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他是守護者
他是守護者 連載中

他是守護者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阿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吉 王勉 都市小說

危機四伏的大陸,城市割裂,守護者護城一名急診科大夫魂穿而來,一塊手錶,一部手機守身後的城,護這萬萬人展開

《他是守護者》章節試讀:

夜晚,一個老舊的兩層居民小樓內。

王勉,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漆黑,陌生的環境,沒有熟悉了的消毒水味。

左手胳膊為什麼這麼痛。

這是哪裡?

不解,疑惑,湧上心頭,這裡不是病房?

伸出右手摸了**口,還是很虛弱,但是胸口沒有那麼悶了,為什麼?到了天堂嗎?

準備強行打起精神來,大腦猛地一陣刺痛,一股熟悉又陌生的記憶如浪潮般湧現。

藍星,32號安全區,藍星曆第三紀32年。

王勉,從79號區域過來…

這具身體的前任可以理解為因為逃難到了這裡。

三米高的狼頭怪物瘋狂的撕咬着人類,差點咬斷了我的胳膊…

父親抵擋着怪物,讓自己能脫離虎口….

消化着湧現的記憶。

許久,王勉痴痴的抬起頭,穿越了?

再認真打量了一下,這個陌生的環境,加上腦海中湧現的記憶,無一不在強調着真的穿越了。

印象里,過度勞累的自己在醫院對面小區跟人合租的房子放水洗澡的時候太困栽倒在浴缸裏面睡著了,導致嗆水窒息沒有搶救過來意外穿越了。

穿越到了這個也是同樣的小房間,但是叫藍星的地方,不是地球,這裡的歷史跟地球也截然不同,這裡的生物有着不同程度的進化或好或壞。

深深的吸了兩口氣,慢慢的嘗試坐了起來,還好,只是餓的有些虛脫了。「看來是個很危險的世界啊。」吐出那口氣的感嘆了一下。

認認真真的打量了一下,老舊的房間,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還有衣櫃。

低頭去看那差點被咬到的胳膊小臂位置,印象中雖然沒被咬到,但是還是被那怪物鋒利的牙齒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傷口,藉著窗外透射進來的淡淡月光,鮮血淋漓的小臂上一條六七公分長的傷口,皮肉翻卷着,月光下這一道傷口顯的十分猙獰可怖。

「難怪胳膊這麼痛,這簡直是地獄開局啊。」血跡雖然乾涸了,但是傷口還在啊,王勉露出苦笑。

這具身體的前任便是因為這個傷口失血過多加上逃亡路上沒有食物把性命交待在了這裡。

藉著窗戶外面透進來的月光仔細看着傷口王勉呢喃道:「還好傷口現在停止出血了,不然這具孱弱的身體可能還是要交代出去了,但是這麼大的傷口還是需要處理一下的,也幸虧自己是個醫生啊,看來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

王勉,地球,江城市一家三甲醫院急診科剛剛實習轉正的醫生。

王勉轉頭四處看了看這個家徒四壁的房子,看樣子也找不到什麼能有效處理傷口的東西。

再低頭看了看猙獰的傷口,王勉咬了咬牙:「先包紮一下吧,總比就這樣直接暴露在空氣裏面強。」

接着,王勉用牙齒配合著還能活動的右手,艱難的撕開因為只能顧上逃命顧不上其他的,被不知道什麼東西劃的襤褸的衣服,慢慢的撕成條狀,一整件衣服撕成了半件。

然後咬着牙關配合右手給自己做起了包紮。

猙獰的傷口被「繃帶」慢慢覆蓋收縮包緊,擠壓的傷口劇烈的疼痛,使的王勉只能更加使勁的咬緊牙關,同時王勉也不敢使出太大的力氣生怕把傷口再次擠裂開了,只得小心翼翼的,這麼大的傷口如果再裂開了,那自己的第二條命真的是又要結束了。

