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陌路竹馬
陌路竹馬 連載中

陌路竹馬

來源:google 作者:李卿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卿卿 趙珩

他挺直脊背,說:「是」我抬起了透,趙珩繼續道,眼神就這樣看着我,不避不讓,言語清淡:「青梅酸澀苦辣,難以入口,譬如卿卿如是說得不錯」原來如此,這麼多年,我在他眼裡,這樣不堪,這樣狼狽...展開

《陌路竹馬》章節試讀:

完結小說《陌路竹馬》是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李卿卿趙衍,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應如是突然笑一聲:「可惜,夫君說他早已厭煩你,你與齊華公主一樣,他多年來,只把你當妹妹,僅此而已。
」 我吸了口氣,仰頭看了下天,烏雲沉得像是要掉下來,很不好的感受。
我不想再理她了,轉過身就往前走,我聽見她說: 「只是到底你奪了我的後位,李卿卿,我也沒有辦法。
」...趙珩登基了,從太子成了帝王。
他自幼起就被予以眾望,是難得一見的帝王之才。
只是這樣的帝王之才竟然連之後該是冊封皇后的典禮都忘記了,滿朝文武也沒一個提起這事的,唯有一個剛從嶺南回來的小異姓王在朝堂上提了封后大典,年輕的陛下淡淡道先皇新喪、不宜鋪張。
人人都說這位異姓王的腦子恐怕是被嶺南的瘴氣熏壞了,連新帝這樣明顯的意思都看不出來。
最後到我手裡的也只有一封單薄的聖旨。
因為先帝的妃嬪都還沒有安頓好,所以我和應如是仍然住在太子府里。
來宣旨的人其實我也認識,正是那被罵腦子被瘴氣熏壞的南安王顧景策。
他很隨意地念完聖旨上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話,語調散漫,還不等我接,就把那聖旨丟到了我懷裡。
我把聖旨攤開,從左看到右,文縐縐的我也看不大懂,只是上面的字壓根不像是趙珩寫的字,他連自己動手寫都懶得,可見是多不情願。
我拍了拍膝蓋上的灰,起身看顧景策,真是與從前不一樣了許多,他幼時尚且不如我高,如今我只能到他的肩膀。
生得真是好,如果說趙珩是蒼山浮雪,那麼顧景策便是黑夜裡驟亮的長星、颯沓如流雲。
唯有一雙眼睛仍然那樣亮,才叫我認出來這就是小時候那個討人厭的小孩。
他略低下了頭喊我:「喂,李家的卿卿,你是不是太委屈了一點。
」我許久沒聽過這樣的稱呼,除卻趙珩有時見我喊一句卿卿,大家都稱我一句側妃。
顧景策叫我素來與旁人不同,唯有他一直叫我李家的卿卿叫個不停。
他十三歲被遣去嶺南,再沒人這樣叫過我。
也沒人說過我該委屈。
從上至下,從太子府一直往外,沒有人不同情太子妃應如是,也沒有人不罵我奪人之位的,原來是有人記得,我該有一分委屈的。
我看着漏過樹梢掉在他臉上的陽光,平靜地說:「我才不委屈。
」他頓了頓,手從玄色的袖口裡伸出,動作很快地隔着衣袖扣住我的左手,目光沉沉:「你的手傷到了。
」不是疑問,是很肯定的語氣。
我微微愣住,我向來自傲,除卻貼身婢女,誰也不知道太子側妃一直是左手用不了力的姑娘。
人人都知道太子妃應如是有一雙纖雲撥月的手,彈琴時美的不可方物,其實我也有這樣一雙手,拿着綁了紅纓的刀時也好看。
他放開手淡淡道:「你從前一直用的左手,可是從剛剛接聖旨到現在,用的都是右手。
」不能握刀的手一直是我的痛點,我別過頭,冷笑道:「與你何干。
來看我笑話的嗎?
」顧景策閉了閉眼,轉過頭去,我看見他的下頜因用力而愈發明晰,他再轉過來的時候已經平靜許多,他道:「趙珩這些年究竟是怎麼對你的,我好好一個姑娘交給他,又是側妃又是壞了手。
」他居高臨下地看着我,高束的頭髮被風吹亂幾縷,長眉下的眼睛狹長,薄唇勾起一點:「李家卿卿。
你聽好。
」「我不是來看你笑話的,我是來救你的。
」我微仰起一點頭,正看見他看着我,眼底是難得的認真。
我輕聲說:「顧景策,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蠢,跳進了太子府這個火坑裡,現在很快又要進宮裡。
其實從先帝下旨把我指給趙珩當側妃開始就錯了,也許更早一點,我不該喜歡趙珩的,不該喜歡他那麼多年的。
」從我幼時睜眼第一個看見太子趙珩開始,從我扮家家酒一定要做趙珩的妻開始,從我日日不輟地從城西李家跑到城東太子府開始,從我情竇初開時趙珩白衣坐在紫羅花下沖我抬起眼微笑開始,就錯了。
我做錯了一件事,我喜歡上了一個人,許多年。
「知錯就改,不失為好事。
」顧景策輕笑一聲,眉眼之間浮現出少年的自傲,微抬下頜道,「別說是火坑,哪怕是火海、是十萬里的深淵,只要我在,怎麼著也能撈你上來。
