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生存遊戲
生存遊戲 連載中

生存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鵬二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孫靜 張鵬 懸疑驚悚

高三那年,我們班集體上了一堂體育課,在舉行了一次撕名牌活動後,我卻成了那堂課唯一下課的人...假如你被這個世界遺棄了,沒有法律,沒有道德,沒有束縛,你的世界裏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活着!如果他真的發生了,你是守着心中的那道義還是隨之而沉淪?體驗極致驚悚的視覺感官,不好看我讓你你打我展開

《生存遊戲》章節試讀:

剩下的同學全被我的聲音吸引過來,隨即我連忙跑向食堂的後廚,其實不管這遊戲到底多邪門,在我心裏還是挺抵觸那些鬼神之說。
但是如果不是鬼神,那我們到底是被誰控制。
腦海里充斥的疑問,讓我根本顧不得這裏面是否安全,在我踹開了後廚時,第一時間就跑向燃氣灶台。
隨即用手一摸,心裏驚道:「灶台居然是熱的,剛剛有人動過!」
但趙亮嘴裏吐出來的的蛇究竟是怎麼回事,那種恐怖可是絕對超脫常理的認知狀態。
「你確定沒有看錯?」
趙博說。
我確定的說:「絕對沒錯,背影應該是個男的,剛剛我明明看見他了。」
趙博第一時間跑到了後廚的後門,隨後推了一下說:「後門是反鎖上的,你不會是看錯了吧?」
我說:「不可能看錯,這裡就是有人,這爐灶上的熱度可以解釋的清楚。」
「我們這裡鬧鬼,我上學時候聽奶奶說,這裡以前是一處抗日戰爭時留下的萬人坑,風水先生說只能建學校或者醫院,別的都壓不住。」
說話的是我們歷史課代表孟然,對於這種歷史問題,孟然絕對有着權威性。
「明天遊戲還得繼續,廣播既然沒響大家回去早點睡吧。」
韓雪說。
我們在學校都有自己的午休宿舍,眾人散了後,整個學校只剩下我們班這些人。
回到宿舍時,我躺在床上開始回想着今天所有經歷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超自然發生的。
但就是有一點我想不通,如果真的有鬼,那鬼怎麼可能給人做飯?
「六兒,還在想呢?」
趙博忽然說。
「還沒睡啊二子。」
趙博說:「明天早上還是一番苦戰,但願咱哥別分在一組。」
這句話無疑戳中了我的痛處,趙博三番五次的維護我,因為有他在,我才會依然保持着一點人性。
我深吸口氣說:「我今天真的看到人了。」
趙博告訴我別亂想,遊戲既然開始就要想辦法活下去,而我也盡量讓自己放鬆,躺在床上後習慣性的抱了下枕頭。
就在我習慣性將手伸到枕頭下的時候,感覺摸到了一張A4的掛曆紙。
拿出手機照着亮,掛曆紙上畫著一個小的QQ表情,隨後下面寫着2046年度最佳xx。
後面的一行字被人刻意刮掉了,我可以十分肯定這掛曆紙不是我放的,2046是一部王家衛導演的電影,電影我看過,梁朝偉演的很好,可能這個最佳兩個字是哪個影迷寫的。
我,李龍,楊海,徐少飛,張鵬,趙博,李岩,韓磊我們八個一個宿舍。
現在只剩下趙博和韓磊我們三個,我當時以為掛曆紙是其他人遺落的也就沒太在意。
躺在床上,我腦子全是那後廚看到的背影,一直到了後半夜我還是睡不着。
「趙博,跟我去看看吧。」
我推了下趙博。
趙博朦朧的睜開眼,同意隨我一同去看看,不過我心裏對趙博很佩服,現在說實話我一直都處在恐懼狀態,可看趙博好像一點事兒沒有。
將手機調好了手電後,我們兩個再次來到了食堂,將燈打開後,發現這裡還有一名同學。
「韓雪,你怎麼來?」
我驚訝說。
「我,我餓了,想找點吃的。」
韓雪結巴的說。
感覺她好像很緊張,我連忙說不用怕,我又不會殺人,隨後忙問她找到沒有,而韓雪告訴我,整個食堂特別的空,連今天那份兒要命盒飯的飯粒都找不到了。
