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死神,王虛之上
死神,王虛之上 連載中

死神,王虛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二次元老宅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二次元老宅 朽木青硯 穿越重生

尸魂界的革新者,虛圈之王,現世的引領者,地獄的主宰……朽木青硯的傳奇今生亘古爍今當他踏上靈王宮那一刻,整個尸魂界都將戰慄展開

《死神,王虛之上》章節試讀:

吞噬了三隻亞丘卡斯的面具之後,朽木青硯感覺到自己的靈力得到大幅度增強。

「這種感覺確實不錯,難怪大虛都想要通過吞噬同類來讓自己進化。」

朽木青硯稍作休整,便繼續朝着指示的路線前行。

與此同時,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朽木白哉還是如同原時空那般戀上上了朽木緋真。

此時的他可謂春風得意,憑藉斬殺亞丘卡斯大虛的功績,在加上朽木新任家主的身份,他成功的成為了六番隊隊長,穿上了那熟悉的白色羽衣。

沒有了朽木銀鈴的阻止,哪怕家裡那些分家族老再怎麼不順眼,他還是將朽木緋真接回了朽木家主宅。

可沒過多久,朽木緋真懷孕了,朽木白哉得知心情莫名失落,但很快,他便對外宣布婚事,朽木緋真正式成為朽木白哉妻子。

只不過,偶爾會從朽木家主宅中傳出一些緋聞。

有說朽木緋真在進入朽木家前就懷孕了,孩子根本不是白哉的,也有說,朽木緋真並沒有和朽木白哉同房,朽木緋真被禁在主宅一個荒涼的院子,那院子朽木銀鈴曾將之設立為禁地。

可是,很快,這些流言就徹底消失了,因為一年後,孩子出生了,經過檢測,孩子體內流淌着最純正的朽木家貴族血脈。

可那之後,朽木白哉每次見到朽木緋真都流露出痛苦和複雜。

而此時的朽木青硯還完全不知道朽木家的變化。

三年,轉眼即逝。

朽木青硯輕呼了口氣。

細數這三年的收穫,前前後後他遭遇了三十多隻亞丘卡斯,大多數亞丘卡斯雖然有着智慧,但思維還是很有限,想法也很單純,戰鬥經驗單一,攻防有跡可循。

也有個別智商很高的亞丘卡斯,戰鬥起來經驗十足,哪怕朽木青硯也是費了不少氣力,才斬滅了它們。

尤其是在幾個月前,他遭遇到了一隻亞丘卡斯級的破面,在記憶中並沒有出現過的破面,他的出現也意味着藍染已經開始組建初代十刃了。

此時,因為他手裡的崩玉還只是半成品,所以初代十刃從某種意義來說,也只是半破面。

可雖然如此,其戰力也不容小覷,對方歸刃後,靈壓直接飆升到亞丘卡斯巔峰,而且對方的鋼皮明顯比一般都亞丘卡斯強許多。

戰鬥起來,朽木青硯也感覺到一些棘手,最後他還是通過完全始解狀態下,使用剎那閃光方才將對方襲殺。

在吞噬了這個破面的力量後,他的靈壓達到了亞丘卡斯巔峰,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瓶頸,繼續吞噬亞丘卡斯面具也無法進化。

終其一生,九成九的亞丘卡斯在達到巔峰後,都無法再進一步,唯有少數亞丘卡斯才有打破界限的可能。

朽木青硯並不覺得自己會是那少數。

因此,此次的簽到任務他相當重視。

三年期馬上就到了,系統也沒在提示新的指示路線,朽木青硯乾脆盤膝而坐,調整狀態,等待着三年期真正的到來。

懷揣着激動的心情,可謂是千呼萬喚始出來。

腦海中,系統提示簽到完成。

朽木青硯當即選擇向瓦史托德進化。

他的身體緩緩升空,亞丘卡斯巔峰的靈壓爆發出來,強大的靈壓讓四周空氣都如滾燙的熱浪席捲開來。

一種生命層次的升華,又哪裡那麼簡單,朽木青硯感覺到身體內有一股狂暴的力量膨脹,全開始只是圍繞虛洞,漸漸的擴遍全身,就好像體內有一個火爐一般,整個人彷彿都要被融化掉。

