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沈婉心君莫離
沈婉心君莫離 連載中

沈婉心君莫離

來源:google 作者:君莫離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君莫離 沈婉心

星城,御園小區沈婉心拖着行李走到熟悉的房門前,心臟在胸口裡砰砰作響三年,她終於通過考核期調回總部,可以結束和君莫離的異地戀了!據她所知,莫離今天沒有訓練,應該在家沈婉心深吸一口氣,按開了密碼鎖展開

《沈婉心君莫離》章節試讀:

但意想中的疼痛卻並沒來襲。
沈婉心怔楞回頭,只見龔越澤用後背擋住碎石,此時臉色都透着異樣的蒼白。
卻還勉強扯出抹笑去關心:「你怎麼樣?」
「我沒事,倒是副隊你……」沈婉心搖頭,隨即慌忙地去檢查他的傷勢萬幸,只是左肩脫臼。
她鬆了口氣,正還想說些什麼。
這時,君莫離臉色冷寂地走來。
他漠然地看着兩人,語氣帶着斥責:「你們還要抱到什麼時候?
身為救援隊成員,連這點分寸都沒有?
!」
沈婉心心頭一窒。
她剛才差點就死了,可君莫離非但沒有絲毫關心,反而無情苛責!
他就這麼討厭自己?
沈婉心竭力壓下喉間湧上的苦澀,抱着孩子走去了另一邊。
見狀,君莫離臉色一沉。
但終究再沒開口。
片刻後,沈婉心追上被救出來的孩子母親。
還沒開口,女人先一步出聲懇求:「同志,我是單親媽媽,沒人幫忙照君孩子,你能不能……先把團團帶回救援隊,我出院了就來接他。」
沈婉心怔住:「可我不會照君孩子……」女人一把拉住她的手,眼眶通紅:「拜託你了,請你跟上級請示一下,這孩子的父親……是潘浩。」
潘浩……幾個月前犧牲的救援隊隊友!
再不忍心拒絕,沈婉心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等請示完救援隊總指揮,她便帶着孩子,跟受傷的龔越澤先回了救援隊。
晚上九點,救援工作結束。
聽見救援車歸來的聲音,一直擔心君莫離的沈婉心急忙跑出。
舊獨她趕上前,想去抓男人的衣袖:「莫離,你有沒有……」受傷。
然而君莫離看都沒看她,直接側身避開,然後——與她擦肩而過!
沈婉心狠狠僵在原地,心臟好像被刀生生割開,痛不欲絕!
不知多久,她才渾渾噩噩地轉身回了宿舍。
一夜難眠。
深夜,沈婉心被孩子嘹亮的啼哭聲驚醒。
她手忙腳亂地去哄,卻到底無濟於事。
慌亂下,沈婉心去了隊長宿舍找君莫離求助。
累了一天被吵醒,君莫離面上肉眼可見的疲憊與煩躁:「既然應付不來,為什麼要自找麻煩?」
沈婉心垂下眼,抿了抿唇,正想把團團的情況告知。
這時,君莫離的手機卻響起。
男人接起電話,寂靜中清晰地響起蘇語漾的聲音:「莫離,我害怕,你能講個故事哄我睡覺嗎?」
「好。」
君莫離溫聲答應,隨後便直接大步走向露台。
沈婉心僵硬地站在原地,望着男人他打電話時溫柔的神情,眼眶瞬時泛酸。
身後忽然傳來龔越澤的聲音:「走吧,我幫你。」
「謝謝。」
沈婉心低聲應着,將舌尖的苦壓下。
轉身離開,君莫離溫柔的敘述聲越來越遠,她的心臟也彷彿缺失一塊。
次日。
晚飯後,沈婉心帶着團團在操場上消食。
路燈下,一對身影被拉得老長,二人甜蜜依偎正在各種自拍。
側眸望去,竟是君莫離和蘇語漾!
沈婉心的心臟霎時像被一隻手緊緊攥住。
在一起三年,她和君莫離沒有一張合照,理由是他不喜歡拍照。
原來……不是他不喜歡,而是他不願意遷就!
沈婉心紅着眼,轉身落荒而逃。
回到宿舍,沈婉心竭力壓抑着自己的情緒。
但到底還是沒忍住,自虐般顫抖着手打開了君莫離從前單調的朋友圈。
入目便是最中間的照片上,蘇語漾右手無名指上戴着璀璨的求婚鑽戒!
而九張合照之上的配文,只寫着一句話——「此生路遠,只願與漾漾共赴。」
心臟彷彿被一隻大手緊緊攥住,疼得沈婉心無法呼吸。
再往下看,隊員們紛紛點了贊祝福。
沈婉心驟然咬住唇。
她在海城時聯繫不到君莫離時,就會找這些隊員詢問他的情況。
可現在再回頭想想,沈婉心才發現,原來這段戀愛早就透出了異常。
她纏着都點開君莫離的微信,想要給自己一個答案。
【你當初為什麼跟我在一起?】然而消息發出後,卻如石沉大海般再無回聲。
寂靜中,團團突然哭起來,沈婉心忙起身去沖奶粉。
水剛燒好,微信提示音就響起。
是君莫離的回復——【因為你很犟,怎麼拒絕都不死心。】沈婉心狠狠怔住。
自己的一腔孤勇,在他眼裡竟是胡攪蠻纏!
她一時失神,沒察覺開水已經溢出奶瓶。
指尖猛地一燙,沈婉心下意識鬆開水壺。
隨着「咣當」一聲悶響,滿地狼藉。
看着眼前的混亂,沈婉心隱忍多日的情緒突然有了崩潰跡象。
為什麼所有的事她都做不好?
戀愛的時候照君不好君莫離,現在連照君孩子都那麼失職!
片刻,沈婉心竭力壓下淚意,蹲下身去收拾,然後重新燒水沖奶粉。
團團在懷中逐漸睡着時,她起伏的情緒才緩緩平復。
下午兩點,訓練場多了輛嬰兒車。
沈婉心正在做着訓練,忽然聽見一聲啼哭,腳下一滑險些從平衡橋上摔下來。
幸好一隻有力的臂膀將她扶住。
轉頭看去,只見君莫離面色冷沉。
他毫不客氣地訓斥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做事從來不考慮後果,所以才會不停給自己和身邊人添麻煩!」
彷彿被人打了一巴掌,沈婉心的心狠狠一刺。
她雙唇緊抿,咽下喉間的澀痛。
正要說話,又聽君莫離再次漠聲。
「這孩子晚上總哭,造成很大的影響,已經有人去找總指揮投訴了。」
沈婉心怔了怔,垂下眼帘:「對不起……」「比起道歉,我更希望你儘快處理掉麻煩。」
君莫離說著看向團團,眼中深意不言而喻。
「團團不是麻煩!」
沈婉心下意識出聲反駁。
君莫離眉心一凜,剛想說話。
這時,一名隊員卻徑直穿過人群,走到了沈婉心面前。
他什麼都沒說,直接就向她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
隊里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而這名隊員紅着眼,語氣低沉:「這是潘浩的遺孤!
如果有一天我犧牲了……也希望有人幫幫我的老婆孩子!」
話落,眾人霎時齊齊看向沈婉心。
而君莫離也望向她,黑沉的眸底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他似乎想說什麼,但下一秒,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視野中。
「莫離!」
蘇語漾走上前,在看到被簇擁着的團團時,她眼眸瞬間一亮。
緊接着,她轉頭羞澀地看向君莫離:「莫離……你喜歡孩子嗎?」
旁邊立刻有人調侃:「自己的孩子肯定喜歡,你倆都快結婚了,也該考慮孩子的問題了。」
「是啊,趕緊生一個!」
隊友簇擁中,君莫離雖沒說話,卻是笑意溫柔地攬着蘇語漾。
望見這幕,沈婉心只覺渾身冰冷。
她別開眼,將酸澀都壓在舌底,落荒而逃般轉身離開。
等她拿了尿不濕和奶瓶折返回來,嬰兒車旁只剩蘇語漾。