這一個傷口,包紮了十幾分鐘才包紮好,還是簡單的包紮,但是王勉已經滿頭大汗了,窗外的月光照在王勉的臉上顯的臉色愈加的蒼白了。

看着包紮的很簡單的傷口,王勉還是給自己鬆了一口氣,「起碼一時半會不用擔心會死掉了。」

挪動了一下身體,讓自己靠在床頭的位置。

身體受傷,只能活動一個胳膊,同時也長時間的沒有進食加上失血過多帶來的虛弱感。陌生的環境,接下來真的是要好好的思考該怎麼做了。

王勉低頭沉思着,看前世的網絡小說裏面寫的穿越不是應該有系統加持嗎?自己是不是也有,嘗試性的叫了叫:「系統,系統。」

等待了一會,沒任何反應。王勉的眉頭皺了起來。

「看來這個是自己異想天開了,小說裏面的東西自己也信了。」王勉絕望的低頭苦笑着同時心裏面想着:「穿越還能穿越的這麼慘的,估計只有自己一個了吧。」

低頭的不經意間看到了左手手腕上的一個東西在月光下反光閃了一下,王勉傻傻的看着這個東西記憶里是前世身上沒有的啊,同時這個東西也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界裏面的啊!!!

「菊花牌運動手錶」王勉失神的呢喃着:「這個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個世界裏面呢,這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難不成是跟隨自己一同穿越過來的?」

穿越過來還能攜帶物品?王勉納悶的想着,準備用右手取下來好好的研究一下,確認一下是不是自己的那一款菊花牌運動手錶,自己前世可是實打實的「花粉」啊。家裏面的電子產品能用上菊花牌的,絕對不用其他的品牌的。

取下手錶確認一番,這個確實是自己前世所佩戴的運動手錶,嘗試性的使用了一下,沒有反應。

嘗試性的開機,居然成功了,看着屏幕上面閃過了熟悉的幾個英文字母字樣,王勉驚呆了。

等待開機過程的王勉也冷靜了下來,沒有那麼激動了。王勉思考了一下,手錶都被自己帶過來了,會不會有什麼別的自己也一起帶過來了?記得自己當時太困栽倒在浴缸裏面是衣服都沒脫掉的,雖然穿越過來的自己穿的不是自己本身的衣服。

試一試。想到這裡的王勉,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番,讓人意外的,王勉從褲子口袋裏面摸出來了自己的「菊花牌」手機。

拿起手機,放在眼前,王勉記得這部手機宣傳的參數裏面是具備防水功能的,作為忠實的「花粉」對這兩款產品參數可以記得清清楚楚啊。

想到這裡的王勉,嘗試性的按動了兩下電源鍵,沒有反應,又長按了幾秒鐘。

亮了…

手機屏幕亮了…

手機開機成功。依舊閃過了幾個熟悉的英文字母。

手機的開機給王勉帶來了少許的安全感,雖然王勉印象里這個藍星沒有這些電子產品,可能也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剛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的王勉,在這陌生的環境,熟悉的東西起碼嫩給他帶來些許的安慰。

成功開機的手機,還不待王勉去操作使用,突然鑽出了一股不屬於這款電子產品能釋放出來的強大電流,還未反應過來的王勉被這股強大的電流直接電的的雙眼一翻,身體側翻再次昏睡了過去。

……

一個沒有燈光照射的小小房間內,只有藉著窗外淡淡月光才能勉強看清楚蜷縮在破舊的小床上的人影在均勻的呼吸着。

人影手上一塊小小的手錶和一部手機在一閃一閃的閃爍着光芒,和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月光交相呼應着,彷彿在改變着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有改變。

時間就這樣悄悄的流逝着,最終手錶手機閃動的光芒消失了,細看之下,是手機和手錶憑空消失不見了。

……

藍星,32號安全區,次日中午。

昏睡過去的王勉醒了過來,望着好像很熟悉又很陌生的房間,王勉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隨後王勉下意識的觀察四周,猛然反應過來,還是這個房間,是的,自己穿越過來的房間,低頭看向手臂的手腕的位置,佩戴着的「菊花牌」手錶不見了,手腕佩戴手錶的位置光禿禿的,卻有着一個不大的翠綠色的印記,有點像紋身,紋着一個類似龍捲風的紋身?