其實韓雪給我的感覺像是在撒謊,因為第一她看起來好像不是特別餓,第二食堂內沒有任何翻找過的痕迹,第三韓雪看我時顯得有些緊張。
我想到可能是因為我今天親手殺死李岩的事兒,對她造成了一定的心裏影響。
我對趙博說:「我就在這個位置看到的,你站在這兒不要動。」
讓趙博站在我白天所站的位置,隨後自己便進了後廚,在後廚內我面向著趙博,隨後憑藉著記憶中那背影的位置緩緩移動。
我閉着眼睛,幻想着自己就是那背影的主人,開始行走着,直到走到了靠在爐子邊的牆壁時,我停下後自語:「應該就是這兒消失不見,後門是反鎖的對方不可能沒有一點動靜過去。
可對方也不可能會穿牆術啊。」
來來回回我在後廚走了好幾遍,可就在這時我卻驚訝的發現趙博居然不見了!
跑出後廚的時候,見到食堂內已經空無一人,趙博和韓雪都不在。
當時怕他們在出什麼事兒,我連忙跑出食堂,可就在這時學校忽然停電了。
我邊跑邊喊二人的名字,可卻沒有一人回答,以我和趙博的關係,他不可能一聲不響的離開。
由於我的呼喊,其他同學也在同一時間跑向了操場,忙問我怎麼回事。
「你們誰看見趙博和韓雪了,剛剛我們在食堂,現在他倆人怎麼沒了?」
眾人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但大多數都是猜測兩個人肯定是死了。
但我們沒有撕名牌,沒有犯規,不可能出事的。
忽然我們班的王賀賀說道:「張偉,趙博我沒看見,可是韓雪回宿舍了。」
問了好幾個人都沒看見趙博,我說:「去問問韓雪。」
在王賀賀的帶路下,我們浩浩蕩蕩幾十人進了女生宿舍,這時的學校已經停電,整個走廊里漆黑的嚇人。
「在出了事兒後,我們女生就都擠在一個屋裡了,聽到你喊,除了韓雪外,我們都出來了。」
王賀賀說。
我喘了口氣,心裏想着韓雪沒事兒就好,如果她出事,那就證明趙博也懸了。
推開了女生宿舍的大門,看到韓雪這時一身白衣的站在窗戶前,在她的周圍點着四支蠟燭。
「韓雪,趙博呢?」
我問。
「你這個賤人!」
韓雪對着窗戶上倒影的自己說。
韓雪披頭散髮,看起來就像個鬼一樣,我忙問她到底怎麼了,但韓雪就是一言不發。
就在我剛想上前拉韓雪的時候,忽然她喊道:「滾開!」
隨後見韓雪轉過身面向我時,雙手拿着一柄水果刀。
我忽然想起了在食堂見到韓雪,難道當時她是去拿刀,可她拿刀究竟要殺誰?
我忙說:「你把刀放下,咱們有話好好說。」
「滾開!
你這個賤人!」
韓雪再次轉過頭對着窗戶里的自己罵道。
現在韓雪看起來像個瘋子,嘴唇紅的像能滴出血來一樣。
「你以為你逃得掉么,你該死,你這個賤人。」
韓雪說完後居然用刀對着自己的臉就划了下來。
「不要!」
我忙要阻止。
可就在我上前的時候,韓雪忽然拿刀對着我輪了過來,當時我注意力極其集中,十分驚險躲過了這一刀。
「把刀放下!」
身後的人喊道。
而韓雪卻好像着了魔一樣,拿着刀不斷的罵著鏡子里的自己。
就在我們一籌莫展的時候,韓雪居然又對着自己的臉划了一刀,鮮血順着她的臉頰流下。
披頭散髮的她,在配上那滿臉鮮血的樣子,在我看來要比電視機里的貞子還要嚇人。
「你到底怎麼了!
趙博呢?」
我喊着。
可韓雪只是自顧自罵著一些稀奇古怪的話,那種摸樣就像電視里演過吸毒的人的一樣。
隨後讓我驚恐的一幕出現了,滿臉是血的韓雪,居然用手指扣住了自己的臉,隨後開始用的撕扯起來。
那被水果刀劃破的傷口一點點開始脹開,韓雪居然一點點的將自己的臉皮完整的撕了下來。
雞皮疙瘩起了全身,而韓雪卻一點痛苦的樣子沒有。
「不要啊!」
所有人都勸着。
可韓雪就像着了魔一樣,當她將自己的臉皮撕下的時候,一瞬間我感覺她很像我們那個奇怪的體育老師。
「張偉,你以為你能活下去么?」
韓雪的雙眼極其慎人的盯着我說。

《生存遊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