沈婉心走近,正想去握嬰兒車的把手。
卻聽蘇語漾漫不經心的語氣:「你的三年,還不如我的半年。」
話中明顯的譏諷讓沈婉心身形一滯。
她攥緊手,強撐着壓住心底洶湧的情緒:「那祝福你了,希望你不會重蹈我的覆轍。」
話落,蘇語漾眸光一沉,忽然就鬆開了把着嬰兒車的手!
嬰兒車急速滑向下坡,沈婉心腦中『轟』一聲炸開!
她本能地抬步去追,但還是來不及。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身影先一步穩穩攔住嬰兒車——「莫離……」沈婉心鬆了口氣,上前就要去看團團。
卻被君莫離一把攥住手腕。
他冷冷地盯着他,語氣里的寒意想要結冰:「沈婉心,不管你多難以接受語漾的出現,也不該用這個孩子的生命安全來抹黑她!」
沈婉心猛地怔住,心頭蔓上陣陣苦澀與痛意:「什麼意思?」
君莫離冷聲開口:「我親眼看見你沒來得及收回的手!
沈婉心,沒想到你是這麼偽善的一個人。」
彷彿被人當眾抽了一巴掌,沈婉心五指緊緊攥成拳,已經不知怎麼解釋。
僵持間,龔越澤竟大步走來,將她護在身後。
「我證明沈婉心根本沒碰那輛嬰兒車。」
聞言,君莫離眉頭一蹙起。
他正要說什麼,卻被梨花帶雨的蘇語漾拽住了袖擺:「莫離,是我不該來這裡給你添麻煩,還差點害了孩子……」說完,她又委屈地看向龔越澤:「我想龔副隊也是太關心沈婉心了,所以才會……莫離,我怎麼樣都沒關係的。」
龔越澤聽得面色陰沉:「訓練場有監控,到底是誰,看了就知道。」
他說著,上前就要去拉蘇語漾。
君莫離直接攔住他的動作:「有必要嗎?
孩子是沈婉心帶回來的,出了事就是她照君不力!」
這樣明顯的偏袒,讓沈婉心所有的委屈全都堵在喉嚨。
他就沒打算相信她!
看着君莫離溫柔地護着蘇語漾離開,沈婉心心頭酸楚與淚意雜糅。
但她還是強忍住,感激地看向龔越澤:「副隊,謝謝你。」
「還好你看見,否則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不料龔越澤卻攤了攤手:「其實我沒看見,但我覺得你不會做這種事。
至於真相……你去調監控跟君莫離說清楚吧,我跟那邊打過招呼了。」
聞言,沈婉心心頭狠狠一震。
三年來,她和龔越澤的交集並不多,他卻能無條件地信任她。
而君莫離……沈婉心攥緊手,紅着眼點點頭。
下午六點。
沈婉心在食堂門口攔住君莫離,將監控視頻湊到他眼前。
「你自己看看,推孩子的人到底是誰?」
然而君莫離卻是皺着眉拂開她的手:「現在還討論是誰重要嗎?」
沈婉心頓住,眼裡寫滿錯愕。
重要嗎?
是不是在君莫離心裏,只要髒水沒潑到蘇語漾身上,她有多委屈都無所謂?
正失神,男人再次冷聲開口:「沈婉心,我希望你想清楚自己究竟為什麼來救援隊?」
「如果你再這麼感情用事,我會跟上面申請讓你離開。」
這句話彷彿一把鈍刀在緩緩割着沈婉心的心臟。
見他轉身要走,她再忍不住心裏的委屈,啞着嗓子問:「君莫離,你是不是覺得我永遠都不會疼?」
話落,君莫離身形微滯,卻沒有回頭。
就這樣一點點消失在沈婉心的視線中。
……一周後,團團的母親出院了。
她來到救援隊,親切地去拉沈婉心,感謝的話像是說不完。
而看着團團母親,沈婉心腦海中倏地就閃過君莫離的質問——「你究竟是為什麼來救援隊?」
如果是一個月前的沈婉心,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為了君莫離。」
但現在……沈婉心回握住女人的手,神情堅定:「這舊獨是我的職責和使命,不必再感謝了。」
話音剛落,就聽不遠處傳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
是君莫離和龔越澤陪着總指揮來慰問家屬。
話還沒說上兩句,團團忽然哭鬧起來。
沈婉心立刻反應過來:「我帶團團回去換尿布。」
可還沒動作,龔越澤已經自然地抱起團團:「讓我再幫小傢伙換一次吧,就當是提前練習了。」
一聽這話,團團母親霎時湊近沈婉心,調侃地笑道:「沈小姐和龔副隊長也好事將近了?」
沈婉心愣了瞬,下意識搖頭解釋:「不,我和龔副隊不是……」然而話還沒說完,君莫離倏然漠聲打斷她——「龔副隊是個好男人,配你綽綽有餘。」
君莫離的話彷彿一道雷劈在沈婉心心上。
他這樣說,是想撮合她和龔越澤?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怕她去打擾他和蘇語漾嗎?
心頭湧上澀意,沈婉心頓時紅了眼。
可君莫離就像是沒看見一般,轉身就抬步離開!
下午三點五十。
廣播忽然響起:「一隊集合換裝備!」
登上大車後,君莫離說起任務情況:「雪雲度假山莊電梯故障,有人員被困。」
聽到電梯兩個字,沈婉心臉色白了白。
她一直隱藏着一個秘密,因為被困在石縫裡三天的經歷,她得了幽閉恐懼症。
每次犯病的時候,她不得不閉上眼,瘋狂去回憶君莫離救她時的模樣才能平靜下來。
龔越澤注意到她的異樣,語氣關心:「沈婉心,你身體不舒服嗎?
等會兒你不用下電梯,就負責接應吧。」
「謝……」沈婉心正想感謝,卻被君莫離冷聲打斷。
「我以為各位在進救援隊前就已經拋去個人感情和男女之分,時刻做好了沖在最前面的準備,龔副隊這樣偏袒一個人是正確的做法?」
聞言,沈婉心微蹙了下眉:「莫離……」君莫離冷冷掃她一眼:「注意稱呼,我是你的隊長!」
男人冷絕的態度讓沈婉心再說不出一個字。
她垂下眼帘,聲音也跟着低下去:「是,君隊長。」
半小時後,雪雲度假山莊。
酒店一共四個電梯,故障的是2號梯,工作人員已經把1號梯和3號梯停止運作,只有4號梯還在運行。
君莫離命令沈婉心:「你去排查一下,看看他們被困在哪一層。」
「是。」
沈婉心應聲,而後便走進樓梯間,一連爬到六樓才找到群眾被困的位置。
她拿起對講機通知:「君隊長,找到了,在六層和七層中間。」
「收到,你下來維持秩序。」
「好。」
沈婉心正準備走樓梯下去,忽然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在等電梯。
蘇語漾?
她為什麼會和一個男人在酒店?
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沈婉心就跟上她走進了正常運轉的4號梯。
然而就在電梯門關上那刻,哪怕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沈婉心還是戰慄了下。
不過還好,至少有人有燈,她的癥狀不會那麼嚴重。
蘇語漾瞥她一眼,隨即跟身旁男人笑道:「周經理,那我的婚禮場地就定在這裡了。」
聞言,沈婉心身形猛然一僵!
她跟君莫離真的要結婚了……或許是因為心裏沉悶,亦或是幽閉恐懼症的原因,沈婉心感到有些難以呼吸。
她抬眼看了下樓層,快了……已經到2樓了。
然而就在這時,電梯燈卻突然開始無規律的閃爍——「轟」一聲,電梯迅速跌到了負一樓,一片黑暗。
沈婉心渾身冒着冷汗,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她強撐着想要爬起來,一隻細長的高跟卻踩住了她受傷的肩膀。
劇痛的疼痛感傳來,沈婉心險些暈厥。
但她該是強撐着打開對講機:「隊長,4號梯……包括我在內,三人被困負一樓。」
聽着沈婉心虛弱沒了章法的聲音,君莫離聲音語氣中帶了幾分惱怒。
「身為救援隊員,明知酒店電梯有故障,為什麼不帶他們走樓梯?

你的冷靜和理智呢!」
渾渾噩噩之際被他一頓呵斥,沈婉心顫抖着唇說不出一個字來。
再沒開口,蘇語漾一把搶過對講機:「我好害怕……莫離救我!」
話落,那邊默了一瞬,君莫離沉穩的聲音再次響起:「龔越澤,你帶隊去救2號梯的被困人員,小寶,你跟我走!」
沈婉心苦笑一聲,她被困電梯,得到的是一頓責備。
而蘇語漾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讓君莫離馬上趕來。
隨着時間推移,氧氣越發稀君,沈婉心手抖的不成樣子,已經快要昏厥。
好在電梯很快被撐開兩人的寬度。
光亮照進來的瞬間,沈婉心看見全副武裝的君莫離。
這一刻,君莫離的臉和三年前重疊。
意識渙散之際,沈婉心下意識向他伸出手:「莫離,救我……我怕,我真的好怕……」然而下一秒,只見男人一把抱住蘇語漾,而後——毫不猶豫地離開了令人窒息的電梯!
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暈眩感侵襲了沈婉心的大腦。
意識渙散的前一刻,她終於明白自己該清醒了。
當初照着她的那輪月亮,早就碎了。
沈婉心再撐不住,重重倒在了電梯里!
再醒來時,已經是兩天後。
沈婉心緩緩睜開眼,聞着空氣中的消毒水味,意識到自己身在醫院。
她側眸看向四周,病房裡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沉穩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沈婉心眼含希冀的望去。
門被推開後,入目的是龔越澤。
沈婉心仍不死心,怔怔看着他身後空蕩的走廊。
龔越澤快步走來,語氣有些緊張:「你好些了嗎?」
「好些了……」對於他毫不掩飾的關注和袒護,沈婉心不能視若無睹。
但她心裏也十分清楚,感動不是愛。

《沈婉心君莫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