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連載中

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來源:google 作者:鷹隼展翅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蕭劍揚

我們是軍人,有血有肉有愛有恨的軍人我們是戰爭機器,冷血無情無悲無喜的戰爭機器我們渴望榮譽,我們渴望鮮花和掌聲;然而這一切終究與我們無緣,因為我們是一群穿梭在黑暗中的幽靈一群沒有退路的人展開

《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章節試讀:

火車一邊開一邊撿人,在經過一些比較偏僻的地區的時候就會停下來,然後就會有一位軍官帶着新兵上車,有時候是一個,有時候是兩個,或者三個,每個的年紀都跟蕭劍揚差不多,都是一米六幾的個子,瘦瘦小小的。

那種身高接近一米八、體格魁梧的,一個都沒有,這類虎背熊腰的士兵是每一支部隊的最愛,但是這些軍官似乎看不上眼,凈挑些小個子。

看而這些軍官的表情,似乎還很興奮,不時交換着意見,說這批士兵的素質不錯。

這讓蕭劍揚感到納悶,他左看右看,實在看不出這些士兵到底有什麼突出的地方,能入這些軍官的法眼。

到了吉首,大家換乘火車繼續出發,火車開開停停,一路撿人,開了兩天一夜才算到達終點站,這時候入伍的新兵蛋子已經有好幾十人了。

火車停下來,幾輛軍用卡車在那裡等着了,大家上了卡車,那卡車怒吼着鑽進山區,在曲若迴腸的公路上拐來拐去。

剛開始的時候蕭劍揚還試圖記住路線,但是很快就放棄了,這鬼地方的地形很古怪,很多山峰、樹林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公路一會兒直衝山頂,一會兒又扎向峽谷,要不就像繞鋼絲一樣圍着山峰螺旋狀一圈圈的往上繞,這樣的鬼地方,就算是駕駛飛機從上空飛過也很容易迷航,更別提走路了。
他感覺就是在原地轉圈。

好不容易,汽車在一個四面環山的軍營中停了下來。
少校叫:「下車,集合!」

大家趕緊下車,自動自覺的排好隊。

少校說:「這就是訓練營,等一下會有人給你們安排宿舍,給你們發放生活用品。
還有一撥學員要過幾天才到,你們先住下來,等那撥學員一到,馬上開始訓練!聽明白了沒有?」

新兵蛋子們齊聲叫:「聽明白了!」

少校嚴肅地說:「等一下後勤會給你們發保密守則,一定要認真看,哪些能做的,哪些不能做的,一定要弄清楚!所有攝像、錄音之類的器材必須上交,否則將會以間諜罪論處!任何人未經允許,不得離開軍營,否則以逃兵論處!」

曹小強問:「咋處理?」

少校森然說:「不必經過審判,就地處決!」

所有人渾身沒來由的一顫,抽了一口涼氣,收起了嬉皮笑臉,不敢再作怪了。

少校又叮囑了幾句,然後和十幾名軍官一起上車,走了。

等蕭劍揚再次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年之後了。

一位黑着臉、衣領拉得老高的軍官還算和氣的說:「所有人都有————馬上將你們的行李上交檢查,然後跟着我去領取裝備!」

新兵蛋子們對視一眼,鬱悶的將自己的行李上交……

行李包里或多或者都有一些父母精心準備的東西,值不值錢是一回事,那份濃厚的親情是無價的,萬一被沒收了,他們還不得心疼死啊。

其實大可不必,部隊將他們的行李收上去只是想檢查一下看裏面有沒有攝影、錄音、通信方面的器材,而這些東西都不是一般的貴,他們這些從窮鄉僻壤里出來的孩子怎麼可能賣得起這些東西!

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的行李都完好無損的發回到他們手裡了。

行李上交之後,大家跟着這個黑面神,來到後勤,幾名士兵把軍服、保密手冊連同一個號碼牌發到他們手裡。

黑面神叫:「大家一定要保管好你們手裡的號碼牌,牢牢記住上面的號數!在軍營里,你們不允許交換姓名、家庭地址等信息,號碼牌上的號數就是你們的名字!」

曹小強咕噥:「把我們當囚犯么?」

他父親因傷退伍後當過獄警,叫犯人都是多少號多少號的叫,現在一個數字就成了自己的名字,他當然不爽。
領到東西之後,他問蕭劍揚:「我47號,你呢?」

蕭劍揚看了一下,說:「88號。

曹小強說:「88號,好吉利的數字。

看着號碼牌,越看越糾結:「47號,太不吉利了!我怎麼就分到了一個這麼倒霉的號數?」

蕭劍揚說:「要不我跟你換吧。

曹小強說:「算了,就一個號數而已,換什麼換。

蕭劍揚硬把他的號碼牌給拿了過來,把自己的給他:「你跟我客氣什麼!就這麼定了!」

曹小強確實不喜歡47這個數字,也就沒再說什麼,換號碼的事情就這麼定了。

他們領到的軍服是81式迷彩服,看上去跟普通的81式迷彩服沒什麼不同,只是線腳更密,用料更結實,用普通刀子割都不容易割破。

此外還有軍靴,那叫一個結實,就算踩在鋼釘上都不容易被扎破,如果心黑一點在靴尖包上鐵皮,一腳踹過去能踹死一頭豬。

這些裝備無疑是很棒的,大家都很喜歡,歡天喜地的換上,然後安排宿舍。

宿舍樓就三層高,每個房間都挺寬敞的,內部空間也挺大,放了六張鐵架床和一個衣櫃,一個槍櫃,居然還能放下一張書桌,每個宿舍都有獨立的衛生間和陽台,還裝了熱水器,看得一些在軍營里長大的孩子直吐舌頭,說這裡都能當賓館了,一般軍營哪有這麼好!

