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少年武夫
少年武夫 連載中

少年武夫

來源:google 作者:遙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陳小樹 陳小苗

前世活了十八年,受了很多委屈,穿越後更慘,十二歲少年,被打掉了一隻眼球,痛不可忍,陳小樹想跳河自盡,但爹娘被打斷了雙腿,重傷昏迷不醒,七歲的妹妹跪在人前,哀求借錢給哥哥、爹娘治傷......【無系統,平凡少年在善意的謊言中逆行】展開

《少年武夫》章節試讀:

羊駝郡。

陳氏豆皮店。

後院屋裡小木床上,躺着一個十二三歲年紀的少年。

身上血跡斑斑,傷痕纍纍。

最嚴重的傷在右眼,失去了眼球。

昏迷幾個小時後,突然睫毛動了動,眼皮往上抬……

「啊!」

右眼猛地傳來劇痛!

讓剛睜開一下的左眼,條件反射驟然閉緊!

眼角頓時擠出了淚珠!

蒼白的臉一下變得扭曲起來!

他渾身顫抖!大汗如雨!咬牙咧嘴發出哀嚎!

「啊痛痛痛……」

「眼睛好痛啊!」

「我的右眼怎麼了?」

嗡——

腦海中突然湧現一股記憶:

陳小樹;

12歲;

父親、母親、妹妹;

家裡開了一個手工豆製品小店;

這?

這不對!

雖然陳小樹這個名字沒錯!

家庭成員沒錯,家裡開的店也沒錯!

但我怎麼會是12歲?

我今年已經高考完了呀……

——發現正在湧現的記憶不對勁,陳小樹急忙坐起來,強忍着劇痛睜眼,觀察周邊環境:

「這這這肯定不是我家!」

「這是在哪呀?」

看着眼前場景,他頓時驚愕了……

下一刻——

腦海中顯示:

今天上午,在郡城啟蒙修鍊學院,幾個十四五歲年紀的富家弟子,欺負十二歲的新生陳小樹……

陳小樹抱頭蹲在地上……

當聽到,辱罵他的母親是**,未婚生子;

辱罵他的父親是窩囊廢,養了個小雜種;

他突然站起來反抗……

他踢倒了一個姓楊的富家子弟……

但結果他被打瞎了右眼!

眼球掉在地面被踩碎了!

痛得他一頭撞到石柱上,當場失去了意識……

然後他魂魄散了……

其實就此已經死亡。

只是有個穿越之魂進入他體內,才讓他活了過來……

「我穿越了!」

「穿越到異界一個被打瞎了右眼的同名少年身上!」

「嗚嗚嗚……」

搞清了狀況之後,十八歲靈魂陳小樹忍不住哭起來。

「太慘了!」

「連穿越都穿越到一個飽受欺凌的少年身上!」

「而且更惡劣更殘酷!」

「竟然被打瞎了一隻眼睛!」

「上天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

「這種穿越,我不要!」

「我還不如死了好……」

他哭着爬下床搖搖晃晃往外走,整個人只有絕望痛苦。

他想馬上去投河自盡,儘快結束這場痛苦不堪的穿越。

走出裡間。

外間——

床上躺着兩個人。

一男一女。

鼻青臉腫,昏迷不醒。

兩雙腿的膝蓋以下非正常彎折。

明顯是被打斷了骨頭!

此二人,正是這個家的陳父陳母。

陳小樹下意識止住哭聲,快步走過去。

伸手推了推幾下,但陳父陳母毫無反應。

見狀,他驀然開始堅強起來……

陳小樹不能去死!

陳小樹被打瞎了眼睛,非但沒能討回公道,陳父陳母反倒也被打殘了——

如果陳小樹死了,陳父陳母就徹底失去了兒子,這何其殘忍?

況且萬一陳父陳母醒不過來了——

哥哥死了爹娘也死了,年僅七歲的小女孩怎麼辦?

「小苗!」

他急忙轉身往外跑,去找妹妹陳小苗……

這個妹妹跟穿越前的妹妹不同名也不同齡,比穿越前的妹妹小六歲。

陳氏豆皮店。

店鋪的門口——

小女孩跪在中年男子面前央求:

「田叔叔,我爹娘我哥哥都被打傷了,傷勢很重,昏迷不醒,求求您借點錢給我爹娘我哥哥治傷吧!.」

「小苗,我是來收店租的,你怎麼反倒向我借錢呀?」

「田叔叔,我知道店租今天到期,必須按時交租給您!」

「原本我爹娘備好了這筆錢!」

「但今天上午我哥哥被人打傷了!那些打傷了我哥哥的人家不但不賠錢,反倒讓我爹娘賠錢給他們!」

「他們不但把我爹娘的錢拿走了!還把我爹娘也打成了重傷!」

「田叔叔,我家沒錢了,暫時付不起房租,求您寬限一段時日吧……」

店鋪的後堂——

陳小樹聽着小女孩的聲音,鼻子一酸,淚如泉湧。

左眼凄淚,右眼血淚,身心愈發痛苦。

但他更堅強了——

陳小樹不能去死!

哪怕再痛苦再絕望,陳小樹也必須活着!

不能一死了之逃避,讓七歲的妹妹獨自面對困苦……

唰——

他撕下一塊布,斜綁在頭上,遮住右眼。

擦掉眼淚,快步走到店門口。

從身後抱起跪在地上的小女孩……

「哥哥!」

「哥哥醒了!」

「嗚…嗚嗚……」

陳小苗眼淚汪汪的大眼睛突然一下就跟開了閘似的,淚水奪眶而出!

纖弱的小手,牢牢抱住哥哥脖子!

小臉蛋埋在哥哥耳根下,發出斷斷續續的哭聲!

她想忍住不哭,但再也忍不住了!

「小苗……」

陳小樹張了張嘴,聲音卻卡在喉嚨……

他是這個小女孩的依靠!

是這個家的依靠!

哪怕像狗一樣活着他也必須要活着!

——他咬牙咽下苦澀淚水,強忍着右眼失去了眼球的傷痛,睜大左眼——

直視店門口的中年男子,一字一句的說道:

「田叔,求您延緩三個月收租並借給我十枚銀幣。」

「我向您保證,三個月之內交租並還清借款。」

「我用我身作抵押。」

「如果到期不能付清。」

「我就給您家當奴僕,做牛做馬乾臟活累活。」

「求求您!幫助我家度過眼前難關。」

「此恩我陳小樹永遠銘記於心,一定好好報答您。」

「小樹,這……」

中年男子流露同情與無奈:

「我只是田家的贅婿,大事小事都做不得主。」

「所以此事我只能回去請示之後,再答覆你。」

但他突然從衣服裏面掏出兩枚銀幣。

快速伸手塞進陳小樹身上口袋裡。

然後他壓低聲音說道:

「這兩枚銀幣是我的私房錢,你先拿去用着,切勿對外聲張。」

說完他立即轉身就走……

不知他原本姓什麼。

只知他入贅田家後改姓田,名叫田許。

望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陳小樹心中一暖……

田叔,請受陳小樹一拜!

《少年武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