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思之悠悠
思之悠悠 連載中

思之悠悠

來源:google 作者:大浪淘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18歲的俞婉並非驍家人不,準確來說,她算是半個驍家人因為,她是驍家收的童養媳展開

《思之悠悠》章節試讀:

驍湛初面部線條繃緊,「手,伸過來!」
———————–
俞婉怕被訓,搖頭,輕描淡寫,「不要看了。沒事兒,只是小傷。」
驍湛初沒耐心和她多廢半句話。瞪她一眼,直接把她的手抓了過去。
力氣不輕,俞婉疼得倒呲牙,淺皺着細眉,「痛的。」
驍湛初兇巴巴的冷斥,「既然是小傷,還嚷什麼痛?」
俞婉嚇得縮了下脖子,咬着唇,硬是連哼都不敢哼一聲。也不知道驍湛初在想什麼,看着那傷口,面色越發難看。
「怎麼弄的?」他沉着聲音問。
「不小心。」
「怎麼個不小心?」
「……就是打架的時候,不小心。」
「為什麼打架?」
「我和染染上火車的時候,被人扒了錢包,以為那人是小偷……」
「上火車?去哪?」驍湛初的語氣里已含危險。
她居然敢一聲不吭的跑出去,而且,還是這樣的晚上!她是不知道外面人世險惡?還是根本不知道分寸?
俞婉微愣。下一瞬,意識到自己給自己挖了個洞,懊惱得恨不能扇自己兩下。
咬着唇,不說話了。
驍湛初眼神厲起來,「要我去查口供?」
俞婉知道怎麼都躲不過,還不如坦白從寬,「我是打算趁着周末去一趟B城……」
他眉心一跳,「找明川?」
「……嗯。」她心虛的點頭。
他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些。
俞婉額上都冒冷汗了,忍無可忍的掰他的手,「三叔,你捏到我傷口了……好痛的!」
「驍先生,馮小姐的手續已經辦好了,現在該辦俞小姐的手續了。」任以森就在此刻進來。
「不必了!」驍湛初將俞婉的手一把扔開,瞪她一眼,嚴厲的出聲,「就讓她關在這!」
「這……」任以森驚訝。連馮小姐都保了,還不保俞小姐?這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
俞婉錯愕之後,捏着疼痛不堪的手,站在那委屈的瞪他。
「瞪什麼?難道不該關你?」驍湛初始終無動於衷,面部線條繃著,出口的每一個字都滲着涼意,「不是揚言不再依賴我。今天晚上剛和我說過那麼硬氣的話,現在就給忘了?」
無情無義!心硬如石!絕世大壞蛋!
俞婉氣惱的暗罵。
本來手傷就讓她難受,現在被他這樣一刺,心裏更是又酸又氣。什麼也顧不得,梗着脖子,負氣的和他嗆聲:「沒忘。關就關,我不靠你!原本我就不想靠你,是他們多此一舉的要給你打電話!關一天也好,關十天也罷,我根本不在乎,那都好過求你幫忙!」
驍湛初垂在身側的手,繃緊。這小丫頭,總有讓他氣上加氣的本事!
「既然不屑找我,那就好好在這獃著!」沒有半分心軟,留下話,他轉身就走。
一步,都不曾停頓,更不曾回頭。
看着那絕情的背影,俞婉所有的氣惱瞬間化作了委屈。一整天不如意的事,讓她鼻尖一酸,眼淚一下子就滑出了眼眶。
而後,她又咬唇,重重的將眼淚擦掉。
俞婉!不準這麼不爭氣!就是不靠他!不靠這討厭鬼!
……
驍湛初離開的時候,馮染已經被人送回去了。
整個所里的人都出動來相送。
他帶走了與他毫不相干的馮染,卻留下了自己的侄女,這讓整個所里的人都非常頭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臨走前,驍湛初和所長道:「晚點會有醫生過來替她處理傷口,還希望王長能通融……」
「那是自然。驍先生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
「還有……」驍湛初停頓了下,抬目,目光深遠的看了眼派出所裏面。那張倔強的、惹惱他的小臉彷彿就在眼前,他道:「就說醫生是你們所里叫來的。」
「……好。」所長狐疑後,也是立刻答應。
驍湛初沒再說什麼,上了賓利車。
全程,坐在后座的他,視線始終落在窗外的夜色里。神色深沉。
任以森從後視鏡里看了boss一眼,「俞小姐這次怕是真生氣了。」
boss性子很悶。多做卻是少說。明明對俞小姐掛心得不得了,但從不會表達。
當然,念於兩人相差頗大的年紀和彼此的身份來說,boss更擔心自己那份心思會嚇到膽小怕事的她。
「由着她。」驍湛初摁了摁眉心,「不給點教訓,這種錯誤下次她還犯。」
氣她那麼心心念念着明川,是必然的。
但是,更氣她膽敢一聲不吭,大半夜的跑去另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城市。
這最不可忍!
只是小傷,已是萬幸。若是出了什麼別的事,他更饒不了她!
驍湛初忽然想起最後她和自己嗆聲的那些話,目光暗下,若有所思的開口:「阿森。」
「嗯?」
任以森從後視鏡里看了boss一眼。
「我對她是不是太過嚴厲,所以讓她那麼怕我,甚至,現在是……抵觸我?」
一想到她在自己面前的惶然不安,再到現在的抵觸,他澀然苦笑。
他的性格,一向如此。
對她,已經算是多了很多耐心。

《思之悠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