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末日之國產戰神
末日之國產戰神 連載中

末日之國產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九龍城寨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九龍城寨主 其他小說 陳復

喪屍病毒突然襲擊全球,整個世界發生巨變,文明崩壞,危機不斷大學生陳復被困紐約,如何帶着三位「保鏢」在危險重重之下踏上漫長歸家路,千里救家園展開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試讀:

喝了點酒的幾人,也不再關心在附近發生的災難,美滋滋的各自回房間睡。

一直睡到深夜,樓下大街上大量警車的警笛聲吵醒了幾人,接下來幾分鐘**們用不斷用擴音器的大聲呼喊∶

「我們是紐約**,前面的人群,你們已經涉嫌違反法律,立刻蹲下雙手抱頭之後趴在地上,不然我們立刻開槍!」

幾人來到露台向下觀察,但由於總統套房位於70層頂層,離地面實在太遠,加上晚上視線受阻,除了警車的警燈的那點光什麼也看不見,不是那些警車聲太響亮和**用的擴音器太吵都不可能把幾人吵醒。

林振強有點不悅∶「搞什麼飛機,還讓不讓人睡,紐約為什麼一天破事這麼多。」

羅斯琪也吐槽道∶「紐約一天的新聞比娛樂節目還豐富,準備看電視吧,反正烏漆麻黑的什麼也看不見。」

陳復剛要說話,遠方的直升機向著陳復他們露台方向駛來,懸停在了陳復他們上方,直升機的聲浪,讓本來還不算吵的總統套房,變得說話都聽不見。

無奈陳復只能向著三人攤手。

直升機上的強光探照燈射向地面,陳復幾人終於看清楚情況。

一大群人不知為何向著**緩慢的移動着,絲毫不理會紐約警方的喊話。

但由於距離實在太遠,看不清這群人的目的和是否持有武器。

突然,警方負責人下令向著人群直接開火,大量的子彈不要錢的向著人群射去,密集的槍聲把直升機製造的分貝都壓了下去。

大量人群直接倒下,但更多的人繼續捍衛不死的沖向警方防線。

因為直升機探照燈只照射着前方的人群,在陳復他們看不到的地方,更多的人向著警方防線衝擊而去,四面八方的把警方包圍。

讓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一直懸停在上空的直升機忽然之間像失控一樣向著陳復所在酒店對面馬路的大廈撞去。

「嘣~~~~~」

直升機就撞在陳復正對面的大廈,距離陳復他們的總統套房直線距離不足五十米。爆炸產生的熱浪撲面而來,強烈的火光也讓幾人睜不開眼。

「咕~~~~~」陳復吞了一下口水,第一次見這場面雖不至於嚇呆,但那近在眼前的災難片即視感還是相當震撼。

林振強轉頭看向陳復∶「那個,要不要打電話報警?」

羅斯琪吐槽道∶「樓下就是一大群**,還用得着我們報警嗎?」

完全無視羅斯琪的吐槽,陳復和顧家強直接拿出手機對着直升機拍視頻準備發朋友圈。

看到二人的操作,林振強和羅斯琪也迅速加入拍照行列。

陳復打斷了幾人繼續拍照的行為∶

「不對勁,**的槍聲越來越小了,那兩台警車好像逃命一樣往外開去,如果完成任務不會用這種急加速一樣的方式離開現場。」

顧家強看着陳復道∶「不會吧,這群暴徒能把**擊敗?就算老美槍支再泛濫,也不會上千人拿着槍和**干架吧。不計後果?」

羅斯琪打斷了顧家強的話∶「我看不是,暴徒那邊根本沒有槍,槍聲只從**這邊傳來,暴徒那邊根本沒開一槍。如果是對射,聲音不會只從一個方位傳出。」

林振強附和道∶「我同意小琪和小陳總的分析,暴徒確實沒有槍,但**也確實被擊敗。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群暴徒人數遠大於**,用命堆來突破**的防線。」

陳復給出最後結論∶「無論結果如何,做好準備,暴徒都敢向**發起進攻,不排除會進入酒店燒殺搶掠,小琪姐打個電話去前台諮詢一下,萬一有什麼問題,我們必須想辦法自救,到時候小強先把沙發等重物搬去大門附近,如果小琪姐那邊打電話去前台沒有人接或者有可疑,證明酒店很有可能已經被暴徒佔據,小強你就立刻把總統套房的大門給堵死,我們再想下一步。」

