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如果那時花開正好
如果那時花開正好 連載中

如果那時花開正好

來源:google 作者:櫻幼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小瑩 陸以梟 霸道總裁

因為愛他,她卑微到了塵埃里,處處容忍,處處退讓可到最後,他卻為了初戀的一句話,要她的命,挖她的心……展開

《如果那時花開正好》章節試讀:

那天之後,夏季晚被陸以梟給關了起來。
明明已經簽好了離婚協議書,可那個男人,卻仍舊不肯放過她。
夏季晚等身體休息到可以下床活動時,便開始計划起了離開。
她對陸以梟已經徹底死心,現在只想儘快逃離這個可怕的男人。
只是陸以梟對她看守嚴格,一時間竟然找不到合適的逃離辦法。
正焦慮之際,一個熟人,卻突然悄悄來訪。
此時正是夜半,夏季晚都已準備睡下,病房門忽然被推開,她疑惑的回頭一瞧,吃驚的撐大了眼睛。
「姐……你怎麼來了?」
來的人,是夏季晚沒有血緣關係的繼姐,父親過世後,母親二婚,對方帶了一個比夏季晚大兩歲的女兒,就是她現在的姐姐,江亦彤。
「聽說你住院了,我來看看你。」
江亦彤輕輕掩上門,放下手裡的水果籃。
夏季晚急忙下床去倒開水。
她跟江亦彤關係不好不壞,兩人相敬如賓,年輕時甚至還沒吵架,她會突然來訪,夏季晚心中還是疑惑的。
「季晚,跟你說實話吧,我這次來找你,是想問你亦銘下落的。」
江亦彤開門見山,「我已經一個多月沒他的消息了,實在是不知道他出了什麼情況,很擔憂。
你跟亦銘關係一向親密,能不能告訴他的情況?」
夏季晚倒水的動作一僵,垂下了睫毛:「我也……不知道。」
那天宋亦銘被打傷帶走之後,她也再也沒見到過他。
江亦彤擔憂的皺起眉頭,猜測道:「一個月沒消息,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啊,難道是遇見什麼困難了嗎?
不行,我現在就得去找他。」
她說著,急匆匆的又站起身來。
夏季晚連忙叫住她:「姐,我跟你一起吧。
只是我現在出了一點狀況,不能離開這間病房,你能不能幫我引開門口的兩個男人,讓我離開?」
她實在是無人可求了,只能向江亦彤尋求幫忙。
「你跟陸以梟的感情,還是特別不好嗎?」
江亦彤感嘆了一句,隨後很快應承下來幫忙,「你這裡等我,我出去之後就幫你想辦法。」
「好,姐,謝謝你。」
夏季晚真心實意的道歉。
江亦彤大方的笑了笑,離開病房,關上病房門後,臉上才露出陰沉的狠色。
走廊的角落裡,顧瑩正安靜的看着她的方向。
江亦彤轉頭,跟她對視了一眼,露出計劃得逞的笑容。
夏季晚等了半個多小時後,病房門又被江亦彤推開了,她小心着急的沖夏季晚招手:「快走,我都幫你打點好了。」
有了她的幫助,夏季晚一路順利的離開了醫院,借住進了江亦彤的家裡,兩人聯手,一起尋找宋亦銘的下落。
夏季晚把自己能想到的地方,全都查找了一遍,最後卻仍舊一無所獲。
茫然之中,江亦彤那裡卻突然有了消息——據說宋亦銘在郊區的一棟民房裡修養。
夏季晚當然就立即動身,去往那棟民房。
宋亦銘果真就在那裡,一個多月不見,他消瘦了一大圈,並且右腿瘸了。
夏季晚眼圈登時一紅,愧疚道:「對不起……都是我害的,讓你變成了殘疾。」
宋亦銘連忙道:「沒有。」
他緊張在意的拉住夏季晚的冰涼的手,輕聲道:「右腿落下病根,是因為我自己調養不當,不關你的事情。
這些天我都在養傷,也沒辦法來找你,小晚,這段時間,你還好嗎?」
夏季晚手指下意識的撫向小腹,滿臉慘淡:「我的孩子,最後還是沒保住。
不過……我現在已經跟陸以梟離婚了,他跟我,再沒了任何關係。」
宋亦銘眼睛一亮,握緊了夏季晚的手:「那你現在要跟我走嗎?
我馬上就安排輪船。
小晚,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如果那時花開正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