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坎
情坎 連載中

情坎

來源:google 作者:獲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獲鹿 顧燕

和仇家兒子的隱秘戀情,導致了弟弟在一場意外中橫死無法接受喪子之痛,有辱門風的父親將女兒顧燕掃地出門女主獨創省城,打工中結識了深愛她的厚道男人,並最終結為連理的丈夫陸宏但真正走到一起後,卻因為雙方家庭門第差距,以及丈夫事業的連連受挫,顧燕的生活窘迫,不如意一直困擾着她為了改善一貧如洗的家庭狀況,顧燕重返職場,卻意外的得知,自己任職的房地產公司老闆正是自己的初戀情人邢宇邢宇不僅給予了顧燕經濟上的照顧,還重新點燃了兩個人心底從未熄滅的情愫直到多年未見的父親彌留之際,父女再見,顧燕才意識到父親對家人,家鄉的大情大愛,才是人間正道展開

《情坎》章節試讀:

顧家受到的不公遭遇,知情的村民們憤怒,不平,但終因胳膊扭不過大腿,也只能忍氣吞聲。

這件傷天害理的案子都能擺平,邢來宗更是有持無恐,在村中越發跋扈,不可一世。

他甚至還恬不知恥的編出了另一個版本,說顧燕母親是與他舊情複發,主動邀請他去的顧家,私情敗露被老太太撞見,她的婆婆氣血攻心才一命嗚呼的。

村民們雖然沒人信他這通鬼話,但被顧燕母親聽到後,讓她更加羞憤難當。

以死證清白,以死來讓邢來宗這個混蛋受到應有的懲戒,這決絕的意念,越來越強烈的涌動在顧燕母親心頭。

這天,她默默的把顧家屋裡屋外收拾的乾乾淨淨,寫了一張字條是留給遠在部隊的丈夫;上面只有幾個字:我對不住你,沒有替你照顧好老母親……

也許是顧燕母親命不該絕。

母親的兩個姐姐知道妹妹如今孤身一人,家裡又出了這麼大的慘禍,便結伴到顧家來看望,陪陪小妹妹。

也就在顧燕母親把麻繩掛在房樑上時,兩個姐姐也推門走了進來。

姐姐們見狀趕緊連拉帶抱,將妹妹從椅子上拽了下來。

倆姐姐邊哭,邊埋怨妹妹不該做這種傻事。

大姐看了那張留給顧燕父親的字條後說:「你不當面跟妹夫把家裡的事說清楚,這一行字等他看到了,倒給他整迷糊了。」

姐姐勸說妹妹,讓她眼下先忍一忍;待妹夫回來時,再好好和邢來宗理論不遲。

「妹夫現在是堂堂正正的軍人,他到時候出面上告,那肯定力度不一樣。」

聽姐姐們一番入情入理的勸告,顧燕母親覺得有道理,她含淚答應了兩個姐姐不再做這種傻事了。

她要等丈夫回來再和邢來宗算這筆賬。

一年半後,顧燕父親才把一再推遲的探親假休了,回到久別的家中。

在奶奶的墳前,顧燕父親昏天黑地的大哭了一場,邊哭邊不停地撫摸着母親的墓碑說:老媽您原諒兒的不孝吧!