林振強也給出建議∶「小琪打完電話打開電視,看看新聞有什麼消息。小強和小琪先行動。小陳總腦瓜子好使,幫我想一想,我有一點想不通,直升機為何會突然失事撞上隔壁大樓?」

顧家強和羅斯琪離開露台去處理狀況。林振強和陳復依舊在露台分析着當下局勢。

陳復皺起眉頭∶「我也想不通,直升機駕駛員被挾持的話也沒必要同歸於盡。雖然我們注意力都在看樓下,但直升機被被攻擊的話應該會有聲音,我沒發現有火箭炮之類的攻擊聲音。唯一可能就是挾持不成,駕駛員反抗中失控。」

林振強也同意陳復的觀點∶「那直升機駕駛員和直升機上其他人員為什麼要這樣做?直升機上的應該也是警方,有人發動Z變?警方有對方卧底?但那群暴徒沒有任何武器也說不過去啊。哪有這樣不準備武器就上戰場的啊,就算最英勇都不可能面臨槍林彈雨用軀體和血肉和警方正面搏鬥吧?」

二人分析不出個所以,此時羅斯琪已經打完電話回來。

「正如你們所料,前台沒有人接電話,前台必須24服務,沒人接電話很反常,我已經打開電視,但電視依舊播放的是白天的遠處的大爆炸新聞。小強已經把重物堆在門口,把總統套房的大門堵上。」

聽完羅斯琪的話陳復把視線看向另外一個方向道∶「有問題,我們注意力一直被樓下吸引,白天那邊的油罐車爆炸所產生的大火還沒熄滅,按常理這種事故不可能拖到深夜都還沒完成撲滅的工作。你們看,雖然被附近大樓阻擋,但還是能看出大火依然在燃燒着。」

這時候顧家強也完成工作回到露台,聽到陳復的話也表示同意∶「對,這種級別的大火就算多兇猛都會全力去滅火,不可能拖到深夜整棟大廈都燃燒起來的。」

顧家強指了指道∶「你們看,按照火光映照在天空的顏色和高度,大火很有可能已經把大廈燒了個通透,連頂層都不能倖免。不然不會在那個高度還看到紅色。這種級別大火,消防局是不可能讓火勢蔓延到整棟樓,就算撲滅不了也應該控制住了。」

林振強∶「今天實在透露着太多的詭異,我們去電視機旁留意着電視台的消息吧。暫時別輕舉妄動。一切等熬過了今天晚上再算。」

陳復也同意林振強的看法∶「對,等白天。」

幾人來到客廳,因為沒有沙發,各自回房間拿被子墊在地上作為床鋪,看着電視不斷重複着白天大爆炸的新聞。

同一時間……………………

華盛頓的國務卿官邸,美國在任國務卿對着手下大發雷霆∶

「你們這群飯桶,這次捅破了天,在廢物總統還沒查到我之前,你們立刻通知生命核的其他分部投放病毒,混淆視聽讓國會和大眾覺得這是一場全球危機,不單單在我們美國發生。美國國內生命之核里一切與病毒有關的資料全部銷毀。把疫苗數據保留在歐洲的服務器里和我的電腦里,其他全部銷毀,立刻行動!」

隨着幾台私人飛機向著不同方向起飛,生命之核科技有限公司其他洲的分部也一起行動,一場真正席捲全球的災難正在發生。

視野回到事發初期,白天努力組織人員救火救人的紐約市長,下午突然收到消息現場受傷的市民在醫院發狂攻擊人,不久之後又傳來救災的消防員和醫務人員都發狂攻擊人,一下子曼哈頓就大亂套。

本來打算緊急上報白宮的紐約市長突然收到一個自稱生命之核科技有限公司CEO打來的電話,要求紐約市長封鎖消息,全力擊斃所有發狂的人和相關目擊者。借口所有發狂者全部在爆炸中搶救無效死亡,醫務人員和消防員英勇殉職,其他目擊者一律以暴動罪名擊斃。報酬是1億美元,如果處理得好再加1億,如果無法處理也會安排他去歐洲改名換姓繼續享福。

紐約市長看着銀行賬戶多出來的1億美元心動了,同意了對方開出的條件,沒有意識到事態嚴重性的紐約市長下令把曼哈頓所有電力,信號,網絡全部關閉配合對方封鎖消息,再完全封鎖整個曼哈頓來擊斃所有發狂者,再慢慢處理目擊者。