這突然的變化,讓王勉產生了錯覺,自己記錯了,並沒有手錶這回事,想着到這裡的王勉雙手用力支撐着身體準備坐起來。

坐起來讓自己靠在床頭的王勉又愣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臂記得是有傷的,這樣用力的情況下應該是會十分疼痛的吧,傷口也會爆裂開來吧?

意識到了這些的王勉卻並未感覺到任何不適,更甚至於抬起了胳膊,打量着手臂,上面的「繃帶」還帶着乾涸的血跡,王勉一眼就看出來血跡的顏色偏淡紅,提示着王勉時間沒有過去多久,只是從晚上到白天。

解開「繃帶」的王勉徹底震驚了,那裡有什麼傷口,皮膚完好無損,連個傷疤都沒有,上面甚至於能看清楚一層細細的毫毛。

要不是帶着血的繃帶刺激着王勉的大腦,王勉是絕對不會認為自己的手臂之前是受過傷的,而且傷勢十分的嚴重。

手腕上的翠綠紋身,手臂上消失的傷口,染血的繃帶…

彷彿記起什麼的王勉目光在床上四處尋找着,破舊的小床上除了衣衫襤褸的自己,還有剛剛揭下來帶着血跡的繃帶,什麼都沒有。

又翻轉身在地上尋找着,地上只有一層厚厚的灰塵和幾個應該是王勉進來時候留下的清晰的腳印,以及王勉進來時手臂留下的血液,除此以外依舊是什麼也沒有。

「果然,手機也不見了嗎?是自己昨晚流血過多產生了幻覺吧,這兩個東西怎麼可能也跟隨自己穿越過來呢?」王勉雙眼無神的說道。

「可是手臂上面的傷口又是怎麼回事呢?」王勉思考着說道,緩緩坐直身子:「這個傷口肯定是存在的怎麼手臂現在又完好如初呢?」

努力剋制自己讓自己從震驚的狀態下冷靜下來的王勉,回憶着昨晚的情況,從自己清醒並且意識到自己穿越了到處理傷口到發現手機然後到手機發出強力電流。

「對了,手機發出電流把自己電暈了過去。」王勉雙眼放光的說道。

又說道:「自己暈過去之後手臂傷口癒合了,手腕的手錶消失不見了然後留下了一個翠綠的紋身,手機也不見了。」

想到這裡的王勉又打量起來自己的手臂和手腕,突然感覺到不對:「自己的視力怎麼這麼好,連手臂上的汗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於能看清楚每個毛孔的收縮。」

接着又猛然從床上下來,跑到床邊撐着床沿看着窗戶外面的景色,極目遠眺,一百五十米目光所及的範圍之內所有的東西清清楚楚,一個大樹上面樹葉的紋理,兩條街之外迅速走動的黑色衣服的美女隨着走動上下起伏的胸脯,還有樓底下下水道井蓋鑽出來的老鼠的身上的毛髮。

一百五十米這麼清楚,這不科學啊….王勉喃喃的說道。

又聯想到這個世界不同於地球的地方,存在着超凡的力量,「自己這難道是覺醒了?覺醒了這個世界的超凡力量」王勉疑惑的說道。

慢慢的走到床邊坐下來:「自己可能真的是覺醒了超凡力量,覺醒的同時治癒了手臂的傷口?先暫且這麼認為吧。」

「自己這個能力算什麼呢?超級視力?視力強化?」王勉想不通:「算了想不通就不想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變化肯定是跟昨晚的手機有關。會不會是那股強大的電流刺激了自己讓自己覺醒了超凡力量,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還停留在原主的記憶里,後面再好好摸索一下。」

想到這裡的王勉內心鬆了一口氣,頓了頓:「起碼沒有那麼壞了,自己覺醒了超凡力量,手臂上的傷口也得到了治癒,起碼沒有那麼絕望了。」

「咕嚕咕嚕…」王勉的肚子發出了抗議,王勉想着:「這是餓了啊,這具身體確實好久沒有進食了,看來要出去看看能不能解決最後的食物問題了。」

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家裡的爸媽得知自己死掉的消息不知道有多傷心,媽媽應該會傷心到崩潰吧。

邊想着邊雙眼望向了門的位置…

……..

《他是守護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