而就在這時候,兩道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現在朽木青硯面前。

一道正是藍染。

而另外一個,則是初代十刃中的妮露艾露。

妮露艾露排名第三,後續會被諾伊特拉偷襲,頭部受傷,身體變小並失去記憶,作為瓦史托德半破面,能力相當強悍,性格單純,心性善良,不願殺戮,是個可愛的萌妹子,就算是後期變成小孩樣,也相當具有萌屬性。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沒想到竟然有機會目睹亞丘卡斯進化瓦史托德的過程。」藍染臉上露着標準的笑容,抬手推了推他的褐色眼鏡,鏡面上有反光,讓人看不真切他的眼神所流露出的意圖。

「大人,不阻止嗎?」妮露艾露在一旁說道,因為他感受到朽木青硯的靈壓,這股靈壓讓她感到十分棘手。

「這可是相當珍貴的素材,死神虛化後幾乎大多數都會被吞噬意識化為虛,少部分會成為破面,可像他這種徹底變作虛之後又掌握死神之力的存在,還能進化到瓦史托德的,可以說是獨一份了。」藍染磁性的嗓音低沉,很具有感染力。

妮露艾露聞言,不在言語,靜默在一旁。

而此時,朽木青硯也發現了藍染的存在,雙目驟然冷縮,一股難言的危機感浮起。

「該死,竟然在這關鍵時候。」朽木青硯心下知道,這時候若是被藍染打斷,那麼進化瓦史托德將再無可能,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若是他無法成為瓦史托德,他也沒有絲毫能與藍染一戰的把握。

他只能賭一把,賭藍染不會阻止他進化。

賭藍染惜才。

賭他在藍染心中的價值遠遠超過對他的威脅。

還好此時的朽木青硯只處於半始解狀態,靈壓有所保留。

這三年來,半始解狀態下,作為亞丘卡斯巔峰的他,靈壓已經堪比一檔巔峰。

若是完全始解,那麼則會進入到二檔中期層次。

若是在完全始解狀態下進化到瓦史托德,朽木青硯估計他的靈壓甚至於會達到三檔的中級水準,那樣的話,藍染或許會對他生出忌憚了。

畢竟他猜測藍染的靈壓應該也就是在三檔水準。

而如今半始解狀態下,就算進化到瓦史托德,朽木青硯感覺表現出來的靈壓應該也就是在二檔巔峰。

不過他還是小巧了自己這次的進化。

牛頭面具咔嚓聲中碎裂,露出了俊逸的面容,這面容讓藍染目光閃過一絲波動,因為他的面貌很像一個人。

額頭上的龍角仿若充滿了神性,閃爍着懾人的雷光,額前有絲絲縷縷的碎發自然垂落,楓葉般的長髮依舊飄揚。

他渾身膚色慘白,原本從尾椎處生出的三米長的龍尾已經消失不見,最主要是那雙眼睛,好似多了幾分詭異的神聖,雙目皆為重瞳,黑色的眼白打底,瞳孔一大一小兩個光圈,左眼青色光圈比金色大,右眼金色光圈比青色大,不知其中有何含義。

而胸口處,碗大的虛洞變成了杯子大小,黑洞下的血痕不見了,其四周彷彿有八卦封印一般的紋路蔓延開來,仔細看去,在虛洞下方,刻有兩個鬼畫符一樣的字體,就像是潦草到極致的草書。

君令

朽木青硯的腦子裡已經浮現這兩個字,這兩個字與他的能力息息相關。

最主要的是他的靈壓,踏入了三檔的標準,停留在了三檔的初期。

若是完全始解下,或許他的靈壓會達到三檔巔峰。

這還只是始解,若他經後達成卍解,並且從瓦史托德初級提升到瓦史托德巔峰,兩兩相加,四檔靈壓,應該相當穩妥了。

至於第五檔,那屬於次元級的提升了,後期藍染融合崩玉後,應該達到了第五檔。

朽木青硯身軀緩緩落地。

若說亞丘卡斯大多是獸形,那麼瓦史托德已經取回人形態。

此時的朽木青硯,若是不去看他那發光的龍角和胸口的虛洞,那麼和人類幾乎沒外觀上的區別。

「恭喜你成為瓦史托德,我名藍染,很榮幸能見證這令人激動的時刻,請讓我獻上最由衷的祝賀。」藍染面帶微笑,將手放在心口,微微躬身,像個紳士。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朽木青硯自然也不會對藍染有任何逾越的不當舉動。

「客氣,吾名白硯,很高興與你相識,你很不錯,剛才沒有出手打斷我的進化,來自尸魂界的死神隊長。」朽木青硯如此說道。

《死神,王虛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