事件初期還沒關閉電力,在陳復他們喝多了睡覺之後其實已經停電,但酒店的後備電源系統啟動,所以直到現在深夜醒來,陳復他們也沒意識到停電,附近的零星燈光都是有後備電源的大廈所發出,整個曼哈頓都陷入一片漆黑,只不過深夜時分陳復幾人不覺得異常。

但事情發展方向超過了紐約市長的預料,發狂者不僅僅具有攻擊性,更是具有傳染性,被咬中的人不出兩個小時就會變成新的發狂者,不斷有新的發狂者出現。不單單傷員和救援人員,白天泄漏的氣體隨着風一直擴散到幾公里範圍,事發地幾公里範圍凡是不小心吸入氣體的都變成了發狂者,沒有吸入的被發狂者咬中,變成新的發狂者。

傍晚時分,除了像陳復幾人一樣一直在室內關着門的,整個事發地幾公里已經變成發狂者的天下。

晚上警方終於清理完醫院裏的發狂者,這些本來事故的傷者和被咬傷的醫生護士無一不被擊斃。

紐約市長再次派遣數百**和國民警衛隊向著事發地出發,一舉擊斃所有發狂者。

數十輛警車浩浩蕩蕩來到事發地幾公里,聞着聲音從四面八方趕來的發狂者把警車圍了個水泄不通,**隊伍坐在警車上邊戰邊退,一直向著追來的發狂人群射擊。

一直來到陳復他們所在的酒店樓下,與另外一波市長派出的**一起建立了一條防線,打算把發狂者剿滅。

結果陳復他們看到了,但缺乏任何資訊的陳復他們依然蒙在鼓裡,還以為是一場暴動,睡到天亮再算。

凌晨,紐約市長辦公室,紐約市長在自己的辦公椅上變成了一具屍體,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掩蓋的國務卿派人把紐約市長殺了,留下一封遺書,把紐約市長偽造成為了保住市長的職位,所以才下令封鎖消息,但結果辦事不力而畏罪自殺。

清晨,整個紐約的狀況已經一發不可收拾,收到市長命令封鎖曼哈頓出入口的國民警衛隊全線潰敗,發狂者直接着向紐約其他區域擴散,在聯繫不到市長的情況下,紐約市的議員終於不得不聯繫白宮和國會。

但此時的白宮和國會已經焦頭爛額,洛杉磯,波士頓,三藩市,邁阿密,芝加哥,休斯敦,拉斯**等多地上報出現一種發狂病的傳染病,第一個爆發病毒的紐約市反而是最後一個上報。但紐約情況卻是最為嚴重,整個城市接近完全失守狀態。世界多國紛紛向聯合國上報情況,歐洲,亞洲,非洲,南美洲,大洋洲相繼出現未知病毒感染者。紐約聯合國總部所有職員集體失聯,歐洲日內瓦聯合國總部暫時接替處理事務,但突如其來爆發的災難,聯合國除了接電話又能做出什麼?

早上9點,華盛頓白宮,總統在一片槍聲中發佈致國民書∶

「今天我有一個不幸的消息要告訴各位國民,由於突然爆發一種未知的感染病毒,國家進入緊急戰爭狀態。這種病毒會把人變成沒有理智只會攻擊同類的怪物,被攻擊者如果被咬2個小時內也一樣會變成沒有理智的怪物,我們把感染者統稱為「喪屍」。我宣布全體國民進入戰爭狀態,所有人如果見到喪屍一律可以開槍擊斃,沒有武器的國民請儘快躲在室內關閉門窗耐心等待救援,我們會儘快控制局面。請各州州長自行建立安全保護區,保護未被感染的國民,如州長已經失聯,副州長或議長代為處理州內事務。天佑美利堅,謝謝。」

在電視機前,看到這條緊急通知的陳復四人,被驚呆了。

陳復看向年紀最大的林振強∶「大強,現在怎麼辦?」

林振強無語∶「我也不知道,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現在先打電話聯繫國內把這裡發生的事告知他們。」

羅斯琪已經拿出電話,但搖了搖頭∶「沒有信號,我看看網絡用不用得了。」

「WiFi也沒有反應,應該也斷網了。」

突然間,電視機也關閉了,酒店的後備電源電力終於耗盡。

唯一安慰的是已經白天,陽光透過露台射入總統套房,讓燈關了也不至於變得黑暗。

林振強站起來向著露台走去∶「去露台看看吧,先觀察一下再吃點早餐,之後我們再制定之後的計劃。」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