」其實我和顧景策從前關係並不好,簡直是死對頭的模樣。
他是大宣唯一異姓王的獨子,幼年走失七八歲才被找回來,像只小野狗一樣,見誰咬誰,世子小姐們看不上他,但不得不繞着道走。
唯有我那時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將門女,初次見面就和他打了一架,他扯我頭髮,我咬他下巴,還是趙珩扯開我倆的。
後來他溫順了不少,愈發像銀鞍白馬的紈絝子,只是愛招惹我,趙珩還替我找過不少場子,從他十三歲離京被遠派嶺南,再少相見。
我當他這話不過是隨口一說,卻見他眉宇之間所帶的認真,不由失神。
其實我不信承諾,但到底有了些慰藉。
顧景策走之後,我還沒來得及把那封聖旨安置好,太子妃那裡就傳來消息,應如是懷孕了。
之前因着這皇后之位生出的病擾亂了脈象,現在大病已退卻,太醫尋脈查出了個喜脈。
我的婢女小桃告訴我的時候,我正在給窗前的那朵芍藥澆水,不小心手一抖倒多了,花瓣傾倒。
小桃怕我難過,十分擔憂地望着我。
「趙珩呢。
」她小心翼翼地說:「陛下已從朝廷趕回來,正守着太子妃。
」應如是的冊封遲遲未定,府上仍然尊稱一句太子妃。
我下意識地按上心口,竟然不覺得難過。
我看着那朵芍藥的時間太長,小桃忍不住說:「您別難過,總歸這皇后還是您。
」我搖搖頭,說:「應如是的眼睛生得很好,若骨相再生得和趙珩一樣,那肯定是個很可愛漂亮的孩子。
」妻賢子孝,多少人求不得的事情,他呀,都該有了。
趙珩的生母,從前的皇后,如今的太后,把我和應如是叫進了宮裡。
太后從前就不大喜歡我,因我是個不大規矩的姑娘,我不會讀許多書,只是我對趙珩尚且可以算是一片真心,倒也忍耐住了。
如今有了一個應如是,不僅趙珩喜歡,連太后都中意的不得了。
太后拉着應如是的手親熱地叫個不停,直到尾聲才想起來有一個我,轉過頭對我道:「側妃,你往後也該注意些,如是的孩子若因你出了事情,莫說哀家,恐怕珩兒也饒不了你。
」我扯了扯嘴角低下頭說是。
我和應如是一同出宮,我腳程快,不知不覺就把應如是落在了後邊,她喊我一聲:「卿卿。
」我下意識回頭,因着剛生了病,她面色還有些蒼白。
應如是並非國色天香的明艷美人,眉目流轉間卻自有一番風情,在這水上廊橋朝我走過來的時候,我突然有些理解趙珩的一見鍾情。
應如是眉間點了一顆花鈿,十分清麗,一手卻輕輕地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實在太過明顯,我目光不由在她那隻手上逗留了一下。
廊橋兩邊的水面上吹來的風讓她更有脫俗之感。
她輕輕笑了笑:「我也是初初懷孕,難免小心了一些。
夫君說,不拘是男是女,若是生了女兒,像我就好了,他時常遺憾,沒能在幼時就能認識我,說想來是個很漂亮伶俐的模樣。
」我靜靜地看着她,她沒得到我的回應,換做旁人臉上的笑容早該僵掉了,可她沒有,還是一臉的和煦:「我也遺憾沒能見到早些認識他,不至於現在還嫌時間太少了,好在還有剩下六十載。
聽聞你曾纏着夫君多年,不知道能不能給我講講從前的他。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好啊。
從前的趙珩,會替我梳繁複的發,總是在桌角備下我愛吃的零嘴,他初次歷練被派去治水三月,卻還是趕着回來給我送及笄禮。
我的架子上的每一件珍寶都是他從各地搜羅來的。
我自幼體寒,我現在吃的方子還是他斟酌着擬的。
你與趙珩如此親密,便該好好看一看他身上、好好瞧一瞧他身邊,哪一樁哪一件沒有我李卿卿的影子?
」應如是不笑了,一貫臉上掛着的笑也沉了下來,唇色略略發白,一雙杏眼隱含恨意地看着我。
我說:「這些拈酸吃醋的事,我也不屑和你干。
往後,我們還是從前一樣,井水不犯河水,趙珩愛誰,也早就和我沒有關係。
」應如是突然笑一聲:「可惜,夫君說他早已厭煩你,你與齊華公主一樣,他多年來,只把你當妹妹,僅此而已。
」我吸了口氣,仰頭看了下天,烏雲沉得像是要掉下來,很不好的感受。
我不想再理她了,轉過身就往前走,我聽見她說:「只是到底你奪了我的後位,李卿卿,我也沒有辦法。
」我已經轉過身走了兩步,心裏有種很不好的預感,突然背後有噗通落水的聲音,我猛然轉過身,鬢邊的銀釵亂響。
剛剛還捂着肚子十分小心的應如是,已經墜入了水裡,在水裡掙扎着沉了下去。
我聽見周圍有太監宮女尖叫的聲音「太子妃落水了」,我被聞訊趕來的太后命侍衛拿下。
被壓着跪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真的想流淚了。
趙珩,原來你這樣歡喜的姑娘,原不是很好的人。

《陌路竹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