原本顧燕母親就苦盼着丈夫回來,將積累已久的委屈,屈辱,還有縣公安處理此事的不公,一股腦兒的說給丈夫聽。讓丈夫為婆婆,為自己做主。

可就在丈夫回來的第二天,縣武裝部部長領着幾個鄉幹部敲鑼打鼓的來到了顧家,送上了顧燕父親在部隊榮立三等功的喜報。

部長告訴顧燕母親:「小顧現在不僅為你的小家爭得了榮光,也是我們全鄉父老鄉親的驕傲。我了解部隊,小顧他照這樣發展,進步,很快便會入黨,提干。前程似錦啊!」

母親當然替父親高興。

丈夫沒有食言,的的確確在部隊干出了樣,若如部長所說,他現在成了有功之臣,將來的前程自然不可限量。

顧燕母親知道丈夫做到這個份上,不容易;這對於一個農家子弟來講更是流血流汗換來的。

她考慮到此時把家中的不幸若說給了丈夫聽,難說丈夫會做出什麼不可預料的莽撞事來,無疑這對他在部隊的發展有百害無一利。所以她便把到嘴邊的一腔苦楚,又咽了回去。

算上跋山涉水的路程,探親假本來就有限,顧燕父親又心繫著部隊的任務,在家待了不到一周,便準備第二天動身歸隊。

臨行前晚上,兩口子在家裡擺了三桌酒席,答謝鄰里鄉親為顧燕奶奶後事的盡心幫助。

儘管顧燕母親提前分別告知了四鄰,讓他們暫時不要向丈夫提及邢來宗這件事情原委;可酒過三巡後,還是有人憋不住,將邢來宗犯了事,卻仍逍遙法外老底給掀開了。

顧燕父親不動聲色的聽着,臉色由紅變白,牙齒咬的嘎吱嘎吱響。

「是這麼回事兒嗎?」顧燕父親扭頭問母親。

母親低着頭,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說:「都過去了,忍了吧。縣裡。鄉里都管不了他……」

「啪」顧燕父親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下一摔,如猛獸出籠般一個箭步便奪門而去。

母親慌了,趕緊招呼鄉親男人們去攔住丈夫。

沒人能追上一個為母親,為妻子報仇心切,怒火中燒的男人。

當眾人一路小跑尾隨着顧燕父親到了邢來宗院外時,只聽見屋內鬼哭狼嚎一片。

顧燕父親的咆哮聲,邢來宗哀求的哭聲,還有老村長,邢來宗老婆的告饒聲不絕於耳。

「趕快進去啊!這要鬧出人命來!」一個鄉親招呼着身邊的男人,幾個人便三步並兩步相繼衝到了邢來宗屋裡。

至少五六個男人才把已經瘋狂的顧燕父親拉住。

邢來宗滿臉是血,抱着腦袋篩糠似的一個勁兒地在地上搗蒜求饒。估計是邢家也剛開飯,飯桌被顧燕父親舉過頭頂砸向了邢來宗,地上盤碗飯菜狼藉一片。

老村長也沒了往常的威風,拱着手只知道向顧燕父親作揖。

「我要讓他給我老娘抵命!」被鄉親們死死抱住的顧燕父親青筋暴露,還要不顧一切繼續往邢家裏面沖。

顧燕母親上前拉住父親,哭着央求道:「你跟這王八蛋拚命值嗎?為了我,為了你的前程,看在這麼多老少爺們的面子,到此為止吧!」

在母親,一眾人苦苦勸導下,顧燕父親才余火未消的悻悻離開了邢家院里。

「不能這麼便宜這混蛋!」顧燕父親雖然聽從了母親的勸告,回到了家中,但他還是認為對邢來宗教訓的不夠「我明天早點走,到了縣裡先去找辦案公安,我就不信犯了法的人不給他抓起來,還人模狗樣的繼續當他的村幹部。」

第二天天不亮,顧燕父親就告別了母親。先走了一段村路,然後在鄉道上攔了一輛販菜的拖拉機,搭車來到了縣城。

縣公安局剛上班,顧燕父親便找到了負責過顧家案子的那位公安。

見顧燕父親一身戎裝,這位公安倒很客氣。

當顧燕父親提出家中發生的案子應該重新審理,讓罪魁禍首邢來宗認罪伏法時,公安微微的搖了搖頭。

「同志啊,這類案件是講究時效,重證據的。事情過去都快兩年了,沒有理由再重審,翻案啊。」

「我媳婦受到欺負,我老母親被他害死。」顧燕父親說「這麼大的案情,你們就這樣結案是不是太草率了。我們老百姓的命就這麼賤嗎?」

「這個案子在我們這一級已經算是畫句號了。」公安說「如果你們家屬不服,可以到上一級公安機關反映。不過小同志我跟你說句實話,別耽誤那功夫,沒用!」

《情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