑞王三年前和王妃一起死在大火中。

前皇后也隨後病死。

作為皇貴妃的她成為了皇后。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是讓賢王坐上太子之位。

但是,昭王雖有不治之症不可能成為太子,可她依舊要斬草除根,徹底消除後患。

賜婚雲青瑤是為了羞辱昭王,但昭王一直沒有認,她本來打算這幾天再運作一番,沒想到昭王居然答應了。

有了雲青瑤,何愁撕不破昭王的銅牆鐵壁?!

「開始吧!」皇后興緻高昂地道,「先比廚藝。」

所有貴女都參賽,做的是切魚片,要將魚肉片的如蟬翼一樣,沾上醬料,就是人間至味的魚膾。

貴女們拿到的都是處理好的小塊魚肉,只有雲青瑤的桌子上擺着一隻活蹦亂跳的青魚。

雲青瑤傻眼,這些人居然明晃晃地欺負人。

「哈哈。」有人笑着道,「傻子被魚嚇到了,要吱哇亂叫了。」

「她不可能會殺魚,更不要切魚片了。」

嗤笑聲此起彼伏。

一位穿着朱紅撒花錦緞長袍,丹唇鳳眸的男子,坐在了昭王身側,埋怨道:「你不該認親事,她現在就是別人羞辱你的窗口。」

他是忠勤侯世子,也是舅家表弟。

「那你去幫她殺魚。」昭王冷聲道。

「我?不不不,太噁心了。」葉淵不但搖着頭,還坐的遠了點,生怕雲青瑤剁魚的時候,血沫飛濺讓他沾染腥臭。

雲青雪嫌棄廚房油污,從不學這些,所以她切的魚片厚得像手掌,再看其他人,手藝出色的還真不少。

雲青雪知道這一關她拿不了第一,所以糊弄一下就打算去看雲青瑤找樂子,可目光投過去她傻眼了。

如果尋常人殺活蹦亂跳的魚,是血腥的屠殺,動作再嫻熟也難免有氣急敗壞的狼狽,血沫飛濺令人退避三尺。

那麼雲青瑤殺魚,就是拈花拂塵,纖纖十指行雲流水拂開魚肉,剔出完整的魚骨,一片片透明的魚片,碼放的在碟中,最後點綴上她隨手摘得一枝薔薇,魚肉雪白薔薇艷紅,如踏雪尋梅令人賞心悅目食指大動。

所有人瞠目結舌,居然有人能將切魚片做的賞心悅目。

剛才那些篤定她不會的人,下巴驚掉在地上。

她的一盤魚片,將本來切的不錯的貴女們,比入了泥沼。

「這……這真的是雲青瑤切的魚片?」有人無法置信。

「好,漂亮!」葉淵一臉的驚喜,完全沒有想到,雲青瑤不但沒有給昭王丟臉,還掙得面子了,他站起來鼓掌,「看着就覺得好吃。」

雲青瑤將魚片給皇后端過去。

蔡貴妃和皇后不對付,挺着孕肚讚許地道:「這一比高下立判,都不用再細看就有結果了。」說著看向皇后,「娘娘,雲二小姐肯定是第一啊。」

皇后盯着雲青瑤,忽然笑了,將雲青瑤切的魚片接過來,長長的甲套在魚片上不着痕迹地一碰落下無色粉末,隨即放在了蔡貴妃的桌子上:「既然你說賞心悅目,那就讓你嘗嘗鮮。」

蔡貴妃神色一怔,臉色就僵硬了,她有孕在身,對食物向來都是嚴格把控的,這生魚片她可不敢吃,更何況,還是皇后給她端的。

昭王眉頭微擰,眸光涼了一些。

在場的人神色各異,有人更是幸災樂禍地去看雲青瑤。讓你一個傻子出風頭,要是把貴妃娘娘吃出了事,她和昭王都得倒霉。

雲青瑤果然是拖昭王后腿,昭王真倒霉。

葉淵急的站起來,低聲罵道:「我就說著小傻子一來,准沒有好事。」

「怎麼辦,想辦法把魚片拿回來啊!」

昭王夾在指尖的一粒杏仁轉了轉,瞄準了雲青瑤的膝窩,她吃疼了,就會撲到貴妃的桌子上,打翻魚片就好了。

千鈞一髮,貴妃硬着頭皮正要去夾魚片、昭王的杏仁要彈射出來前,雲青瑤忽然撲上去抱住了生魚片,笑嘻嘻地道:「貴妃娘娘不能吃,這魚片我本來想送給昭王爺吃!」

現場一靜,傻子瘋了嗎?皇后娘娘已經給貴妃了,她怎麼能去搶?

「放肆,這是皇后娘娘賞給貴妃娘娘的,你堂堂閨秀,怎可一點禮數都不知?!」一邊嬤嬤訓斥道。

皇后也審視地盯着雲青瑤。

「我、我、我就是想給我家王爺的。」雲青瑤又將包進懷裡的魚片要放回去,「那還給貴妃娘娘?」

蔡貴妃大鬆了口氣,筷子扎了她似的把筷子丟在桌子上,立刻道:「別,本宮可不做這種掃人興的事,我要想吃,改明兒你再來給我做。」

皇后本來就是見機行事,成當然好不成她也不失望,所以從善如流:「年輕人,也要曉得矜持,這還沒成親呢。」

蔡貴妃掩面而笑:「娘娘別這麼說,都要成親了,矜持來矜持去的,好沒意思。」

皇后皮笑肉不笑。

「謝謝皇后娘娘、貴妃娘娘。」雲青瑤彷彿聽不懂她們話中機鋒,笑嘻嘻抱着盤子獻寶似的給昭王,「王爺,我親手切的魚片,您嘗嘗。」

所有人的情緒,被雲青瑤的行為牽動了,都去看昭王。

認為以昭王的脾氣,可能會把碟子直接掀翻,畢竟昭王從小不食葷。

可昭王拿起筷子,夾了魚片沾了醬料……

所有人:「?」一臉的不解。

昭王居然真吃?

「我要吃!」葉淵湊上來問昭王,抓着他的筷子,將沾了醬料的魚肉吃了。

魚肉一入口冰冰涼涼,葉淵誇張地道:「魚肉切的這麼薄還這麼有彈性,這刀工太牛了!」

「都是我的了。」葉淵抱着一碟子跑了。

昭王順手放了筷子,並沒有斥責他。

一場危機,不着痕迹地化解了。

皇后看看雲青瑤,冷眼又掃過昭王,面無表情地道「行了,第一輪的第一名就是雲青瑤了,給她記上。」

「比第二輪吧。」

《孟宜楠孟青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