十二個人一個房間,蕭劍揚在上床,曹小強在下床,放好東西,大家就嘰嘰喳喳的聊了起來。

都是十六七歲的孩子,好動得很,湊到一塊,哪裡還有什麼安靜的時候?

不過由於帶他們過來的軍官有言在先,他們不敢交換家庭住址、真實姓名,都是「湖南」、「湖北」、「四川」的叫,或者叫號碼,這讓他們聊起來有點兒彆扭。

再晚些時候,飯點到了,大家去飯堂吃飯。

晚飯自然是麵條,「滾蛋餃子接風面」嘛,滾蛋餃子上車前吃過了,現在該吃接風面了。

讓人驚訝的是,飯堂提供的飯菜居然達到了五星級飯店的標準,做得是色香味俱全……

這讓蕭劍揚確信,他們跟那些九月份才入伍的新兵確實不一樣————那些新兵入伍吃的接風面難吃得要死,一股雞毛味!

這頓接風面大家吃得很痛快,連湯汁都喝了個一乾二淨,就差沒舔碗了。

吃飽了,曹小強揉着滾圓的肚皮打着飽嗝說:「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嗝!」

蕭劍揚直翻白眼:「再好吃也用不着這麼玩命的吃吧?人家出錢你出命……嗝!」

然後他也毫不羞澀的打了好幾個飽嗝。

吃完飯,回宿舍繼續吹牛侃大山,根本就沒有人管他們,自由得很。

一個宿舍,湖南的湖北的,四川的貴州的,一應俱全,都是山喀啦里出來的窮苦孩子,自然有聊不完的話。

就拿蕭劍揚這個宿舍來說,有兩個湖南的,有三個貴州的,有三個四川的,還有一個湖北的,一個江西的,兩個廣西的,天南地北的都齊了,聊得別提多帶勁了。

聊得歡了還打鬧起來,鬧哄哄的,奇怪的是不管他們鬧成什麼樣子都沒有人過來管一下,弄得整個宿舍樓跟放羊似的,一直鬧騰到深夜才安靜下來。

第二天陸續有新兵到來,軍營越來越熱鬧。

而軍營里提供的伙食標準一如既往的高,可能連空軍殲擊機飛行員都相形見絀了。

大家在高興之餘也有些納悶,他們又不是什麼富二代官二代,為什麼能得到這樣的優待?

要知道現在軍隊是非常困難的,一日三餐難見一點葷腥,他們卻在這裡大魚大肉……這伙食的標準,都高到他們心裏有種負罪感了。

第三天,人終於到齊了,一共一百五十六人。

部隊為大家舉辦了一個簡單的歡迎儀式,然後解散,讓士兵們相互熟悉一下,說明天就要開始訓練了,一旦開始訓練可就沒有什麼空暇的時間。

這下樂子可找大了,一百五十多個半大的愣頭青聚到一塊,整得是兵荒馬亂,差點就把整個軍營給掀翻了。

帶隊過來的軍官和軍營里的老兵都笑眯眯的一副好脾氣,隨便他們鬧,曹小強直嘆自己運氣好,進了這麼自由的部隊。

但是蕭劍揚分明從他們眼裡看到了小孩子找到心愛玩具的欣喜和愉快,這種眼神讓他頭皮發麻,他有很強烈的預感:這樣的好日子不會持續太久的!

事實證明,他猜對了。

第二天天還沒亮,緊急集合號突然響起,鬧騰到深夜,睡得正香的新兵們被驚醒,班長去開燈,按了好幾下都沒有反應,居然把電給他們停了!

沒辦法了,只能摸黑穿衣服,一時間亂成一團。

「我的靴子呢?」

「我靠,誰拿了我的褲子?」

「襪子,襪子呢?」

正亂着,房門被人一腳踹開,教官凶神惡煞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整幢宿舍樓都讓他們的獅子吼震得隆隆發抖:「你們都已經死了!都給我滾出來,山地循環越野,馬上!」

於是,新兵蛋子們結結實實的被來了個下馬威,一百多號人亂糟糟的出去,開始山地循環越野……

所謂的山地循環越野就是距離限制,教官什麼時候喊停才能停的山地長跑。

雖然大家都是從大山出來的,從小就爬山涉水,但是這種無限循環的長跑沒有人吃得消,十幾公里後有人開始吐了,但吐也得跑,跑到連站都站不穩了,就在地上爬,反正沒有教官的命令,不準停!

在所有人都累得在地上爬的時候教官仍然沒有叫停,他們依然是凶神惡煞,沒個好臉色:「你們都是死人了,死人是不知道累的,繼續!」

現在所有新兵蛋子都弄清楚了現實,部隊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把他們特招入伍,不是為了讓他們享福的。

他們在這裡受到的每一點優待,都要付出十倍高昂的代價!

《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章節目錄: