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攝影師的詭秘傳聞
攝影師的詭秘傳聞 連載中

攝影師的詭秘傳聞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白糖粽子的焦松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愛吃白糖粽子的焦松 約瑟夫

「靈感,素材,閱歷,怪談,詭異,傳說……在這個荒誕的世界,每個人都可能成為主角,展現自己的價值,讓世界看到你着墨的可能,讓它銘記你,你將于禁忌中得到永生」無限的時間與空間中,當快門聲響起,來自攝影師的恐怖傳聞都將浮現在被拍下的人腦海中,並永遠的定格下去……展開

《攝影師的詭秘傳聞》章節試讀:

在大門打開的一瞬間,沒人敢說話,沒人敢有多餘的動作,在場的人都清楚的感受到從那門後迎面撲來,足以冰凍人靈魂的寒意,此時輕輕邁一步腳都做不到。

漆黑的教堂中先是出現一點泛黃的白,然後越來越近,直到完全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他們才發現,那是一個裹着破舊修女服的人。

修女低着頭,帶着些污漬的黑色頭巾裹着臉,讓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從出現開始,她就沒說過一句話,靜靜的站在門口,沒有多餘的動作。

詭異的氣氛讓胖商人完全不敢提剛才想告辭的事,哆嗦着縮在人群中。

眾人默默的在教堂前僵持着,約瑟夫注意到愛德華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律師也變得隱約有些不自然。

大鬍子的布萊克和安德森是離修女最近的,自然也是受這種氛圍影響最為嚴重的人。

在不知道持續多久的靜寂後,布萊克抖了抖手,選擇走上前,對這個詭異的修女道:「修女,我們是受公爵先生邀請前來參加畫展的,請問我們現在可以進去嗎,說實話,外面有些冷了。」

明明都是在外面倍受人尊敬的紳士,但他此刻的聲音卻過分輕柔了甚至有些卑微的意思,跟他臉上大鬍子表現的粗獷完全不符,聽得出他的聲線還在隱隱發顫。

修女仍然靜靜的站在門前,直到布萊克額上已經溢滿冷汗了,才向旁輕輕挪動了腳步。

男人鬆了一口氣,但一抬頭便見眼前敞開的那黑不見光的大門。

動物對危險的本能直覺讓他頓住了腳,他有一種感覺,邁進那個門他會死。

莫名的恐懼讓他再也邁不開腿,場面再次陷入沉寂,眾人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不會有人催他的,因為現在沒人想進去了。

但布萊克卻突然感受到一道額外的注視,帶着惡意和冰冷,如果死人會挪動眼睛的話,大概就是那種視線了吧,讓人汗毛直立。

視線就在身邊,來自那個修女,可修女明明從來沒抬起過頭。

布萊克再也挺不住了,硬着頭皮往裡走,他感覺再拖下去會發生更恐怖的事。

就在他即將走進教堂的時候,一雙乾枯的手攔住了他,來自修女的。

一道沙啞古怪的聲音隨之響起,這種聲音完全不該是人類所能發出的,是如同聲帶被切割後卻仍在震動組成的聲音,更像是來自地獄的低語。

她說:「請……帖……」

布萊克只感覺頭皮發麻,慌忙從口袋裡掏出請帖丟在修女手上,快步繞開修女伸出的手,他現在一刻也不想和這個修女待在一個地方了。

安德森慌慌忙忙的追着布萊克,路過修女的時候說了句:「我和他一起的!」

修女沒有攔他,仍然保持低着頭舉着手的姿勢,手中放着一張屬於布萊克的請帖。

接下來按離門的距離,該輪到科爾西三人。

他們也沒有過多拖延,科爾西打頭,從懷裡摸出一張請帖,在修女面前晃了一下,指着身後兩人說了一句:「我們一起的。」

然後就像是沒看到修女擋在身前的手,把請帖放回了自己口袋,頭也不回的往前走,文森和維克多緊緊跟在身後。

修女沒有攔他,仍然保持低着頭舉着手的姿勢,只是低着的頭微微起伏了一下,像是要抬頭,但最終保持原樣。

在後面的律師見此目光閃爍了一下。

等輪到商人克里斯汀的時候,他顯得更加慌張,正要把手中捏了已久的請帖交出去的時候,身後的律師推了他一下,把他從修女面前推了過去,緊接着拿出自己的請帖在修女面前晃了一下,帶着胖商人快速離開。

修女仍然沉默的保持原來的姿勢,只是在律師離開的一瞬間,朝律師方向微微偏頭。

愛德華看着前面人古怪的舉動,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把請帖留在手裡,在經過修女時他腳步一頓,張了張嘴像是要說些什麼,但看了一眼詭異的修女,身體抖了抖,最終閉上了嘴。

最後約瑟夫帶着伽拉泰亞,在經過修女的時候看了一眼她手裡的請帖在想:「如果他現在把修女手裡的請帖拿過來給伽拉泰亞會怎麼樣呢?」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沒有這麼做,只是安靜的出示了一下手中的請帖,帶着少女走進了漆黑的教堂。

……

當最後一個人進入教堂後,「砰」的一聲,教堂的大門被重重關上,眾人視野陷入短暫的黑暗。

好在很快,周圍燃起了雪亮的燭光,只是不知道這些燭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射出的燭光過分的慘白。

教堂地板由雪白的大理石鋪成,八根石柱支撐着圓形的拱頂,每根石柱上都分別雕刻着基督和聖母,聖彼得和聖保羅等形象,只是奇怪的是,這些雕像都沒有被刻上眼睛。

按常理來說,大部分教堂的四壁都會被繪上有關聖經等彩繪內容的壁畫,但這裡的壁上卻是一些帶血的白鴿和猙獰的烏鴉。

最關鍵的是,教堂正中本該供奉聖像的位置卻擺放着一座被倒吊著釘在逆十字架上的修女雕像。

而穹頂上卻懸掛着一口漆黑的大鐘,看來先前那古怪的鐘聲便是從這裡響起。

但大鐘離地十幾米高,也沒有鍾繩,那它又是如何響起的呢?

明明應該是神聖的教堂卻處處充滿着褻瀆和古怪。

寬大的教堂里,除了約瑟夫等十個人外空空如也,透過正門上方的玫瑰窗可以看出外面天色已黑,至於先前的修女也不見人影。

沒有看見那個詭異修女的影子,布萊克臉色緩和了不少,他左右看了一圈,臉上露出怒容,語氣不太禮貌的沖一旁的愛德華喊道:「所以你那位公爵朋友請我們來是幹什麼,看他的褻瀆之心嗎!畫展,畫展,畫呢?你告訴我這鬼地方有什麼,有那個一看就不正常的修女是嗎!

我布萊克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捉弄,我會把這個地方報告給教會!還有你的公爵朋友,我不管你那個故事是真是假,他是死了還是活着,如果他還沒下地獄,他需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安德森,我們走!」

說完他就準備推開大門離開,他的馬車還在外面,雖然這片樹林不好走,而且天黑了,但總比待在這裡強,再待下去他怕他的精神會變得不正常。

顯然,他的朋友也不想留在這,跟上了男人的步伐。

胖商人有些意動,但被他的律師朋友攔下了,只能用帶着嚮往的眼神看向離門越來越近的兩人,但轉眼,他的眼神就變得驚恐,本就顯白的臉變得跟紙一樣。

黑色的大門比想像中要容易打開的多,布萊克手剛放上去還沒用力,大門就瞬間被打開,只是看起來更像是有人從外面拉開,而非被布萊克推開的。

果然,門一打開,穿着黑衣的修女就站在大門口,只不過這次她沒再低着頭,而是露出來那張蒼白乾枯的臉,漆黑無光的瞳孔死死盯着布萊克,像是被鈍器強行撕開的嘴角一直上揚咧到耳根,唇上和齒間滿是猩紅,迎面撲來的是濃重的血腥味。

她在笑。

布萊克嚇得當場癱軟在地,他回頭瘋狂的想向人群爬,但四肢卻完全提不起力氣,只能像蟲子一樣原地蠕動。

好在修女並沒有做什麼,只是一步一步走進教堂,從她身後的黑暗中突然飛進數十隻漆黑碩大的烏鴉。

烏鴉眼睛猩紅,怪叫着盤旋在那口懸掛的黑色大鐘下,貪婪的注視着下方的人們。

「砰!」的一聲,黑色大門被重重的闔上。

教堂里響起烏鴉古怪不詳的叫聲。

「啞啞……」

《攝影師的詭秘傳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